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7章 趁机捞一笔

   想着,他没辙地皱了皱眉头,无奈之下,他直接将钱包里的百元大钞全部掏出,递给了唐逸:“给,全部家当了。你数数吧,这里有一万二,应该够了吧?”

  唐逸这货在心里一声窃笑,嘿嘿,然后伸手就那一沓钱给拿了过来,数也不熟了,直接揣入口袋,然而表面上则是淡定道:“安书记,您这病……还未完全根治,您看……”

  安书记见得这小子已经忍住了他,他也没法装了,但他又不想再见着这小子了,于是他便是说了句:“那就不麻烦你了,我有认识的医师。”

  “那就随便您吧。但是,安书记,像您这种马上风,一般的医师恐怕……也许也有会治疗的?那好了,反正您暂时是没事了,但您最近几个月要切记,一定不能和女人发生那事,否则恐怕就……”

  忽听唐逸这么地说着,安书记心里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心里一阵寒颤过后,安书记冲唐逸问了句:“那我怎么找你呀?”

  “找我就不大好找。”唐逸这货回道,“要不您给写个地址或者电话号码吧,回头我会来找您的。”

  可是安书记犹豫了……

  唐逸这货瞧着,像是知道了这安书记在顾虑什么,于是他忙是言道:“安书记,您放心,医生的天职不仅是救治病人,而且还要帮病人保护隐私和隐疾。”

  安书记不由得感觉有些胆寒地打量了唐逸一眼,心说,操,还真是看不出来呀?这臭小子还蛮老练的嘛?

  唐逸这家伙心里想的是,麻痹的,反正你那钱都是贪来的,老子有捞白不捞,俗话不是说嘛,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嘛。

  显然,唐逸这货还想趁机从安书记这儿多捞点儿油水。

  其实他自个也没有想到,今晚上居然碰上了这么一头好宰的肥猪,心说,那老子就多宰他妈几刀吧。

  打消了安书记的顾虑后,安书记也就写了一个座机号码给唐逸。

  完了之后,唐逸将那张写有电话号码的纸条给揣入口袋,冲安书记说了一声:“那好了,安书记,我就先不打扰您休息了。”

  说完,他扭身就朝门走去了。到了门前,待唐逸伸手‘咔’的一声打开门后,之前的那个女子急忙探头往房里瞧了瞧,见得安书记真的醒来了,这会儿正依靠在床头抽着闷烟,她不由得欢心一乐,然后忙是冲唐逸感激道:“谢谢!谢谢你了!多谢!”

  唐逸这货回了句:“不客气。”

  然而安书记则是闷闷不乐地朝门口这儿瞄了一眼,心说,还谢他个毛呀,老子一下就不见了一万多,这医疗费也忒贵了点儿吧?

  唐逸这货回到了他自个的房间后,一阵欣喜若狂地掏出兜里那沓百元大钞出来看了看,乐嘿嘿地亲了一口:“啵!真是太xing感了!哈哈……格老子的,老子还真没想到这次进城还会碰上这等好事!”

  一阵欣喜若狂之后,他小子皱眉一怔,咦?格老子的,老子现在有大把的钞票了,做点儿啥好呢……

  琢磨了好一阵,只见他小子奔床头柜前走去,抄起上面的电话,照着宾馆的服务指南给前台去了个电话:“喂,请问……你们这儿有没有什么特殊服务呀?”

  前台的女孩声音娇滴道:“先生,您需要哪方面的特殊服务呢?”

  听着这女孩声音蛮甜的,唐逸这货忽然问了句:“你上门服务吗?”

  “流氓!”气得人家女孩‘啪’的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唐逸愣了半天,我草,老子给钱的好不好,哪里就流氓了呀?

  随后,他这家伙又看了看服务指南,见有一个桑拿部的电话,于是他又给桑拿部给去了个电话……

  因为他以前在县城读过高中,所以关于城里的这些,他还是略懂一些的。

  等人家桑拿部的服务女孩接通了电话后,唐逸这货又是问道:“你这儿提供特殊服务吗?”

  “先生……您是需要……安排小妹去您的房间么?”

  忽听这个,唐逸这货几乎屏住了呼吸,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似的,忙是回了句:“对呀。”

  “那您的房间号是多少呀?”

  “怎么收费呀?”

  “啊……这个……先生,还是让小妹上去跟您谈吧。您就告诉我房间吧。”

  “508。”

  “好的,我记住了。508房间。对啦,先生,您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吗?”

  “嗯?”唐逸皱眉想了一下,“那个什么……大的。”

  “胸吗?”

  “……”等过了大约10分钟,房门被敲响了:“咚咚咚……”

  忽听房门被敲响了,唐逸这货激动得一骨碌从床上仰身坐起,就忙奔门前走去了……

  到了门前,待唐逸伸手‘咔’打开门后,忽觉眼前一亮,只见一位模样娇艳的女子面含微笑地伫立在门口……

  嗅着她身上那股诱人的香水味,唐逸这货则是扫视了一眼她粉颈下那对鼓荡的东东。

  那女子故作娇媚地一笑,问了句:“我可以先进去么?”

  于是,唐逸这货忙是侧身闪开,示意那女子进来。

  待那女子进来后,唐逸忙是关上了门,反锁上了。

  想着这是花钱的事情,所以唐逸这货也就不像之前面对余文婷或者是廖珍丽医生那么害羞了,便是之前冲那女子问了句:“怎么收费呀?”

