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29章 又来找麻烦了

   李俊的老爸是省公安厅厅长李福田。仗着老爸的关系,这b小子才24岁就当了江阳市长山区公安分局的局长。

  关于安华的老爸,之前说过了,就是市常委书记、副市长安永年。

  这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不说吼一声地动山摇,那起码也得是鸡飞狗跳。

  胡斯淇不认识安华,但认识李俊。

  但她刚刚见安华扭头对李俊那么地说着,她大概也差不多明白了,那就是他们这帮吃饱了撑着的家伙估计是跟唐逸没完了?

  李俊忽听安华那么地说着,便是目光锐利地瞧了唐逸一眼,二话没说,伸手指着台阶上的唐逸就是一声令下:“把那小子给铐起来!”

  忽见这情形,唐逸愣住了,心说,麻痹的,老子进趟江阳市也不至于犯下什么滔天大罪吧?

  李俊这一声令下,他左右两旁的四五个公安干警还真就朝唐逸迈步逼近了……

  这时候,胡斯淇挺身而出:“等等!李局长,请问他犯什么罪了?”

  李俊也认识胡斯淇,一直来,他也在惦念着这位市委书记的女儿。可惜的是,胡斯淇对他并没有什么好感,挺烦他的。

  可是李俊他老爸毕竟是省公安厅长,所以对于市委书记,李俊压根就不放在眼里,他这b小子心说,麻痹的,你胡书记在江阳市混得再牛又能怎样?敢跟我老爸叫板么?最可气的是,你那没眼光的女儿还他妈不鸟我,真是郁闷!

  李俊刚刚下令时的气愤,多少也要点儿嫉妒唐逸的成分在里,他心说,妈的,我李俊都搞不定的女孩,你这b小子居然还敢领着她招摇过市呀,这不是摆明了在跟我李俊叫板吗?我今日个倒是要看看你这b小子有啥能耐,居然能博得我心爱的女孩的芳心?

  李俊见得胡斯淇公然为了唐逸那b小子挺身而出,他更是气就不打一处来,冲胡斯淇回了句:“我现在怀疑他跟一宗故意伤人罪有关。”

  “他故意伤谁了呀?”胡斯淇心里这个气呀,心说,你们也欺人太盛了吧?

  “我!”安华那b小子忙是回了句。

  “他伤你哪儿了呀?”胡斯淇更是气怒白了安华一眼,“你不是还活蹦乱跳的么?”

  见得胡斯淇这丫头如此,安华有些郁闷问了句:“你这丫头谁呀?”

  “你管姑奶奶我是谁呢!”胡斯淇这一怒起来,也是有着几分霸气的,“姑奶奶我今天倒是想看看你们究竟想怎么着?”

  “切!”安华不屑地瞟了胡斯淇一眼,“你知道你这是在跟谁说话不?”

  “姑奶奶管你是谁呢!反正你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不是?”

  安华急了:“操!我老爸是安永年!”

  忽听这个,胡斯淇则是回了句:“你知道市委书记是谁不?”

  “人家市委书记胡国华跟你有啥关系呀?”

  这时候,李俊忙是在安华的耳畔道:“你小子闭嘴!这事你还是别出面了吧!胡国华就是那丫头她爸!”

  忽听这个,安华那b小子囧了,囧得一脸的糗态,像是一下没了底气似的,因为他老爸在市委排名第几,他也知道,可是人家这丫头却是市委大佬的女儿,敢在她面前硬,这不是找虐么?

  再说了,安华这b小子也知道他老爸入不得胡书记的法眼,在官场上他老爸要跟胡书记斗的话,也不是对手,一直来他老爸安永年都是对胡书记恭恭敬敬的巴结着,这要是他这小子得罪了市委大佬的女儿的话,就算不找虐,他爸安永年也会痛斥他一通的。

  李俊那小子知道这里的厉害关系,所以他制止了安华。

  但是李俊则是不惧这位市委书记的女儿,因为他老爸可是省公安厅厅长。

  李俊制止住安华后,他扭头冲胡斯淇说道:“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不管你是谁的女儿。总之,我们现在怀疑他跟一宗故意伤人罪有关,所以我们就得带他回公安局。”

  胡斯淇忙是说了句:“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好像也只是长山区公安分局的头儿吧?”

  胡斯淇这话的意思很明白了,这儿不归你长山区管,你还是滚回你长山区去吧。

  李俊则是回道:“这是我们公安内部的事情,你管不着!”

  “我是管不着,但是有人可以管着。”胡斯淇说道,“我知道你老爸是省公安厅厅长,但是这儿毕竟是江阳市,还有,你也只是长山区公安分局的头儿而已。”

  “那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但是你今天要是刚把他带走的话,我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胡斯淇霸气道。

  “嘿……”李俊一声冷笑,“不愧为胡书记的女儿呀,就是伶牙俐齿呀。不过我倒是想看看你是怎么让我吃不了兜着走的?”

  唐逸在一旁听着,忽听胡斯淇是胡书记的女儿,不由得暗自一怔,心说,他姥姥的,原来她……她是胡书记的女儿呀?怪不得那天在村里的时候,她跟站出来跟那几个公安叫板?娘西皮的,老子现在终于明白了,胡老师昨晚为什么不能带我去她家了……

  胡斯淇听得李俊那么地说着,她便是说了句:“那你就试试吧!”

