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834章找碴

    心中跳跳地等到天黑,始终没有等来巧花,急冲冲地拨了她的手机,劈头便道:“你还放我的鸽子?”

    “小凡,”巧花的声音虚弱不堪,“我,全身难受,不能去你那了。”

    说着,轻轻抽泣起来。

    “怎么了?”

    “我……病了……”

    “早不病晚不病,临上阵……”

    “我真没福气。对不起小凡,我真不是拿捏,我这副身子,差不多就是残花败柳了,你不嫌弃,我就感激不尽了。今晚确实不行……”

    原来,她在神仙岭悬崖上看到了三赖子被狼分食的场面,太过血腥,受了惊吓,现在发低烧呢。

    张凡心中颇为遗憾,“我去给你看看吧?”

    “别,别你别来,这个点儿你来我家,不是招人议论吗!我没事。”

    张凡想了想,便嘱咐她吃点退烧药睡一觉。

    放下手机,对着窗外的月亮长长叹了口气。

    本来十分期待的,却泡汤了,心中悻悻地,这两天以来被巧花给撩拨起来的心火,无处发泄,心情烦乱。

    突然想起替补队员,便给田秀芳打了个电话。

    听手机里传来的哗哗水声,田秀芳在浴池里接电话呢:“小凡,你还能想起来给我打电话?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升起来了?”

    “芳姐,是这样……我……”张凡撒起谎来技术不熟练,“我从城里刚回来,第一时间就给你打电话嘛……”

    “你在村里?马上过来!”

    “是,镇长大人。”

    张凡放下手机,暗笑:先别跟我装,一会儿叫你伤!

    开起路虎一路赶到镇招待所。

    敲了敲门,没回应。轻轻一推,竟是蓬门今夕为君开,虚掩着,一推就开了。

    室内无人,浴室却是紧闭着,毛玻璃里面灯光明亮,哗哗的水声自内传出。

    张凡把房门闩好,轻轻推开浴室门,伸手一撩,撩开细花浴帘,露出活脱脱一个美女镇长。

    “你!大胆!”田秀芳以毛巾捂胸,惊叫道。

    一身雪白的肌肤,把张凡眼睛都快晃瞎了。

    蓬头上的水珠飞落到他衣服上,顿时湿了胸前。他有点狼狈,抹了把脸上的水,笑道:“不是我大胆,是你洗澡不闩门引狼入室!”

    说着,含笑去扯她胸前的毛巾。

    田秀芳双手紧紧护住胸部,死拽毛巾不放松,低声吼道:“你给我……进来吧!”

    半个小时后,事毕出浴,张凡用一条大浴巾把她紧紧裹着抱到了卧室里。

    “你就会欺负我!”田秀芳满足地嗔了他一句,从浴巾里钻出来,含羞穿上了睡衣。

    张凡惬意地挨着她躺下,长长舒了一口气,问道:“我们村养鸡大棚的事,你们当官的到底管不管?”

    田秀芳一听这话,马上从刚才的幸福中跌落。

    今天早晨张家埠村养鸡大棚被烧事件,惊动全县了。本来这次养鸡大棚开棚仪式,请了县领导,还有市农业局的领导,省电视台也有记者来,作为张家镇一镇之长,是田秀芳露脸的好机会。

    不料一把神秘大火,几千平米的大棚连同设备、鸡苗,烧了个精光不留!

    县长的车在半路上听说此事,折返回县城,打电话把她狠狠地训了一顿,批评她防火工作做得不好。

    田秀芳心中委屈,偷哭了一场,拍着桌子指示镇警察所长侦破。

    警察所长领人去现场鼓捣了半天,回来汇报说现场没什么证据。只有张家村的人说是成天福派人干的,但口说无凭呀!

    “无凭?”张凡冷笑一声,把手机点开:“你看,这两个人是不是你治下属民?”

    田秀芳皱眉道:“这两人是成天福娱乐厅看场子的,怎么……”

    张凡把清晨在老爷沟遇到两个纵火嫌疑人的事讲了一遍,道:“我是目击证人哪。”

    “你目击个屁!你目击他们放火了?要讲证据!”田秀芳泄气地道了一句。

    张凡静躺一会,忽然坐起来,穿上衣服便往外走。

    “你……”田秀芳拽了一下,没拽住,只好任他走掉了。

    张凡出了招待所,沿着大街,径直向前,穿过两条街,眼前不远,“天福娱乐厅”的霓虹灯招牌在夜色里格外耀眼。

    脚下沉实,一步步走进大厅。

    这里一片吵杂,音乐声震耳欲聋,无数男男女女在镭射光下举手扭臀,似梦似狂跳着唱着……没有人理会刚刚进来的这个人。

    张凡走到吧台,叫了一杯红酒。

    轻饮一口,一甩手,杯子摔到地上。

    配酒师亲眼看见张凡把杯子摔掉,心想找碴的来了,冲他吼道:“想找不自在?”

    张凡一挥手,“叫你们看场子的过来。”

    “嘘嘘,小子,皮子紧了!”配酒师讥笑一声,操起对讲机道,“二胖、石头,这边有砸场子的。”

    只过了一会儿,两个人从后面跑过来,一边跑一边道:“福哥的场子也敢砸,谁呀!?”

    “他!”配酒指着张凡。

    两人一看,不禁乐了:这不是早晨被虐的那个傻小子吗?是不是回家越想越窝火跑来玩命的?

    “喂,是你呀!怕死得慢不是?一天非要找两遍打?”二胖笑问,把手里的锉刀扬了扬。

    张凡看清了,这两个人正是老爷沟遇见的那两个。

    张凡也不说话,悠忽上前,双手各自抓住一人,在胳膊上轻轻一拧。

    “哎哟!”

    二人惨叫一声,弯下了腰。

    “跟我走,不然胳膊马上断!”张凡厉声道。

    二人脸上痛苦,冲配酒师使了个眼色,道:“我们跟你走……哎哟……”

    张凡拽着两人,一直来到娱乐厅对面的一处小公园。

    “好了,这里没人,有什么要交待的赶紧交待。”

    张凡把二人往地上一掼。

    骨碌碌……两个像球一样滚了几滚,头撞到水井盖子才止住。

    “交待你麻必!”二人骂了一声,自以为腿快,爬起来便跑。

    “草,遇到你爷还敢跑?”张凡道了一声,快步冲过去,飞起一个鸳鸯脚,“扑扑”两声!

    正中两条腿骨。

    两支腿骨断裂了!

    听声音,断得很粉!也很碎!

    张凡双手抓住两个人的脑袋,低声道:“别有幻想,快把怎么烧鸡大棚的事讲出来。不然的话,你们想坐牢都没机会了。”

    二人腿断,情知今天要倒大霉,不交待的话,他会废了他们!

    “说吧,我没有更多耐心!”张凡轻轻一提。

    两绺头发带着头皮,血淋淋地扯了下来。

    二人杀猪般地叫了起来。

    “快讲!”张凡又是揪住二人耳朵,“不讲的话,耳朵揪下喂猫!”

    张凡看了一眼不远处一只流浪猫。

    流浪猫站在树下,看着张凡,似有所悟,冲张凡媚声“喵”了一下。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