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836章我不是你的打手

    “非有天大事件,帮主不敢劳动张先生大驾,不过帮主没有说,我们作下人的也不便问。”那人道。

    张凡想了想,前几天离开京城时毕竟匆忙,把周韵竹一个人甩在京城搞新公司的事,未免不妥,这次去会会宫龙生也属正常,顺便把天健与巫龙帮的事情搞掂,不留后患。

    转念一想:这边留下一个病巧花,也是更为不妥!她为了他恢复内气而受惊发烧,他怎么能扔下她不管呢?

    想了想,便上了巫龙帮的车,叫司机把车开到巧花家门口,自己走进去问巧花愿不愿意跟他去京城?

    巧花睡了一夜,病势已经有所减轻,听说是去京城,自然是一百个乐意,忙爬起身穿上衣服,便跟张凡上了车。

    张凡和巧花乘巫龙帮的车,直达京城。

    一进京城,张凡便给巧花打了个电话,叫她先去京郊名苑别墅由英那里歇息,他自己则随来人一起到了到了巫龙帮。

    刚进大议事堂,张凡便吃了一惊,看见安家庄庄主安庆元竟然也在座。

    安庆元一见张凡到来,忙堆起一脸笑容,攸然立起虎躯迎向张凡,在众人的目光之下,走到张凡面前,没有伸出手去握手,竟然略倾前身,给张凡行了一个礼!

    “安某见过张教师!”

    “安庄主,何必如此客气。我只教过贵小姐几天,你竟叫我教师,真是惭愧。”张凡客气地微微一倾身,伸手将安庆元扶起来时,眼里却是现出一道寒光。

    安庆元乃是武林名宿,功力己殝化境,对方眼里的气息,他自己感觉得到,不禁一怔,嗓头一紧,凉意袭上心头:

    “张教师……?”

    面前这个张凡,可是一个功力神不可测的武林大腕,当初在安家庄轻轻出手,就差点致使乾龙掌世间第一高手卫风子于死地,自那天以后,安庆元对张凡视如魔鬼,更视如神明。

    张凡皱眉道:“安庄主,闭上双目。”

    安庆元心中相当惊疑,手上不知不觉己沁出细汗,迫于张凡神威,他不敢有半点违拗,恭顺如奴地照着张凡所说,闭上眼帘。

    张凡绕到安庆元背后,凝视片刻,突然出手,小妙手中指直点后背小肠俞!

    指尖无形力道古元真气,直向安庆元下丹田部位奔去!

    “咕咕咕……”

    安庆元腹内当即响声如潮,有如下水道自井盖内传出水声,连周围环立伺候的巫龙帮弟子都听得清清楚楚,一个个以为有事,握紧手中刀枪。

    随安庆元跟过来的宫龙生见此情景,不由得心中震撼,他断然没有料到张凡竟然突发毒手!

    安庆元一脸痛苦,却并无愠怒,手捂腹部,眼里却投向张凡感激之情!

    “快去洗手间!”张凡沉声道。

    安庆元猛然领悟,此时已经有点晚了,腹内翻滚,废气如雷外泄,再不如厕恐怕要当众出丑了!

    他弓身一路小跑,奔向洗手间。

    大堂一片寂静,众人都在等结果,连宫龙生都呆立面向洗手间,不知即将走出来的安庆元是人是鬼!

    过了两分钟,安庆元安然走出洗手间。

    只见他面色惊喜,虽然有几分疲倦,但极度感激,又是小步趋上前,弓身握住张凡的手,谦卑道:“张神医,我腹中疾患,被你一下子给根治了!不瞒神医,刚才我便血三升,腹中积血已然清畅了!”

    张凡淡然一乐,转身走向宫龙生:“宫帮主,今天派专车把我请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说着,接过美女佣人端过来的软饮,轻呷一口,扫视宫龙生和安庆元一眼,暗暗奇怪:这两人八竿子打不着,怎么滚到了一起?

    宫龙生上次当众给张凡下跪,此刻再见张凡,气场己经是短了三分,身子矮了半截,说出来的话也是胆颤颤的:“张神医,一年一度的朱家天下比武快开幕了,我延请安庄主前来压阵,不料安庄主被卫风子所伤,眼下正在恢复阶段,不宜出阵。我想来想去,只有张先生能胜任了。”

    安庆元却在一边抢着说道:“宫帮主,适才被张神医一穴点下,我腹中积血已被逼出,已经伤癒无妨了。还是我出阵吧,张神医是什么身价,岂能跟武林那些莽小子交手?”

    “朱家?哪个朱家?朱家难道是爷?他们的比武就得天下征集人去参加?我京城和江清那边一大摊正事,哪有心思参加这种黑拳比赛!”张凡心中相当不高兴:泥马姓宫的,膝盖上的土还没掸净,竟然跟我装起老大来了!难道我是你的打手?

    还口口声声朱家朱家的!都已经是网络年代了,还搞什么“比武大赛”,特么听起来好笑!这些武林人士还以为是古装侠客仗剑走天下的年代?泥马肉身那点子功夫,能挡得住枪弹?还拿出来沾沾自喜!

    宫龙生和安庆元见张凡骤然生气,都吓得不轻,齐齐地弯下腰,向张凡一个劲地赔不是,然后又是一番解释:“张神医,n省朱家,您不可能没听说过吧?他家是大华国中部七省第一大门阀家族,影响甚大,‘政、商、黑、白’四道,道道都要给面子,即使我们京城天子脚下的各帮各派各堂各溜子,都要派人捧场。张神医不要小看每年一次的比武,比武的结果,可是要影响到各方势力和商业利益哟。所以,朱家算得上中部七省的龙头家族,有关联没关联,谁也不想主动去得罪朱家!”

    张凡听了,不禁一阵添堵,拧着眉头反问道:“既然这么厉害,跟京城的年氏相比如何?”

    “年氏?”宫龙生面露轻蔑,“年氏乃是近些年靠钻政策空子发家的,表面风光,其实根基不稳,怎么能跟数百年的旺族朱家相提并论呢!”

    张凡一怔,以同样轻蔑的口气:“再厉害,难不成京城巩家、岳家也要派人去朱家比武大会‘朝拜’?”

    “张神医,不不不,话可不能这么讲!京城巩家、岳家,乃是将门,朱家是商户,二者风马牛不能相比!”宫龙生毕竟害怕岳家,一提及“岳”字,便脑门子发凉,前两天在天健公司门口接到岳家孙媳妇商妤舒的电话,那口气令他至今睡不着觉。

    “哼。”张凡轻哼一声,眼中蔑意涟涟,你们怕朱家,我却不怕。

    宫龙生见张凡神色轻蔑,情知请不动他,眨了眨眼,道:“张神医,固然,你不屑跟这些商家过招儿,但此次比武,不但大华国中部七省派人参加,即使香洲那边,门氏也收到了邀请涵,听说最近刚刚在江湖上露出头角的五福会就是以门氏挑头成立的,五福会这次也派人参加。”

    “五福会?门氏门家庆、卜氏卜兴田、年氏年丰端,天山卫浮子卫氏,还有泰龙团?是这五大势力吗?”张凡忽然有点兴趣了,感到自己有必要去比武会上走一遭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