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858章蓝田彩玉

    “张神医,此事若不能答应,还请不要拒绝,等以后慢慢再议。古人说,时过境迁,说不上以后张神医会觉得此事有些道理呢。”朱军南说道。

    在他说这话的时候,张凡隐隐地感到他脸上有一层神秘的神色,不觉心中一紧: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些成功的大商人,祖上传下来的基因和家训,家族代代传承,因此他们有极深城府,智商极高,轻易平头百姓与他们斗智必败。

    而且,他们认准了一件事,不会轻易放弃的。

    因此,初出茅庐的张凡必须有所提防,对方虽未必有恶意,但善意未必没有恶果!

    “此事过一百年,我也不会认为它有道理呵。”张凡微笑着,首先断了对方的念头。

    凝芝玉手一拍,拍在张凡肩上,话中竟有几分娇嗔之意:“小张,没见过你这么犟的!人不大,耳朵不软,主意很正。不过,这样的小伙子我更喜欢。好了,暂时就照老朱的意思,此事搁浅,日后再议。”

    张凡不觉一笑,暗道,我并不与朱小姐接触,没有日后,何来再议!

    “那我就告辞了。”张凡笑道。

    “慢!我刚才说过,我还有一事。”

    张凡一怔,从朱军南和凝芝眼里意识到,这“一事”并非小事,只好停住脚步,看他们要做什么,“何事?”

    凝芝说道:“你我初次相见,阿姨我有一物相赠,可不要推却哟!”

    “无功受禄,非张凡所愿,还是免了吧。”张凡礼貌地推却着。

    “傻孩子!真实诚!你想想,你救我女儿一命,你的大恩朱家并未回报,怎么可以说是无功受禄?”凝芝一边嗔着,一边从衣袋里取出一只小饰品盒。

    灯光之下,一只黑绒小盒,仅有二厘米见方,极为精致,上面镶着微如米粒大小的几排钻石。

    凝芝以青葱玉手打开盒盖,露出里面一只淡粉色玉坠来。

    张凡神识眼一望,看见玉坠儿周围暖光泛泛,古魂之气浓郁非凡,内中隐隐有香艳之辉,应该是女子常年佩戴,阴精浸润进入玉内所致。

    看来,是一件女人佩戴过的古玉了。

    “这是一块蓝田彩玉坠儿,我祖上传下来的,传说是皇帝所赐,至今约有千年历史了。戴着它,可以消灾敛财,福寿齐全。小张对我家恩重如山,非此玉不足以为报,万望小张先生不弃!”

    凝芝说着,托着玉坠儿递了过来。

    “不不不,这是夫人传家之宝,怎可送人?张凡断然不敢收的。”张凡忙伸手将夫人双手推了回去。

    不料推拒之时,情急之下,不小心古元真气运气于掌,夫人顿时双臂麻木如酥,身子抖了一下。

    “张神医,”朱军南道,“宝玉有价情无价,虽此玉珍贵,但不足以报张神医之恩情,张神医千万不要推却。”

    “朱总,君子不取人之所爱。”

    “若是不肯收,难道还要我朱某跪请?”朱军南说着,竟然后退一步,真的做出跪请的意思。

    张凡内心一慌,如果真的让前辈朱总跪请了,以后见面未免尴尬!

    “好吧好吧,那我就收下了。”张凡忙伸手把玉坠接在手里。

    玉坠儿着手,他细看了一下,觉得确是极品!

    温软水润,光泽晶莹,妙处不可言状。

    啊,真是天下美玉。

    他首先想到了涵花,然后又想到了周韵竹:只有这两位极美极亲的不世美女才配得上它!

    想到这里,便把玉坠儿小心装回盒子里,盖上盖子,便要往兜里揣。

    凝芝却突然伸手,捉住张凡腕子,媚眼柔声道:“小张,此玉是我夫妻心意,只愿小张戴上它之后,事事顺利,财源广进。”

    朱军南也调侃地笑道:“张神医不可借花献佛哟,要亲自戴上。”

    “就是就是。”凝芝说着,伸手把玉坠儿取出,双手给张凡套在脖子上。

    张凡颇有几分不自在,伸手摸了摸胸前玉坠儿,心想:一个男的,戴块玉坠儿,显得不伦不类,无形中把自己雌化了。

    可当着朱军南夫妻的面,又不好直接拂了人家美意。

    好在链子很细很长,玉坠沉下胸口,还不至于被外人看见。

    暂且戴着吧,回去之后送出去就可以了。

    只不过是送涵花还是送周韵竹,还没有确定下来。

    张凡离开朱家,看看表,时间是八点半,便开大奔赶去酒店幽会周韵竹。

    傍晚离开天健公司时,她说好晚九点要给他一个惊喜的,也不知这惊喜是什么?

    周韵竹很少卖关子,今天是个例外,在张凡看来,肯定是个惊天大喜!

    周韵竹订的酒店是京城“皇家一派”大酒店,六星级,是京城罕见的昂贵酒店,住客一般都是超级大亨,很多富人图这里清静安全,领着自己的后备梯队女人来此度浪漫之夜。

    张凡按照周韵竹微信通知,来到1303豪华套间。

    一进门,便感到与往日不同。

    周韵竹脸色红红地,看起来格外美丽动人,两眼含情地看着张凡,问道:“猜到什么惊喜了?”

    “猜不到,也不想猜,见到你,时时都是惊喜。”

    说罢,拦腰抱起她,便是一阵狂风暴雨式的热吻。

    周韵竹被这一顿袭击搞得站立不稳,一边用纸巾擦着被吻乱的口红,一边抱怨道:“像头小猪似地,一见面就拱呀拱呀……也不知道来点诗意,过来,看看我准备的什么……”

    说着,回眸一笑,拉起张凡的手,来到卧室。

    只见卧室一张大床,床上粉帐流苏,喜气洋洋。周韵竹走到床边,伸手拉开床帐。

    雪白的订单上,用玫瑰花摆成一个大大的心形。

    香气浓郁逼人,闻在鼻子里马上陶醉。

    “谢谢你,竹姐!”

    张凡拣起一只玫瑰,给周韵竹插在秀发里,扳着她肩膀端祥,笑道:“真是越长越好看了,连二十岁的姑娘见了你都要自卑呢。”

    “胡说!”周韵竹“嘤”地一声,投进张凡怀里。

    忸怩一会,小声道:“这不是惊喜,惊喜在后边呢。”

    “快别卖关子了,我都急了。”

    “夜宵我已经叫来了,快吃吧,吃完后,我给你惊喜。”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