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854章拘神

    朱小筠眼见得张凡把温老中医得罪了,神经紧张起来:以后自己若旧病复发,那时再请温老中医他还会来吗?

    还有,自己的父母年纪一天天大了,若有个病有个灾,还是需要温老中医应急的。

    而张凡上次虽说是把她身上的邪盅给驱除了,可是天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也许是这小子故弄玄虚而己,也许她根本就没有什么邪盅……

    想到这,不由得瞪了爸爸一眼,嗔怪道:“爸,咱家不是一般人家,讲究的是座上皆骚客,往来无白丁,来宾要有档次,以后不要什么人都往家里请。”

    这一句,当真是伤了张凡的心: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但没有半句感谢之言,反而骂我没档次!

    忘恩负义至此,我还有必要为你治病么?

    你自己求死,我有辙么?

    “朱小姐,我张凡从不参与江湖骗子的骗局,告辞了。”

    说着,一甩袖,转身大步便往外走。

    “想走?有那么容易吗?”温老中医突然站起来,一拍桌子,老脸通红,尖厉的声音拖着长声。

    “有那么容易吗?”胖徒弟应声叫着,跳过来,挡在张凡面前,手指张凡鼻尖,厉声道:“诬蔑大师,你小子长几颗脑袋!赶紧给我师父磕头!不然的话,叫你当场屎尿双流!”

    张凡还没来得及消遣一下这个狂妄的小子,朱小筠冷声道:“张凡,你以为我们朱家是农村大集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不快给温老中医下跪道歉,否则的话叫你好看!”

    张凡见这三个人一个比一个凶狠,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向温老中医走了两步,嘲讽道:“我看你七老八十了,土埋半截没几天活头了,本来不想揭穿你的骗局,你倒是不知好歹,步步紧逼?”

    “尼玛敢跟我师父这么说话?难道没领教过徒弟我的身手吗?”胖徒弟见自己的师父被人痛骂,转身冲过来,撸胳膊挽袖子,就要殴打张凡。

    这样一来,温老中医反而平静下来,“徒儿,君子动口不动手。我知道你的功力可以打他十个,但为师经常教导你,要以理服人,以德服人,你难道忘记了?”

    “师父,这小子不打不知道规矩!”

    “住嘴!”温老中医制止徒弟,然后平静地问,“姓张的,我温大师以巫降之术治好了小姐的病,在你看来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张凡在此之前,已经偷偷对小姐的肚子进行了透视,发现病灶还在,根本没有去除,只不过才是病灶处于麻痹状态所以不疼了。

    而温老中医的所谓巫降之术,根本就是吹嘘夸大。他请神的时候,张凡的神识瞳到处扫视,并没有看见半尊神半条鬼,那些气场产生的异象,张凡估计应该是一些奇异之物引起的特殊灵异现象。究竟是何物引起的,张凡还不能确定,只知道奇异之物肯定是那些法物之一。

    “哼!”张凡撇撇嘴,“温老爷子,你刚才根本没有把神请来,小姐的病也根本就没有治好!”

    “无耻小儿,信口雌黄!”温老中医再也绷不住了,气急败坏,跺脚大骂道,“巫降术是我独家门派,秘传功夫,你一个门外汉,一个小村医,也敢枉加评论!”

    “我跟温老中医同样的感受!在朱家这样高尚的殿堂里,竟然混进了一个不三不四的小村医,这属实令我后悔,今天不该来。”严芳跟着愤愤的说道。

    “是呀,是呀。”

    “村医混进朱家,确定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有损朱家名声!”

    其他几个人也纷纷附和,交头接耳的,用很瞧不起的眼神看着张凡,个个都为自己不值,因为自己的高贵身份,受到了张凡的侮辱。

    张凡在一屋子鄙夷之色之中,慢慢走到桌子前,指着一桌子法物,轻蔑地道:“温老爷子,如果你去做一个魔术师,或许可以在街头混几个小钱儿,最不幸的是你今天遇到了我,我看从此以后你的骗术就省省吧。”

    “哈哈哈哈!”温老中医突然捧腹大笑起来,“姓张的,你说我没请来神明?那你请一个我看看!我倒要看看你能把哪一座尊神请过来!哈哈哈哈!”

    “请神?就一个小村医也能请神?”朱小筠此时对张凡已经是非常厌恶了,他竟敢如此目中无人,对大师如此不客气!

    温老中医嘴角一挑一挑地动着,讥讽笑道,“如果你需要的话,我的法器全都可以借给你,你可不要推脱哟!”

    “好吧,那就睁大你的狗眼,仔细看清!”

    张凡说着转过身去,仰面朝天,站立不动。

    朱小筠对爸爸道:“爸,再给朱老先生开一张百万的支票,作为我们朱家向他赔礼,然后给这个姓张的5万块钱,打发他赶紧走人吧。”

    朱军南小声对女儿道:“你赶紧给我闭嘴,张先生,不是你想象那种人!”

    张凡站立良久,胸中暗暗运起古元真气,口中念念有词儿,祝起“古元玄清乙谶图咒”。

    这个谶图咒乃是古元玄清核心咒法之一,可拘过路小仙小神、地府执事鬼。张凡早已背的烂熟于心,但因为懒得与鬼神打交道,怕染了阴气,因此,从未实际应用过,今天事到如今,不妨一试。

    三遍咒语念过,张凡运气于掌,小妙手向虚空中直戳过去,口中大喊一声“呔!”

    看到张凡这个模样,所有的人都愣了,谁也没有想到,这小子竟然真的作起法来!

    “朱总怎么把这样的人请来了?他是不是精神有毛病啊?”严芳小声的道。

    “盼盼,叫两个人进来,把这小子揪出去。”朱小筠根本不信爸爸的话,尖声叫道。

    其实不用朱小筠叫,门外一直伺候着一群武者,听见小姐叫人,呼啦一声冲进来。这些武者都是下人,上午哪里有机会到现场去看比武?因此并不认识张凡。他们前后左右把张凡围定,有的扯袖子,有的抱腰,有的用肘勒脖子,吵吵嚷嚷,就要把张凡带走。

    张凡并不还手。

    若是平常,打这几个小人物,张凡根本不用运用内气。可此刻却是非常时刻,内气早已运作起来,古元真气如火山一般爆发了!

    张凡没有什么动作,一群武者纷纷四散开来,跌在地上,哭爹喊娘。

    张凡并不理会他们,小妙手仍然指向空中,只见火光闪闪,天花板上顿时出现一团白色的云雾。

    “过往众神,执事诸鬼,都听清楚了,尔等速速前来听令!呔!”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