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824章被虐

    刚刚跑进沟口,只见前边浓烟滚滚,大火冲天。

    “去!废了!”

    看这火势,养鸡大棚是没救了。

    张凡泄气地停下脚步,坐在路边喘气。

    忽然,从身后的树林里,匆匆的跑过两个人。

    只见这两人形迹可疑,鬼鬼祟祟,如丧家之犬。

    张凡胸中一沉:这人……莫非放火了?人家都往现场跑,他俩逃离现场?

    他急忙掏出手机,对准两个人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把手机塞在草丛里。

    两个人跑着,突然发现树下坐着一个人。

    两人表情焦急起来,骤然停下脚步,互相耳语一番,然后向张凡逼了过来。

    “小子,不去救火,怎么?在这蹲坑?”一个人恶狠狠地道。

    张凡身上无功夫,心虚紧张,站起来后退几步。

    两人同时从腰间拔出雪亮的匕首,“小子,你看见什么没有?”

    “没呀,我什么都没看见。”张凡道。

    “只有让他永远闭眼,他才能什么也看不见!”另外一个扬起匕首冲上前来。

    靠!直接就要杀人灭口!

    张凡一闪身,躲到一棵树后,抱着树干哀求道:“兄弟,怎么二话不说就要杀人?”

    另外一个人拉住同伴,问道:“身上有钱没?”

    张凡松了一口气,要钱就好。要钱就不会要命。好汉不吃眼前亏,躲过这关再说。

    张凡往怀里掏了掏,这才发现穿的是三水的衣服,钱包什么的都落在巧花家里,便摘下手上的大号金戒指,“两位兄弟,实话跟你们说,我起了个大早,想偷几两筐鸡崽子到集上烧烤。不知哪个缺德的在养鸡场放了一把大火。我急忙跑掉了,在这里喘口气儿,不小心惹到了两位兄弟,这颗戒指,是真金的,两位兄弟喜欢就拿去,千万别杀我,我身上没钱,不信的话你们翻。”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一把将戒指一把夺过去,另外一个冲上前来,在张凡身上翻来翻去。

    除了翻两半盒劣质香烟之外和一把零钱之外,什么也没有。

    两个人失望地骂道:“喝凉水塞牙了,遇见你这么个穷鬼!”

    说着,一个右摆拳,狠狠地给张凡来了一个大电炮!

    这小子拳头挺硬!

    张凡受到这一重击,向后趔趄两步,摔倒在地上!

    两个人骂骂咧咧的,匆匆跑掉了。

    张凡摸了摸嘴角,鲜血淌了出来。

    草!

    这不是让我伤感吗?

    我是一个没有功力的蠢货,只有挨打的份儿。

    张凡坐在草丛里半天,才拿起手机,向养鸡棚走去。

    现场大火已经灭了,不是扑灭的,而是大棚烧光了。空气中弥漫着怪味。

    村长张三叔一脸黑灰,站在那里,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几个村委也都沉默不语。

    一些村民或骂或哭,现场乱成一片。

    见到张凡到来,张三叔揩了揩眼泪。

    这一揩,脸上更多了几道黑灰。

    张凡打量着三叔,觉得三叔这回是真的疼入骨髓了:张家埠村历来是镇里最穷的村子,好不容易找了一条致富的路子,却迎头挨了一棒!几十万建的大棚,一把火烧成了灰。

    “小凡……”张三叔强忍眼泪。

    张凡心中相当不好受,上前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三叔,你别难过,我们慢慢想办法。大棚买保险没有?”

    “保险公司不给保。”

    “噢……三叔,”张凡小声道,“你别着急,保险公司不给保,有人给保!你看,放火的人我已经拍下照片了。”

    说着,把手机上的照片给张三叔看。

    几个村委围过来。

    张凡把刚才的事讲了一遍,不过,没讲他被打的事。

    韩会计皱眉道:“这两个人我认识,是镇上的,成天福的手下。”

    张凡点点头道:“我猜测就是成天福干的,别人没犯罪动机,只有他具备。不过,这事他们未必会承认。”

    “我们报警。”

    “报警未必有用。警察也没证据。”

    “难不成被他们白干了!”张三叔怒道,操起手机便拨了镇警察所。

    值班警察还没睡醒,睡意朦胧地问:“光有照片,有其它证据吗?”

    “他们两人从现场慌慌张张地跑走,而且还想杀人灭口,不是他们是谁!”三叔道。

    警察不耐烦地斥道:“失火现场几百人,有人跑掉,就是纵火者?杀人灭口更是扯淡,杀谁了,尸首在哪?我告诉你们,没证据我们警察所根本不受理,挂了。”

    “我草泥妈!”张三叔沙哑着喊起来,举起手机要摔。

    举到头顶,又不舍得摔,便蹲到地上,双手抱着头,哽咽起来。

    众人都上前去劝张三叔,张凡看不得这个情景,默默地走开了。

    “小凡!”刚走出不远,忽然后面有人喊他。

    回头一看,是巧花跑了过来。

    巧花拎着水桶,鼻尖黑黑的一块,像个美美的小丑。

    “完了完了,最倒霉的是我!”她胸脯一起一伏地道。

    “什么情况?”

    “三叔答应过我,鸡棚办起来之后,让我当会计。”

    噢,也是!鸡场是村办企业,她当了会计,在村民眼里,基本就是村级干部了。这下子一把火烧没了,她能不难过嘛?

    张凡见她生气的时候相当好看,便伸手从她衣服下摆探进去,捏了捏她腰间软软的所在,笑着安慰道:“没事,你喜欢做会计的话,以后我帮你找个会计的活。”

    张凡知道,巧花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学校的学习尖子,后来因为家里穷,她就退学了,把念书的机会让给了弟弟。她去天健当会计的话,应该没问题。

    巧花并没把张凡的话当回事,以为他随便安慰一句而己,便苦笑了一下,问道:“小凡,你嘴巴上怎么肿了一块?”

    “没事,跑得急,撞树了。”张凡慌张地遮掩。被人打,是男人的耻辱,能遮掩就遮掩。

    “不像!不信!”

    “真的!”

    “小凡,你告诉我实话,我就……我就让你再捏我那里一下。”巧花几分诱惑几分羞怯地道。

    张凡刚才捏了一下,手指肚上现在还酥麻着呢,真想再捏一下,便把刚才的遭遇讲了一遍。

    巧花听了,低眉良久,道:“都怪我,都怪我,为了给我疗伤,弄得你失去功夫挨人打……”

    “没事没事,我以前也失去过功力,不过,我能恢复。”说着,微笑着把手又探到她衣服下面。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