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第860章巫瘴

    张凡进门后,见朱军南和几个护士正围在朱小筠床前,个个哭丧着脸。

    朱小筠脸色苍白,吟声不断,眼里透出对病情的绝望。

    “张神医,你可算来了!”朱军南冲过来,“小筠她这是怎么了?病情比以前厉害多了!刚刚用过半个小时止痛针,就重新开始痛了……”

    张凡冷哼一下:“这事,你得问温老中医!”

    “是他捣的鬼?”

    “我可以肯定是他!”

    “这老棺材穰子,我放不过他!”朱军南愤愤地,眼中杀机生起。

    张凡走进床前,俯身问道:“小姐,你感觉怎么样?”

    朱小筠脸上失去了前天晚上的傲慢,求生**使她哀求道:“张凡,你……给我看看,我感觉这回不行了,可能是要死了吧……张凡……”

    “是这里疼吧?”张凡伸手按住她小腹。

    “从这里开始疼,往外……往全身扩散,没有一个地方不疼……”朱小筠喘息着,汗水从额头上流下来。

    “你平躺下来,我检查检查再说。”

    张凡示意佣人把朱小筠的枕头从背后撤掉,把她平平地放在床上。

    “你先忍着点,别动,一会儿就好。”

    说着,暗暗打开神识瞳,向朱小筠体内透视。

    她仅仅穿了一件薄丝质睡衣,睡衣里面三点式,除此之外,可以说是真空了,因此透视起来体内肌理脉络格外清晰。

    从上往下,一寸寸扫视。

    是这里了!

    张凡暗暗道一声。

    只见朱小筠下腹部丹田之下,腹腔与皮肤之间,有巴掌大一块黑色聚焦之物,比前天偷看到的大得多。

    此物呈扁状,似雾似云,似有似无,与周围肌理无明显边际,既不像瘤,又不像炎症。

    张凡从未见过如此特殊的病灶。

    “来,伸出手,我给你把把脉。”

    张凡轻轻在床边坐下,握住朱小筠伸过来的玉腕,闭目关脉。

    脉象沉滞,细数无力,间或有急脉惊神……

    号了五分钟,张凡心中已然有数,松开朱小筠玉腕,抬头对朱军南夫妻道:“中邪崇了!”

    朱军南夫妻互视一眼,惊得嘴巴快掉了:怎么,小姐又中邪崇了?

    上次中盅,差占丧命;

    这次……

    想想真是不敢往下想。

    朱军南拉着妻子向前靠了两步,倾身恭敬地问:“张神医,是何方邪崇?又是巫盅吗?”

    张凡神色严峻,缓缓道:“小姐六神被一种无形的巫法控制,以致于体内病毒猖狂繁殖,吞噬正常细胞和神经元,因此全身剧痛无比。以此下去,小姐最多还有两个时辰……”

    “巫法?”朱军南夫妻惊叹起来。

    “巫降之术。”张凡站了起来,“前天温老中医对小姐施巫降之术时,我已经感知了巫降术的气场,如今小姐脉中尽是巫降之气。”

    “这巫降之气是怎么产生的?”

    “它究竟产自何处,我尚不明了,初步分析,应该是巫降术中的某一法物散发出来阴瘴岚气,如果健康人中此瘴气,有体内阳气相抵消,并无大碍。而小姐原本久病体弱,瘴气侵入无法排出……”

    “张神医,你能排出瘴气吗?”朱军南抢前一步抓住张凡胳膊,双腿一弯,差点跪倒。

    张凡轻轻以臂力托住朱军南,使他不至于跪倒失去面子,心中却是一阵感动:可怜天下父母心!

    不由得眼圈带湿,轻轻道:“朱总,真的抱歉,以我目前功力,虽然驱除瘴气不在话下,但此瘴气已经深入小姐体内五脏,若是大力驱除,恐怕连带伤了小姐元阴之气,那样的话,小姐同样生命不保!”

    “哗!”凝芝痛苦扰心,突然放声哭了起来。

    几个女佣人,见主人哭了,便也跟着呜呜地无泪而泣。

    “夫人,不要着急……”张凡劝道。

    “小张,”凝芝突然张开双臂,牢牢地抱住张凡。

    这一下,弄得张凡浑身不自在起来。

    搂着他的,可不是一般的女人,而是风韵俱存的美妇人哪。

    柔软的双臂和身体,紧紧地贴过来,对任何雄性来说都是绝顶杀器!更何况是元气满满、元阳充沛的张凡呢!

    张凡心中一惊,身上已经汗津津地,后退半步。

    凝芝双臂缠住张凡脖子,泪如雨下:“小张,救救我女儿!”

    张凡试探着伸出手,轻轻掰开她的胳膊,惊魂未定地道:“夫人,从哪个角度来说,我都不可能不用心的。夫人不必过虑。”

    说着,转身向朱军南:“朱总,解铃还须系铃人,去问问温老中医吧。”

    “温老中医?”朱军南轻哼一声。

    “瘴气既然是他所施,他必有解瘴之法,快点,不要耽搁了时辰,小姐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朱军南一脸狂怒,冲随从大吼:“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把那两个货带过来!”

    几个随从答应一声,一溜烟跑了出去。

    过了一会功夫,随从一脸惊慌地跑回来,跌跌撞撞地,惊叫着:“朱爷朱爷,不好了,不好了,姓温的跑了!”

    朱军南脸色大变:“跑了?”

    张凡心下一沉:这温老朽真有两下子?竟然在朱家森严壁垒之下逃脱了?

    “快去看看!”

    大家一窝蜂地跑到关押室。

    只见室内空空如也,两个年青守卫外衣被脱掉,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七窍流血已经没气了。

    张凡伸手试了试守卫尸温,“人应该还没跑远,最多五分钟!”

    “通知所有人,搜!搜!搜!老鼠洞都要挖开!”朱军南怒极大喊。

    顿时,到处大乱起来,所有人都行动起来。

    张凡和朱军南并肩走出楼来。

    守卫上前报告,说刚才有两个穿着守卫衣服的人匆匆从楼里出来,向东北方向去了。

    张凡便和朱军南向东北路上搜去。

    这条路两边是河汊,越走越窄,走过二百多米之后,前面出现了一个船坞。

    船坞上一只渡船随波起伏,并无一人。

    “哪去了?”朱军南困惑皱起眉头。

    前面就是一个大湖,湖面有几十亩大小,对面是悬崖。

    这两人难道能泅水渡过去?

    不会吧,渡过去也无法爬上岸。

    “是不是投水自尽了?”朱军南问。

    张凡摇了摇头,“这种人没有自尽的勇气。”

    说着,沿着湖边向前搜索。

    湖边的水里长着一人多高的芦苇,从岸上看,清清楚楚,里面无法藏人。

    张凡突然停住脚,招手示意朱军南过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