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0章 别跟老子面前得瑟

   于是,他们也只能就这么眼睁睁地瞧着胡斯淇瞧着唐逸的手走远了……

  李俊倒是想大动干戈,可是他的手还耷拉着呢,脱着臼呢,气得最后没辙了,扭身冲安华那b小子骂道:“麻痹的!!!都是你小子给惹的好事!!!我草!!!别他妈废话了,赶紧掏钱,陪我去医院!!!”李俊以为只是简单的脱臼,到医院就能给复位了,可是经过几位专家、教授仔细地检查了一番后,谁也没敢乱动,说这脱臼的位置很特别,弄不好就会损伤骨关节,叫他还是去人民医院看看……

  这天上午,安华陪着李俊跑遍了江阳市的各大医院,都是一个结果,那就是那些骨科专家和教授都对李俊脱臼这事倍感棘手,一时不敢轻易动手,怕损伤骨关节。

  最后,市军区医院一位骨科教授对李俊说了句:“你还是去省武警医院看看吧。”

  下午,安华也只好老老实实地又陪着李俊去了省武警医院。

  由于江阳市是省会城市,所以省武警医院也就在江阳市内,倒是不远。

  到了省武警医院,骨科专家给拍片仔细地琢磨了一番之后,一脸阴沉地对李俊说道:“你这脱臼的位置太特别了,一般复位手法都会伤到骨关节,所以得手术治疗才行,也就是要开刀。”

  忽听要开刀,吓得李俊一身冷汗,气就不打一处来,扭头就冲安华骂道:“麻痹的!!!我草!!!都是你这b小子给惹下的事!!!”

  安华都被他骂了一天了,也不敢吱声,只有受着,无奈之下,安华颤颤巍巍地建议道:“不是说……解铃还须系铃人么,要不……我、我们……我们还是去找那小子吧?”

  “找你妈呀!!!”李俊张嘴就骂,“以后你小子少来烦我!!!”

  “……”到了晚上了,胡斯淇正跟唐逸在香满楼吃饭呢,她身上的BP机忽然响了两声。

  听着BP机响了,胡斯淇掏出来看了看,只见上面显示的是:“斯淇你好,我是安永年的儿子安华,如果你方便的话,恳请你速回电至6895XXXX,有重要事情找你商谈,谢谢!”

  胡斯淇瞧着,愣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她想了好一会儿,才决定去餐厅的前台给回电。

  于是她笑微微地冲餐桌对面的唐逸说了句:“你等一下哈,我去给回个电话。”

  “嗯。”唐逸点了一下头。见得胡斯淇起身离座了,扭身朝餐厅前台走去了,唐逸则是显得有些无聊地朝四处看了看。

  香满楼不算是江阳市最豪华的餐厅,但绝对是江阳市顶级的家常菜餐厅,来这儿用餐的人都是在江阳市有点儿身份的人。

  香满楼的招牌菜是剁椒鱼头和水煮鱼,还有一道地道的江阳小炒,其它的就不算什么招牌菜了。

  白天跟胡斯淇在市区游玩了一天后,再到晚上的这顿饭,唐逸感觉到了,人家这胡老师对他还真是不错,确实没有怎么怠慢他,一直都当他是位贵客,也就是昨晚上没有带他去她家而已。

  但是这天得知胡斯淇的身份后,唐逸也明白了,这位市委书记的女儿是不可能轻易带着一位男孩回家的。待胡斯淇在餐厅前台给安华回了电话过去,才知道原来他是有事相求,听着安华在电话那端诉苦,说李俊那脱臼求医的事情时,胡斯淇则是一直在偷笑,心说,活该!

  电话那端的安华诉苦完了之后,便是语言婉转地苦求道:“斯淇呀,你看……能不能……帮了个忙呀?就算我求你了!还有,关于……昨晚在回江阳市的大巴上那事……都是我的不对,对不起了!非常非常非常的对不起!”

  胡斯淇这丫头一直都心地善良,感觉安华的态度还算不错,于是她便是言道:“你求我没用。因为我也得问问他乐意不乐意帮李俊复位?”

  “那……要不……麻烦你去叫他过来听个电话?”

  “这个呀……”胡斯淇想了想,“那……那先挂了吧,我去问问他,然后再给你回电话吧。”

  “好。”电话那端的安华忙是回道,“那我就在这儿等你电话吧。”

  “……”挂了电话后,胡斯淇笑微微地回到了餐桌前,忍不住又是冲唐逸一声窃笑:“呵……”

  瞧着胡斯淇那高兴的样子,唐逸不解地皱了皱眉头:“你在乐什么呀?”

  胡斯淇又是一声窃笑,然后笑嘻嘻地说道:“你早上不是把李俊的手给弄得脱臼了么,今天他们把江阳市大大小小的医院都跑遍了,呵……结果还是没能给复位,说是要动手术,吓得李俊直冒冷汗,所以……呵……所以他们刚刚找我,求我跟你说,要你帮李俊复位,说是你给弄脱臼只有你有办法给复位了,哈……”

  听得胡斯淇这么地说了之后,唐逸忍不住得意地一乐:“哈!这就是教训!”

  “那能给复位吗?”胡斯淇怀疑地问了句。

  “当然。”唐逸得意道,“不是说……那个词怎么说来着……”

  “解铃还须系铃人,对吧?”

