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2章 这个嘛需要检查滴

   唐逸这货听着,两眼珠子略微地转动了一下,然后回头看了看大厅门外,见得这会儿村道上一个鬼影子都没有,于是他这货正转头去,冲廖珍丽医生猥琐地一笑,自个也是两脸火红地吞吐道:“这个……我得……”

  一当在一个相对隐秘的环境中时,廖珍丽医生也就没有那么多忌讳了,毕竟她也是个女人了,见得唐逸那货羞红着两脸不好意思说,她立马就明白了,忙是略带娇羞地问了句:“是不是……要检查我的……那儿呀?”

  “嗯。”唐逸点头应了一声,只觉自个的两颊火辣辣的。

  看来童子就是童子,跟个娇羞的小女孩似的。

  廖珍丽医生瞧着唐逸这会儿被她还娇羞,她不由得鄙视了他一眼:“平时你个死小子不是老想在我身上揩油么?怎么,这你就脸红了呀?出息!”

  这话说得唐逸这货更是浑身似火烧似的,可他这货死不承认道:“我哪有脸红嘛?”

  “呵……”廖珍丽医生忍不住一声冷笑,“都红得跟那猴子p股似的了。”

  廖珍丽医生越是这样地笑话着,唐逸这货就越是要表现出他的强悍来,所以他颇为大胆地说了句:“那你就脱裤子让我检查吧。”

  廖珍丽医生毫不含糊地回了句:“那就去里面的检查室吧。”

  说完,廖珍丽医生又忙是说道:“你这家伙先去检查室吧,我把大厅的门关一下。”

  然后,廖珍丽医生便是扭身朝大厅的门走去了,去关门去了。

  虽然作为一名医生,她知道那儿也没什么的,无非就是人体的一个器官罢了,但是她骨子里毕竟还是有着咱们中国的传统,这要是在陌生男人面前展现那儿的话,她多多少少还是感觉有点儿害羞的。一会儿到了里面的检查室,待廖珍丽医生伸手‘咔’的一声打亮室内的灯后,唐逸这货反而不觉得那么羞涩了,而是变成了一种期待,期待廖珍丽医生赶紧脱了裤子,好他这货趁机近距离地目睹一方那儿究竟是个啥样子,为啥男人天生就知道惦记女人的那个地方?

  当然了,唐逸这货也不是那种完全纯洁的孩子。

  在他在城里上高中那会儿,也曾经逃课跑去地下录像厅看过那啥几级片,所以关于女人那儿的大致样子他还是清楚的,只是这真人的嘛……他好像还没有目睹过。

  廖珍丽医生虽然两颊羞红羞红的,但是她还是大大方方地在检查台上躺了下去。

  唐逸那货见得廖珍丽医生在那检查台上躺下了,设计好的灯光正好照在她下半身的位置,于是他这货忍不住朝前迈了迈步子,两眼直接瞅着她那个位置,心说,快,快脱吧……

  廖珍丽医生躺在检查台上,两颊红扑扑地瞧着唐逸那个死小子迫不及待地走近了检查台,她忽地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臊,于是她忙是冲他白眼道:“你个死家伙先转过身去!”

  这会儿,唐逸这货笑嘿嘿地神气道:“还说我害羞,你比我更害羞。”

  “废话!”廖珍丽医生白眼一翻,“又不是你脱,你个死家伙当然不害羞啦!”

  瞧着此刻廖珍丽医生那羞臊样儿,唐逸又是显得一副笑嘿嘿的猥琐样儿。

  廖珍丽医生嗔怒道:“好啦,快转过身去!”

  唐逸仍是那样地冲廖珍丽医生笑着,这才缓缓地扭身去……

  其实呀,压根就不用检查的,这也就是唐逸这货趁机想一下罢了。

  见得唐逸那个死小子转过身去了,廖珍丽医生羞臊地一闭眼,也就‘咔’的一声打开了皮带扣,松开皮带,解开了她那牛仔裤纽扣,然后缓缓拉下了裤子拉链……

  待廖珍丽医生娇羞地稍稍将裤子往下放了放,她羞涩地小声道:“好啦。”

  听说了好了,唐逸那货急忙一个转身,瞅着那个部位,忽地,就只见他整个人木讷地呆愣在那儿,都傻了似的。

  这毕竟是他第一回亲眼目睹那个位置,所以可想而知,他那一刹间的表情。

  廖珍丽医生羞臊地瞧着他整个都呆傻了,与此同时,他下方的那儿是立竿见影地撑起了一顶帐篷来,这廖珍丽医生自然也是稍稍泛起了涟漪……

  可是作为一名医生,讲究的是抛去杂念和世俗的观念,在医生的眼里只有器官之说。

  廖珍丽医生想着曾经老师的教导,于是她也就尽量毫无杂念地冲唐逸那家伙说了句:“你可死小子倒是检查呀,愣着做啥呀,没见过呀?”

  “第一回见。”唐逸那货傻愣愣地回了这么一句。

  气得廖珍丽医生恼羞成怒地瞪了他一眼:“哼!你个死家伙是不是故意想趁机看我的那个呀?”

