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2章 惨不忍睹

   见得攻势如此凶猛,唐逸没有接招,只是轻巧地闪身一侧,闪躲了过去。

  待那短毛小子在前方着地后,唐逸抡起手中的铁桶,直接照着那短毛小子的后脑勺狠抡下去……

  ‘哐嗵!’

  一声巨响,那短毛小子直接给砸懵了,一个饿狗扑屎的姿势,‘噗’的一声扑倒在地。

  与此同时,唐逸怒骂道:“妈的!你装啥b呀?摆啥花架子呀?一点儿战斗力都没有的功夫,那就是他妈瞎扯淡!还不如不摆出来找虐呢!”

  那个长毛小子忽见唐逸一铁桶就将那个短毛家伙给放倒了,吓得他两眼瞪圆,面色随之惨白,也顾及不得自个疼痛了,急步朝那短毛家伙扑过去:“永少,没事吧?”

  被称作永少那个家伙,抬起头来,慌是啐出了一嘴泥来:“呸!”

  见得永少像是没啥事,那个长毛小子这才松了口气,扭头向后,怒视着唐逸:“妈的,你知道他是谁吗?你死定了,小子!”

  被称作永少的那家伙则是恼道:“不要跟他废话了!打电话,叫人来!我要将这个村夷为平地!”

  见得那个叫永少的家伙王八气十足,唐逸则是漫不经心地说道:“扯你妈个蛋,你也就是吹b不打草稿,将我们村夷为平地,你以为愚公移山呀?”

  这话更是气得那个叫永少的家伙直吐血,冲那长毛小子怒道:“我的大哥大呢?”

  “在胖子那儿。”长毛忙是回道。

  “拿来!!!”

  这会儿,胖子也差不多缓过劲来了,忙是伸手从湿淋淋的裤兜里摸出了那部大哥大来,递向长毛:“给!”

  长毛忙是拿过大哥大跑到永少的跟前,递给了他。

  待永少接过大哥大,这才发现原来这一万多块的高科技玩意含量不高,不经水泡,已经发挥不了作用了。

  忽见大哥大不能用了,永少有些傻b了。原本牛b轰轰的架势,一下子就蔫得跟那霜打的茄子似的了。

  没想到装b装到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却是装到了b背上。

  这会儿,唐逸冷不丁地说了句:“老子倒是要看看你们三个还有啥牛的?”

  那个叫永少的家伙忽地一下站起身来,不甘地瞟了唐逸一眼,然后冲长毛一声令下:“走,咱们回去!”

  这时候,那胖子忙是问了句:“不去找胡斯淇了呀?”

  永少瞪了那胖子一眼:“还找你妈个蛋呀?废物!走了!滚回去了!”

  瞧着他们三个灰溜溜地滚回了快艇上,唐逸暗自骂道,妈的,这不是耽误了老子钓鱼么?真是你妈郁闷!

  待那长毛小子将快艇调砖头后,那个叫永少的家伙回头冲唐逸甩了句话:“你就等着吧!”

  “我等你妈儿个蛋蛋呀!”唐逸没好气地回道,“滚吧,别耽误老子钓鱼了!”

  气得那个胖子回头凶了唐逸一眼:“等死吧,你!”

  见得那个死胖子也那么多废话,唐逸不爽地瞄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刚刚湖水还没喝够呀?”

  那个叫永少的家伙见得唐逸那眼神不太对了,慌是冲长毛说了句:“快开快艇!”

  于是‘嗡’的一声,那三个小子开着快艇灰之溜溜了,在湖面上划出了一道激扬的浪花来……

  第二天晌午,唐逸放完牛回家,自个弄了点儿饭吃,然后伺候唐老爷子喝完粥后,没啥事了,他也就晃晃悠悠奔村小学而去了。

  因为昨天说好了,今天去给胡斯淇老师复诊的。

  其实啥复诊不复诊的,也就是唐逸这货故意吓唬人家胡斯淇老师的而已,想趁机跟这位美丽的教师多接触几回罢了。就在唐逸前脚刚出门没一会儿,后脚就有一群人气势汹涌地朝他家奔来了,显然是来找麻烦来了。

  而且这群人都大有来头,领头的是乡派出所所长郭有年,跟在郭有年后面的是县公安局副局长廖晓军,跟在廖晓军后面的则是昨天下午开着快艇来乌溪村的那三个小子,最后面跟着四五名干警人员。

  在他们一行人进村的时候,吓坏了牛家的儿子牛成福,因为牛成福知道他的那个小媳妇是从广东骗来的,所以他以为是余文婷那个死婆娘托谁去乡里或者县里报警了。

  情急之下,牛成福也只好耍了一手蛮狠的,跟他老爸两个人将余文婷捆绑了起来,并用棉花团塞住了余文婷的嘴,将她给臧进了地窖中去。

  反正只要警察到这儿找不到人,他们也没辙。

  可是当牛成福窥探着他们一行人直奔唐逸那小子的家而去了,他就纳闷了,心说,唐逸那色货一直老老实实地搁在村里呆着,好久都没有出村了,这是招惹了谁呀?犯了啥他妈罪呀?这会儿,唐逸那货并不知道有一群人去了他家,他晃晃悠悠地来到了村小学的操场上,往教室那方望了望,见得此刻那两间土墙房子异常的安静,他不由得心想,妈儿个巴子的,今天是周六吗?我不是约好了胡斯淇老师,今日个来给她复诊的么……

  正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双眼忽地一亮,忽然,只见胡斯淇老师从其中的一间后门溜了出来。

  远远望去,胡斯淇老师身着一身天蓝色连衣裙,一头直顺飘逸的长发,那真是如画般美丽动人。

  胡斯淇老师溜出教室后,抬头一望,见得昨天帮她治病那个家伙站在操场上,她不由得有些微微地一怔,略显娇羞地一笑,然后便是笑微微地迈着轻盈的步子朝唐逸这方走了过来……

  唐逸瞧着胡斯淇老师朝他走了过来,他这货略显猥琐地一笑,露着一口洁白的牙齿,笑嘿嘿地朝胡斯淇老师迎了上去。

  待彼此走近后,胡斯淇老师缓缓地止步,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地将双手背到背后,右手攥着左右的大母子,晃了晃身体,面带娇羞地冲唐逸一笑:“嘻。来给我复诊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