  唐逸嘿嘿地一乐,回道:“对。就是这个词,还是老师厉害。”

  胡斯淇又是乐了乐,然后问道:“那你……帮他复位吗?”

  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帮他……就这么平白无故地帮他……凭啥呀?”

  “那你的意思是……”

  这时候,唐逸那货笑嘿嘿地动了动拇指和食指……

  一看那动作,胡斯淇就知道他这家伙想趁机敲得一笔钱财,于是她便是故作娇嗔地笑着白了他一眼:“哼,没想到你还真狡猾哦!”

  唐逸则是回道:“是他们想欺负我,那么总得付出点儿代价吧?”

  胡斯淇又是忍不住乐了乐,然后问道:“那你就是答应帮他复位了呗?”

  “算是吧。”

  “那好,那我这就去给他们回电话吧?”

  “嗯。”唐逸那货笑嘿嘿地点了点头,又是冲胡斯淇动了动拇指和食指……

  “放心吧,我记着呢。”说着,胡斯淇又是一乐,“呵,那明天早餐你请我哦?”

  “好呀。”

  听着唐逸答应得如此痛快,胡斯淇欢心地一乐,然后扭身朝餐厅前台走去了。待给安华回去电话后,胡斯淇也没有直白地说钱,只是委婉地说道:“他答应是答应了,不过他可是一位医术相当高超的医师,一般他是不会轻易出手的,所以……”

  电话那端的安华听着,立马就明白了,忙是回道:“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的。对了,只是……我去哪儿找他呀?”

  听得电话那端的安华那么地问着,胡斯淇想了一下,然后回了句:“就来香满楼吧,现在哦。”

  “……”过了大约得有半小时的样子,忽见安华那b小子陪着李俊找来了香满楼。

  唐逸坐在餐桌前,扭头瞧着他俩走了进来,也没有吱声,大致瞟了一眼,然后埋下头,继续吃饭。

  胡斯淇扭头瞧了一眼,见得他俩来了,忍不住又是一声偷笑,然后也是装着继续吃饭的样子。

  李俊因为脱臼的事情,闹腾了一天,也疼了一天,现在是面色惨白的,像是这一天下来瘦了一大圈似的。

  安华朝餐厅扫视了一眼,忽见唐逸和胡斯淇正在那儿吃饭,总算找着了这位系铃人,心头不由得一喜,扭头冲李俊说了一声:“在那儿呢。”

  李俊听着,顺着安华的目光瞧了一眼,在瞧见唐逸的那一刹那,他不由得犯憷地打了个寒颤,然后扭头又是气恼瞪了安华一眼:“麻痹的!都是你妈惹的好事!还愣着干蛋呀?赶紧过去跟人家好说几句吧!”

  随李俊怎么骂着,安华也是不敢吱声,只好老老实实地、脸涩涩的陪着李俊朝唐逸那方走去了……

  唐逸虽然听到了他俩走近的脚步声,但是他小子继续装作埋头吃饭的样子。

  胡斯淇瞧着对面,他俩走近了唐逸的身侧,她又是忍不住捂着嘴偷笑了起来……

  没辙,安华那b小子也只好颤巍巍地、低三下四地冲唐逸招呼了一声:“大、大哥。”

  唐逸听着,慢慢悠悠地扭头瞧了安华一眼:“是在跟大爷我说话吗?”

  安华只好陪着笑脸道:“大、大爷……”

  忽听安华叫了一声大爷,胡斯淇忍不住扑呲一声,乐出了声来:“哈……”

  安华感觉自己被羞辱得面色涨红,但又只好低声下气地冲唐逸好声道:“对、对不起哦!”

  这会儿,李俊瞧着唐逸那小子那样儿,心里虽然不满,但也不敢表现出来,只好心里骂道,麻痹的,你这b小子就等着吧!总有一天你会落在我手里的!

  安华好声地表示致歉后,又恭恭敬敬地将一沓百元大钞给搁在了唐逸跟前的桌面上,大约得有1000多块。

  俗话说,得饶人处且饶人。

  唐逸见得安华那b小子已经这样了,他也不想为难他们了,于是他默默地站起身来,扭身离座,向前迈了一步,到了李俊的跟前。

  李俊见得唐逸那小子到了他跟前来,吓得他犯憷地往后退了一小步。

  唐逸瞧着李俊那犯憷的样子,心说,麻痹的,你这傻X不是很嚣张么?怎么,这会儿见着了老子,你也犯憷呀?

  心里骂了两句后,唐逸伸手过去一把攥住李俊那只脱臼的右手,用力一拉,随即猛地往后一推,‘咔吧’一声,便是撒开了……

  然后唐逸伸手在李俊的肩膀上拍了一掌,说了句:“好了,滚吧。”

  李俊痛了一天了,心里早已是被吓怕了,忽听唐逸说好了,他犯憷地皱了皱眉头,然后半信半疑地动了一下他的右胳膊,忽然发觉,咦?好像不痛了耶?

  于是他又稍稍大胆地活动了两下,发现果真是好了,没事了。

  安华见得李俊的右手能动了,没事了,他忍不住欢心地一乐:“嘿……”

  心里气归气,但是李俊也不得不另眼相看地瞧了瞧唐逸,心说,那么些骨科专家和教授都棘手的问题,可是这小子就这么两下就搞掂了,这也太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