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849章生日

    张凡又惊又喜又蒙登!

    陈阿姨这个“大礼”可是太令人意外了,只听说过商人给贪官献美女,没想到有人给他……

    不由得伸手抓住阿兰肩膀,问:“你愿意吗?你明白吗?阿姨是让你当我的……就像古装电影里的丫环!”

    “我……愿意。”

    “你真傻!”张凡轻笑起来。

    “我才不傻呢,你人好,我宁可做你的丫环,也不愿意像村里那些女的嫁个蠢汉,成天受穷挨打。”

    张凡心中一震,把五脏都震动得移了原位:难道,我成了少妇少女的救星不成?

    不禁暗暗苦笑,然后问:“你为什么怕阿姨知道你身上的病?”

    “我怕她会去找个别的姑娘送给你。”

    张凡轻轻叹了一声,正要说什么,忽然听见楼梯响,是陈阿姨正往上走呢,忙把手松开她的肩膀,装作没事。

    陈琛走上来,把钥匙递给张凡,见阿兰脸色红红,表情忸怩,便笑道:“你跟阿兰叽叽喳喳地说些什么呀?”

    “没什么。阿兰说你对她好。”张凡敷衍道。

    陈琛笑看阿兰一眼,“阿兰一天到晚又打理花园,又要买菜做饭收拾卫生,也够累的,我正想着再加一个保姆专干花园里的粗重活,让阿兰喘口气。”

    “不用不用,阿姨,我不累。”阿兰相当紧张,不愿意再来一个竞争者。

    陈琛也没再说什么,便送张凡出门上了大奔。

    张凡脑海里不断地闪着“丫环”这个词,不知不觉开车到了天健公司。

    周韵竹正在指挥小老板装修,门内门外八、九个工人正在忙活。

    看见张凡走进来,周韵竹也不跟他打招呼,转身上了楼梯。

    张凡忙跟了上去。

    周韵竹见张凡跟上楼来,便把脸一拉,沉声道:“回京了,不先来看看我,到哪去浪了?”

    周韵竹今天穿得不像平时那么精致,可能是在装修现场的原因,脸上竟然有些灰土,但仍不掩她一身媚态,尤其刚才的一扭身,腰臀之间动感无限,勾动张凡心中一紧,身上发软,忙上前抓住她香肩,陪笑道:“刚刚到京城,气还没喘,直奔这儿来了。”

    周韵竹被他大手一抓,肩头已经酥麻不堪了,嘴里虽然还硬,但口气已经含情带意:“撒谎!刚刚几个巫龙帮的人来送装修材料,跟我说,你在朱家比武大会上很露脸儿?”

    张凡一听,自己已经被揭穿了,有几分尴尬地道:“我不是怕你担心嘛,比武的事没敢告诉你。”

    周韵竹心头一热,扑身上前,紧抱住张凡,悄声道:“这么大事不告诉我,你还有理了?我不是跟你嘱咐一万遍了:不要跟别人逞强斗勇!你当耳边风了?”

    “不是耳边风,是枕边风。我都记着呢。这次朱家比武有所不同,是关系到我们天健将来在京城业务发展的,我不得不去应付一下。”

    接着,把获得巫龙帮半成股份和宫龙生一千万出场酬金的事讲了一遍。

    周韵竹听了,前胸更紧地伏在他怀里,用拳头擂着他,嗔道:“你以为你挣了钱,我就高兴了?要是需要你去打擂挣那带血的钱,还要我一天到晚拚命给你赚钱干什么?我就是怕你到处惹事,想让你安稳地行医,赚钱的事归我来负责!”

    张凡即使是铁人,也被这少妇柔情给融化了,眼圈微红地道:“竹姐,没事儿,我最近功力又有增加,增强了一倍呢,打那几个小毛虫,跟玩似地。”

    周韵竹身子一激灵,猛地从他怀里脱身出来,眼神透出怀疑:“增加一倍?你……是不是跟哪个女的一起修炼了?”

    “真没!一会儿去酒店证明一下给你看!”张凡掐了一下周韵竹。

    “没修炼怎么可能提高这么快?正月十五烧报纸,你糊弄鬼呢!”

    “实话跟你说吧,我在山上挖到一棵千年古参。”

    “千年?”周韵竹惊了。

    “在江清家里放着,等咱们公司开业,拿来当镇店之宝吧。”张凡笑道,同时小妙手又有些不老实起来。

    周韵竹很舒服地笑着,伸手“啪”地一声把他的手打开,嗔道:“我要劳什子古参干嘛?你就是镇店之宝!没有你,这店早被人给掘了!”

    张凡被她一说,忽然问道:“刚才你说,巫龙帮的人来送装修材料?是怎么回事?你订购的?”

    周韵竹妩媚一笑:“还不是你张大神医的威名,把人家黑帮给吓到了!他们一天到晚,三次派人来我这里请示,问有什么吩咐没有。我说没有,人家也不信,看见装修材料不足,马上运来了一车。呵呵,这些帮派的人,平时听着挺可恨的,其实他们人不算坏,挺讲义气的。”

    张凡心里明白,巫龙帮这些人,只对有实力的人讲义气,便淡笑一下,“他们愿意效劳就让他们干,反正我们又没求他们。”

    周韵竹凝思一会,把手伸进张凡衣下,抱住他的腰,轻轻道:“小凡,跟他们交往,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你一定要小心谨慎。”

    “竹姐,我记着。”张凡动情地道。

    “小凡,”周韵竹媚眼如饬地道,“晚上,过来睡吗?”

    张凡浅笑一下,环顾四周,“就这环境……”

    “当然是去酒店。我刚才听巫龙帮的人说你回了京城,当即打电话在大酒店订了一个套间,今晚好好庆祝一下。”

    “庆祝?庆祝我打擂的事?”

    “傻子!”周韵竹轻轻刮一下张凡的鼻尖,“今天是你的生日。”

    “是吗?”张凡家里穷,小时候过生日,妈妈会给他煮一只鸡蛋,有的年头太荒没有鸡蛋就煮烧一只香喷喷的土豆,上中学住校后从来没过生日。没想到周韵竹却记着这件事。

    “我已经准备好了给你个惊喜。记住,晚上九点以前必须回酒店。”

    张凡看看手表,已经是下午五点了,便说有个诊约,离开天健公司,驰车前往朱家。

    大奔刚刚进入朱家领域,便有八辆摩托前面开道。

    一路浩浩荡荡来到朱家别墅群区。

    在一座高大的别墅前停车下来,摩托车手过来帮张凡拉开车门,恭敬地请他下车。

    走进岗哨森严的别墅大院,这里显出一种帝王般的豪华,通道路面是大理石铺成,道两边栽着奇花异草,草坪上,两只小鹿在吃草,几只北极仙鹤直起惊诧的脖子看着张凡的到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