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850章牛筋与牛腰

    真是别有天地的一个世外桃源。

    能在京城郊区拥有如此大片的土地,朱家的实力真不是一般富豪所能比的。

    几个摩托手陪着张凡向前走,将走近楼门前时,门内走出一个年近四十的女子。

    她戴一副金边深度近视镜,打扮成职场白领模样,身材极为动人,可见年轻时是个人见人爱的美女,现在年纪稍大,风情略减,但不失让男人掉眼球的吸引力。

    “我是朱小姐的家庭教师盼盼,张医生,请跟我来。”

    张凡心中暗笑,“盼盼”这名字跟国宝名字重名了?

    一边和盼盼往里走,一边观察她的表情,发现她相当冷傲,一般大户人家的佣人在外人面前都有这种普遍的冷傲。

    盼盼看也不看张凡一眼,径直在前面走,嘴里却在数落:“做为医生,晚来一步也不算什么。但你要头脑清晰,你不是在给普通人家看病,这里是朱府,你知道你已经迟到五分钟了吗?那么多人在等你……我真奇怪,朱总今天这么容忍……”

    张凡一路听她唠唠叨叨地抱怨着,两人穿过客厅,又穿过一条两幢小楼之间的接连长廓,来到后院一幢楼里。

    一进楼,就发现厅里坐着一群人。

    盼盼继续唠叨:“这些人都是朱总给小姐请的全国名医,还有世界著名专家,今天不是见面会,我就不一一介绍了。”

    那些人见张凡走进来,表情浮上一层倨傲和不耐烦,眼里发出鄙视的目光,打量张凡几眼,便当空气一般不再看他,继续高谈阔论。

    在这伙人里,张凡一眼就发现了严芳!

    不过,严芳并未认出张凡,她也没功夫认,因为正在满嘴跑车轮:“……像朱小姐这类病毒,也正是我这几年的研究课题,目前已经取得了相当丰硕的成果……”

    “丰硕”两字,刺激了张凡的某个神经。

    这个严芳,是个医学教授,父亲大概是京城的一个什么副厅长,主管医院的,所以各路医生都宠着她捧着她,上次给陈琛治病时,她显示出来的霸气让张凡印象深刻,但实话实说,更让张凡惊异的不是她自己吹上天的医术,而是她违反了“胸大无脑,脑大无胸”的自然界铁律,身为教授,胸大超人,有“落霞与孤鹜齐飞,胸部与大脑并茂”的范儿!这在高知界也算是个奇女子了。

    坐在角落里与女儿低语的朱军南,忽然抬起头,发现了张凡。

    大约是面对这么多专家,朱军南不好对张凡这个年轻人格外热情,因此礼貌地站起来,跟张凡握了握手,道:“张医生,我请了几位专家,正在探讨小筠的病情。”

    张凡明白,朱军南的意思是不要张凡现在动手,而是要看看再说。

    朱小筠也看见了张凡。

    不过,她对张凡印象不深。

    上次张凡给她解除盅咒时,她正处于昏迷状态,醒来时张凡已经离开了朱家。只听父亲说,是一个年轻中医把她救过来的,此外并无其它印象。

    因此,对于张凡的到来,朱小筠只是礼貌地点了点头,她的注意力仍然放在专家身上,津津有味地听着他们的高论。

    张凡也只是轻轻扫了她一眼,心中却是起伏动荡,想起了上次治病时看见她的玉足和…可以很肯定地说,她人间女子中的奇品!

    “温爷爷,我体内的毒素并非一日所得,各种抗生素和激素都用过,根本无法根治。你有好办法吗?”朱小筠问道。

    张凡把眼光投向那位温爷爷。

    果然是位慈祥长者,脸上始终带着固定的微笑,面色红润,白须髯髯,戴一副老花镜,眼中透出和善的目光,显得宽厚大度,特别令人尊敬,一看就是德高望重、救人无数的老中医。

    在他的身边,站立着一位徒弟。这位稍显奇葩,长得五大三粗,一身肥肉,个子高大,脸上带着不可捉摸的微笑,手中平端着一只磨掉颜色的老牛皮药箱,侍立不动,只用一脸的不屑看着张凡。

    温老中医是朱军南今天请来的。以朱军南的想法,集思广议,多请几位专家给女儿会诊,可能效果更好。

    不料,朱小筠话一出口,惹得温老中医旁边的徒弟很不高兴,瞪眼斥道:“医家只治信者病,朱小姐既然怀疑我师父的神功,那我们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说着,把手中的牛皮药箱往地板上一放,扯起一只大袋子就要把药箱装进去,准备离开。而温老中医也产生“联动”,欠了欠屁股,有离开之意。

    朱军南见状,脸上颇为尴尬,走上前来,对温老中医道:“温老先生,这……我诚心相请,本为小女病情,并无他意,温先生为何就要走呢?”

    温老中医正襟危坐,微闭双目,自信满满地道:“小姐病情,在庸医看来,乃是绝症;在我看来,乃是小病一桩,手到处病必除。然而,小姐却心怀疑虑,我己无必要继续下去了,不走又何为?”

    坐在旁边的严芳哼了一声,不阴不阳地道:“我在牛腰大学医学院是首席专家,亲手解决世界各地的疑难病症也难以计数,而温先生呢,看这一套行头应该是民间土中医,怎么敢夸下海口说小姐的病是小病?”

    温老中医对严芳的严厉责问,表现得相当大方,并不介意,一副大人不把小人怪的模样,轻捋胡须,慢慢道:“我有奇门鬼道,非俗医西医所能望我项背,我悬壶济世几十年,从未失手,今天当然可以当场拿下小姐的病症,不然的话,我敢当着朱先生的面夸海口?”

    严芳此时颇有点耐不住性子了。

    近几个月来,小姐病势一直迁延不癒,严芳每周都被请来给小姐诊治,以她的海龟专家身份以及朱家的财力,每次的诊费相当丰厚。如今突然闯进来个温中医,她自然是不得不出手狙击!

    “牛腰大学,牛筋大学,这两所世界著名学府的研究所,都聘请我为首席研究员,要知道,那可是世界顶尖的医学研究所!对病毒和细菌的生物学研究始终走在前列。难道还不如你?不是我瞧不起你,恐怕你连英文字母有几个都说不清吧?”

    严芳一连串的“炮弹”轰过去。

    温老中医愣了一会,慢慢自语道:“牛筋?牛腰?听严教授口气,这两所大学似乎是研究畜牧业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