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4章 你还没转过弯了呀

   到了西苑乡,她会住在乡教委给安排的宿舍,要等周一的早上,她才会坐船去乌溪村的。

  平时,周一到周五,她都是晚上回西苑乡住,早上去乌溪村小学。

  她在西苑乡的宿舍,也就是在西苑乡小学的教职工宿舍。

  胡斯淇这丫头倔强,打自她毕业后参加工作,就从来没有提起过她老爸是市委书记胡国华。

  就算是在填写履历的时候,她也会故意将她老爸的名字给改一个字,写作胡国璋,在职务那一栏写着工人。

  按照她爸的意思,是打算安排她在市工商局上班的,可是她不愿意。

  唐逸跟李薇在平江商业百货大厦这儿一直逛到了下午两三点钟。

  唐逸这小子因为帮安永年治疗马上风捞了一笔横财,所以就跟这儿买了两套新衣衫,还有两双鞋。

  到两三点那会儿,从平江商业百货大厦出来后,唐逸这货扭头冲李薇说了句:“再陪我去买个BP机吧。”

  李薇听着,不由得一怔:“你哪有这么多钱呀?”

  唐逸嘿嘿地一笑,得意道:“就是这次在江阳市给人家治病赚的呀。”

  听得唐逸这么地说着,李薇愣了愣,想了想,然后略显娇羞地冲唐逸说了句:“那你帮我把刚刚我看到的那件粉色裙子买下来吧?”

  “你喜欢?”唐逸问了句。

  “嗯。”李薇点了点头。

  于是,唐逸忙道:“那你早说嘛,真是的!走吧,我给买!”

  见得唐逸这般的大方,李薇不由得欢喜地偷笑了一声。等帮李薇买完裙子出来后,唐逸这货便又去买了个BP机,花了2000多。

  等他买完了,李薇问道:“你买个这玩意,咱们村又没有电话,你怎么回电话呀?”

  唐逸愣了愣:“那就当手表用呗,这里不是可以看时间么?”

  李薇差点儿晕倒,忙是说了句:“那买块电子表才几块钱好不?”

  “电子表哪有这个好呀?”

  气得李薇白了他一眼:“你就臭显摆吧!”

  唐逸则是不以为然地嘿嘿一乐,又说了句:“对了,我还得去买台电视回去。”

  “我那还有个行李箱呢,你扛得回去吗?”

  “嗯?”唐逸皱眉想了想,“那就算了吧,不买了吧。反正也在乌溪村呆不了多久了。”

  这时候,李薇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唐逸,莫名的,只见她的两颊泛起了羞红来……

  “我算是你的女朋友了不?”李薇忽然娇羞地问了这么一句。

  忽听李薇这么地一问,唐逸一下子懵了似的,懵懵怔怔地愣了好一会儿,然后,他才冲李薇问了句:“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呀?”

  听得唐逸那么地问着,李薇娇羞地愣了愣,然后白了唐逸一眼,小声道:“要是……我不是你女朋友的话,那你昨晚上……不是和我……那个了么?”

  忽听李薇提起了昨晚上的事情来,唐逸感觉有些囧囧的,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

  过了一会儿,唐逸忽然说道:“要你爸妈知道了的话,恐怕不会同意你和我在一起?”

  “那我就先不告诉我爸妈呗。”李薇忙是说了句。

  “那好吧。”唐逸就说了这么一句。

  李薇愣怔怔地想了想,然后看天色不早了,于是她说了句:“那我们先回去吧。”之后,唐逸和就和李薇返回去了城西,去徐富贵家拿李薇的行李箱去了。

  徐富贵本想留唐逸在他家住一晚,但是唐逸借口说着急回去有事,也就拿着行李箱走了。

  李薇在外面等着他。

  拿上行李箱后,两人打车去汽车站了。赶巧似的,当唐逸和李薇在汽车站上了去西苑乡的中巴车时,忽见胡斯淇正坐在车内的前排座位上。

  唐逸瞧见了胡斯淇,忙是笑嘿嘿地称呼了一声:“胡老师。”

  胡斯淇见得唐逸这家伙跟他们村的一个女孩子在一起,也不知道怎么了,胡斯淇就是感觉心里很不舒服似的,所以她有些勉强地冲唐逸笑了笑,问了句:“你不是早就回平江了么?”

  “哦。”唐逸解释道,“我们在平江转了转,所以才……”

  听得这解释,胡斯淇也就应了一声:“哦。”

  见得胡斯淇好像不怎么热情似的,于是唐逸便是说道:“那,胡老师,我去车后面坐了哦。”

  “嗯。”胡斯淇应了一声。待唐逸和李薇在车后座坐下后,李薇扭头冲在唐逸的耳畔问了句:“你怎么认识她呀?”

  “她是我们村小学老师呀。”

  “那你是不是……跟她关系很好呀?”李薇的心里有些醋意。

  唐逸不由得冷笑道:“人家当老师的,哪会跟我关系很好呀?你没有看见她刚刚都对我爱答不理的么?”

  “哼!”李薇一声冷哼,“我还不理她呢!真是的,不就是一个小学老师嘛,有什么了不起呀?”

  “……”此刻,胡斯淇闷闷不乐地坐在座位上,自个撇了撇嘴,心说,他有什么了不起的呀?不就是会点儿医术么?哼,这世界上的医师那么多,我也不一定就要求他看病不是吗……

  可是胡斯淇转念一想,心想,我这是怎么啦?我怎么会对他那么大意见呀?难道……我有点儿喜欢上他了?哼,才不会呢,我怎么会喜欢上他呢?

