乡村神医

第812章究责

    原本天气晴朗,午后忽然起了风,乌云层层压向地面,把巫龙帮总部背后的大山遮去了一半。

    巫龙帮帮主宫龙生的办公室里,气氛严峻。

    十几个打手环立着,个个脸上如丧栲妣,刚才天健公司的那一场失败,是他们从未料到的!

    宫小龙站在中央,他左脸肿得锃明,满口大牙脱落一半,因此嘴角向内凹着,如同掉牙老妪一般,头上缠着绷带,雪白的绷带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

    几滴血珠,顺着额头,流到眼眉上,被眉毛挡住。

    静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只能听得见办公桌前传出来的喘息声。

    宫龙生坐在椅子里,呼呼地喘气,细听起来如同风箱一般。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此人身躯瘦小干瘪,跟他儿子十分连相,也是白脸烧鸡,身子骨弱不禁风,弓着背,把尖下巴向前伸着,三角眼八字眉不断地动着,冒出一阵阵寒意。

    站在一旁的管家看得出来:帮主要杀人了!

    三十年黑道风云,宫龙生手上鲜血斑斑,冤魂至少也有十几条,杀人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件新鲜事,只不过近些年年纪大了,心态稍平,颇有些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意思。

    今天的事,再次勾动了他内心久己泯灭的杀机。

    管家正在揣摸着宫龙生的心理,不料宫龙生扭过头,把目光对准了他:“刘管家,情况,摸清了?”

    刘管家趋步上前,弯腰前倾,极为恭敬地回道:“帮主,地产局刘处长刚刚查完档案,那个门市的房东姓巩!”

    “姓巩?有什么特别意义吗?”宫龙生透出一丝不满。

    “京城巩家。帮主,那房票是在巩老将军儿子巩梦书名下!”刘管家道。

    “巩家?”宫龙生身子不由得一震!“当真?”

    “是的。巩家在京城有六处门市,其中三处自家公司使用,三处出租。这个天健租用的正是巩家在城西的那套,刘处长从档案上查清,这套门市几个月没有租出去了。”

    刘管家小心冀冀地汇报着。他相当了解宫龙生的脾性,担心哪句话刺激了他的自尊心,给自己引来灾难。

    “废话一堆!我要知道的是,这个租客张凡跟巩家的关系!”宫龙生沉声道。

    “正在查。帮主。”管家吓得带着哭腔道。

    宫龙生微微闭上眼帘,陷入思考。

    所有人都一动不动,生怕打扰了帮主的思路。

    约摸过了五分钟,宫龙生慢慢从椅子里站起来,清了清嗓子,道:“我们这次人员被打,主要是轻敌!小龙,我嘱咐你多少次,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每只土里的虫子都可能变成龙!你总是听不进去!”

    “爸,他们只有四个人,没想到……”

    “闭嘴!真正的高手,一个就够了!”

    说罢,把目光看向保镖队长。

    这个队长近几年领着保镖队,在京城乃至外地杀进杀出,还未尝败绩,因此骄狂得很。不料今天阴沟翻船,竟然栽在张凡手下,这让他又羞又恼。来见宫龙生之前,他已经意识到将要受到惩罚。

    “帮主,是我无能,没能保护好公子!”队长上前一步,扑通跪下,“我自认挨罚,帮主要剐要砍,我绝无怨言!”

    宫龙生看着保镖队长,心中升起几丝佩服:这小子敢于承担,还不算太草包!不过,既然执行任务不得力,必须惩罚,否则的话,以后没人遵守规矩了。

    “你们十几个弟兄,还带着刀枪,怎么就被人家打得没脾气?”宫龙生沉声问道,语气里相当冷。

    “报告帮主,对方两个保镖实战经验突出,临场突然出手,我们未及准备已经被他伤了几个弟兄。当时的情形,若是仓促回手,受伤的弟兄必然生命不保……”

    队长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当时根本就无法回手!

    三虎四豹的进攻,是毁灭性的,根本不容你还手!

    “嗯?”宫龙生拖了一个长声,十分恐怖。

    全场都快吓尿了,谁都知道,帮主一拖长声,不是有人要死就是有人要残废!

    队长纵然再男人,此时也不由得低下头,双手扶在地上,微微发抖。

    “这么多年了,第一次听见有人打败了这样给自己开脱!照你的意思,你畏缩不前,致使公子受伤,你还有理了?”宫龙生冷笑道。

    宫龙生的冷笑,像刀子一样刺进队长的心里。

    “帮主,您不信的话问问公子,当时的场面,从来没有遇见过,那两个保镖身手太厉害了,肯定是特战队员出身。”队长在绝望之中,还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替自己开罪。

    “你说——”宫龙生转向宫小龙。

    “爸,他说的属实。那两个保镖根本没给我们还手的机会,他打了我一耳光,顺手从我怀里把手枪掏去了,身手像鬼不像人哪!”宫小龙哭道。

    这样一说,宫龙生叹了口气,道:“对手既然这么出色,我也不便深责你这个保镖队长的。可话又说回来了,虽然对方厉害,但你做为保镖队长,总有你的失职之处。”

    “帮主饶命啊!我家上有老,下有小,女儿唐氏综合症,儿子才两岁……帮主,我这块臭肉惹您生气,死也就罢了,可是我妻小……帮主,您饶我一条狗命,我下半辈子拿命报答帮主!”保镖队长低头泣道。

    周围的人,没有人敢站出来求情。这是巫龙帮的规矩:万事只由帮主做主,别人不得多嘴!

    “无须多说。你做错了事,必须有个交代!”宫龙生平静地道。

    身后,两个贴身保镖已经提起了一只巨大的麻袋:违犯帮规的最高处罚,四腿绑蹄,装进麻袋,坠上哑铃,扔水库里喂王八!

    保镖队长脸上的汗,刷地流了下来。

    “帮,帮主!”一边喊,一边爬过去,双手抱住宫龙生的双腿,把头钻在他两腿之间,“帮主,看在我给巫龙拚命八年的份儿上,留我一条狗命在世上,帮主!”

    宫龙生皱皱眉,“命可以留你,你从身上取个物件下来,代替你那颗狗头吧!”

    保镖队长感激涕零:“帮主,我情愿割一只耳朵,给自己长个记性!”

    “耳朵不行,剁五根手指,留你一只手抓筷吃饭!”

    保镖队长站起来,大声道:“拿刀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