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829章凭什么

    “再给你加三十万,总共五十万!”张凡伸出五指。

    “五十万不行!少于一百万,就不要跟我谈!”三赖子吼着,手上又加了把劲。

    张凡下面剧痛无比,冷汗直冒,快断气了。

    心想:先满足他的条件,躲过这关再说不迟。

    假装犹豫一下,咬牙道,“一百万就一百万!你把手松开!”

    “马上回家给我取钱!留巧花在这里做人质!”三赖子把手又在张凡那里捏了几下,“小子,便宜你了!留你一个完整蛋!”

    然后,才松开手,从张凡身上站起来,用脚尖踢了踢张凡的脸,“起来吧。”

    张凡屈辱地从地上爬起来,道:“留巧花在这里?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你想得到钱,你就必须放巧花回家,然后你跟我去我家里,我给你十万现金。明天我账上会有钱打来,明天再给你打九十万到你账户上。怎么样?”

    三赖子想了想,“你可不要跟我耍滑头,不老实的话,我马上把这照片儿发到张家埠村微信群里。”

    “只要你不把照片传出去,一百万我肯定到账,你是知道我的实力的。”

    三赖子完全相信了,“走吧。”

    巧花冲上来,一边替张凡掸着身上的土,一边流泪问道:“小凡,你没事吧?”

    “巧花,我没事儿,你赶紧离开这里回家去,没你的事了,我领他去我家里取钱。”张凡说着,向巧花使了个眼神,示意她忍耐。

    巧花点了点头,扶着张凡出了玉米地。

    到了路上,巧花独自走了,张凡带着三赖子回到家里。

    从保险柜里取了十万钞票,包成一大包交给三赖子。

    三赖子自打从娘肚子里蹦出来就没见过这么多钱,顿时眼睛都绿了,道:“草!这么多钱!”

    “快拿走吧。”

    “卧槽泥马,凭什么你这么有钱我这么穷!要是再有一次土改,我第一个站起来把你家分了!”

    张凡听到这话,不禁心中寒寒的。

    三赖子抱着钱往外走,路过客厅里的古董架子,故意用肩膀一撞。

    “哗啦啦……”

    一声巨响,整个架子倒下来了。

    瓷器、玉器、漆器滚落一地。

    几件薄胆古瓷器摔成了渣子,一件雕凤玉器摔折了凤头,一件北宋漆器摔得开裂掉漆……涵花的玉照镶嵌在水晶镜框里,镜框碎了,照片散落在地板上。

    三赖子飞起一脚,将一只漆器踢飞,骂道:“你家太富了!我真想杀了你,抢了你媳妇!”

    张凡相信三赖子说的是真心话。

    他明白,村里不少人也都有同样的想法。

    他更明白,天下无数人也有同样的渴望。

    三赖子说着,忽然发现地上的照片,弯腰拣起来,左看右看,脸上喜孜孜地:“真好看,真好看!这脸这腰这胸……太招人人儿了!”

    说着,尖起猪嘴对照片连吻了几下,又转身向张凡骂道:“泥马跟我一起在村里长大,你哪里比我强?你他妈每天搂俊媳妇住好房开名车,我他妈没媳妇睡土炕赶牛车……张凡,你特么记着我这句话,早晚有一天,我要和你颠倒个人儿!”

    说着,把照片揣进怀里。

    张凡笑道:“如果你有这个能力,你可以的。”

    “我当然可以,我也有富贵命!这就是证明!”三赖子晃了晃手里的钞票。

    张凡一边一点,一边在心里冷笑:这钱,你未必来得及花!

    看到平时高高在上的张凡完全蔫了,三赖子相当豪迈,大步向外走。

    走到门厅,刚要推门出去,忽然发现张凡的古驰皮鞋放在鞋架上,便把自己的破农田鞋蹬下来,腬伸进古驰里,试了试,回身笑道:“还真他妈挺合脚,归我了!”

    张凡笑道:“穿走吧,往西边走,需要双像样的鞋。”

    三赖子没听清张凡的话,推开门,回身喝道:“小子,你听好,别跟你自己过不去!剩下的九十万,限你明天交齐!明天日落之前不交钱,我来把你家房子点着!”

    “没问题,不就九十万吗?不算事!”

    张凡一边应着,一边心里冷笑:我家房子不会着火,因为你小子明天日落之前……

    三赖子离开之后,张凡蹲在地上,一件一件地把古董捡起来,重新摆上架子。数了一数,总共摔坏瓷器四只,玉器一件,漆器一盒……

    这些都是他和钱亮、巩梦书一点点淘来的,有的是花大价钱买来的,有的是利用神识瞳发现的。这些宝贝加起来,按目前的市价,至少在八百万以上。

    八百万!

    就这么被三赖子一撞,就没了!

    他把破碎古董渣子慢慢用撮子撮起来,装在一只纸壳箱子里,搬到地下室,放到一个角落里。

    为什么不扔掉?张凡问自己。

    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隐隐地觉得这些破烂将来会有用。

    回到厅里,坐在沙发上喘口气,看着空空如也的古董架子,尤其是上面缺少了涵花那张照片,觉得心里缺点什么。这张照片被三赖子抢去,他会拿它做什么?

    张凡一想就能想象出来这个老光棍会干什么!

    倒了杯茶水,慢慢喝着,心里感慨万分:没功力,没实力,谁都可以一脚把你踩死。世间之事,不外乎你踩我我踩你,谁力气大谁就踩死别人,谁力气小谁就被别人踩死。

    去年,在妙峰村,那个电工胖揍了张凡一回,至今肋骨上被大扳子捅伤的地方,每遇下雨阴天还隐隐作痛呢!

    如今旧伤未癒新伤又添……去,张凡一拍脸,猛然间意识到,脸上的拳伤这么痛!

    还能继续忍耐么?

    要不要马上回击?

    想了一想,操起手机,想要打电话叫一象派个队员过来。

    刚刚抄起电话,忽然又犹豫起来:那些队员之所以服从我、听我指挥、对我忠心耿耿,除了我有钱,主要是因为我功夫高于他们。

    我如今身无寸功,若是被队员们看破,他们还能服我管吗?

    最关键的可怕之处是,他们还能忠心耿耿吗?

    世上没有永远的忠心,只有利益的判断。

    这些队员出自草莽,脑子里除了丛林法则之外别无一物,难保不会出问题!

    人心隔肚皮,画人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郭祥山事件之后,张凡对人性之恶,有了刻骨的理解。

    想到这里,凄凉地叹了一口气,把手机放下。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