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章 村长前来求助

   他还说这活非得他来不可,也就借着送入药丸为借口,将人家那小媳妇给睡了。还是话说唐逸刚刚忽听村长的那声喊叫吧。

  听得村长在堂屋外一声喊叫,吓得唐逸一个激灵,慌是瞧了瞧柴櫈上坐着的余文婷,然后扭头瞧了瞧厨房的后门,见后门是敞开着的,于是他慌是冲余文婷小声道:“你赶紧走!就从这后门走吧!”

  没想到余文婷忽然犯起了倔脾气来,眼泪巴巴地撅嘴道:“不!我就不走!我就是要让你们村里人怀疑你和我有那啥关系!”

  “你娘西皮的!你个死女人想陷害老子呀?想让牛家给老子头上扣屎盆子呀?”

  “我就是要陷害你!”

  “操!”唐逸急了,“妈的,成,你个死女人想陷害老子是吧?老子这就把你按在柴櫈上睡了!”

  “你敢?来啊!”

  “老子有啥不敢的呀?你要真弄急了老子,老子啥都敢!”

  “既然你啥都敢,那你就答应带我出村呗!”

  “凭啥?”

  “就凭我觉得你还像是这村里唯一的好人!”

  忽听这句话,唐逸不由得浑身一振,然后百般无奈地打量了余文婷一眼,见得她一直都是眼泪巴巴的,还真是怪可怜的,于是他皱了皱眉头,说了句:“那你先从后门溜出去吧。”

  “你答应我了?”余文婷像是看到了希望。

  “我只能尽量想办法。”唐逸回了这么一句。

  “那我什么时候再来找你?”

  “这几天最好不要来,过阵子吧。”

  见得唐逸神情真切,余文婷终于从柴櫈上站起了身来,忙是抬手用衣袖擦了擦眼泪,然后又是定睛地打量了唐逸一眼,轻声地说了句:“那我走了。”

  “嗯。”唐逸点了点头。

  余文婷再看了唐逸一眼,然后才扭身朝厨房后门走去。

  唐逸扭头瞧着余文婷溜出了后门后,然后他忙是扭身出了厨房,奔堂屋走去了。

  到了堂屋,唐逸一眼就瞧见了村长正缩头缩脑地、贼溜溜地、灰头灰脸地站在堂屋门口。

  村长叫李厚生,看上去大约50来岁的年纪,一副憨实的农民模样。

  李厚生见得唐逸从厨房出来了,正正面走来,于是他慌是冲唐逸手势道:“嘘——”

  唐逸知道他怕他爷爷,所以也就嘿嘿地乐了乐,待到了他跟前,便是小声地问了句:“李叔,啥事呀?”

  李村长生怕唐老爷子在里屋听见了他的声音,于是倾身贴近唐逸,在他耳畔小声道:“赶紧跟我去一趟村小学吧,这次教委派来的那个女教师也不知道咋了,忽然昏倒了,村卫生站的那两名大夫都整不明白她这情况。这要是死在咱们乌溪村,我他妈责任就大了!”

  听得村长言语那般急切,唐逸却是心头一喜,心想老子前两天就听二傻子说了,说这回村里来的那个女教师跟仙女似的,老子还正想找个借口去村小学会会那位仙女呢,没想到这仙女还病倒了,看来是天赐良机呀,不会是我老爸的坟头开叉了吧?

  原本像这种求医的方式,唐逸从来都不出诊的,因为他不想显露老爷子将那身本领传授给了他。

  可是去年唐逸在芦苇寨救治二傻子的时候,恰巧被村长瞧见了,所以目前村里也就村长和二傻子知道唐逸这小子医术超群。

  其实要说唐老爷子的医术,那可是高深莫测的,唯一的遗憾就是不会医治蛇毒。

  所以在他儿子被五步蛇咬死的那年,老爷子的脾气也变得越来越古怪了起来。

  所谓的五步蛇,那可是最剧毒的蛇类之一,也就是说被它给咬着了,不出五步必死无疑。

  这种蛇毒对于医者来说,那不是棘手,而是触手无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