  忽见廖珍丽医生有些生气了,唐逸这货尽量将自己从那意念中拽回来,忙是回了句:“我这就检查。”

  然后,他仍是有些木讷地、两脸火红地俯身而下,故作认真模样地检查着……

  廖珍丽医生羞臊不已地稍稍地仰起头来,见得唐逸那家伙埋头在她的那个部位瞧来瞧去的,她心里这个羞呀,心说,臭小子,我老公都未曾瞧清我的那片地知道不?

  这倒是是实话,以为他们两口子每次办事都关着灯,黑灯瞎火的,哪儿瞧清去呀?

  其实,唐逸这货在检查个毛呀,两眼老是直愣愣地瞧着人家廖珍丽医生那带着点儿尿臊味的那个地方……

  感觉也有一会儿了,于是廖珍丽医生终于忍不住了,问了句:“检查到什么了?”

  “嗯?”唐逸这货皱了一下眉头,“为啥你这个地方比你身上的其它地方都要黑呀?”

  忽听这个,廖珍丽医生的怒气也没了,刹那间只觉无比的羞涩与尴尬……

  廖珍丽医生好是一怔羞臊之后,竟是娇羞地、小声地冲唐逸说了句:“你个死家伙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忽听这话,唐逸那货哪里还控制得住呀,噌地一下站起身来,就朝检查台上的廖珍丽医生扑了上去……

  “你慢点儿,瞧你这猴急样儿。”廖珍丽医生又是小声地说了句,忍不住‘氨’的一声娇呼,吐气如兰……

  然而就在这时候,不赶巧似的,大厅的门被人给拍响了:“嘭嘭嘭……”

  “廖医生!你在吧?”与此同时,门外一位大娘叫嚷道。

  忽听这动静,吓得唐逸僵持在了廖珍丽医生的身上没敢继续了,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我草,麻痹的,今天这是怎么了?老子两次都快要得逞了,可忽然就被打扰了,真是你娘卖个西皮的哟!

  廖珍丽医生也是被吓得愣了好一会儿,僵持地躺在检查台上竖耳细听着。

  “廖医生,你在吧?”门外的大娘又是大声地问了句。

  没辙,廖珍丽医生也只好大声地回应了一声:“等一下哈!”

  然后她忙是一把推开唐逸,慌是小声道:“你个死家伙快从我卧室那屋的后门溜走吧,要是被你们村里人瞧见了我关着门和你在屋里,他们准会说闲话。”

  唐逸听着,也没有吱声了,郁闷地一个扭身,朝廖珍丽医生卧室的方向溜去了……

  廖珍丽医生从检查台上下来后,惶急慌忙地整理好衣衫,裤子,白大褂,然后又忙是用手理顺了一下头发,这才扭身朝大厅的方向走去。待廖珍丽医生走到大厅的门前,伸手打开门后,只见村里的一位老太太抱着孙女站在门口。

  那老太太见得廖珍丽医生开门了,忙是微笑地问了句:“刚刚在睡午觉吧?”

  廖珍丽医生忙是一笑,应声道:“对。没啥事,所以就去睡了一会儿。怎么了,大娘?”

  “哦,我这孙女好像是发烧了,带她来你这儿给瞧瞧看。”

  “那快进来吧!”

  “……”

  唐逸郁闷地从廖珍丽医生卧室那屋溜出来后,他也就默默地离开了村卫生站,绕到了村道上,然后沿着村道朝他家的方向走去了。

  在村道上晃晃悠悠地走着,只见唐逸这货一脸的郁闷,闷闷不乐地嘟了嘟嘴,心说,妈的,真是你妈郁闷,看来老子今日个是走背字呀,第一回跟余文婷那婆娘快要成事了,却被你妈廖珍丽医生给打扰了,第二回眼瞧着就要跟廖珍丽医生成事了,可是却被李家的那个死李老太太给搅合了……

  越想,唐逸这货的心里越是郁闷,心想,下回老子一定要整回稳稳当当的。

  待他快到自己门前时,他皱眉想了想,觉得回家也没啥事,无法也就是躺床上去瞧瞧床头的那本已经瞧了不下几百遍的《中草药大全》,想着,他觉得还不如直接去村小学看看能不能跟胡斯淇老师见个面,所以他也就直接从自家门前飘过,奔村小学的方向而去了。

  可是就在他沿着村道往前走了不一会儿时,抬头一瞧,莫名地,只见远处胡斯淇老师向他迎面走来了。

  唐逸皱眉一怔,呃?这胡斯淇老师这是……做什么呀?不会也是来找我的吧?

  想到这儿,唐逸这货自个欢喜地乐了乐,心想,头两回跟余文婷和廖珍丽医生都没有成事,那么这第三回跟胡斯淇老师怕是要成事了吧?俗话不是说么,事不过三么?

  自个这么地YY地一想,唐逸这货更是一阵窃喜不止……

  不觉地,待胡斯淇老师迎面走近唐逸后,只见胡斯淇老师冲他微微地一笑,问了句:“你要去哪里呀?”

  “我……”唐逸感觉有些羞涩似的,没好意思直说,便是回了句,“我没事呀,随便溜溜呀。”

  随之,唐逸话锋一转,问道:“对了,胡老师,你这是要去哪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