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5章 你说放手我就放手呀

   因为平江县离江阳市很近,也好照应着。

  安华摸出大哥大后,就给他在江阳市的哥们去了个电话,要他的哥们一会儿召集一帮人马来江阳汽车站收拾一个人。这会儿,唐逸并不知道之前过道边上的那个长发哥们正在打电话搬救兵,他只是显得有些无聊地坐在车后座靠窗的位置,扭头朝车窗外东张西望的,但是这夜里也瞧不见啥,无非也就是瞧瞧车道旁的万家灯火。

  胡斯淇则是依靠在车座椅上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实在无聊了,唐逸又扭头看了看胡斯淇,见得她像是睡熟了,于是他这货也就大胆地朝她的领口内窥探着,瞧着那两上半拉白嫩鼓荡的东东,随着她的呼吸,在上下起伏着,中间的那道白哗哗的沟更是深藏内涵……

  唐逸真想趁机揩揩油,但是想着胡斯淇那老师的身份,瞧着她那纯美无暇的模样,好像自己不能轻易亵渎她似的。晚上9点50分,大巴车准时抵达了江阳市汽车站,还未下车,唐逸就感觉到了江阳市的繁华远远超过了平江县。

  毕竟江阳市是湖川省的省会城市,它的繁华那是必然的。

  胡斯淇在车进站的时候,刚刚好醒来了,见得到江阳市了,她不由得兴奋地乐了乐,扭头冲唐逸说了句:“好啦,下车啦。”

  唐逸听着,一时激动得没有说话,只是兴奋地站起了身来,打算下车了。

  这是唐逸第一次来江阳市,自然是免不了兴奋和激动。

  在下车的时候,由于过道拥挤,唐逸的胳膊无意中蹭到了一个东西,那温香柔软之感真是奇妙,不由得唐逸感觉浑身都酥了似的。

  可人家那位御姐不干了,冲唐逸白眼一瞪:“你眼瞎呀?”

  唐逸本是无心之失,有些郁闷地扭头看了看身旁的那位御姐:“我说,姐,你怎么张嘴就骂人呢?”

  “哼!谁让你的胳膊乱蹭了呀?”

  “我乱了吗?”唐逸郁闷地皱了皱眉头,“好像是你的那个太大了,碰到了我的胳膊的吧?我都没生气,你还生气了呀?”

  “……”那位******御姐囧得一阵无语,心说,见过无耻的,还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待下车后,胡斯淇正要领着唐逸出车站呢,莫名奇妙的,就只见有十来个青年朝他俩包抄了过来……

  唐逸也觉得这阵势有些不太对劲似的,心说,妈儿个巴子的,老子没有那么受欢迎吧?第一回来江阳市,就有一帮小弟前来迎接老子了呀?

  等胡斯淇忽然瞧清正面迎上来的那个人就是车上的那个长发哥们时,她有些胆怯了,吓得她不敢迈步了,慌是唯唯诺诺地止步,扭头冲唐逸小声地说了句:“他们好像是来报复我们来了?”

  听着胡斯淇那么地说着,唐逸也瞧清了正面逼近而来的就是之前在车上那个长发哥们。

  那哥们也就是市常委书记、副市长安永年的儿子安华。

  安华跟他哥们一起将唐逸和胡斯淇给围堵在跟前后,于是,安华便是有些嚣张地、拽拽地瞟了唐逸一眼:“小子,你之前在车上不是很嚣张么?这回我看你还能有多嚣张?”

  唐逸听着这话,不惊不怒地扫了一眼,他们大约有十一二个人,根据唐逸的判断,他们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没啥战斗力。

  唐逸心说,麻痹的,就你们这群臭鸟蛋烂番薯的,也想跟爷爷我叫板,真是不自量力!不知道老子在三岁半的时候,就跟着我爷爷习武了么?

  关于唐逸这小子习武这事,还得从唐老爷子那儿说起。

  因为唐老爷子之所以医术高深,那是因为他还会内气疗法,俗称也就是气功疗法。

  唐逸打小,三岁半的时候,就开始跟着他爷爷练气了。

  咱们中华武术讲究的就是内练一口气,如果不具备一定的内气,那么这一拳打出去,也就是苍白无力的。

  就咱们在荧屏上看成龙的功夫片时,他也就是耍的一种花架子罢了。

  如果现实中真正打斗起来,肯定是没有唐逸这家伙的功夫实在的。

  安华见得唐逸这会儿像是不敢吱声了,于是他又是神气道:“小子,在车上那会儿,你不是很牛么?这会儿你怎么就蔫不出溜了呢?”

  谁料,唐逸很干脆地说了句:“麻痹的,要打就打,那么多屁话干你娘呀?”

  吓得胡斯淇惶急伸手一把攥紧他的衣角,忙在他耳畔小声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儿不是乌溪村,冷冷气吧!”

  安华瞧着他俩那动作,见得唐逸这小子好像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儿,于是他有些恼火地说了句:“你还他妈嚣张呀?”

  唐逸闷闷不乐地瞧了安华一眼,扭头冲胡斯淇说道:“胡老师,你往后闪。”

  胡斯淇见得唐逸豁出去了,真要跟他们动手,她忙是担心道:“好啦,别这样啦!他们有十几个呢!”

