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5章 就是不能嫁给唐逸

   她爸听着,也忙是扭头一看,见得唐逸帮李薇拎着行李箱回来的,她爸不由得若有所思地瞟了唐逸一眼,心说,唐公子这色货咋就……跟我家李薇凑到一块儿回来的呢?

  唐逸帮李薇拎着行李箱,跨过堂屋的门槛,扭身给搁在了一旁的里面上,然后扭身冲李薇她爸妈微笑地称呼道:“婶、叔。”

  李薇她爸应了一声,然后忙是虚情假意地客气道:“来来来,唐逸呀,正好,坐下了吃饭吧。”

  “不了。”唐逸忙是微笑道,“我还得回去有事。”

  说完,唐逸也就扭身要走了……

  李薇扭身瞧了唐逸这就要走了,忙是说了句:“谢谢了哈,唐逸哥哥。”李薇她爸瞧着唐逸下了门前的台阶,走了之后,于是便扭头疑惑地打量了李薇一眼:“你跟唐逸这是……咋回事呀?”

  李薇忽听她爸那么地问着,忙是心虚的解释道:“没有咋回事呀。就是我们在回来的路上碰见了,他见我的行李箱沉,就帮我拎行李箱来着,就这样呀。”

  听着李薇的解释,她爸仍是半信半疑的,然后又是质问了一句:“这好好的,你怎么就……回来了呢?”

  她妈也是倍感惊奇:“对呀,这不还没到放假的时候么?你这丫头咋就回来呀?”

  面对爸妈的质问,李薇小声地回了句:“我不读了。”

  “啥?”她爸猛地一怔,这气就上来了,“不读了?好好的学你不上,你要干嘛去呀?你想飞了呀?”

  她妈也是急了:“就是,好好的学你不上,你这丫头是不是真想飞了呀?”

  一回来就见着爸妈那样,李薇心里也是郁闷,很不爽地回了句:“反正我就是不想读书了!”

  “不读书,你干嘛?”她爸质问道。

  她妈两眼珠子忽地转溜了一些,忽地一想,然后猜疑道:“我明白了,你这丫头是不是想跟那个谁……唐逸一起去广东打工呀?是不是没有了唐逸,你这丫头就不能活了呀?”

  “妈!”李薇急忙道,“你想哪儿去了呀?这跟唐逸有什么关系呀?”

  “别以为妈不知道,打小你就对唐逸有那啥意思!今日个晚上,妈也跟你挑明了说:你嫁给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嫁给唐逸!”

  趁机,她爸怒斥了一句:“你要想是嫁给唐逸的话,我就打折你的腿!!!”

  “……”其实,这会儿唐逸并没有走远,就偷偷猫在李薇她家堂屋一旁的柴堆边偷听着。

  唐逸忽听李薇她爸妈那么地呵斥着李薇,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不爽,心说,我就****李厚明仙人个板板哦!老子哪点不好了?哪点就配不上你家李薇了呀?你家李薇也就是读个中专而已,这还他妈辍学了,老子可也是个高中生好不好呀……

  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一气之下,干脆扭身走了屁了,不偷听了,免得给自个找别扭。这会儿,月亮正好出来了,一轮明月高挂在村头的上空。

  趁着月色,唐逸沿着村道一路走他家的方向走去。

  正在他打玉莲婶家门前路过时,赶巧碰见了玉莲婶从屋侧旁的茅房里走了出来,一边还在提着裤头,系着裤带……

  玉莲婶见得门前的路上有一人影,有点儿眼熟,于是便是问了一句:“哪个哦?”

  “我,唐逸。”回答着,唐逸称呼了一声,“玉莲婶。”

  玉莲婶忽听是唐逸,她这心里便是泛起了涟漪来,忙是小声地说了句:“唐公子,过来,婶有话要问你。”

  关于玉莲婶,开篇就介绍过了,在乌溪村偷汉子是出了名的。

  唐逸也不是傻子,所以也就没有听她的,只是回了她一句:“玉莲婶呀,你要是有啥话的话,那就说吧。”

  “你这臭小子呀,婶不是叫你过来么?”

  “我这不是听得见么?”唐逸回道,心说,就你玉莲婶这样的,还是算了吧,我唐逸可无福消受,你还是去找王光棍吧。

  玉莲婶见得这小子不听她的话,于是她愣了愣眼神,然后趁着唐逸没有注意,一个溜身,冲下台阶来,上前就伸手一把攥住了唐逸裆里的那个玩意,不由得诧异道:“哇,你这臭小子的家伙咋就这么大个呀?”

  忽见玉莲婶来了这么一手,唐逸愣住了,急忙想了想,眼珠子来回转了转,忽然一个机灵,他小子忙是伸手指着玉莲婶身后的天空:“咦?流星呃?”

  玉莲婶信以为真扭头顺着他小子手指的方向瞧去……

  趁机,唐逸这小子甩开玉莲婶的手,就一阵哈哈地跑了……

  待玉莲婶反应过来后,扭身冲唐逸跑远的身影嗔怒道:“臭小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第二天清晨,一声鸡啼,便可见东边的天空随之泛红,同时映红了西苑湖。

  早起的村民们一如往常,一大早起来,各自都是提着裤子出了堂屋,扭身就朝屋侧的茅房跑去了。

  这就意味着新的一天又开始了。这天早上,唐逸起来,就先去了他爷爷的屋里看了看。

  这会儿,唐老爷子正在沉睡着,唐逸也就没有吵醒他了,扭身出去了。

  出了堂屋,唐逸扭身朝他家屋侧的茅房晃晃悠悠地走去了。

  待唐逸进了茅房后,意外地,只见村里的刘翠娥正蹲在他家茅房的坑上……

  刘翠娥忽见唐逸闯了进来,急得两颊涨红,惶急道:“你这家伙咋就不敲门就进来了呀?”

