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827章三赖子

    张凡被他讥讽一番,心中难过,脸上却仍然笑容满满,向她下面瞥了一眼,轻声提醒道:“检查已经完毕,还亮着给谁看?”

    巧花低头一看,不仅花容失色!

    原来,她转过身来的时候,忘了提起裤子,此时,裤腰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掉到了膝盖上!

    “哎呀妈呀,你太烦人了,怎么不早告诉我!”巧花愤怒异常地嗔道。

    嘴上一边愤愤,手上却不着忙,慢慢扯着裤腰,颇不情愿地提起裤子,看着笑眯眯的张凡,又加了一句:“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以前三水欺负我,没想到又出来你这个小崽子也来凑我的趣!”

    说着说着,眼圈竟然红了。

    张凡有点内疚,急忙歉意的道:“对不起!别生气呀,我一定把你的牛皮癣治好,将功折罪还不行吗?”

    巧花心中一热。

    男人给她道歉,这还是第一次!

    跟三水结婚以来,经常被三水狂打狂揍,啥时候听山水给她道过歉了?

    原来,受男人宠爱和尊重,是这么舒服!

    不仅感动得稀里哗啦,两颗泪珠落了下来。

    男人跟男人就是不一样,跟着一个坏男人,这一辈子就是坐上了贼船;

    要是有福气,能跟张凡过一辈子,每天听他甜言蜜语,一定会幸福的飞到天上去了。

    张凡见她脸上泪珠闪闪,以为真生气了,急忙伸手给她擦了擦眼泪,“你真生气了?我是跟你闹着玩呢。”

    “去去去!别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巧花转眼就破涕为笑。

    坏女人和好女人都爱生气。

    坏女人的特点是你越哄她越来劲,一直到你精疲力尽,在折磨你的过程中她得到享受。

    好女人的特点是一哄就乐了,她不忍心心爱的男人过于着急。

    张凡见她笑得风情万种,忍不住捧起她的脸蛋,狠狠地在嘴上亲了一下。

    巧花如触电般缩回舌尖,身子一软,差一点坐到地上,赶紧伸出双手,推开张凡:“小凡,快别这样,姐受不了!”

    “哈哈哈哈!你受不了,哥也受不了!”

    突然,一阵笑声传来。

    张凡和巧花吓了一跳,急忙向四下里张望。

    “别看了,我在这儿呢!”

    一个嘻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两人回身一看,不由得吃惊地张开嘴:这下子糟糕了!

    十几米之外,站着一个男人,一脸的淫笑!

    这不是村里的三赖子吗?

    三癞子是村里有名的二流子,不爱干活爱喝酒,40多岁了还打着光棍,整天偷鸡摸狗,看见人家的小媳妇儿就上前调笑,有一天在镇里大街上摸女人的屁股,被人家几个男人抓起来,脱光了裤子,吊在树上示众,把张家埠村的脸都丢尽了。

    三赖子是个滚刀肉,不但是个不怕死的主,更谈不上脸皮不脸皮,人是又坏又损,可以说是村里下三滥中的下三滥。

    张凡心中有点儿惊慌:这事被三赖子碰上,恐怕要有麻烦。

    “是三赖子!”

    巧花叫了一声,如受惊的小鹿,一下子躲到张凡身后,不敢抬头。

    这个三赖子,早就在打巧花的歪心眼,平时在村里遇上,总是贼眉鼠眼的跟她调笑,经常深更半夜的,在巧花家的门外向屋内打口哨,要不是巧花家里养着一条大黄狗,他早就翻墙进去对巧花实行不轨了。

    不是冤家不对头,今天这事被她给撞见,巧花觉得大难临头,不好收场了。

    “小凡,坏了坏了。”巧花声音紧张的颤抖不己,一双手不由自主的搂住张凡的腰,把前胸紧紧的贴在张凡背上,“怎么办?怎么办?你快想办法呀!”

    三癞子大摇大摆的向前走,手里拿着一只手机。走到两人跟前,一张大嘴露出满口大黄牙,歪着头,向张凡身后的巧花看去,晃了晃手机,道:“我已经拍了好几张!证据齐了。不过我没有看清人脸儿,来来,抬起头来,让我看看这是谁家的大美人儿?”

    一边说,一边伸出肮脏而粗大的手,越过张凡的肩膀,向巧花摸去。

    巧花把头低下去,把脸紧紧的伏在张凡背上,身子瑟瑟发抖。

    “哎哟,原来是巧花呀,怪不得隔老远就闻见香气了,巧花身上的香味最好闻了。”三赖子笑得满脸都是皱纹,活像老太太的棉裤裆。

    张凡向后退了一步,护住巧花,怒斥道,“三赖子,你不要耍流氓哦!”

    三赖子秃眉一挑,惊奇地反问:“我的大村医,是我耍流氓还是你耍流氓?大白天的搂着别人家的媳妇在苞米地里亲嘴儿,你可真能啊!”

    若是在以前,对付三赖子这种小角色,张凡只消用一根小指头就把他屎尿给打出来。眼下情况不一样,三赖子身体强壮,没有功力的张凡想对付他,应该是十分困难。

    再说还有巧花,如果这事闹大了,被村里人知道,怎么得了?

    “三赖子,你想怎么样?”好汉不吃眼前亏,该灵活时就必须灵活,张凡跟三赖子谈条件。

    “你有资格问我吗?现在是我问你,我问你想怎样?”三赖子伸手在张凡胸前捅了一拳。

    “三赖子,你不要以为我害怕了,我和巧花什么都没有做!”张凡被三赖子这一拳打得胸前生疼,胸中一热,差点吐出血来,又是后退半步,用手捂着胸口,吃力的说道。

    “什么都没有做?”三癞子的表情很吃惊,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你们亲嘴的镜头已经落在我手机里了,不信吗?要不我翻开相册给你看看?”

    说着,点开手机,“看看看看,搂的多紧啊,亲的多实在呀!”

    张凡一看,这小子还真会抢镜头,照片上,张凡和巧花正在做成“吕”字,张凡紧紧捧着巧花的头,而巧花正踮着脚尖接受张凡的亲吻……

    画面相当生动温馨。

    遗憾的是这么美好的画面,成了三赖子的把柄!

    巧花从张凡身后探过头来,也看清了画面,禁不住脸上通红,心想,这下子完了,以后在村里可怎么活啊,那些长舌妇的唾沫,还不把我淹死?

    “哇”地一声,巧花哭了起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