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856章收押待验

    朱军南一愣,女儿如此无礼,他生怕张凡介意,忙走上前道歉:“张神医,小女娇惯坏了,请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我作父亲的替她致歉了。”

    “我不是小肚鸡肠的人,朱总放心。我只是有一点疑虑,小姐的病是真治好了还是根本没治好?”张凡说着,狠狠地瞪了温老中医一眼。

    温老中医不由自主地往怀里一摸,坏了,张凡若是把我揭穿,这五百万巨款就得而复失了!

    肉疼!

    困兽犹斗!死磕到底。

    想到这,拱起两只枯拳含笑道:“张神医,您的法术确实高我一筹,但你不会治病,小姐的病毕竟是我治好的。”

    “真治好了?”张凡沉声问道。

    “小姐自己说不疼了,还有严教授的科学检测,这还有假?”

    “你使用的是巫降术中的大痹法,这是一种普通的巫术,能使病人在二十四个时辰之内产生病灶麻痹,制造病癒的假象。”张凡一脸不屑地道。

    “啊?”朱军南惊哼一声。

    “有这么玩的吗?姓张的,”胖徒弟冲上来理论,“病好了就是好了,难不成你要用法术重新给小姐施病于身?”

    “草!别跟我姓张的姓张的叫起来没完,没人敢跟我这么说话!”张凡不耐烦地骂着,挥手一个大巴掌!

    “啪!”

    一掌着脸!

    胖徒弟头向一边歪去,随即左边脸立竿见影地肿了起来,腮帮子上明显地出现几道凸起的红指印,同时,一颗门牙,钻出嘴唇之外。

    胖徒弟身体一斜,就势倒下去,不敢再起来。

    “装熊!”

    张凡飞起一脚,胖徒弟肥重身子滚动如轮,滚到墙角。

    张凡手指着骂道:“狗一样的奴才,也配在我面前装?从我一进门,你已经挑衅我多次了,我本不想搭理你,你却给鼻子上脸,难道非要把你打残你才老实?”

    胖徒弟心胆俱裂,不敢应声。

    “装什么死猪?爬过来,跪好!”张凡喝道。

    胖徒弟此时不但恐惧,而且还感激。

    刚才张凡这一脚,要是稍加点力,他肋骨就会断掉了。

    忙四肢着地爬过来,规规矩矩地跪在张凡裆前:“张爷,张爷饶命!”

    张凡弯起膝盖,顶了顶他的脸,对温老中医道:“本想要你也一起跪,看你年纪大了,就赦免你。不过,你要把真相讲出来!”

    温老中医见徒弟受惩罚,自己心中羞愤,恨不得找绳上吊:我若是承认小姐病没好,不但五百万没了,张凡可能借机胖揍我一顿!

    “张先生,天地良心,小姐的病确实痊癒了!”温老中医指天发誓,“若有半点假话,叫我穷跪街头当叫花!”

    这如此毒誓,令在场众人不得不有所相信。

    “好吧,既然你嘴硬,我有个建议给朱先生,不知朱先生是否肯于采纳?”

    朱军南何等聪明之人,纵观全局全过程,心中已然怀疑温老中医造假,便点点头,“张神医吩咐,朱某无有不从,请讲!”

    “留住这两个骗子,二十四个时辰之后,看看小姐病情如何,再做处理!”张凡一字一句地道。

    “正合我意!”

    朱军南微微一笑,手一招。

    几个武者拥上前来。

    “把温老中医领到贵宾招待室,好生照料,但一定严密看守,不要逃脱,不要自残,听懂了吗?”

    “朱总,遵命,保证叫他死不成逃不掉!”武者领班的立正道,然后冲手下一挥手,“还不上来,把这两条狗拉走!”

    几个武者上前,连踢带打,把温老中医和胖徒弟拖了出去。

    而这时,一阵警笛传来。

    原来,是严芳打的120,把救护车叫来了。

    几个护士推着担架车,把大呼小叫疼得冒汗的严芳抬上担架。

    张凡走到担架边,俯身含笑问:“怎么?严教授食言了?不要我治了?”

    “张村医,我告诉你,我的伤是你造成的,我保留起诉你刑事责任的权力,同时,也保留向你追讨医药费的权利!你就擎好吧!”严芳咬牙切齿地道。

    “没事,我静候!”张凡冷笑一声,“我张凡是被别人吓着长大的!不知严教授和严厅长有何绝招,都使出来吧。不送!”

    “有种,你等着!哎哟……”

    众人散去之后,朱军南请张凡来到密室恳谈。

    今天一天之内,两次亲眼目睹张凡神技,朱军南崇拜之情无以复加,以半百之龄,口口声声称张凡“您”:“张神医,没想到,您有这等功夫,真是天马行空!”

    “朱总,不要谬夸,我年轻,没太深的功夫,只是家传一点秘术,不值一提。”张凡谦虚道。

    “张神医过谦了。上次小女病危,是张先生一手搭救,救命之恩未能报,我心中一直愧疚;不想今日擂台之上,您又大义出手,搞定纪少青,替我免去了一场无法估量的大麻烦。朱某……”

    说到这,心中感动,眼圈竟然有些红。

    以朱军南的身份,一方财富帝国之君王,能这样掏心窝子动情地说话,应该是第一次。

    “不必过分客气,有些事情我是见到了,不能不出手而已。”张凡淡淡道。

    “张神医,小女的病,我心中也不相信温老中医,不知张神医有何见教?”朱军南绕了一个感恩的圈子,终于回到正题上来。

    “小姐是上次受了盅巫之毒,体内留下病毒,日久繁殖,在腹内形成病灶,并向全身器官扩散做巢,成泛滥之势,因此全身疼痛不己。久而久之,全身病灶形成规模,小姐必衰竭而……”

    张凡一个“亡”字未说出口,朱军南脸色大变,忙接话问道:“张神医,你可有医治之法?”

    张凡对朱小筠未做彻底检查,不敢确信自己能否治好,微微摇头,轻吟道:“或可或不可,只看天意了。”

    朱军南见张凡并无信心,心中大恐,忙抓住张凡双手,双泪垂流,哽咽道:“严教授采用最先进西医治疗方法,也未能有半点进展,看来西医是不中用了!若是张神医也没有办法,难不成我朱家香火就此划上句号?”

    “朱家财力无边,若是无人继承,当然是天大遗憾,我对此也是深表同情,因此当全力施救,不留遗憾,请朱总放心。”

    朱军南此时眼中的张凡,是怒海覆舟之后唯一的救命舢板,若不抓住船帮,必死无疑,顿了一下,似乎决心下定,忽然道:“张神医,我有一事,久藏心中,不吐不快,但……事关重大,又觉得颇为唐突,不知当讲不当讲……”

    张凡颇为纳闷:朱军南乃是爽快之人,为何突然吞吞吐吐起来?“朱总有话便讲,我张凡作为晚辈,洗耳恭听罢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