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3章 胡斯淇的挫败感

   李薇没有搭理他们,因为她知道他们是车站这儿的混混,靠偷扒拐骗混日子的,而且十分的嚣张。

  当然,唐逸也知道他们这帮家伙的底细,所以也不想去招惹他们。

  一般来说,对付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搭理他们,这样他们狗叫几声,也就完事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将他们理解成为乱叫的狗。

  他们见着美女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兴奋得乱叫。

  其实每个城市的车站,都有这么一帮人在混着。不是警察不管,而是拿他们没有办法。

  唐逸本来是不想搭理他们的,可是忽然,其中一个秃子猥琐地冲李薇问了句:“美女,你多少钱一晚呀?”

  忽听那个秃子那么地问着,居然问多少钱一晚,气得李薇瞪眼就回了句:“回去问你妈吧!!!”

  那秃子忽见李薇急了,他也是急了:“说什么呢?”

  随即,秃子的同伴,那个长毛也是冲李薇急眼道:“美女,你不要口臭哦!!!”

  秃子的同伴,那个红毛也说话了:“美女,我看你是找日吧?”

  见得他们三个家伙都冲着李薇来了,吓得李薇没敢吱声了,这时候,唐逸恼火地迈步上前,用身体将李薇挡在了身后,小声地冲李薇说了句:“没事,不用怕。”

  那秃子见得唐逸来当出头鸟了,于是他不屑地瞟了唐逸一眼:“小子,你知道这是在哪儿不?你以为真当是电视剧里的英雄救美呢?”

  唐逸不急不忙地瞧了那秃子一眼:“别说那些没用的,就说你们三个想怎样吧?”

  “哟呵?”那个长毛不由得打量了唐逸一眼,“看来你这b小子还是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儿?”

  见得那长毛的嚣张样儿,唐逸直接给回了句:“见你妈个蛋呀?”

  这时候,中间的那个红毛冲唐逸上前一步:“b小子,你说什么呢?”

  “我说见你妈个蛋!!!”

  气得那红毛没话了,只见他怒眼一瞪,眉头一皱,挥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朝唐逸扇了过去……

  李薇见得他们动手了,吓得她在唐逸的身后缩了缩脖子。

  就在那个红毛的那个大嘴巴子即将扇在唐逸的脸上时,忽然,唐逸愤怒抬腿一脚照着红毛的腹部踹去:“去你妈个蛋吧!!!”

  眨眼的工夫,就只见那个红毛被唐逸一脚给踹得飞了出去,撅着个p股,像是荡秋千似的,就那么地飞了出去……

  秃子和长毛都傻眼了,目光愣愣地追着红毛飞出去的方向瞧去……

  ‘噗!’的一声,只见那红毛于几米远开外的位置,一个屁墩子坐地,两条腿成大八字打开着……

  坐地后,只见那个红毛痛得直皱眉头,咬牙切齿的。

  秃子和长毛被吓得胆颤颤地、又似乎不敢相信地回头看了看唐逸……

  唐逸见得他俩如此,便是一声震怒:“操!!!”

  吓得他俩腿都打晃了,颤颤抖抖的。

  随之,唐逸瞪眼瞧着秃子:“你刚刚问谁多少钱一晚呀?”

  “啊……我……”吓得秃子颤巍巍的,结结巴巴的,一时回不上话来。

  唐逸瞧着他那样,恼火地上前一步,挥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扇的秃子的脸上……

  ‘啪!’

  一声脆响!

  紧接着,唐逸反手又是一个大嘴巴子……

  ‘啪!’

  扇得秃子的脸上是火烧火燎的,红得跟那猴子p股似的。

  扇了那秃子两个大嘴巴子过后,唐逸又是冲他质问了一句:“你刚刚问谁多少钱一晚呀?”

  这气势吓得秃子‘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唐逸的跟前,自个忙是一边掌嘴,一边认错道:“都是我嘴臭!都是我乱说的!都是……”

  见得秃子如此,唐逸扭身伸手将李薇给牵过来,冲秃子说道:“给她道歉,叫她一声妈!”

  秃子也只好乖乖地冲李薇致歉道:“妈,我错了!妈,对不起!妈,你就原谅我吧!”

  随即,唐逸扭头瞧向了那个长毛……

  长毛见得唐逸的目光朝他怒视而来,吓得他赶紧乖乖的在李薇的跟前跪下:“妈,我错了!妈,对不起!妈,你就原谅我吧!”

  见得他们都害怕到了车程度上,于是唐逸说了句:“下次千万不要让老子瞧见你们,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说完,唐逸一个扭身,走去过去伸手拎起李薇的行李箱,回身冲李薇说了句:“好了,走吧。”

  那三个家伙瞧着唐逸个李薇走远了,这才稍稍平静下来。随后,唐逸和李薇打车去了城西,因为他们村的徐富贵在城西那儿开小卖店,唐逸想将李薇的行李箱给搁在徐富贵那儿,然后好跟李薇一起县城玩玩。

  可气的是,当唐逸和李薇打车到了徐富贵小卖店那儿时,待司机停稳车,扭头就冲坐在副驾座位上的唐逸说了句:“100。”

  汽车站就跟城西这儿挨着的,从这儿打车过去也就个起步价而已。

  唐逸听着要100块,他扭头瞧了瞧那司机哥们:“老哥呀,你这是不是欺负我们是农村人呀?”

