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0章 露他一小手

   俗话说,听话听音,李村长听得胡斯淇老师最后那一句话,吓得他胆颤了一下。

  小姑娘家的,既然能说出这样的大话出来,那么想必她也是有一定背景的?

  李村长怕得罪不起,忙是故作苦闷地皱眉道:“胡老师,你看……这一学期也快完了不是?怎么着你也得将这一学期教完吧?你说这……这突然我去哪儿请老师来呀?”

  见得李村长软话了,胡斯淇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女孩,于是她便是说了句:“你们最好是将我的问题尽快解决啦,反正我是不想再在这乌溪村啦。”

  李村长听出了这话里有回旋的余地了,于是他立马就转移了话题,忙是冲唐逸问了句:“那个啥……小唐呀,胡老师的病没啥大事吧?”

  唐逸听着,两眼珠子溜溜地一转,忙是趁机上前来,扭头打量了身旁的胡斯淇老师一眼,还不忘嗅了嗅她身上那股淡淡清香。

  唐逸装模作样地回道:“那个啥呀……李村长,胡老师虽然是暂时苏醒了,但是还得药物治疗才成,否则的话……恐怕还会有后遗症?”

  见唐逸那货说得跟真的似的,李村长都被吓了一跳:“那么严重呀?”

  胡斯淇老师早已被吓得面色泛白,倒吸了一口凉气,愣在那儿没敢吱声。因为一般女孩子听到‘后遗症’这三个字,都会潜意识地被吓住的。

  唐逸那货不急不忙道:“要说严重倒是也不会太严重,就是……一般来说,人在遭遇过度惊吓之后,神经系统会受到一定程度上的损伤,如果没有及时修复的话,就会慢慢萎靡,导致没有知觉,比方说,有尿意了自己不知道,不知不觉就尿了一裆湿嗒嗒的;有便意了自己也不知道,不知不觉地就便了一屁兜子臭烘烘的。”

  这话吓得胡斯淇老师慌是屏住了呼吸,面色更为苍白,心里又是万般恼怒,心说这还不严重呀?

  “那你能给治愈么?”李村长忙是问了句。

  “这个嘛……”唐逸那货故作深沉道,“就看胡老师配不配合治疗咯?”

  说着,他这货又是话锋一转:“对了,村长呀,今天这医疗费怎么算呀?”

  话刚落音,胡斯淇老师就焦急道:“我给!多少我都给!不过你一定要帮我治好这后遗症!”

  唐逸这货在心底一声偷笑,然后又是故作深沉道:“那成,那具体的我们明天再说吧。医疗费一起算就成了。”

  “那我今天应该没事了吧?”胡斯淇老师忙是担心地问了句。

  “没事。”

  “你确定不会出现你说的那种……没有尿意和便意的情况?”胡斯淇老师的两颊已是羞红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