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8章 姐妹花

   “斯怡!”胡斯淇忙是制止道,“你不要乱说好不?”

  唐逸见得胡斯怡对他这般的不屑,他便是细细地打量了胡斯怡一眼:“你是不是月事前小腹都会疼痛几天呀?”

  忽听这家伙一句话就看出了她的隐疾,胡斯怡的心砰然一跳,小脸随之涨红,羞得脸涩涩的低下了头,一时无语……

  胡斯淇则是一脸惊愕地瞧着唐逸:“啊?这……你是怎么知道的呀?我没有告诉你我妹妹这病呀?我只跟你说了我妹妹的皮肤病呀?”

  唐逸这货则是回了句:“也就说我说的是事实咯?”

  听得唐逸这家伙的语气蛮傲的,胡斯怡便是冲他翻了白眼:“是事实又怎么样呀?”

  忽见胡斯怡那丫头如此,不乏几分可爱,唐逸这货不由得嘿嘿地一乐:“是事实也就是你有这病咯,既然你有这病,那就得治疗咯。”

  瞧着他这家伙那猥琐的笑意,胡斯怡更是觉得恶心地白了他一眼:“你以为天底下就你会治病呀?”

  “我靠,我跟你没仇吧?”唐逸有些郁闷了,心说,怪不得你这丫头月事前都会小腹痛,原来是火气太大了呀?

  这时候,胡斯淇忙是囧笑道:“不好意思哦,唐逸,我妹妹她就这脾气,你别生气哈。”

  说着,胡斯淇为了避免尴尬延续,于是她忙是言道:“对啦,走吧,我们先去吃早餐吧。”

  听说要去吃早餐了,唐逸这货忙道:“等等哈,我还没洗漱呢。”

  “没事,那你去吧,我和妹妹等着你。”胡斯淇忙是微笑道。待唐逸扭身进洗手间洗漱去了之后,胡斯淇忙是扭头冲她妹妹胡斯怡小声道:“斯怡,你这丫头不要老是这脾气好不好呀?人家他好歹也是我请他进城的,也是客人嘛,所以礼貌一点儿嘛。再说了,我请人家进城后,还不敢领着他回家去,怕爸妈不高兴,还给安排住在了宾馆,人家已经觉得够憋闷的了,你这丫头还真脾气,真是的!”

  胡斯怡撇了撇嘴:“哼!我就是看不惯他那神气的样儿!”

  “人家哪里神气了呀?人家蛮可爱的好不好呀?人家在村里很多人都喜欢他的好不好?”

  “那你不会也喜欢他吧?”

  忽听妹妹这么一说,胡斯淇的心跳加速了一下,小脸微红:“你这丫头瞎说什么呀?姐哪里就喜欢他了呀?”

  “那你干吗那么在乎他呀?”

  “姐这是礼貌好不好呀?”

  “切!干吗要跟他礼貌呀?”胡斯怡不屑道,“就他那等小丑的角色,跟我们都不是一个档次的好不好呀?给他个好脸色看,那就是瞧得起他了,真是的!”

  见得妹妹如此,胡斯淇急了:“你就不是小丑的角色了呀?要是爸不是市委书记的话,你想过你会做什么没?”

  “……”

  一会儿,胡斯淇见得唐逸洗漱完毕从洗手间出来了,她慌是停止了跟妹妹争吵。

  胡斯怡因为刚刚跟姐姐激烈地争吵了一番,所以她这会儿更是对唐逸爱答不理的,自个憋闷地嘟囔着嘴,闷闷不乐的。

  唐逸不急不忙地来到门口,见得胡斯怡那副神情,也懒得搭理她,只是伸手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张纸条来递给了胡斯淇:“给。”

  “这是什么呀?”胡斯淇不解道。

  “治疗你妹妹皮肤病的药方。”

  “啊?”胡斯淇倍是诧异,“你……你不还没看她的病情么?”

  唐逸则是回了句:“按照这药方去药房抓十付药,吃完就好了。”

  胡斯淇听着,愣了好一会儿:“你是不是……早就写好了呀?”

  “对呀。”

  这时候,胡斯怡见得唐逸那副死样,她忍不住白眼地问了句:“你知道我那皮肤是怎么回事不?”

  “血爪。”

  听着,胡斯怡心里咯咚了一下,怔住了,心说,这个死人是人还是神呀?他怎么就知道是血爪了呀?

  事实上,胡斯怡也去市区各大医院瞧过了,都确诊为血爪,就是没有谁可以根治的。

  为此,胡斯怡心里对唐逸改变了一点点态度,因为她觉得这个家伙太神了,看都不看就说出了病症。

  胡斯淇接过药方看了看,她也看不明白,就直接将那药方递给了她妹妹……

  胡斯怡接过药方,也没有吭声,就那么默默地给揣入了口袋。

  完了之后,胡斯淇忙是微笑地说了句:“好啦,走吧,吃早餐去了。”下楼后,出了宾馆大堂,胡斯怡扭头就对胡斯淇说了句:“姐,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胡斯淇见得妹妹这样,她也没辙了,只好无奈地皱了皱眉宇:“好吧好吧好吧,你走吧。”

  听得姐姐这么地说了,胡斯怡那丫头扭头就走了,连看都没看唐逸一眼。

  唐逸心里的这个郁闷呀,心说,麻辣隔壁的,也没这么瞧不起老子的吧?回头等老子睡了你这丫头,你这丫头就老实了,真是你娘卖个西皮的哦!

  胡斯淇见得妹妹走远了,她又忙是担心地追上去:“斯怡,等等!”

