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7章 还得继续检查

   忽听廖珍丽医生这么地说着,唐逸这货则是笑嘿嘿地瞧了她一眼,然后说了句:“那天还没检查清楚,还得继续检查。”

  这回进城睡了女人后,已不再是童子之身的唐逸,显然是比以前油多了。

  廖珍丽立马白眼道:“哼!你这死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哦!你检查个鬼呀?你还不就是想趁机占我便宜呀?告诉你,这回我没有那么傻了!”

  唐逸忙道:“上回我真没检查清楚。”

  “切!还搁那儿狡辩呀?”

  然而,唐逸这货则是扭头朝湖岸两旁看了看,见得这会儿这湖岸边就他和廖珍丽医生俩,于是他小子真动了歪念,笑嘿嘿地一乐,然后很小声地冲廖珍丽医生说了句:“你就再让我检查一回嘛。”

  见得唐逸这家伙这样,廖珍丽医生有些羞答答地朝湖岸四周看了看,见得这会儿这儿也就她和唐逸俩,于是她便是娇羞地低声说道:“给你个死家伙检查可以,但是这回你可得告诉我,我那月事不调的病究竟怎么治疗。”

  听得廖珍丽医生这么地说了,唐逸觉着有戏了,于是他小子忍不住一声窃喜,噌的一下就从草地上站起了身来,在廖珍丽医生的耳旁说了句:“那我们就去边上的树林里吧。”

  廖珍丽医生有些娇羞地愣了愣眼神,然后说了句:“那你先进去吧。”

  “那你呢?”唐逸忙是问了句。

  廖珍丽医生娇羞地冲唐逸翻了个白眼:“叫你这家伙先进去你就先进去吧!”

  “……”

  随后,唐逸沿着湖岸一个溜身,就溜进了边上的树林中。

  进入树林中后,一股浓郁草腥味扑鼻而来,午后的太阳透过树叶的缝隙,星星点点地撒在林间的草地上。

  由于临近湖边,所以林中的空气有些潮湿,给人一种凉阴阴的感觉。

  待唐逸钻入树林后,不一会儿,廖珍丽医生也跟着钻入了树林中来。

  唐逸在前方踏着草地继续往前走了一会儿,然后回头一看,见得廖珍丽医生已经跟着钻进了树林里来,他小子不由得美滋滋地一笑,嘿……娘西皮的,最近老子怎么尽赶上这等好事了呀?还真没想到廖珍丽医生今天会这么轻易就答应给我,嘿嘿……

  其实呀,这廖珍丽医生也是很久很久没有做过那事了,打自上回唐逸这货检查了她后,她这心里一直跟猫挠似的难受,很想找个男人来跟她那个一回了。

  所以今日下午,她瞧见唐逸来了西苑湖,所以她也就悄悄地溜来了这儿。

  这女人嘛,面对这事的时候,毕竟还是害羞的,所以正好碰上了唐逸这小子敢于挑逗,这么一来,她也就盯上了唐逸。

  女人嘛,也是人嘛,也是有需要的嘛,所以……

  廖珍丽医生钻入树林后,见得唐逸在前面等着她,她也就稍稍加快了两步,待走近唐逸的身后,她忙是娇羞地在他耳畔说了句:“再往里走走吧。”

  唐逸有些迫不及待地说了句:“没事,这儿很少有人来的。”

  廖珍丽医生则是娇蛮地说了句:“叫你个死家伙往里走走,你就再往里走走呗!”

  没辙,唐逸皱了皱眉头,也只好扭身又继续朝树林的深处走去了。

  廖珍丽医生尾随其后。

  树林中这股浓郁的草腥味甚是好闻。

  继续往树林深处走了大约十来步后,唐逸见得这儿这块草地非常的平整,于是他扭身冲廖珍丽医生说了句:“就这儿吧。”

  廖珍丽医生忙是娇羞地朝四周看了看,见得林中静悄悄的,于是她才点了一下头:“嗯。”

  见得廖珍丽医生点头了,于是唐逸扭转身来,面向她,不由得又是打量了一眼她那娇美的模样,目光最后落定在了她粉颈下那对鼓荡丰硕的物体上……

  廖珍丽医生两颊羞红地瞄了唐逸一眼:“你个死家伙瞎看什么呀?”

  “不是检查么?”唐逸忙是回了句。

  “那你先转过身去!”

