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819章形象坍塌

    随风轻动,送过来阵阵微香。

    这是什么花?

    张凡吸了两下,以他无与伦比的嗅觉力,感觉跟什么花都对不上号。

    明白了,肯定是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

    好的女人,都有自然的体香,长得越美体香越清香。

    仅仅从这一点上,美女与丑女已经分出高下:丑女散发的是令人不堪忍受的膻香。

    张凡禁不住深深吸了几口,暗道:哪个男人做了她的枕边人,还不美出鼻涕泡儿?

    看着看着,她始终侧面对他,只能看见个侧影,张凡期待她能向他这边扭扭头,可以看看她的脸庞。

    又等了一会,张凡快要厌烦的时候,却是峰回路转,猛然间如愿了。

    云梨大概身上哪里不舒服,不断地动着,如坐针毡。

    后来,干脆把屁股欠了欠,一低头,双手提住椅子把,把椅子转了一个角度。

    这样一来,她身体背对她家的房子,面对着栅栏。

    可能是家里有佣人吧,她担心被佣人看见什么。

    而栅栏这边,静悄悄的,平时只住着一个女人苗英,而且栅栏边还挡着高而厚的树墙,当然是最安全的角度。

    但云梨做梦也不会想到,一个男人正站在栅栏后边,双目如钩,看着她的奇怪表现。

    她身体左右扭动着,大腿一伸一缩,不断地在藤椅上蹭着。

    噢,好像哪里刺痒!

    看她的表情,一副病西施的小模样,柳眉微颦,显得又娇美又痛苦。

    蹭呀蹭,足了半天,似乎并不解痒,左右看了一看,确信没人,便忽然伸出一只玉手,从腰带嵌进去伸进里面。

    这下子相当赶劲了,一上一下,狠狠地挠起痒来……

    张凡心里很是替她遗憾:一个大明星,做这个动作,相当毁三观,这要是被粉丝传到网上,说什么难听话的都会有,肯定引起一场娱乐界大讨论了!

    好在是在自家花园里,除了张凡,没有别人看到,更没有偷拍。张凡虽然手上有手机,但他认为偷拍女人很不绅士。

    云梨以为她的动作只有天知地知她知,没想到还有个张凡知,自顾自越挠越起劲,嘴里还发出一阵解痒的声音,好像一个牛皮癣老师在讲台上忍了一节课,终于捱到下课,冲进厕所里大挠特挠那种痛快……

    张凡有点替她不好意思,忙闭上眼睛,心想:罪过呀!老天在上,神明可鉴,我可不是故意看到的!

    等了一会,张凡估计她挠完了,才慢慢睁开眼睛。

    这一睁眼不要紧,张凡感到自己“罪过”更添一倍!

    “啊!”

    心里叫了一声,身上差点虚脱了!

    栅栏对面的情景,让任何一个男性见了,都会吐血半升!

    云梨已经把打底裤从腰上褪下来,一直褪到膝盖上,一只手拚命地挠着,嘴里在“丝丝”地发出声音……

    这个……升级版!

    这成什么事儿!

    这种女人自己的私下事件,竟然被一个陌生男人看见了,真是天理不容!即使张凡不是主动看见的,也是罪过滔天了!

    不能看了,不能看了,太猥锁了。

    张凡良心发现,责备着自己,终于不忍卒视,悄悄回过身来。

    一路小跑回到阳台上。

    一屁股跌坐在椅子里,大口喘气,好像长跑五千米。

    这是什么情况呀!我心中最神圣的偶像明星,竟然做出这种动作,而且被我看在眼里!

    她原来在他心中的形象如云端仙子,长袖善舞,缥缥渺渺。

    如今被她小手轻轻地一挠,顿时形象坍塌,从云端落到地上,变成了活生生一个绝美绝艳的女人!

    张凡捂着胸口喘气,眼前老是浮现出打底裤的样子,心中无法平静下来,只好闭目调息,运作了几个小周天,用古元真气压抑住了狂燥。

    受到这么大的刺激,张凡不但没有庆幸自己眼福大大的,反而在内心责怪云梨:你挠痒痒回卧室回卫生间随便挠呀,怎么在花园里就下手?你这一挠倒是舒服了,我怎么办!

    越想越觉得搞笑,不由得直拍自己的脑门。

    “干嘛打自己!”

    突然门开了。

    韩淑云从门里款款走出来,走到张凡身边,扯住他的手,紧挨着坐下,把头搭在他肩头,娇声道:“不要打自己嘛,不要嘛……”

    张凡有些尴尬,怕她问他为什么打自己,忙转移话题问道:“你不帮着苗英干活,出来腻什么!快回去!这么秀恩爱,让她看见了心里堵。”

    韩淑云根本不听劝,反而双手搂上脖子,把身子粘上来,低声问道:“我问你个事?”

    “问吧,我有问必答,你把手松开就行。”

    “你对苗英姐是不是有点那个意思?”

    “瞎说!”

    “不是真心话吧!她都跟我讲了你对她做的许多事,全是英雄救美。”

    “我就是想帮助她孤儿寡母一下,没你想的那么糟。”

    “骗鬼呢!我眼不瞎,看得见你俩交换眼神!哼,说不上在我跟前装,其实背后早就鱼水欢洽过!”

    韩淑云把嘴一撅,小脸拉下来。

    张凡对她是又疼又爱,根本看不得心爱的人儿拉小脸子,忙揽住她的腰,哄道:“别乱说,我最喜欢的就是你!”

    “嘴甜!”

    “你想想,我只把你带在身边嘛。”

    韩淑云一听,心花怒放,极力憋住使自己不笑出声,道:“我了解你们男人,你的小心眼我看得清清楚楚。肉在嘴边,猫怎么会节食?你要是想要她,今天晚上就住在这跟她睡,我呢……让贤。”

    张凡内心一阵苦笑:苗英?算了吧,情债欠得越少越好;别弄到还不清的地步!

    “吃完饭马上走。我不能让苗英觉得我以前对她做的事全是为了……那啥她!”张凡做出一脸正气地道。

    韩淑云心情高兴,抿嘴道:“不准后悔,不是我没给你机会哟!”

    “没什么悔可后的!”张凡站起来,又往栅栏那边看了一眼,便拉起韩淑云,“吃饭吧。”

    韩淑云鬼机灵,张凡这一瞥,虽然看似无意,却躲不过她的眼睛。

    她不动声色,偷偷向那边看了一下,不由得暗惊:不好,那个云梨妖精被张凡看在眼里了!

    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