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6章 天鹅与癞蛤蟆

   “那还是算了吧。”唐逸不爽地回了这么一句,心说,叫你表妹来还差不多。

  胡斯淇又是歉意地一笑,像哄孩子似的冲唐逸微笑道:“那好了吧?我们这就去对面的宾馆吧?”

  听着,唐逸扭头看了看街道对面的宾馆……

  对面那家宾馆叫如家宾馆,大约有七八层高,外墙的装修还很新。

  随后,唐逸也没有说话了,只是扭身朝对面那家宾馆走去了。

  胡斯淇见得他扭身朝宾馆走去了,于是她忙是笑嘻嘻地跟了上去。到了宾馆大堂,胡斯淇忙是去前台给办理登记,要了一间客房,待领了钥匙后,她忙是笑微微地转身将钥匙递给了唐逸:“给。”

  唐逸接过钥匙,也没有说啥。

  随之,胡斯淇又忙是从兜里掏出了两张十元的钞票给他:“给,一会儿你自己去附近吃份快餐吧。”

  在96年的时候,有20块钱吃快餐还是相当富裕了的,而且吃得也蛮不错了的。

  唐逸也没有跟胡斯淇客气,伸手就拿过了钱来。

  胡斯淇又忙是微笑道:“房间在5楼,508号房间,你自己上去吧,我就上去了。明天一早,我会和我妹妹过来找你的。”唐逸站在大堂中央,瞧着胡斯淇扭身走出大堂后,他又是闷闷不乐地皱了皱眉头,心说,麻痹的,进城了老子才知道,原来人家胡斯淇还真是只天鹅,老子就是那只赖蛤蟆呀……

  算球了,还是省省吧,老子还是去找个地方吃点儿东西吧。

  想着,他小子也没有急着上楼,而是晃晃悠悠地出了宾馆大堂,到了门前的街道旁,他有些迷离模糊地朝四处看了看,瞧着斜对面就有一家餐厅,于是他迈步就朝斜对面走去了。

  估计是他小子这会儿也饿了,所以迈步就只顾眼睁睁地瞧着斜对面的餐厅。

  赶巧似的,迎面走来的一位美少妇也是不看路,两人面对面地走着走着,忽然‘噗’的一声,两人撞了满怀。

  在相撞的那一瞬间,唐逸嗅着了一股迷人的幽香的同时,还感觉到了有两个暖暖的绵绵的球球挤压在了自个的胸口上,那感觉还蛮奇妙的……

  待反应过来后,那美少妇慌是往后退了一步,一脸嗔怒地瞪着唐逸:“小流氓,想趁机吃老娘的豆腐呀?”

  唐逸这货故作懵懂地愣了愣:“豆腐?你身上有豆腐吗?”

  那美少妇挺了挺自个的胸,一对丰硕的鼓荡之物傲立着,还颤巍巍的:“老娘的豆腐还不显眼么?”

  唐逸趁机故意瞧了瞧她的那对鼓荡之物:“这就是豆腐呀?”

  “对呀。”

  “这豆腐怎么个吃法呀?”

  “你……”气得那美少妇一阵无语,白眼一瞪,“小流氓,算了,老娘不跟你一般见识啦!”

  说完,那美少妇扭身便气呼呼地走了。

  唐逸这货扭头瞧着人家美少妇走了,他小子竟是说了句:“姐,再玩会儿呗?”

  那美少妇听着,回头白了他小子一眼:“姐怕你伤不起。”到对面餐馆吃过饭后,唐逸看时间也不早了,又是大夜里的,自个对这环境也不熟,不敢走远,所以他也就回斜对面的如家宾馆了。

  待回到宾馆,他便是直接穿过宾馆大堂,向电梯口走去了。

  乘坐电梯上到5楼,下了电梯,当唐逸拐向走廊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忽然发出了‘蓬’的一声开门声……

  吓得唐逸还以为闹地震了呢,慌是止步往后缩了缩脖子。

  然后只见一位女子从前面的一间客房里焦急、慌乱跑了出来……

  唐逸愣怔怔地瞧了瞧,只见那女子的衣衫还很凌乱,头发也蓬松的。

  那女子慌慌张张地、心急如焚地跑了出来后,忽见走廊里站着一个人,她就忙是焦急道:“救、救命呀——”

  唐逸见得这情势,愣了又愣的,然后才回了那女子一句:“怎么了?”

  “求求你,救命,救命呀——快,帮帮我吧,求求你啦——”

  见得那女子貌似都被吓傻了似的,语无伦次的,唐逸倍觉惊奇,于是他小子忙是迈步走向了那女子……

  那女子见得唐逸朝她走了过来,她慌是伸手指了指房间内:“快,救救他吧——”

  唐逸到门口扭头往里一瞧,只见一位中年男子趴在床上,像是一时毙命了?

  那男子的趴着的姿势还很不雅,裤头褪在膝盖处,光着个p股蛋子的。

  唐逸皱眉一怔,心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马上风?我草,这爷们也不嫌丢人,明知道自己不成了,就不要硬来了嘛,真是的!

  一边心说着,他小子一边迈步走进了房间……

  那女子焦急地跟了进来,心急如焚道:“麻烦你帮我背着他去医院吧!谢谢啦!”