  说着,胡斯淇又忙是扭头冲安华问了句:“你到底想怎么样嘛?”

  “想怎么样?”安华很是不爽地皱了皱眉头,“之前我在车上总不能白白地挨打了吧?”

  胡斯淇有些恼火道:“你这人讲不讲道理呀?之前在车上是你不对在先,是你故意绊倒了我,你不道歉也就得了,还那么嚣张跋扈的,谁看了不生气呀?一气之下,他打你两下也是应该的!”

  见得胡斯淇伶牙俐齿的,安华有些变态嫉妒地瞧了唐逸一眼,心说,就这哥们这寒碜样儿,也能有个这么漂亮伶俐的女朋友,真是你妈郁闷!

  由于这种嫉妒,导致安华又是恨得慌地瞪了唐逸一眼:“我不想跟你们讲那狗屁的道理,总之,你之前在车上打了我就是不对的!就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也不想怎么样,我也可以给你两个选择:第一,选择从我胯下钻过去,叫我一声爷爷;第二,那就是赔偿我5000块医药费。”

  这话气得唐逸真是气火攻心,皱眉地一瞪眼,猛地晃了一下膀子,甩开胡斯淇的手,冲安华怒道:“老子偏偏就选择第三个,揍你老母的!”

  这话也激怒了安华,这会儿他仗着人多,也就上前一步,挥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朝唐逸扇了过来……

  唐逸随意地一抬手,就攥住了安华的手腕,然后怒气冲天地一脚照着他的腹部踹去……

  ‘嗵!’

  这一脚踹得安华整个人就像是荡秋千似的,撅着个p股飞了出去……

  飞出了大约十来米远,然后‘噗’的一声,一个屁墩子坐在那生硬的水泥地面上,两条腿成大八字打开,一时间疼得安华整个人都木了。

  他左右那十来个哥们忽见这情形都傻眼了,一个个都傻愣傻愣地扭头看了看此刻坐在远处地面上的安华,然后有些不敢相信地、又胆怯地回头看了看唐逸……

  唐逸瞧着他们,就一句话:“要打的放马过来吧!”

  这话更是吓得他们胆颤地愣在原地没敢动,想进攻,又怕下场跟安华一样,想当场撤离,又怕安华说他们没有义气,所以也只好就那么地愣着。

  唐逸见得他们都不敢上,便是有些郁闷地说道:“我草,你们还打不打呀?不打就算球了,老子走了哦?”

  这话放出去,他们那么些哥们连屁都没敢放一个。

  唐逸见得他们如此,扭头冲胡斯淇说了句:“好了,胡老师,我们走了。”

  最后,他们这么些人,也只好就那么眼睁睁地瞧着唐逸领着那美女扬长而去……

  见得唐逸和那美女已经出了车站,他们这才愣过身来,赶忙跑过去,打算拉扯起安华来。

  安华见得他们跑过来,心里这个气郁呀:“我草,你们怎么都是这么一群废物呀?早知道我还不如不叫你们过来呢,叫你们过来,你们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他妈挨打,我草!你们都什么人呀?真是太操蛋了!”

  这时候,其中的一个哥们无奈道:“很明显那小子就是练过的,咱们就算全上,也不是他的对手的!如果没有练过,不可能一脚将你踹出10多米远的!”

  “那你们就让他这么跑了?我草,这也太没面子了吧?要是在江阳市连这么个b小子都玩不转,我们以后怎么他妈混呀?”

  随即,他们当中其中的一个哥们主意道:“没事,早晚要收拾那小子的。下回我们叫上李俊,李俊现在在长山区公安分局混上了局长,收拾刚刚那小子,要是有李俊在,还不是小儿科的事情呀?拿把枪就吓死他了,真是的!”

  忽听这个,安华忙道:“我草!那你怎么不早放屁呀?妈的,早知道老子就直接给李俊去电话了!不叫你们这群废物来了,真是的!现在那小子人都跑了,哪儿找去呀?”

  “现在跟李俊打声招呼呗,没准他还能派人给找着呢?”

  “……”

  由于时间不早了,已经是夜里10点多了,所以胡斯淇领着唐逸打车回到雨花路后,下了车,她就急忙冲唐逸说道:“那个什么……我先安排你去宾馆住下吧,明天一早我就过来找你。”

  唐逸听着,郁闷地皱了皱眉头:“你不是叫我来……给你妹妹看病的么?那是……是不是应该去你家呀?”

  见得唐逸如此,胡斯淇歉意地看了看他:“不好意思哦!我……不能带你回家啦!因为……因为……好啦,以后我再跟你解释吧,好不好呀?”

  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麻痹的,不会是嫌弃老子是农村人,不敢领着老子去她家吧?我草,早知道这样,老子就不来了,真是你妈犯贱,跟着人家进城来,连家门都不让进!

  一时间,唐逸心里很是不爽,都不想跟胡斯淇说什么了似的。

  胡斯淇见得他闷闷不乐地皱着个眉头,她忙是歉意地一笑:“嘻……好啦,你别胡思乱想了。不是我不想带你去我家,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因为我要是领着你回去了的话,我爸爸妈妈肯定会误解的。你要是……一个人不好玩的话,那我这就给我表弟打电话,我叫他来宾馆陪着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