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820章醉酒之后

    这个云梨是国民大众情人,艳得让女人都喜爱,更别说男人了。若是张凡跟她对上眼儿,我和苗英还不被秒杀?

    “快走吧,菜都做好了。”急忙拉着张凡,走进房门,回身关门时紧张地向云梨那边又瞄一眼。

    张凡回到省城,感到韩淑云不便跟沈茹冰见面,便给韩淑云买了火车票,让她先回江清去,他独自开车回到素望堂。

    沈茹冰见他回来,总算松了一口气,赶紧给几个重病号打电话,告诉他们赶紧来诊所。

    听说神医回来了,几个患者来得比谁都快,半个小时就到齐了。

    张凡一个一个给他们号脉、透视诊断,开方抓药,很快就轻松搞定了。

    沙莎见张凡回来,心思已经不在病人身上了,一眼一眼地瞅着张凡。

    张凡干完了活,沙莎马上凑上来。

    穿白大褂的沙莎比素装更多几分风情,张凡不禁偷偷在她腿上拧了一把,小声道:“晚上去酒店。”

    不过,还没有捱到下班,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村长张三叔打来的。

    三叔说,村里的养鸡大棚已经竣工,明天要举行开棚典礼,县里、镇里领导都过来参加,电视台还要采访。三叔说,村委会几个人都说不好话,要张凡赶回去应付场面。

    张凡想明天起个大早赶回去,三叔说有些事儿今晚村委会要研究呢。

    看看推不过去了,只好跟一脸不高兴的沙莎告别,开车回到了村里。

    张三叔见张凡果然回来了,非常高兴,叫村里最会做饭的巧花嫂过来村委会,炒了几个菜,村委会几个人便陪张凡喝起来。

    “小凡,县里对咱们张家埠养鸡场非常重视,明天,在家的县领导全部过来,我们村可是在全县出名了。”张三叔喜孜孜地道。

    “上回那个卡油的成局长来不?”张凡想起上次的事,对这个成局长相当地鄙夷。

    “来,他当然来。”

    “上次的事情过去之后,他侄子成天福来村里捣乱过吗?”张凡最担心这个地头蛇来找村委会的麻烦。

    “他没敢来,他是怕你呢,上回你把他震得不轻,这小子出道以来,第一次吃亏。”村长道。

    “没有小凡托着,成天福手下早来把村委会砸了。”韩会计在一旁道。

    张凡挠了挠头,困惑地道:“我也是奇怪,成天福怎么这么老实?一次也没露面?按他的脾气不会善罢干休的。”

    韩会计道:“小凡,先不说那些闹心的事,你回来了,大家高兴,喝酒喝酒。”

    山里人酒量大,村委会这几个都有一斤以上的量,再加上巧花嫂做的山菇炖野雉特好吃,大家兴致高涨,一巡又一巡地干,弄得天昏地暗。

    农村基层干部,喝起酒来都是土匪,也不管你有没有量,就是一个劲地灌,不知不觉当中,张凡已经喝高了,说话舌头不好使,一头栽在桌子上,整个人都迷迷糊糊地。

    “巧花,你过来,给小凡冲碗米醋解解酒。”村长招呼道。

    巧花嫂答应一声,从厨房出来,端着半碗米醋,送到张凡嘴边:“小凡,来,喝点醋,这是嫂子给你冲的米醋,加了红糖呢!”

    张凡迷迷登登之际,感觉一只柔软的手扳到了自己肩头,睁开眼,正看见一只涂着红指甲的拇指。

    挺好看的手!

    只可惜常年干粗活,手指有些厚,手面有些厚。

    “不用了,不用了,我胃酸,不喜喝醋,我得回家睡觉了。”张凡说着,双手撑桌,硬挺起身子,想站起来,不料身子一斜,重新趴在桌上了。

    见张凡醉成这样,张三叔便道:“巧花,你扶小凡回家去吧。”

    “没问题。”

    农村的小媳妇人人都有一把力气,巧花嫂答应一声,便把张凡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半扛半拖地,把张凡拖离了现场。

    张凡头重脚轻,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好在有巧花嫂全力支撑,才不至于摔跤。

    巧花嫂走出村委会,突然心想:张凡家在村北头,离村委会远,不如把他扶到我家里先睡,我还得回村委会给三叔他们炒菜倒茶呢。

    想到这,便把张凡扶进了自己家里。

    张凡迷迷登登,啥都不知道,只觉得自己进了一间香喷喷的卧室,然后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一觉睡过去,醒来时,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了。

    睁眼一看,自己躺在一间陌生的房子里,很旧很小,天花板上糊着旧报纸,一只小瓦数的灯泡吊在上面,发出昏弱的光,好像一年前张凡家里那么寒酸。

    自己身上盖着是床大红花被子,被头一直盖到下巴上,鼻孔里可以闻见淡淡香气,很好闻。把鼻孔凑在被头,轻轻嗅了两下,竟然是女人的发香味。

    扭头四下看了看,墙上挂着一张巧花嫂的结婚照。

    噢,这里是巧花嫂的家。

    我怎么到了这里?

    张凡惊疑地用手揉了揉眼睛,心中有些惊慌,摇了摇头,这才回忆起刚才是在村委会喝多了,然后,隐约记得村长叫巧花嫂送他回家。

    怎么来到了巧花嫂的家?

    巧花嫂她人呢?

    看样子,三叔他们还没喝完。

    看了看手表,忙道一声不好。

    已经夜里十二点钟了!

    忙掀掉被子坐起来。

    刚要下床,意外发现自己下身外裤和秋裤己脱掉了,只穿一只短裤。

    内心一紧:谁给我脱的?

    难道是她?

    巧花嫂?是她亲手给我……哟,眼前忽然浮现出那只涂着红指甲的手,很好看的指甲。

    再看看上身,上身只穿着一只短袖圆口衫,胸前印着某化肥的广告,是镇上农资代销社免费赠送的那种。

    不用猜就知道,这是巧花老公三水的衣服。

    我的衣服哪去了?

    回身四下里看了看,想找自己的衣服,却不见了。

    难道巧花嫂……怕我走掉,把衣服都没收了?

    不行,我得赶紧走。

    深更半夜的在留守村妇家里睡觉算怎么回事?

    急忙跳下床,走向那只大衣柜,想从里面找件衣服。

    这时,隐隐听到厨房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她原来在家!

    张凡关上柜门,蹑手蹑脚向门边走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