  唐逸没管身后那女子说什么,只是沉静地走近床前,瞧了瞧趴在床上的那位男士,也知道了他是中了马上风,这种病就算是送他去医院急诊,也未必能及时给抢救过来。

  那位女子焦急地到了唐逸的身旁后,扭头看了他一眼,见得他好像一点儿也不急的样子,那女子则是急忙道:“小兄弟,就麻烦你帮我背着他去医院吧!求求你了!”

  唐逸听着,有所顾虑地扭头瞧了瞧那女子一眼,说了句:“我就是医生。”

  听说他就是医生,那女子焦急道:“那……那就麻烦你帮我抢救他吧!谢谢了!”

  “倒是可以,不过……麻烦你出去成吗?把门带上。”

  那女子听着,懵然地一愣:“啊……你说……”

  见得那女子如此,唐逸说道:“他这病也就我能医治过来,就算你现在送他去医院也是白搭。但是我医病有个毛病,不喜欢别人在一旁看着。”

  唐逸担心的是,怕他扎银针的时候,这个女的会鬼喊鬼叫的。

  因为城里人很少有人见过这种疗法,所以都不搞不懂,还以为他扎银针是一种残酷的行为。

  以前,唐逸就见着过,从城里来的两口子求他爷爷给治疗不育症,结果在他爷爷给扎银针的时候,人家表示了怀疑,不愿意扎了。

  那女子见得这小伙怪怪的,她也是心存疑虑,像是很不放心似的……

  唐逸见那女的如此,他便是说道:“你要是不相信我,我这就帮你背着他去医院吧。”

  听了唐逸这话,那女子又是愣了愣眼神,心情极为复杂地打量了唐逸一番,最后决定道:“那好,我这就出去。”

  说完,那女子也就转身了,但又回头担心地看了看,不过最终她还是出去了,带上了门。

  唐逸回头见那女的出去了,于是上前一步,俯身过去,伸手将那男子给翻转了过来,眼睛扫了那男子下方的那玩意一眼,只见他的那个玩意耷拉着,蔫啦吧唧的……

  唐逸心说,你妈儿个巴子的,就你这色货也好意思出来跟女人开房呀?真是的!幸好今晚上碰上了老子,算你命大,否则的话,你这货还真是一命呜呼了!

  一边暗骂着,他一边从口袋里取出了一盒银针出来,扭身给搁在床头柜上,然后给打开,取出了一根中号银针出来。

  拿着银针在手,唐逸这货不由得愣了愣,心想,麻痹的,这儿没酒精灯咋办呀?酒精也没有,咋个消毒呀?

  愣了老半天,这货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要是再延时下去,估计人家的命就真完了,所以这货往上头吐一口口水,用衣袖给马虎地擦拭了一下,然后俯身过去,照着那男子的大腿内则的穴位就扎了进去……

  这一针扎下去之后,唐逸这货还耍了一个很酷的手势。

  过了不一会儿,床上那男子果然苏醒过来……

  那男子醒来后,躺在床上,愣怔怔地仰望着床边站在的唐逸,不由得问了句:“你是……”

  “你的救命恩人。”唐逸回了句。

  “那……”那男子皱眉回想了起来……

  想了老半天,那男子终于回想了起来,他之前正趴在杨晓丽的身上激烈着,然后自己猛地一到兴奋点时,就忽然一下嗝屁了……

  想起大概是怎么回事了之后,那男子冲唐逸问了句:“刚刚这房间里是不是还有个女的呀?”

  “在门外。”唐逸回道。

  “你是她请来的医生?”

  “不算是。赶巧碰上了而已。”

  “那……”那男子愣了愣,“那你需要多少医疗费呀?”

  “你看着给吧。”

  见得床前这位小青年好像不大爱说话,性格有些内向,但又觉得他怪怪的,好像高深莫测的似的,那男子有些犯憷地皱了皱眉头……

  当那男子忽然觉察自个的裤头还放在膝盖处,半拉身体露在外,于是他慌是囧态伸手扯过被子,给盖住了下半身。

  完了之后,那男子从枕头旁拿起了一个钱包来……

  忽然,唐逸这货眼前一亮,见得那个钱包鼓鼓的,里面不下于万元,他不由得心说,我草,原来还是有钱的主儿呀?麻痹的,既然丫的有钱,那老子是不是该趁机多捞一点儿呀,要不然的话,老子给爷爷办丧事都没得钱……

  那男子也算是大方,也想一次打发了这事算了,免得这小子到处宣扬什么的,所以他就直接甩5张百元大钞给唐逸:“这够了吧?”

  唐逸这货瞧着,也没忙着接过钱来,只是说了句:“你这病……一般医生或者教授……都难以治愈的。”

  忽听这句话,那男子心里咯咚了一下,忙是加多了5张百元大钞:“这……够了吧?”

  在96年那会儿,1000块也算是不少了,在农村办场丧事或者喜事,都差不多够了。

  可是唐逸这货还是没有着急接过来,又是说了句:“我一般都是人家到山里去求我,我才出诊的。”

  那男子听着,心里又是咯咚了一下,心说,麻痹的,这小子是不是鳄鱼大张嘴呀?

  尽管心里这么地想着,可是那男子还算耐心,直接给加多了1000块,心说,你大爷,老子这回给你2000总够了吧?

  然而这回,唐逸这家伙则是称呼了一声:“安书记。”

  那男子心里一振,心虚了,也胆怯了,心想,这小子认识我?我草,这要是被这小子给传出去了的话,岂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