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821章偷偷离婚

    走到厨房门前,轻轻推开一条门缝,向里面张望。

    只见巧花嫂的背着身子站在洗手池边,穿着一条又宽又薄的樱花色睡衣,隐约地可以看见里面套着一条细花短裤,一双雪白的大长腿从睡衣下摆露出来。

    张凡一打眼,便感到心中一热:真没料到,整天在地里干活的巧花嫂,能保持这样白嫩的肌肤,家居的样子相当风情迷人呢。

    张凡第一时间感到偷看巧花嫂于情于理都不对,便转身要走。不过,她的样子太迷人了,他忍不住又回身观赏起来,一边在心里安慰自己:酒后的男人,遇见美人,怎能不想多瞅几眼?我也不对她做什么,只是瞅瞅,能有什么了不起?

    看着看着,他感到身上有些不对劲了。

    巧花嫂正在使劲地搓洗衣服,没有意识到有人在盯着她,把手里的衣服一搓一搓地,由于用力,引得身体也跟着一动一动地,显得特别诱人。

    当她把衣服提起来的时候,张凡认出来那衣服是他的衣服,心中一动:

    难道是自己醉酒把衣服吐脏了?

    应该是吧。

    唉,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一定是吐得一塌糊涂……连内衣都是人家给换的,太对不住巧花嫂了。

    不知是张凡不小心弄出动静,还是巧花嫂有感觉,她忽然回过头来,发现了张凡,忙放下手里的活,莞尔一笑,轻声道:“小凡,你醒了!”

    声音甜美娇柔,在静静的夜里,格外令人心跳不己,血流加快。

    “巧花嫂,我……一觉迷糊过去,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吐了?”

    “吐了一地!不过,这不怪你,你说张三叔他们这伙土匪,也不看看是谁,一个劲地灌你,我都看不下去眼。你是文化人,能喝过他们这伙老酒包?”

    巧花嫂愤愤不平地抱怨着村长他们,根本没把当凡怄吐当一回事。

    “没吐你身上吧?”

    张凡盯着她胸前,在那里隐约地可以看得出樱花色睡衣之下的黑色文胸。

    “怎么没吐上!把我内衣都弄湿了,这不,刚换了一套。”巧花嫂有几分嗔怪地道,却在同时骄傲地挺了一下身子。

    “太不好意思了。”张凡声音紧张地道,“巧花嫂你帮我找套三水的衣服,我穿上回家。”

    “好嘞!小凡。”巧花嫂含情应了一声,然后用力把池子里的衣服拧了拧,抖一抖,晾在水池上方的绳子上。

    揩了揩手,和张凡一起回到卧室,拉开柜门,从里面挑出一套衣服,递过来:“小凡,这是三水干活的衣服,又破又脏,你先对付穿一下,明天你的衣服晾干了,我给你送家里去。”

    “巧花嫂,太麻烦你了。”

    张凡接过衣服,坐到床上。

    刚要把脚往裤腿里伸,忽然发现短裤上支楞起很高的一块,惊得他低声叫了一下:不好,全被她看在眼里了。

    脸上顿时发起烧来,偷偷抬头看巧花嫂,发现她也正在盯着他,两人的眼神一碰,她如受惊的小兔,一瞬间把头扭过去了。

    出丑了!

    出大丑了!

    张凡责怪着自己,手忙脚乱地把裤子穿上,往里面掖了掖短裤,把丑态敷衍得差不多,披上衣服,也不敢看巧花嫂,低着头便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道:“巧花嫂,我走了。”

    巧花嫂也是不敢看张凡,低着头假装收拾柜子里的衣服。

    待到张凡走到门边,她突然发现张凡的手机放在床上,忙喊了一声:“小凡,你的手机。”

    张凡回过身来来。

    巧花嫂拿起床上的手机,低着头递过来。

    张凡伸手接手机时,猛然发现巧花嫂的腕上有一块大大的青紫,一愣道:“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巧花嫂仍然低头不敢看他,把手背到身后藏起来。

    张凡心中一阵疑惑,追问道:“伤得那么厉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没,没事……”巧花嫂深深低下头,却忍不住内心痛苦,忽然香肩耸动,低声哭了起来,“呜呜呜……”

    张凡一向看不得女人的眼泪,忙鼓了鼓通气,大胆伸手,紧紧抓住她双肩,摇晃着问:“谁打的?”

    “呜呜……”

    “你不说,我今晚就不走了。”张凡手上用力,紧紧地抓住她肩头上的肉。

    巧花嫂抬起头来,轻轻掰开张凡的手,咬着嘴唇,小声道:“是三水打的。”

    “三水哥?他……他怎么下得了这么重的手?”

    “他打老婆是家常便事饭。上次他回来跟我闹离婚,我不同意,他就抡起大门栓,向我我脑袋上砸,我用胳膊挡了一下……哇……”她说到这里,继续哭开了。

    “大门栓?他难道想打死你?”

    “他发狠说,不离婚就打死我!”

    “离婚?三水哥为什么要跟你离婚呀!”

    “他不要我了。”

    “不要你了?天下还有不想要你的男人?你知道吧,村里年轻人都羡慕他娶了你呢!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慢慢止住哭泣,用红红的指甲把眼角的泪珠弹掉,道:“他跟一个女老板结婚了,拿着结婚证跑回来跟我闹离婚。”

    “女老板?多大岁数?”

    “五十多了,孙子都有了。”巧花嫂又抽泣起来。

    “你同意了?这事不能轻易同意!”

    “女老板给他买了好车,他都疯魔了,说我不离的话就死定了。我担心他真把我弄死,只好同意了。”

    “已经离掉了?”

    “半个月前就离掉了。”

    “你爹妈知道吗?”

    “怕我爸妈伤心,也怕村里人议论,瞒着呢。”

    去!

    这什么事呀!

    张凡愣呆呆地,一屁股坐在床上,看着巧花。

    三水是张家埠土生土长的村里人,在同龄人中,他算得上一个帅哥,脑瓜也相当机灵,不过,他小时候就有小偷小摸的习惯,谁家鸭啦鸡啦,要是走到他家门前,他用一把米给引院子,关上门便杀吃了。后来,可能是靠着嘴甜,把村里第一号美女巧花给弄到了手。

    不过,张凡万万没有料到,他竟然上演嫩草老牛啃的这一出戏!

    唉,这个三水,为了钱,什么底线都没有了!

    张凡看着巧花的小模样,真是越看越喜欢,看着看着,竟然替三水不值:三水哥呀,你为了过上有钱人的生活,把如花似玉的媳妇给抛弃了,陪着一块半朽的老肉睡觉,简直是疯了!

    巧花发现张凡的眼光在自己胸前和脸上扫来扫去,不由得一阵害羞,脸上微红,把身子微微侧过去一些。

    两人静静不动,足有两分钟,空气仿佛凝固了。

    张凡慢慢站起来,伸手扶住巧花的胳膊,“疼不?要么我给你治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