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6章 小小意外

   唐逸不由得一怔:“这两天?”

  “对呀。”

  “不行。”唐逸摇了摇头,“我得照顾我爷爷呢。”

  “那……”李薇想了想,“那我……我就自己先去了哦?”

  听着,唐逸又是皱眉一怔:“你真的决定了要去广东么?”

  “对呀。反正……我爸妈也认我这个女儿了,我还留在家里什么劲呀?”

  “……”

  唐逸和李薇坐在牛蛙寨山头的梧桐树下正聊着天呢,忽然李薇她爸妈追来了,见得李薇和唐逸亲亲我我地坐在山头的那颗梧桐树下,心里这个气呀,她妈冲上来就指着李薇的鼻子骂道:“好呀!你个****!原来还真是想跟唐逸私奔呀?”

  李薇她爸李厚明冲上来,则是气恼地指着唐逸的鼻子:“就你这色货也想勾走我家李薇呀?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一个没爹没娘的货而已!”

  唐逸和李薇都囧了,愣怔怔地坐在那儿,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李薇她妈瞧着,心里这个怒呀:“你个小****还跟他个没爹没娘崽坐在一起呀?”

  李薇很囧、很无奈,极度郁闷地站起身来,冲她妈回了句:“我要是小****,那您岂不是就是老……”

  忽听女儿这么地说着,李厚明冲上前去,伸手就是‘啪’的一声,一巴掌扇在李薇的脸上……

  打得李薇身体一晃,差点儿跌了个跟头。

  “你说什么东西呢?”李厚明冲李薇一声质问。

  这时候,唐逸也是很囧、很无奈地缓缓地站起了身来……

  李厚明见得唐逸起身了,扭头就冲他怒道:“怎么,你这个没爹没娘崽还想跟老子动手呀?”

  唐逸相当郁闷地皱了皱眉头:“我说,李叔呀,俗话说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没有你这样的哦!我唐逸是没爸了,妈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但是这是我愿意的么?我只是个无辜的孩子!李叔,你说你这么地说我,我这心里好受么?再说了,我和你家李薇打小玩到大的,都是一个村的,我们关系好,这也没有什么吧?你说这光天化日下,我俩坐在这儿说话,能做啥呀?你说你跟婶冲上来就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地一顿骂,我招谁惹谁了呀?”

  李厚明听了唐逸这番话后,仍是气恼地瞪了他一眼:“你这没爹没娘崽,没资格跟老子说话!”

  见得这李厚明是油盐不进,唐逸这心里很不爽了,便是白了他一眼:“我说,李叔呀,差不多就得了哦!你也别以为我唐逸没爸没妈,在这村就好欺负哦!”

  “咋了?就你这没爹没娘崽还真想跟我动手呀?”

  “李叔,你最好不要重复这‘没爹没娘崽’了!”

  “我就重复地说了,咋了?你这没爹没娘崽能咋样?”这李厚明也是有点儿越来越过了。

  唐逸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了,见得这李厚明还真听不进话,唐逸眉头一皱,两眼一瞪,咬了咬牙,忽地抬腿就是一脚照着李厚明的腹部踹去……

  这一脚踹得李厚明就从山头上滚了下去……

  李薇她妈惶急扭头一瞧,忽见这情形,急了,急得哭嚷道:“来人呀——牛蛙寨这儿打死人了呀——快来人呀——”

  李薇忽见唐逸真一脚将她爸给踹得滚下了山头,她立马瞪了他一眼:“你……”

  唐逸也是心里窝火,没有在意李薇瞪他,只是心说,麻痹的,这人欺人太甚了!没有这么欺负人的!要不是一个村的,就不是给踹滚下去了,老子直接一脚就给他踹到西苑湖去了!

  李厚明滚到山寨里后,亢奋地爬起身来,扭身就冲山头上的唐逸怒道:“妈的!!!你还真敢踹呀?”

  唐逸则是回了句:“李叔,都是一个村的,你也别太过了!”

  “哼!妈的!老子我今日个就跟你拼了!”一边说着,李厚明一边亢奋地朝山头爬来了……

  李厚明他老婆见得李厚明已经吃亏了,还要愣朝山头上爬来,于是她忙是冲下去,一把拦住了李厚明:“你别上去了!”

  这时候,唐逸也实话说道:“李叔,你要真打,你肯定会吃亏的。我这已经让着你了。我觉得,咱们都是一个村的,没有必要鸡头白脸的,俗话说,抬头不见低头见。”

  “……”

  正在李厚明跟唐逸吵吵闹闹的时候,村长和几个村民赶来了。

  因为之前李薇她妈嚷嚷来着,所以他们也是闻声赶来的。

  村长李厚生就是李厚明他哥。

  不过这两兄弟的性格是截然不同。

  而且,这两兄弟的关系也一直不怎么好,经常是闹矛盾的,甚至长达一两年兄弟二人不说话。

  但是村里人都知道,李厚明就是个油盐不进的家伙,还小气巴拉的,凡事都爱斤斤计较,跟村里谁都不对付。

  这村里人,也没有几个喜欢李厚明的。

  就连他哥李厚生都说,李厚明那人就是个小人。村长和几个村民赶来后,见得是李厚明两口子跟唐逸在吵吵什么,他们心里都明白了,看来这两口子是在欺负人家唐逸。

  其实唐逸在乌溪村的人员还算是不错的,平时跟村里人见面,都是叔呀婶呀的叫着,所以村里人对他这孩子印象还是蛮好的。

  李厚明的老婆见得村里人来几个,她就忙是说道:“你们都过来评评理吧,看唐逸到底是对不对?”

