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6章 僵局

   谁料,胡斯淇回了句:“要不要我给市局杨局长去个电话呀?”

  忽听那丫头提起了市局杨局长,廖晓军心里‘噗’的一跳,差点儿没将心脏给跳出来。

  因为县局跟市局比起来,当然人家市局是大佬,这事要是真捅到了市局,恐怕他廖晓军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这会儿,唐逸那货更像是个没事人似的,扭头打量了胡斯淇老师一眼,惊愕道,我草,不会吧,原来这丫头……也是来头不小呀?

  在场的村里人都不由得将目光转向了胡斯淇老师,倍是惊奇地打量着她,心说,这丫头有这等背景,咋还会被分来我们乌溪村教书呀……

  瞧着乡民们都将目光集中在了那个神气的丫头的身上,趁机,廖晓军便一脸囧色地、默默地将手头的手枪给下了镗,然后给收回到了枪套中。

  李村长扭头一瞧,见得廖晓军理亏地收起了枪来,他趁机更是硬气了起来,但是他不认识什么廖晓军这个县局的副局长,所以他便是冲乡派出所所长郭有年问了句:“老郭,你个****的说说看,唐逸他究竟犯了什么罪?”

  郭有年毕竟是西苑乡的人,所以他的心还是向在乡民们这边,再说他刚刚瞧着廖晓军拔枪示威的那一幕,他也是心存怨愤的,但是人家廖晓军毕竟是县局的副局长,所以他也不好招惹,所以他听着李村长这么地问着,他也只好实话道:“那个啥……老李呀,情况是这样的,昨天下午不是咱们县财政局局长刘福宽的儿子刘永和两个小青年开着快艇来了乌溪村么,结果在西苑湖岸边那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唐逸就跟他们三个小青年打起来了,我估摸着……估计是他们三个小青年没有打赢唐逸一个人吧,所以也就……”

  郭有年这话实际上就是在点火,他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几个热血的小青年在一起打架,打不过就利用他老爸在县里的关系,搬来了救兵,都动用了县局的干警们来这儿强势压人。

  原本唐逸自个想将这段实情说出来的,听得郭有年这么地说了,他也就没有吱声了,则是一脸不爽地瞟了瞟刚刚拔枪示威的那个家伙。

  因为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副局长。

  村长李厚生听了郭有年的话之后,心里这个怒呀:“我草!!!妈儿个巴子的!!!这都什么年代了呀?都解放多久了呀?你们公安局这行为跟你妈土匪有啥区别呀?几个小青年在一起打架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打不过,你们公安就来我们乌溪村抓人,你们公安都是吃屎长大的呀?国家养着你们这帮人,还不如养群狗!!!主席都说了,人民当家做主做主人,你说养狗会咬主人吗?”

  李村长这顿痛骂,村民们一个劲地鼓掌叫好……

  这会儿,廖晓军瞧着,一脸土灰色,囧得无语。

  原本他以为自个是县局的一个副局长,可以来这乡村里牛b一把,耍耍狠,可是没有想到的是,这乌溪村的村民们也不是那好惹的主儿。

  李村长这顿臭骂过后,村民们一个个的也亢奋了起来,挥舞着手中的锄头、靶子、铁锹等等等,异口同声道:“把那家伙捆起来!!!把刚刚拔枪的那个****的捆起来……”

  在这亢奋的口号声中,谁料,唐老爷子也是亢奋地拄着拐杖从里屋走了出来。

  唐老爷子看似一副病怏怏的样儿,没想到的是,他步伐迟钝地走到廖晓军的身侧,挥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朝廖晓军的脸上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