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章 被调戏

   唐逸嘴里叼着跟狗尾巴草,眯着眼睛瞄了一眼正在山谷中埋头啃着青草的老黄牛,见得牛肚已经被撑得鼓鼓的了,他不由得一骨碌仰身坐起,骂了一句:“操,还他妈吃呢?”

  骂着的同时,他显得有些懒洋洋地站起身来,扭身到了一旁的草丛前,拉下裤子拉链,掏出那儿来,放了放水。

  待放完水后,他不由得无聊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那儿:“瞧你这蔫不出溜的样儿,一点勇气都没有,还想着去城里把妹妹呢!哟哟哟,骂你两句,你还他妈不高兴了呀?”

  正冲着自个的那儿骂着呢,忽然从身后传来了一声嬉笑的嘲笑:“唐公子,你那是做啥呢?”

  唐逸听着,面泛囧色,忽然一个激灵,慌是将自个的那儿收了起来,‘呲’的一声拉上裤子拉链,然后扭头冲身后的玉莲婶嘿嘿地一笑,一口洁白的牙齿展现了出来,略带儿猥琐的笑意:“呃?玉莲婶,你咋来牛蛙寨了呀?”

  玉莲婶稍显媚意地一笑:“婶刚从山上砍柴下来,这不晌午了嘛,婶得回去弄饭吃了不是?”

  “哦。”唐逸应了一声,然后说道,“那成,玉莲婶,我也去赶牛回家了。”

  可是玉莲婶却又是嬉笑地问了句:“你刚刚那是干啥呀?”

  听得玉莲婶再次问起,唐逸两颊一热,有些微红,忙是囧态道:“没。没啥。”

  玉莲婶咯咯地一乐:“小样儿,别以为婶刚刚没看见哦。”

  瞧着玉莲婶那样地乐着,唐逸略微一怔,心里有些发毛了,心说,不是吧?难道她连我这等童子鸡都不放过呀?

  要说这玉莲婶偷汉子的话,那不单单是在乌溪村有名,可以说在这附近的十里八村的都传遍了。

  不过这种事情嘛,玉莲婶也有玉莲婶的苦衷,因为嫁给了一个驼背男人,那男人那事有不成,可她又正是处在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年龄阶段,白天忙里忙外的,晚上图的就是那点儿乐子,她能不去偷么?

  唐逸倍感发憷地瞄了一眼玉莲婶,瞧着她那张老黄瓜脸、大水桶腰,他赶忙甩给了她一句:“玉莲婶,时间不早了,我得赶牛回家了。”

  然后,他小子扭身就溜下了山坡,朝山谷中那头老黄牛走去了。

  玉莲婶扭头瞧着他小子溜得比兔子还快,不由得冲他做了个鬼脸,哼,你小子总有日子你跑不过老娘的手掌心,等老娘让你小子尝到了那乐子了之后,保准你小子会迷上老娘的!到了山谷中,唐逸一脚踹在那头老黄牛的p股上:“还吃呢,你就不怕撑死在这牛蛙寨呀?”

  这一脚踹去,惊得老黄牛一阵疯跑,朝山寨口跑去了。

  然后,唐逸也就晃晃悠悠地跟了上去。

  这一上午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下午可以悠然自得去村口的西苑湖钓鱼了。

  他所生活的这个乌溪村,三面环山,村口则是内陆的第二大淡水湖泊,西苑湖。

  可以说这儿是景致优美,山清水秀,四季常青,冬暖夏凉。

  但是常年生活在这儿的村民们则是浑然不觉。可能就像城市所流行的审美疲劳一样吧。用村里人的一句话来说——我他妈怎么就会生在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呢?

  这也正是唐逸一直想要去城里把妹妹的原因所在。

  打自唐逸94年高中毕业,到现在96年,就一直窝在乌溪村。

  这90年代正是南下的热潮,近乎村里的年轻人都跑去广东打工去了,过年的时候,一个个回来都捯饬得人五人六的、有模有样的,听着他们说着那大城市的生活,唐逸心里这个痒痒的呀,恨不得年都不想过了,立马就跟随他们去广东。

  可是却是不如他愿,因为他得留在村里照看爷爷,哪儿也去不了。

  在他八岁的时候,他爸在农田里干活被一条五步蛇给咬死了,然后他妈也就改嫁了。

  在他妈改嫁的头两年还常来村里看看他,可是打自他妈在那边有了孩子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乌溪村了。

  之后,是他爷爷将他抚养成人的。

  他爷爷本是村里唯一的一位老医生,后来打自乡政府在村里办了卫生站后,老人家的生意也就被抢走了。

  不过还算好,老人家总算是供唐逸读了个高中。

  就目前来说,唐逸仍是乌溪村学历最高的‘才子’,所以村里人都爱叫他唐公子。唐逸回到家中后,进入他爷爷的房间瞧了一眼,只见老爷子正卧病在床,动荡不得。

  老爷子躺在床上瞧着唐逸回来了,忙是欢喜道:“小逸呀,你给爷爷去熬点儿粥喝吧。”

  唐逸听着,心里这个怒呀,不由得白了他一眼,心说你这老东西真是折磨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