  到了下午5点多钟那会儿,待中巴车在西苑乡镇府前面的马路边停下后,胡斯淇也就忙是下了车。

  下车后,她就直奔西苑乡小学的方向走去了。

  当唐逸和李薇下车后,只见胡斯淇早已走远,快没影了。

  唐逸朝胡斯淇远去的方向看了看,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还是算球了吧,她个小婆娘的也是不会看上老子的,老子还是别自作多情了吧。

  李薇醋意连连地伸手唐逸眼前一晃:“她就那么好看吗?”

  忽听李薇好像生气了,唐逸扭头冲李薇嘿嘿一乐,说了句:“好看又不能但饭吃。”

  “那你还看?”李薇冲唐逸翻了个白眼。

  见得李薇那样,唐逸又是乐了乐,然后拎起她的行李箱,说了句:“还是赶着西苑湖坐船吧。”唐逸和李薇朝西苑湖码头走去的时候,在途中,碰见了乡委书记李爱民从西苑湖钓鱼回来。

  李爱民瞧着唐逸,莫名地问了句:“你就是乌溪村的唐逸吧?”

  唐逸愣了一下,然后回了句:“是呀。”

  “上回就是你把县财政局局长刘福宽的儿子刘永给打了?”

  听得这李书记这么地问着,唐逸有些不爽地白了他一眼:“难道就许他打人,不许我还手呀?”

  李书记见得唐逸这小子也不给他好脸色看,还气呼呼的,于是他忙是说了句:“好了,没事,我没别的意思。”

  见得李书记也有些惧他,唐逸则是显得一副不想鸟他了的神情,和李薇继续朝码头走去了。

  李书记毕竟是五十来岁的人了,自然是不会跟孩子一般见识的,他也就是那么随口问问罢了。

  因为那事闹得有点儿大,刘福宽还给李书记来电话问责来了。

  不过关于这事,李书记觉得也没有必要跟唐逸说了,这毕竟是他们官场上的事情的了。

  令李书记郁闷的是,那就是孩子打架,大人还他妈护犊子,打电话来乡里问责,搞成了********。

  李书记心说,麻痹的,你家孩子三打一都没打过,你刘福宽这狗日的还他妈护犊子呢?还说是你家孩子被打了呢,真是哪儿说他妈理去呀?

  不过没有没法,他毕竟是乡一级干部,人家可是县一级的干部,再说人家又是县里的财神爷,所以他李书记也只好听着,没敢跟刘福宽较真。唐逸和李薇来到码头时,正好,孙老头开船靠在岸边。

  孙老头见得李薇回来了,不由得好奇地问了句:“呃,小薇呀,你不是在普阳读书吗?”

  李薇也没有说她辍学了,只是冲孙老头敷衍了一句:“放假了。”

  孙老头听着,应了一声,然后也就没有再问了,便是冲唐逸问道:“唐逸呀,你这臭小子是不是惹事了呀?听说你把县财政局局长刘福宽的儿子给打了?”

  唐逸郁闷地皱了皱眉头:“我草,为啥大家都说老子把他给打了呢?”

  “照你这臭小子这么地说着,何止是人家把你给打了呗?”

  “是他们先动手的,我后动手的,你说谁打谁呀?”

  “我草,那今日个上午还来了一帮公安?”

  “啥?”唐逸皱眉一怔,“今日个上午又来公安了?”

  “对呀,不过没敢进村。说是上回进村,他们的一个什么副局长在村里被揍了,说是咱们乌溪村的村民太厉害了,不敢轻易进村了。”

  唐逸听着,倍觉郁闷地想了想,心说,麻痹的,那事还他妈没完呀?

  天黑时,待船在乌溪村靠岸,唐逸也就在穿上站起了身来,拎起李薇的那个行李箱,也就上岸了。

  李薇小心翼翼地跟在唐逸的身后,跟着上了岸。

  上岸后,回到乌溪村,一阵夜风轻轻地袭来,闻着这夜风中捎带着山间草木的腥味、水稻的芳香,唐逸不由得一阵神清气爽,心说,老子咋就感觉还是咱们的乌溪村好呢?这儿的空气都格外的亲切似的。

  李薇扭头看了他一眼,在他耳畔说了句:“咱们走吧。”

  “嗯。”唐逸应了一声,然后拎着李薇的行李箱,便是朝村里走去了。此刻,天麻麻黑的,还可以看清脚下的路。

  唐逸就这么拎着李薇的行李箱,一脚深一脚浅地新走在乡间的村道上,李薇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

  山道的两旁是在夜幕中显得黑压压的山脉。

  夜风阵阵袭来,吹得山上的草木沙沙地作响,偶尔从山里传来一声鸟鸣……唐逸觉着李薇的行李箱也实在是太沉了,于是他也就帮她拎着行李箱,送她回到了她家。

  在登上李薇家门前的台阶时,正对面的堂屋内正好亮着电灯的,她爸妈正围坐在堂屋中间的八仙桌前吃晚饭。

  李薇她妈听着一阵脚步声上了台阶,忙是扭头一看,忽然见得是李薇回来了,她妈不由得皱眉一怔:“你这丫头咋就回来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