  那司机哥们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听得唐逸这么地说着,他拽拽地回了句:“赶紧给钱下车吧。”

  见得那哥们那鸟德行,唐逸也不想跟他废话,掏出了一张10元的递了过去……

  那司机哥们瞧着唐逸这小子居然只递给了他一张10元的,他立马就来个声势夺人:“我说小哥们呀,你知道这是在哪儿不?”

  “平江呀。”唐逸回了这么一句。

  “知道这儿是平江,那你还跟我较劲是不?”

  “我较什么劲了呀?”

  “那你这给我10块钱,啥意思呀?当我要饭呢?”

  唐逸则是回了句:“人家要饭是随便给,你这可是张嘴要呀。”

  “我说,你这小子怎么回事呀?怎么说话的呀?什么叫张嘴要呀?打车是不是得给钱呀?”

  见得那司机哥们默默唧唧的,唐逸将手头的10元给他撂下了:“就这么多,你爱要就要,不要拉倒。”

  忽地,那司机哥们伸手过来一把揪住唐逸的衣领:“小子,你找事是吧?”

  唐逸则是显得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不急不忙地冲那司机哥们说了句:“你最好是撒手!”

  “嚯!小子,你还来劲了呀?”

  唐逸瞧那司机哥们一眼,然后说道:“老哥,我说,差不多就得了哦!你也别以为我是农村人就好欺负!再说,从汽车站到这儿多少钱,你心里也有数!你也别他妈跟老子动手动脚的!”

  “我草!”那司机哥们不屑地一声冷笑,“你还能耐上了呀?搁平江你这儿,你也敢跟我犯狠?知道我是谁不?”

  唐逸烦躁地回了句:“你不就是他妈一个的士司机么?”

  那司机哥们听得唐逸那么地回答着,气得他差点儿想吐血了,不过他转念一想,心说,也是哦,我不就是他妈一个的士司机吗?

  想着,他又是看了看唐逸,心想,看来今日个我他妈没蒙对人呀?居然碰上了这么一个不开眼的小子?

  想着这100块钱也不是那么好蒙来的,那司机哥们故作凶相地瞪了唐逸一眼,一边撒开揪住他衣领的手,一边娘们唧唧地说道:“成,小子,你就等着吧!”

  一边说着,他一边扭身伸手就按了一下车门锁,锁死了车门。

  唐逸也没有急,心想,老子倒是要看看你还有啥花样?

  那司机哥们掏出他的那部二手大哥大出来,就给他那在交警队工作的堂哥去了个电话。

  说白了,他也就是想叫他堂哥过来吓唬吓唬唐逸。

  过了不一会儿,他堂哥骑着辆交警队烂摩托车就赶来了。

  那司机哥们以为堂哥身着一身制服过来就能吓唬住唐逸,可是当堂哥冲唐逸问了句‘怎么回事’时,唐逸则是冲堂哥问了句:“同志,我能给我大伯安永年打个电话么?”

  安永年?

  那司机哥们的堂哥不觉一怔,心里咯咚了一下,慌是冲他堂弟瞪了一眼:“还不快打开车门!”

  那司机哥们也是愣住了,心说,安永年不就是市常委书记么?

  吓得那司机哥们慌忙打开车门,急忙下车去车后备箱恭恭敬敬地将那行李箱给取了出来……

  待唐逸和李薇下车后,那司机哥们又忙是致歉道:“小哥,对不起哦!真的抱歉!”

  说着,他又将那10元退还给了唐逸:“对了,这是你的那10块钱!”

  唐逸也不客气,一边接过那10块钱,一边冲那司机哥们问了句:“你开始不要100么?”

  问得那司机哥们一脸囧色……待唐逸拎着行李箱和李薇扭身走远后,那司机哥们的堂哥瞪眼就是冲他一顿训斥:“你别老是犯那毛病好不?你知道你这宰客的行为害了我多少次了么?上回我的工作都差点儿丢了,知道不?下回这种事情,别他妈叫我了!”

  训得那司机哥们脸涩涩的,没敢吱声。由于李薇家跟徐富贵家闹过矛盾,所以李薇也就在徐富贵小卖店外的一角等着唐逸。

  唐逸将李薇的行李箱在徐富贵那儿放好后,也就很快出来,过来找李薇了。

  李薇瞧着唐逸回来了,她忙是好奇地冲唐逸问道:“呃,唐逸哥哥,你大伯真是安永年呀?”

  唐逸忍不住狡黠地乐了乐,回道:“你还真是个傻丫头哦!在乌溪村你见我有大伯吗?”

  “那你刚刚……”

  “你还没转过弯了呀?”

  李薇又是愣了愣,待琢磨过味来后,她忍不住扑呲一乐:“呵!死唐逸哥哥,你还真狡猾哦!”

  唐逸又是乐了乐,然后说道:“好了,我们走吧,去转转去吧。”

  “……”其实唐逸这家伙早就在心里想好了,要是真给安永年打电话的话,安永年也一定会帮他的。

  因为关于安永年那晚上的糗事不但被唐逸一览无余,还是唐逸救了他的命,要不是唐逸赶巧出现的话,那么那晚上安永年也就得马上风嗝屁了。

  所以唐逸很有把握,只要他真给安永年去电话的话,安永年一定会帮他的。

  胡斯淇这会儿还在江阳市,一般,她每周日都是下午5点左右才回平江的,然后再在平江汽车站转车回到西苑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