  胡斯怡听着,忙是止步,回头问了句:“姐,怎么啦?”

  胡斯淇上前去,小声道:“不要跟爸妈说我和他在一起哦。你就说我跟同学玩去了,明白了吧?”

  “知道了,姐。”

  “那成了吧,你走吧。”胡斯淇扭身回到唐逸跟前,忙是歉意地一笑,解释道:“唐逸,你不要生气哦,我妹妹她就是这么不懂事的。”

  唐逸只是回了句:“没事。”

  “嘻……”胡斯淇又是歉意地一笑,“那好啦,我们走吧,我带你去吃早餐吧。”

  “嗯。”唐逸应了一声。随后,胡斯淇领着唐逸打车去了御香阁。

  御香阁是江阳市的一家老字号早餐店,不算最贵的,但却是最好。一般稍微有些身份的人,早上都喜欢来这儿吃早餐。

  御香阁的豆汁和小笼包是最有名的。

  由于是一家老字号店,所以装修风格上,讲究的是返璞归真,保持过去的老格调。

  对于唐逸这种暂时对城市生活还没有啥品味的人来说,这种店就太没档次了,心说,真是你妈儿个巴子的哟,妹妹不懂事,这姐姐也太寒碜老子了吧?居然带着老子来这种地方吃早餐,还你妈打车来的,郁闷!

  要是胡斯淇知道他这家伙有这想法的话,才不会打车来这儿呢,那还不如随便找个装修比较现代风格随便吃点就完事了,反正他这家伙也没品不是?

  待进了御香阁后,唐逸瞧着偌大的一个早餐厅,里面客人几乎满座,生意如此盛隆,他这才稍稍地琢磨过味来,心说,奶奶个球,老子是不是误解胡老师了呀?

  见得也就门口这儿还有两张空座,于是胡斯淇赶忙招呼唐逸坐了下来。

  两人围着一张小方桌面对面地坐下后,胡斯淇冲唐逸一笑:“嘻……说吧,想吃什么?我点。”

  唐逸皱了皱眉头:“都有什么呀?”

  “嗯?”胡斯淇像个可爱的小女孩似的,歪着脑袋想了想,“这儿的豆汁和小笼包是最有名的。其它的……反正什么都差不多有了,粥呀、茶叶蛋呀、叶儿粑呀什么的都有。”

  “那我就来一碗豆汁和一屉小笼包吧。”

  “成。那我这就点了哦。”

  “……”

  就在这时候,厅内的一角有一双眼睛朝唐逸他们这方瞧了过来……

  那哥们仔仔细细地瞧了瞧唐逸后,就偷偷地掏出了一个大哥大来,给拨了一个电话:“喂,安华,昨晚在车站那小子我瞧见了,这会儿他正和那个女孩在御香阁吃早餐呢。要不你赶紧给李俊那货去个电话,叫他带着一队人马过来收拾那b小子?”

  “……”

  由于这早餐厅太大了,客人又满座的,人声鼎沸的,所以唐逸也没有听见那哥们正在打电话叫人过来收拾他。

  再说了,他也没有想到那事还他妈没完。

  胡斯淇点完早餐后,笑微微地打量了唐逸一眼,没话找话地问了句:“这次进城感觉怎么样呀?”

  唐逸那货嘿嘿地一乐,回了句:“比乌溪村热闹多了。”

  “呵!”胡斯淇扑呲一乐,忙是娇羞地用手捂住了嘴,待收住笑声后,她一边松开手,一边说了句,“你真逗哦!”

  “实话嘛。”

  胡斯淇又是乐了乐,然后问了句:“你是不是……头一回进城呀?”

  “不是。”唐逸如实道,“我以前在县城读高中呀。”

  “你读过高中?”胡斯淇有些诧异。

  “对呀。”

  “那你……”胡斯淇皱眉想了想,“后来读大学了吗?”

  “读了呀,乌溪村农业大学。”

  胡斯淇又是忍不住扑呲一乐:“哈!你别那么逗好不好呀?乐死我啦。”

  唐逸露着一口洁白的牙齿,嘿嘿地乐着,趁机又是打量了胡斯淇一眼,只觉得眼前这位女孩漂亮得没法形容,为此,他也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就只是只癞蛤蟆……

  待吃完早餐后,胡斯淇招手叫服务员过来结完账,便是冲唐逸欢喜地一笑,说了句:“走吧,我带你去商业街转转吧。”

  见得胡斯淇那般欢喜的模样,唐逸忍不住欢心地一笑,忙是站起了身来,一边暗自心说,其实……胡老师对我还算不错了吧?

  正在唐逸和胡斯淇从御香阁出来的时候,刚到门口,莫名奇妙的,就见得一群身着制服的公安人员堵在正门口的停车场上……

  唐逸大致扫了一眼,约莫着得有十来个警察。

  唐逸心说,麻痹的,人家这早餐店生意红火,警察看着也眼红呀?也故意来这儿捣乱呀?

  然而正对面站着的有个身着便服的小子,看起来有点儿眼熟似的……

  唐逸仔细地一瞧,不由得暗自一怔,咦?我草,那b小子不就是昨晚进城的时候,在车上的那个小子么?

  他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只见安华那b崽子扭头冲身旁的那位公安局局长李俊说了句:“你是这小子!”

  李俊和安华这都是官二代,相互厮混在一起,也不干啥正经事,就是仗着各自的老爸那点儿威望,四处横行霸道、嚣张跋扈的,不是泡女玩3p或者4p的,就是打架斗殴的,反正就是不干正经事的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