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817章你也配我原谅

    场面万分尴尬!

    宫龙生像是刚刚吞下一坨巨臭大便,吐不出来,泄不出去,憋得一张老脸变成蛤蟆形。

    巫龙帮所有人都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整个阵营里发生了骚动,一双双惊疑的眼光落到张凡身上:这个小子是谁?打电话的是干什么的?多大的能量,能一个电话叫宫龙生傻眼?

    宫龙生脸上的笑容僵化了,双腿打着弯儿,差不多跪下去的样子,干笑向声,向前挪了两步,把两个保镖一推。

    两个保镖木头桩子似地向左右分开,直挺挺地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啊?”

    宫龙生叫了一声。

    “啊啊!”

    众人纷纷叫唤起来。

    未见张凡动手呀!已然在暗中搞定了两人!

    宫龙生伸手在保镖的鼻子上碰了碰,气息微微,不由得缩回手,有点后怕:多亏刚才没贸然下手,否则的话,死都不知怎么死的!眼前这小子,不但背景深不可测,功力也是达到了至瑧至化的境界!

    这是什么存在呀!

    宫龙生出道几十年,今天是彻彻底底地栽了,而且栽得心服口服,恐惧之感几乎把裆里的零件都拽回到身体内部去了!

    “张,张先生——”宫龙生又向前走了两步,腰弯如虾,眼媚如奴。

    张凡刚才用聪耳听得清清楚楚,是商妤舒打电话来解围。

    看来,这个宫龙生对岳老相当地恐惧。

    一阵感激之情涌上心头:搞定了宫龙生,天健在京城的发展便踢走了第一块绊脚石!现在,虽然宫龙生跪了,但也要对他警惕。这种黑道人物,诡异莫测,远离为妙。

    张凡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宫龙生,冷冷地道:“我好话不说二遍,你还是离开这里!”

    “张先生,”宫龙生的膝盖弯得更厉害,头低得快跟张凡的裆部一个水平线,“先生,是我错了!”

    张凡抱起双臂在胸前,不屑地道:“宫帮主这样说话,在手下人面前,太丢份子了吧?”

    “任何人在张先生面前跪了,都不丢人!”宫龙生把双手向上一拱,“张先生,我宫龙生有幸结识张先生吗?若张先生首肯不弃,我愿与张先生结拜为金兰兄弟!”

    “你,要与我结拜?”张凡睁大的眼睛。

    “宫某诚心,苍天可鉴!”

    “哈哈……我可没有这种江湖恶习!更不愿意与黑帮帮主有一毛钱关系!”张凡冷笑道。

    “张先生这样说话,是不肯原谅宫某了?”

    “你也配我原谅?”张凡鄙夷地往后退了一步,仿佛宫龙生身上太臭。

    宫龙生大失所望:完了!张凡恨我!

    这个张凡,也是不识时务,若是顺便与我结为兄弟,我能让你吃亏吗?

    可张凡却冷冷地拒绝了!

    如果他在商妤舒面前给我“美言”几句,商妤舒一生气,我宫家大厦不倒的话,也倾斜四十五度了!

    不行,我得抓住一线机会。

    宫龙生混迹黑帮几十年不倒,除了心狠手辣,就是靠的一张脸:能厚能薄能变色。

    “扑!”

    宫龙生双膝一弯,一下子跪倒在地。

    “啊!”

    众人大惊:宫帮主竟然给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子下跪?而且是那种葡伏在地的大跪:只见宫龙生双手向前一扶,臀部撅起,如老狗伸懒腰,把脸几乎贴在地上,颤声道:“请张先生责罚我!”

    这一跪,对于巫龙帮的人来说,真是……连手下人都替宫龙生不好意思,真想找地洞钻进去算了。

    可是宫龙生想的却不一样:大丈夫能屈能伸,韩信还受胯下之辱呢。难不成你岳老爷子能活一百岁?等岳老爷子一没,我宫某人反手一击,什么张凡,什么商妤舒,都得在我们面跪舔!

    “我是谁呀,我敢责罚宫帮主?我看,宫帮主还是要点脸,赶紧领人回去吧,这样下去,被人录了像发到网上,连我都替宫帮主脸红。”张凡规劝道。

    “张先生……”宫龙生沉痛地叫了一声。

    “赶紧走吧,我这里还要装修呢!”

    张凡说完,回身冲三虎四豹一一挥手,“继续卸货吧!”

    宫龙生慢慢站起来,双手作拱,倒退着,连声道:“谢张先生宽宏大量,宫某永记大恩!”

    说着,冲手下人一挥手:“都愣着干嘛!滚!”

    接着,冲刘管家小声道:“告诉他们,天健公司附近这几条街,谁也不谁来闹事!”

    “是!”刘管家应了一声。

    一伙人开动汽车,一溜烟地走了。

    张凡和周韵竹回到楼上,周韵竹给装修小老板打了电话让他赶紧回来继续施工。

    放下电话,周韵竹问道:“小凡,巩老师帮我们这么大忙,我怎么表示一下心意?要不,给巩老师半成干股吧,以后京城的事,少不了麻烦他。”

    张凡知道,周韵竹这是误会了,以为打电话给宫龙生的是巩梦书。

    他不便跟她说明真相。

    “巩老师的性格我知道,他绝不会收干股的。再说,我也没少帮他家的忙,大家互相帮助嘛,谁求不到谁呀?”张凡平静地说着,心里却在暗暗道:我这是欠下商妤舒一个大大的人情了。

    周韵竹信以为真,便释然了。

    张凡瞅个空子,给商妤舒打了个电话:“商姐,谢谢你。”

    商妤舒“惊奇”地问:“平白无故地谢我什么?”

    她事先已经跟巩梦书说好了,不要让张凡知道她给宫龙生打电话的事,不想张凡却知道了。

    “商姐,今天,你给宫龙生打电话时,现场马上就要开枪了。没有你一个电话把他们退了,今天后果不堪设想。”张凡真诚地感激道。

    “你怎么知道是我打的电话?巩梦书跟你说的?这个巩叔叔,跟他讲好的不要乱说!”商妤舒轻笑起来,笑声很好听,张凡从她的笑声里,能想象到她笑的时候身体某个部分跟着摇动的迷人景象。

    “商姐,你有空没?我请你。”

    “我现在不在京城,在d国首都机场呢,过些天我回国,再联系你吧。”

    “那好,回来后立即给我发微信。再次感谢商姐!”

    “呵呵,这么客气干什么,我还要有大事求你呢,到时候你不要推脱就是了。”

    “商姐的事,就是我自己的事,只管吩咐就是了。”

    “好的,一言为定。”

    张凡放下手机,心里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想着商妤舒天仙般的美貌,又猜测一番她究竟要找他做什么,不禁心中升起一阵阵期待。

    省城那边,这几天沈茹冰已经打来了n次电话,催张凡回去搞定几个重病号。张凡看看京城这边有周韵竹一手打理,白天也没他什么屁事,而且这几天周韵竹来了亲戚,张凡不但白天没事干,连晚上也没事可干,便跟周韵竹说要回省城去。

    周韵竹虽然不高兴,但张凡说是要回去出诊,她也没有什么话可说,只好含泪点头,嘱咐张凡快去快回,不然她一个人在京城没意思也呆不长。

    张凡答应了她之后,便开车离开了天健公司。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