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822章大惊失色

    “你随身没带药来,怎么治?”

    “不用药的。”

    “不用药,用手?不要你治不要你治。”巧花把身子一扭,姿态十分迷人地躲闪。

    “为什么?我不收你诊费的。村里人到我医务室治病,我收过谁的钱!”

    “我知道你不收钱。可是,你给村里的女人治过好多病,可你就是不是喜欢给我治病,不是吗?”巧花嗔道。

    巧花此前几次找张凡,要他给她治臀部的牛皮癣,都被张凡拒绝了,这事在她心里,一直别别扭扭地,以为张凡讨厌她。

    “我不喜欢给你治病?如果不喜欢的话,那也是怪你自己呀!”张凡道。

    “怪我?”巧花冷笑着,连连点点头,“对对,是怪我,怪我长得太丑,你给我治完病,连饭都吃不下了吧。”

    “巧花姐,你是不是要把我冤枉死,你才过瘾?”

    “我冤枉你什么了?是我死皮赖脸地找你好几次,你都不答应嘛!”

    “哎呀,你用屁股……不不,用脚丫子想想也会明白,我要你白天去治,你非要约到晚上,我不是怕别人看见说闲话吗!”

    “我都不怕你怕啥?我深更半夜把你个大男人背回家,我怕了吗?”巧花怒嗔道,然后却弯了个脸色,浅笑如花,一边嗔怪,一边从眼里闪闪的把一道道情意射出来。

    酒后灯下看美人,本来就不能自持,再加上巧花这样的眼神,简直逆天致命了!

    张凡昨天在京城被云梨引得心旌乱摇,回省城刚要跟沙莎去酒店之时,却被张三叔给叫回来喝酒……这两个“临阵收兵”,让他心里痒痒地,今晚又喝了这么多的酒,难禁得住内心一阵阵的冲动,也顾不上太多,小妙手疼爱地在她胳膊上抚摸着。

    巧花长这么大,还没有得到过男人这样温柔的抚摸。

    前夫三水那种夯货,根本不讲情感,他自己身体来劲的时候,也没个前奏,直接把她推倒就做,完事后都不多看她一眼。

    而此刻,自己一直暗中心仪的高富帅张凡这样多情地摸着自己的手,简直如同在梦中!

    她活了二十五岁,万万没有料到,接受一个男子的温情,原来是这么地飘飘欲仙!

    不过,她还不太适应这样的温情,再加上两人的脸离得太近,张凡目光如炬,烤得她睁不开眼睛,只好娇羞地把手往回缩。

    张凡手上加了点劲,不让她缩回去。

    她试了几试,张凡仍然不肯放开,她便不再回缩,任由张凡把它握在手里。

    张凡见她不再推拒,便用手轻轻捏了捏一直想捏一下的红指甲。

    指甲油是农村集上一元钱一小瓶的劣质货,光泽灰暗,色彩也没有油性质感。不过,涂在这双引人心动的玉手上,还是显出一翻令人心悸的风情来。

    张凡忘情地捏着指甲,在两指之间轻搓着,恨不得嘬下嘴亲一下。

    “你捏人家指甲干啥?”巧花脸上已经红得不成样子,手上却不由自主地配合着张凡。

    “我先把你指尖上的经脉末梢疏通开,然后才能治伤。”张凡顺嘴胡诌道,然后尴尬地笑了一笑,心里想:真是亏了她,这么美,却抹这样低劣的指甲油。她本该享受更好的生活!

    “要治快治吧,别老是捏个没完,弄得人家身上不舒服!”巧花轻喘道。

    张凡点点头,把她的手往回拽一下,把睡衣袖子向上挽了挽。

    这一挽,不由得更是一阵心疼:只见胳膊上一块巨大的青紫全部露了出来:从手腕到胳膊肘,红里带黑,黑里带青。

    明显地看得出,是钝重物体击打的所致!

    去,三水这小子,真舍得下手哇!

    张凡吸了吸气,道:“哟,这么大一块,不赶紧治好的话,会留下色斑的!我给你清清瘀血,来,你坐床上来。”

    说着,不由分说,伸出双手,伸到她腋下,把她轻轻扶了起来。

    巧花羞羞地闭上眼睛,感到张凡的双臂极为有力,轻轻一提,就把她身体提了起来,一转身,便抱到床边放下。

    张凡拽过来一只枕头,把她的胳膊放在上面。

    “干啥呀!”巧花身子在睡衣下微微发抖,身子坐不直,一歪,斜倚在床头,半闭眼帘,任由张凡摆弄。

    张凡深吸一口气,口中念古元玄清秘术“玉女清淤乙诀”:“藕莲入心,北斗七星主绵肌柔骨;阴阳锁关,天地玄清炼五色缺补。呔!无常带血去,玉女擎丹来!”

    言罢,意念内视。

    一番意念下沉及丹田。

    二番意念提气至膻中。

    三番念小妙手己通脉经,顿时气涌上脉,瞬间运气于小妙手劳宫穴。

    “来,巧花姐,你放松点……”此时,既然巧花跟三水离了,张凡便不宜再叫她巧花嫂了。

    “小凡……”巧花声音颤抖,杏眼含波,把手向前递了递,“小凡,怎么你还要念咒语?听着神叨叨的。不会把神妈妈请来吧?我可是有点害怕哟。”

    “我不请神不拜鬼,以气疗疾,很快就好。”

    “以气疗疾?”

    “对!我运气时,你精神放松,这样内气容易吸收。”

    “小凡,你要用气功?不行不行!你刚喝完酒,不会伤身子吗?”巧花抬眼,把手往回缩。

    “不会的,我经常给病人用气功治病。”张凡安慰着,把她手重新拽回来。

    巧花见无法挣脱,只好任张凡作为,嘴里仍然有些担心:“小凡,要么,明天你酒醒之后再治吧?”

    “很快就好。”张凡说着,伸手轻轻盖在伤处,开始来回摩挲。

    内气顿时输入她脉络之中,如低压电流般,从手腕处直冲肩头。一阵无法形容的麻木感,令巧花身子剧烈一抖,脸上泛起一片红霞一片白云。

    张凡的手轻轻抚她皮肤上,感到相当惬意。作为妇科医生,他给众多村妇治过病,村妇们身体,他看也看过,碰也碰过,不过说句天地良心公道话:论皮肤,谁也比不上巧花姐!

    她胳膊上的皮肤弹性很好,又红润又滑腻,手感特别奇特,摩挲在上面,很像摩在气球上,一摁就下去,一松就反弹。

    最为特别的是,因为长年在地里干活,她脉络十分健旺通畅,对古元真气的吸收能力超强,小妙手掌心的内气一到,皮肤上的青紫色马上变淡……

    摩挲进行了三分钟,青紫色伤痕已然完全消除!

    “好了!”张凡终于舒了一口气说道。

    嘴上说“好了”,双手却是不听话,有些舍不得松开,继续在她胳膊上轻轻摩挲着,只不过古元真气已经收回丹田,不再继续向她皮肤内输气。

    气感一放松,方才感到有些不对,身上一阵疲倦!

    咦?

    张凡大惊失色!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