  那女子又是故作娇媚的一笑,用专业术语回道:“快的?还是一晚?”

  唐逸心说,麻痹的,好不容易才逮着这个机会,要玩就玩你一晚呗。

  “一晚。”唐逸回道。

  “600。”

  虽然这会儿唐逸那货兜里揣有1万多,可是打小穷惯了,所以他也就习惯地回了句:“这么贵呀?”

  “嘻……”那女子故作娇媚地一笑,瞄了唐逸一眼,说道,“这还贵呀?你要是嫌贵的话,可以快的呀。再说了,你要是童子的话,我都可以不要钱。”

  忽听后面那句,唐逸这货立马回道:“我就是童子。”

  “真的还假的呀?”那女子怀疑地打量了唐逸一眼。

  “真的。”

  “嘻……”那女子有些娇羞地一笑,“试试就知道了,别想蒙我。”

  “好呀,那……这就试试呗?”

  “那……”那女子又是有些娇羞一笑,看了看唐逸,“那就开始吧。”

  听说开始,唐逸这货猴急地就跳到了床上去了……

  那女子则是娇羞地瞄了他一眼,缓缓地撩起衣衫来,一边小声地说了句:“你脱吧。”完了之后,唐逸那货在被窝里等着那女子进了被窝后,他就猴急地朝那女子身上爬了上去……

  “你慢点儿。”那女子小声地说了句。

  “……”

  一会儿,待唐逸那货猴急地找准了位置后,尴尬发生了……

  只听见那女子倍是诧异:“啊?这么快?你……真是童子呀?”

  唐逸那货囧得一阵无语,心说,麻痹的,不是吧?都还刚他妈进去呢,怎么就……

  随之,他也只好冲着他的那玩意骂了句,你也太没用了吧?

  第二天一早醒来,那女子有些后悔地瞧了唐逸一眼,说了句:“早知道你真是那个什么的话,我就不该说那么一句话了,哼!”

  唐逸嘿嘿地一乐,回了她一句:“这可不能赖我哦,话是你自己说的哦。”

  “哼!”那女子故作娇嗔地一声冷哼。

  唐逸那货则是小有得意地乐嘿嘿的瞧了瞧那女子,见得她这会儿还躺在他身旁,他小子又想朝她身上爬去了。

  那女子瞧出了他的意思,忙道:“哼!昨晚你都折腾死我了,还嫌不够呀?”

  唐逸又是得意地乐了乐,回想着昨晚上折腾这女的好几回,那滋味真是令他意犹未尽,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怪不得开船的那个死孙老头说睡女人的滋味比吃肉还有味,原来还真是如此呀,嘿嘿……

  昨晚上虽然第一回有些尴尬,毕竟唐逸这货还是个童子嘛,但是后来那几回可真是折腾那女的够呛,用那女的的话说,老娘都快被你折腾得散架了!

  随她怎么说,反正唐逸这货就只顾狠命地折腾着,因为好不容易逮着这么一个女的,他小子能轻饶了么?

  刚刚那女子尽管那么地说着,可是唐逸这货仍是嬉皮笑脸的朝她身上爬了上去……

  回想着他这家伙后来那几回给力的折腾,而且他这家伙的那个家伙还挺大的,那女子心里也是蛮心欢的,所以也就故作娇嗔地说了句:“你真想折腾死我呀?”

  唐逸这货嘿嘿地一乐,不知不觉地又是滑入那个迷恋之地……

  又是一番云雨过后,那女子赶紧掀开被子下床了,有一种想逃离的感觉了似的,赶忙穿上了衣衫,一边冲唐逸那家伙说了句:“碰上你,算我倒霉!”

  唐逸得意地一乐,心说,真他妈值,免费折腾了这位姐姐一宿,嘿……那女子走后,唐逸本想好好地睡一会儿,可是门铃就被按响了:“叮咚叮咚……”

  忽听这门铃声,唐逸有些郁闷地皱眉一怔,心说,谁呀?真你妈烦!不知道老子昨晚上没睡好么?

  门铃又是响了起来:“叮咚叮咚……”

  没辙,唐逸也只好烦心地皱着眉头,掀开被子,下了床,然后刚忙穿上了衣衫。

  待他来到门前,伸手‘咔’的一声打开门后,只见胡斯淇笑微微地领着她妹妹站在门口。

  唐逸这货有些邪念地瞧了胡斯淇她妹妹一眼,不由得眼前一亮,心说,不是吧?原来胡老师她妹妹也是个小美人呀?

  的确,胡斯淇的妹妹也很漂亮,虽然两姐妹模样有些像,但是她妹妹要显得更可爱一些似的,有点儿古灵精怪的。

  见得唐逸打开了门,胡斯淇忙是微笑道:“昨晚上睡得还好吧?”

  “还成。”唐逸回了这么一句。

  胡斯淇见得他这样,以为他还在生她的气,为了避免这尴尬,胡斯淇忙是笑微微地介绍道:“她就是我妹妹,胡斯怡。”

  胡斯怡那丫头皱着眉宇瞧了唐逸一眼:“姐,你说那位神医就是他呀?”

  “对呀。”

  听说对,胡斯怡更是有些不屑地瞟了唐逸一眼:“就他这样也会治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