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18章 狗血淋头

   见得廖晓军如此,唐逸也是一脸盛气瞧着他,言道:“老子袭警,从单一的角度来说,是不对的。但是,这里是有原因的。首先,因为我昨天在西苑湖岸边的正当防卫,被你们这些穿着一身皮不干人事的公安说成了是打人,将黑白颠倒。然后,正因为你们这帮不干人事的公安武断地这么认为,所以你们今天就气势汹汹要来乌溪村抓人。但是,话又说回来了,我本来就是没有罪的,你们凭什么要抓我?别以为老子是农民就是法盲,就算你们这帮不干人事的公安武断,你要抓老子也可以,但是你的拘捕令呢?麻痹的,你妈连拘捕令都没有,就说抓人,你真以为咱们农民好欺负呀?你说你啥玩意都没有,老子又没罪,你就说要抓老子,那么老子反抗又有什么不对?老子现在都怀疑你们这帮狗日的究竟是不是公安?你要是真是你妈公安,也得亮出你的执法证不是?你以为穿着身皮就可以冒充公安了呀?老子打的就是你们这等假货!综上所述,老子袭警对不对,你自己掂量掂量吧!”

  听着唐逸这条条框框给摆出来后,廖晓军傻眼了,心说,麻痹的,碰上这么个角色,也算是你刘永那色货倒霉了,老子是没辙了。

  这个时候,胡斯淇老师又一声不响地来到了唐逸身边,扭头默默地打量了唐逸一眼,心说,这家伙也太有才了吧?

  然后,胡斯淇老师正转头,盯着廖晓军:“廖副局长,您够威武的嘛?您这跟到处欺压百姓的土匪有啥区别嘛?合着就是你们永远是对的,百姓就是坏人了呗?”

  忽见这丫头连自个是谁、是啥职位都知道,廖晓军的心再次砰然一跳,愣怔怔地打量了胡斯淇一眼,心想,这丫头究竟是谁呀?

  忽然,李村长也没那耐性了,就直接冲廖晓军质问了一句:“给不给说法,痛痛快快地就一句话?”

  见得李村长也没得耐性了,胡斯淇老师愣了一下眼神,一边扭身准备离去,一边冲李村长说了句:“李村长,你们爱干嘛就干嘛吧,我什么也看不见。”

  唐逸见得村长也没耐性了,他也是没啥耐性了,于是他直勾勾地盯着廖晓军……

  廖晓军见得他们真的像是急眼了,于是他忙是扭身冲郭有年所长说道:“老郭,你……”

  还没等说完,郭有年一个扭身,朝唐老爷子那屋走去了,一边回道:“廖副局长,不好意思哈,我尿急,等哈好。”

  郭有年这意思就是,你们想揍就揍吧,我会说我啥也没有瞧见的。

  廖晓军忽见这等局势,没辙了,就算拉不下面子,也得低头了,忙是致歉了一句:“对不起!”

  这话刚落音,唐逸挥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朝廖晓军扇了过去……

  ‘啪!’

  这声脆响吓得廖晓军身后的刘永都缩了缩脖子,像是打在了他的脸上似的。

  打完了,唐逸才告诉廖晓军:“麻痹的,老子要的是说法,不是道歉!”

  “对!”李村长忙是点头赞同了一句。

  不由得,吓得廖晓军的双腿都哆嗦了起来,心说,你们要什么说法,倒是直说呀,别打脸了行不?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堂堂的一位县局的副局长到了这乌溪村也不灵了,祟包一个了。

  见得廖晓军一时还没有个说法,唐逸反手又是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

  ‘啪!’

  又是一声脆响。

  廖晓军彻底服了,忽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唐逸和李村长的跟前:“我错了,我给你们磕头成不?”

  “那你也倒是磕呀!”李村长回了这么一句。

  廖晓军听着,刚忙跪拜磕头……

  因为他也感觉到了,要是没有个态度,恐怕今日个都走出不出这乌溪村?

  这村里的乡民让他彻底知道了,啥叫穷狠穷狠的?

  他也明白了,啥叫强龙不压地头蛇?

  这会儿,他一边跪拜地磕着头,一边咬牙切齿地骂道,刘永呀刘永,我就草你姥姥的,麻痹的,你个b小子闲得蛋疼、没事找事,害得老子跟你来这儿受这等羞辱,你妈,我廖晓军啥时候受过这等屈辱呀……

  一阵跪拜磕头过后,廖晓军方才稍稍胆大地冲李村长和唐逸问了句:“这可以了吗?”

  谁料,李村长一声吆喝:“乡亲们,你们想干嘛就干嘛吧,我啥也看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