  唐逸这小子愣怔怔地盯着刘翠娥两腿之间瞧了瞧,这才回了句:“这茅房哪有门呀?”

  “那你也得问有没有人吧?”

  “这?这好像是我家的茅房吧?”

  “得得得,得了!你这臭小子赶紧出去吧!”刘翠娥急得是语无伦次了。

  唐逸又是愣了愣,再次瞧了瞧刘翠娥的那个位置,心说,哇,她那儿怎么就那么黑呀?

  “还瞧呀?”刘翠娥急得嗔怒道,“没见过呀?”

  谁料唐逸这小子笑嘿嘿地回了句:“是没见过翠娥嫂子的。”

  “你……”急得刘翠娥都无语了。

  可是唐逸那小子竟然还问了:“呃,翠娥嫂子呀,你今日个早上咋跑来我家茅房了呀?”

  “你哪有那么多话呀?赶紧出去啦!我这不是打你家路过么,正好那个……所以也就……”

  “哦。”唐逸应了一声,这才退步,打算退出茅房了,可他小子又是不忘瞄了瞄刘翠娥的……退步出了茅房后,唐逸皱眉心想,刘翠娥这龟婆娘的那儿好黑哦,毛糙糙的,不过倒是蛮好看的,嘿……

  刘翠娥是乌溪村的计生委员,年龄不大,才二十八九岁,长得不赖,算是乌溪村本土的第一大美人儿了。

  她结婚也有好几年了,但是一直就没有生下孩子来。

  所以村里人常笑话说,说这计生委员刘翠娥还真是他妈以身作则哦,为了将村里计划生育工作抓好,她愣是没下过蛋。

  其实,也不是刘翠娥不想要孩子,而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跟他老公也没少做那事,就是一直没有怀过。

  因为这事,现在两口子的感情也不怎么好了,她老公早已嫌弃她这块盐碱地是种不上啥玩意了。

  刘翠娥则是说责怪她老公种子不好,种不上。

  因为这事闹得,两口子都分房睡了半年多了。一会儿,待刘翠娥羞红着脸,从茅房出来后,见得唐逸这小子站在茅房门口这儿等着,她嗔怒地白了他一眼:“哼!”

  唐逸见得刘翠娥那样,他无辜地一笑,说了句:“翠娥嫂子,你别那样成不?”

  “不揍你就不错了!”

  “为啥还要揍我呀?”

  “哼!还问呀?下次再瞎看的话,我就把你小子的那两只狗眼珠子给挖出来!”

  “翠娥嫂子,我这也太无辜吧?我也不是有心要看你的不是?”

  “那刚刚还要看了一眼又一眼的?”

  “嘿……”唐逸嘿嘿地一乐,回了句,“那不是因为……好看嘛。”

  说得刘翠娥再次羞红了脸颊,更是气恼地白了他小子一眼:“我懒得理你!”

  说完,刘翠娥也就扭身走了。

  瞧着刘翠娥走了,唐逸则是心说,我草,你跑来我家茅房解手,我看你一眼又咋了?一会儿上完茅房后,唐逸也就回屋洗漱去了,然后进厨房开始做早饭了。

  吃得早饭,又伺候爷爷吃完早饭后,唐逸也就没啥事了,于是他跑去了王家,跟他家说那放牛的事情去了。

  人家帮他放了两天牛,现在他得还给人家,所以跟王家说好后,他小子也就放牛去了。将牛赶到牛蛙寨,基本上也就没啥事了,所以唐逸也就跑去了山头那棵梧桐树下,打算躺在那儿睡会儿。

  待躺下后,他有些无聊地伸手扯过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上,然后习惯地枕着自个的双手,不由得回想起了,这次进城睡了女人的那滋味来……

  回味了一番后,他小子又胡思乱想地想了起来……

  想着想着,他忽然心想,格老子的,上回廖珍丽医生说的那事……老子是不是该考虑考虑呀?要是真的能考个证,去乡医院当医生的话,也是不错的吧?好歹是衣食无忧了吧?

  既然这样,那么老子就听了廖珍丽医生的吧?

  呃?对了,好像乡医院里有两个护士长得不错,嘿嘿……

  正在唐逸想到这儿的时候,忽然,莫名其妙的,李薇静悄悄地来到了他的跟前……

  李薇到他跟前瞧了一眼,见得躺在这儿睡觉,于是她叫了一声:“喂,唐逸哥哥!”

  忽听见李薇的叫声,唐逸忙是睁开眼来,见得李薇站在他的跟前,他忙是仰身坐起,问了句:“你怎么来这儿了呀?”

  “因为我看见了你来这儿呀。”李薇回道,一边挪步上前,然后一个扭身,挨着唐逸,在草地上坐了下来,与唐逸并坐着,面上牛蛙寨的方向。

  唐逸扭头打量了身旁坐下的李薇一眼,见得她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不由得问了句:“你怎么了?”

  “和我爸妈吵架了。”李薇回答着,嘴巴撇了撇。

  “吵得很厉害呀?”

  “对呀。他们都说不认我这个女儿了。”说着,李薇扭头若有所思地打量了唐逸一眼,“要不……唐逸哥哥,我们……这两天就去广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