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859章借花献佛

    张凡此时肚内也觉得饥饿了,两人携手回到厅里。

    夜宵果然已经摆好,两人坐下来,慢慢享受美餐。

    坐在对面,看着周韵竹,张凡不禁暗叹。

    今晚的周韵竹真美,浑身都散发着诱惑,她被仙葩嫩肤露滋养的肌肤,不露的便罢,只要露出来的部分,全是雪白的让人着迷。

    张凡一眼一眼看着,越看越喜爱,几乎忘了吃饭。

    “好好吃饭!”周韵竹含笑举起筷子,点了点他的眉心,道:“吃饱了才有劲。”

    自己说完,却首先羞射起来,掩饰地低下头。

    “有劲?”张凡打趣问道。

    周韵竹低头给张凡盛了半碗七仙滋养汤:“来,喝了。这是加了七种滋养品的汤。”

    张凡尝了一口,味道还可以,便慢慢喝了。

    喝完,周韵竹又要给他盛粥。

    “你想撑死我!”张凡此时不想吃饭,只想吃掉周韵竹了,放下碗,横身将她抱起来,不由分说,走向卧室。

    一个小时后,才戛然事毕。

    张凡久久未能从惊喜中走出来,轻挽周韵竹,感慨问道:“差点爽死,你搞的什么鬼呀?”

    周韵竹又骄傲又疲惫地看着他,柔声问:“够不够惊喜?”

    张凡真是没想到她竟然送他这样一个奇特的生日礼物。

    去年两人刚认识不久时,张凡第一次给她检查身体,发现她竟然是处子,当时差点惊掉下巴。经过追问,她才承认,因为卜兴田在外面有女人,她找医生做了修补,为的是唤回丈夫的心。

    现在,她故伎重演,又向张凡献了一次爱心……

    也真够难为她了!

    “惊喜,相当惊喜。亏你想得出!”张凡体内一热,一阵阵爱怜之意升起,道,“修补不疼吗?”

    “疼。”

    “那为什么还要犯傻?”张凡心疼不己,轻抚着责备道。

    周韵竹脸色一暗,相当惨淡,打开张凡的手,幽幽道:“你身边大姑娘小媳妇那么多,就连郑芷英都比我年轻好几岁,跟她们比,我年纪不占优势,如果不在硬件上下点功夫,你还会翻我的牌子吗!?”

    这思路,堪比宫大戏了!

    张凡又感动又委屈,责怪道:“365天都给你,你才满意吧!”

    周韵竹见张凡不高兴,心中有点紧张,同样委屈地道:“我多余了,都是我多余了,还不行吗!?”

    说着,把脸一扭,泪水夺眶而出。

    张凡被泪水一击,便投降了,撩起枕巾替她擦去泪水,轻怜慢爱了半天,周韵竹才慢慢止住哭声,破涕为笑。

    “仅此一次,以后不准再修补那劳什子了。”张凡刮着她的鼻尖道。

    “只要你高兴,只要你惊喜,以后还要补。”周韵竹傲娇地道。

    “真拿你没办法。”张凡见她千种娇媚万种风情,心中感动不己,忽然想起胸前的蓝田彩玉坠儿。

    涵花既然不在跟前,就送给周韵竹吧。

    “我有好东东,”张凡说着,把玉坠儿取下来。

    “咦?哪来的?像是古玉。哪个女人给你的?”周韵竹很内行地道。

    “说得对。”张凡把玉坠儿塞在周韵竹手里:“这个是今晚朱军南他老伴送给我的,据说是朱家传家之宝,有千年历史了。你看看喜欢不?喜欢的话,送你了。”

    周韵竹接过玉坠儿,仔细看了一遍,禁不住眼里露出兴奋的光,赞不绝口:“真是上等仙品!手感这么软,还有点温!我太喜欢了。”

    “好女配好玉,好马配好鞍,我给你戴上!”

    张凡说着,就把玉坠儿往她脖子上套。

    “别别别,我不要我不要!”周韵竹推拒道。

    “为什么?这个你戴最合适了。别人没你这么美,戴上它只能产生尿盆镶金边的效果!”

    “这么好的东西,戴在我脖子上岂不是遭蹋了,你家不是还有个大美人大村姑等着吗?还是送给你的涵花吧。”周韵竹酸酸地道。

    “就要送你!”

    “别口是心非了,快收起来吧,我不稀罕。”

    “真不喜欢?”

    “哼,千年老玉,说不准上面有邪气暗崇,戴上了会倒霉呢,我真心不喜欢!”

    说着,柳腰一扭,背过脸去。

    张凡听她这么一说,心中一凛。

    不过,一转念又释然了:就是一块古玉嘛,有什么邪崇!

    况且他已经用神识瞳检查过了,上面只有正常古玉所具备的古魂气,并无其它。

    张凡明白周韵竹的“坚决拒绝”其实是要“臣下几番劝进,才肯就大位”,若不给她一个台阶,她不会收下的。

    便伸手从她身下探过去,将她一把搂过来,强硬地道:“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打死我也不要!”周韵竹娇躯被箍住不能动弹,心中极度暗喜,一边说不要,一边却把头微微低下,要张凡把玉坠戴上去。

    张凡微微一笑,假装“不由分说”,强行将玉坠儿套在她脖子上。

    周韵竹假装要往下摘,双手在上面鼓捣了半天,急得不得了,怪道:“怎么摘不下来了……帮我摘下来。”

    张凡笑着把她的双手摁住:“别装模作样了,喜欢它,就戴着。”

    周韵竹眼里透出兴奋的光,笑嗔道:“我抢了你家宝贝的东西,你不忌恨我吧?”

    “当然忌恨了,所以,我要报复你!”

    说着,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此后两天,张凡一直在周韵竹身边腻着,周韵竹奔波着天健公司的事,而张凡则喝喝茶上上网,一直在等待朱军南那边的消息。

    到了第三天晚上,朱军南终于打来电话。

    “张神医,你的医术简直是无法用语言形容了。”朱军南劈头就崇拜地道。

    “朱总,有那么严重吗!小筠情况怎么样?我计算了一下,现在正好过去了24个时辰。”

    “今晚饭后,小筠全身又开始不舒服,这会,已经疼得打滚儿了,家庭医生刚刚给打过止痛针。你快过来吧。”

    张凡心下确认了:那两个骗子,确属用的是风痹法把小姐暂时麻痹止痛,现在麻痹失效了,病情当然是加倍了。

    张凡开车直奔朱家而去。

    凝芝和女佣人早就等在门口迎接了,见到张凡,她一把握住他的手,眼里泪花闪闪:“小张,你要救救我女儿呀!”

    “我一定尽力。”张凡一边大步往里走,一边道,“但病情我尚不是十分了解,能否治癒,现在下结论尚早呢。”

    凝芝一听张凡这样没把握,焦急地道:“张神医,小筠就全交给你了!你一定能行!”

    朱家上下,显然相当地紧张,佣人个个脸色紧绷着,张凡刚刚走近小姐卧室时,就听见里面传出一阵痛苦的叫声:“哎呀……爸,你松开手,叫我去死吧……”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