  李俊愣了愣,像是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毕竟他知道,这是在江阳市,市委的大佬毕竟还是她爸,他也只不过是长山区公安分局的一个小局长罢了。

  就算他一时图个痛快,收拾了唐逸,但是这事后麻烦可能就是大堆了?

  不但安华他老爸没好日子过,要是真捅到了省里去,他老爸知道了他小子这事,估计也会痛斥他的?

  他觉得这事也没有必要升级到一场官场斗,所以他还是慎重了。

  安华那b小子见得这事估计也不太好办,于是他忙是扭头在李俊的耳畔道:“要不……这事就算了吧?”

  李俊听着,心里也是有些气郁,便是扭头在安华的耳畔骂道:“麻痹的,你小子惹谁不成呀?你非得惹上胡书记的女儿,这不是找虐么?幸好我他妈替你小子挡了一刀,否则的话,你小子就等着找虐吧!”

  “这不已经这样了嘛?”安华那b小子无奈地皱了皱眉头,“算了吧。”

  “操!就他妈这么算了,这个台阶怎么下呀?”李俊苦闷道。

  “……”

  唐逸见得他们也不敢动了,想着胡斯淇她老爸又是市委书记,所以这会儿,他小子终于开口冲胡斯淇问了句:“胡老师,我们可以走了吗?”

  忽听唐逸这句话,李俊心里这个气呀,心说,麻痹的,这b小子也忒气人了吧?还你妈趁势而上了呀?

  更可气的是,自始至终,唐逸就没有鸟过他们。

  其实,唐逸早就想好了,心说,妈儿个巴子的,老子不管你们是谁的儿子,只要敢动老子的话,老子就让你们好看!

  尤其是在得知安华是安永年的儿子后,唐逸这心里就更加有底了,因为昨晚上关于他老爸在宾馆内的那糗事,他可是目睹了,而且他还救了安永年一命,所以只要安华那b小子不老实,他就会利用安永年给他儿子施压的。

  关于昨晚在宾馆得马上风的,就是安华他老爸安永年,也就是唐逸称呼安书记的那位。

  唐逸虽然生活在乌溪村,但是他也不是两眼不闻窗外事的主儿,平时没事的时候,他也会常跑去隔壁吴婶家瞧瞧电视的,也在新闻里见过市常委安书记,所以他昨晚一眼就认出了那男子是安书记。

  胡斯淇听得唐逸那么地问着,她闷闷不乐地扫了李俊和安华一眼,然后扭头冲唐逸回了句:“好啦,我们走吧。”

  说完,胡斯淇领着唐逸就一同下了台阶,打算从他们中间穿过……

  李俊瞧着胡斯淇和那b小子这般的不屑,气得他忽然伸手虚拦住了唐逸:“我让你走了吗?”

  唐逸瞟了李俊一眼:“那你想怎么着?”

  “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不?”李俊见得唐逸那不屑的样子,心里真是气炸了。

  “跟人呗。”唐逸回道,“难道你还是狗呀?”

  “你……”气得李俊怒要动手了……

  唐逸则是说道:“不要以为你穿着身皮就可以胡作非为!你要是敢跟老子动手,老子就会让你哭着回去找娘!”

  气得李俊打手一挥:“我还真就不信了!!!”

  见得李俊挥手袭来,唐逸轻巧地抬手一把攥住李俊的手腕,反手一拧,‘咔吧’一声,痛得李俊一声哀嚎:“啊——”

  待唐逸撒开手后,只见李俊那手耷拉着,脱臼了。

  那种脱臼的钻心的疼痛感阵阵涌上心头,疼得李俊不一会儿就是汗如雨下,皱眉咬牙的。

  安华忽见李俊都被唐逸那小子给收拾了,他急了,他心说,老子不敢跟胡书记的女儿犯狠,还不敢跟你这b小子犯狠呀?

  于是,安华冲唐逸一声质问:“你知道他是谁不?”

  唐逸则是不屑地瞧了安华一眼:“麻痹的,你小子就别搁这儿得瑟了!你爸到处丢人,你也跟着丢人呀?回去告诉你爸:就说昨晚救他的那位小医师带给他句话,要他儿子别在外面瞎得瑟了!”

  忽听唐逸这么地说着,安华是愣了又愣的,心说,这小子谁呀?居然连我爸都敢骂?

  李俊感觉疼痛稍稍地减少了一些,于是他便是冲他手下的干警们怒斥道:“你们这帮废物们还一个个地愣着干蛋呀?没瞧见他都袭警了么?拿下他!!!”

  见得两旁的公安干警动身了,胡斯淇扫视了他们一眼:“你们都不想干了呀?”

  忽见这市委书记的千金怒了,那帮干警们被吓得慌是停步了,一个个的都愣住了,心说,麻痹的,你李俊是李福田的儿子,我们又不是,这得罪市委书记女儿的事情,我们可不干!

  李俊忽见自个的手下都怕胡斯淇,都不敢上了,他心里的这个气呀:“我草!!!你们听她的,还是听我的呀?”

  其中一个胆大的不开眼的哥们颤巍巍地回了句:“李、李局,我爸又不是、不是李福田。”

  “你……”气得李俊扭头怒视了那哥们一眼,“滚蛋!!!”

  胡斯淇见得李俊那样儿,她伸手牵着唐逸的手,说了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