  她这一张嘴,就连李厚生都在心说,这村里哪有人家对的呀,不都是你两口子是对的么?

  尤其是当她将唐逸踹了李厚明的缘由给说出来后,李厚生都心说,这是活该,踹得好!再踹两脚都行!

  那几个村民见得李厚生也不好意思开口说什么,于是刘大成说道:“我说呀,厚明,你这两口子也是太那个什么了……你们自己说说,这李薇跟唐逸都是两个孩子,这他俩在一起,有什么呀?无非也就说说话,在一起闹闹呗。再说了,大白天,他俩还能干出啥出格的事情来呀?再说了,都是一个村的,这相互总得来往吧?你总不能说不许你家李薇跟唐逸来往吧?要真是这样,那你们两口子就给你家李薇下个死命令就是了,这也赖不着人家唐逸不是?”

  李厚明听着,忙道:“成了,别说了,还是打住吧!说来说去,合着就是我们两口子不对呗?”

  这时,当中的王旭发回了句:“对不对,你自己心里还不明白呀?”

  村长李厚生愣了愣,终于说话了:“反正张嘴闭嘴说人家唐逸没爹没娘的,这就是不对的,因为人家唐逸只是个孩子,错不在他。是他爸妈抛下了他,他是无辜的,所以这话不能说。”

  见得自个的哥哥都想着唐逸,李厚明心里这个郁闷呀,也没辙了,只好冲李薇怒斥了一句:“你个死小****还不回去是吧?”

  李薇心里憋屈地撇了撇嘴,也只好扭身走了……

  李厚明两口子见得女儿回去了,他两口子也就自讨没趣地扭身往回走了……

  唐逸瞧着,心里仍是有些郁闷,心说,麻痹的,老子刚刚就应该踹得狠一点儿!

  跟唐逸这么一闹之后,李厚明两口子回去,又是冲李薇一顿很训,训得李薇是没敢吱声,只是心里憋屈得很。

  李薇这丫头嘴上虽然不敢说什么,但心里则是在说,哼,这辈子我还就非唐逸不嫁了!唐逸这货反正是无所谓,心想,反正你李厚明家的闺女老子已经睡过了,不愿嫁给老子就拉倒,真是的,我就不信我唐逸这辈子娶不上婆娘。

  下午,没啥事干,唐逸这货也就拿着两根竹钓竿子,拎着铁桶朝西苑湖走去了,打算钓鱼了。

  反正基本上,一当没啥事了,他就是守在西苑湖边。

  到了西苑湖边,唐逸朝望了一眼这茫茫湖面,一阵湖风吹来,捎带着湖水的腥味和着湖岸青草的芳香,闻着感觉是沁心入肺的。

  然后唐逸扭身朝湖西岸走了走,待到快接近西岸边上的丛林时,他也就搁这儿止步了,随之摆开阵势来,准备下竿了。

  搁岸边草地上坐下,拿起一根钓竿来,打开鱼竿上的鱼线,然后从一个小竹兜里揪出一条蚯蚓来,给将蚯蚓上鱼钩上,也就甩钓了,将钓甩入湖水中,便将那钓竿插入岸边的土里,接着再甩第二杆钓。

  这正在给第二杆钓上蚯蚓呢,唐逸忽见那杆钓尾端猛地往水里一沉,随之,他伸手提起了那杆钓来……

  忽见一条白闪闪的大鲫鱼随着那鱼线出了水面……

  唐逸这货得意的乐了,嘿嘿,娘西皮的,今日个运气还真不错哦,下竿就钓了这么大一块大鲫瓜子,得有半拉斤重吧?

  待将掉上来的那条大鲫瓜子给搁进铁桶里后,他也就继续下竿。

  坐在湖岸边上,不出一会儿的功夫,唐逸这货就钓了四五条大鲫瓜子,乐得这货嘴都开花了,心说,今日个晚上有鲫鱼汤喝,家里的那个老东西一定会很高兴,嘿嘿……

  正在唐逸瞧着钓竿傻乐的时候,忽然,从他身旁响起了廖珍丽医生的声音来:“你这家伙钓到鱼没?”

  唐逸听着声音,扭头一看,见是廖珍丽医生,瞧着她那娇美的样子,他问了句:“你咋来这儿了呀?”

  廖珍丽医生像个小媳妇似的,故作娇嗔地白了他一眼:“这湖边就许你来,不许我来了呀?”

  一边说着,廖珍丽医生一边绕到了铁桶前,低头往铁桶一瞧,不由得惊喜得诧异道:“哇塞!你这家伙都钓了这么多鱼了呀?给我两条!”

  趁机,唐逸这货笑嘿嘿地说了句:“你要是给我睡的话,全给你都行。”

  听着这话,廖珍丽医生的脸蛋不由得羞红,扭头白了他小子一眼:“瞧你这家伙那饥渴样儿,你是不是想女人想疯了呀?”

  唐逸索性笑嘿嘿地说了句:“那我俩就去这边上的树林里吧?”

  听着,廖珍丽医生又是白了他一眼,嘴巴一撇:“才不会跟你这家伙去这树林里呢!”

  唐逸笑嘿嘿地打量了她一眼:“那你不会告诉我,你就是来这儿看我钓鱼的吧?”

  “当然不是只是来看你这家伙钓鱼的。”廖珍丽医生回道,说着就羞红了两颊,“那天……你这家伙不是帮我检查了那儿来着么?那……关于我那……月事不调的病,究竟怎么治疗呀,你这死家伙还没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