  见得她这样,唐逸愣了愣,也就乖乖地转过了身去,往前挪了两步。

  廖珍丽医生瞧着唐逸转过了身去,于是她也转身背对了唐逸的背,羞答答地抬手褪去了她身上的白大褂,然后解开了领口的第一粒纽扣……

  好一会儿之后,廖珍丽医生终于褪去了身上的衣衫,然后她羞涩地愣愣,缓缓地蹲了下去,将她那白大褂在草地上铺开,然后扭身坐下,抬头冲唐逸说了句:“好啦。”

  唐逸回身一看,没见着人,闹得他小子愣了愣,然后才低头瞧去,忽见廖珍丽医生已经就那么光溜着身体坐在那儿,于是他小子急忙蹲了下来。

  这一蹲下后,唐逸再也忍不住了,就迫切地朝廖珍丽医生扑了上去……

  “你慢点儿。”廖珍丽医生娇声地说了句。

  “……”

  随后的一幕是,树林中,午后星星点点的阳光下,春光融融的一幕。

  树林的上空,可听见廖珍丽医生那尽量压抑低吟的声音在回荡着,一声声娇呼声格外的入耳。

  那般娇好的身躯,任由唐逸那家伙在折腾着。

  雨云过后,累得唐逸那家伙忽地倒下,便是在廖珍丽医生的耳畔一声长吁:“呼……”

  廖珍丽医生也是在唐逸的耳畔气喘呼呼的,面上的红霞久久未能褪去。

  回味着刚刚那要死要活的滋味,廖珍丽医生忍不住有些意犹未尽地一把抱紧唐逸的腰,在他耳畔说了句:“你这死家伙怎么会那么厉害呀?”

  忽听这句话,唐逸小有得意地一乐:“嘿……”

  随即,廖珍丽医生又是在他耳畔急忙道:“好啦,你快下来吧。”

  当唐逸下马后,廖珍丽医生也顾及不得那么多了,伸手扯过自个的上衣,就忙用衣角给擦拭了一下,随即赶紧穿起了衣衫来,像是生怕有人闯来目睹了这一幕。

  唐逸那货一边穿着衣衫,一边回味着刚刚跟廖珍丽医生的那滋味,不由得心想,娘西皮的,怪不得咱们村里的那些男人都渴望能跟廖姐睡一回觉,原来跟她睡的那滋味还真是超好呀,嘿嘿,这还真是吃肉都没有这味……

  待穿好衣衫,恢复原貌后,廖珍丽医生扭头冲唐逸说了句:“这回你个死家伙满意了吧?”

  唐逸得意地一乐:“嘿!”

  “瞧你那死样儿!好啦,现在说说吧,就我那月事不调的病怎么治疗吧?”

  唐逸听着,又是打量了廖珍丽一眼,说了句:“就你这病呀,就是长时间憋的。”

  忽听唐逸这么地说着,廖珍丽心里一怔,愣怔怔地瞧着他:“你……你这家伙怎么知道……我好久没有做这事了呀?”

  唐逸则是嘿嘿地一乐,回道:“以后没事多让我给你检查检查就好了。”

  说着,唐逸话锋一转,正经道:“我一会儿写付药方给你吧,你按照药方上抓药吃,吃上一阵子,大约半个月吧,你的月事不调就全好了。还有,以后别老是守在乌溪村卫生站,也得时不时地抽空回去跟你老公亲热亲热。就你这病,也就是长时间憋的,长时间没有跟你老公亲热。”

  听得唐逸这么地说着,廖珍丽医生感觉这家伙还真是神了,连这事都知道……

  事实上,她的确很少跟她老公在一起亲热。

  因为她老公在部队,两口子结婚都好几年了,但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加起来,还不到2个月的。

  年头到年尾,她也就见老公那么几天面而已。

  不是她生理不正常,而是太正常了,可是又没法跟老公在一起。

  想着唐逸刚刚说的,再想想她老公,她不由得有些憋闷地冲唐逸说了句:“我压根就见不着他,跟谁亲热去呀?”

  “那他……”唐逸不解地瞧了她一眼。

  “在部队。我和他一年就见面一次到两次,加起来还没一个星期的。”

  “怪不得?”说着,唐逸这货忽然嘿嘿地一乐,“嘿……没事,这事我以后愿意代劳。”

  见得唐逸那样儿,廖珍丽医生白了他一眼:“美吧,你?”

  “这事当然美了,嘿嘿……”

  瞧着唐逸那死样儿,廖珍丽又是冲他白了一眼,然后说了句:“等我吃了你开的药,我的病真的好了的话,我就想办法帮你弄进乡医院去上班,怎么样?”

  忽听廖珍丽这么地说着,唐逸忙是问了句:“那你告诉我,我刚刚说出了你的病因,对不对吧?”

  “废话,人家不都告诉你了么,我老公在部队,我当然是长期憋的咯。”

  见得廖珍丽那样,唐逸又是乐了乐,然后问了句:“你真的能将我弄进乡医院去上班么?”

  “你首先得告诉我,你想去吗?”

  唐逸愣了愣眼神,然后回道:“还是有点儿想。因为我也觉得去广东打工好像没啥意思似的?”

  “本来就没意思嘛。”

  “……”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在村卫生站,廖珍丽医生忽听郭振花大夫又要回西苑乡去,于是她忙是说道:“那行,郭大夫,那您就回去吧。”

  郭振花大夫听着,见得廖珍丽满口答应了,于是她也就忙是站起了身来,一边乐道:“那我这就换衣衫去了哦。”

  “嗯。”廖珍丽忙是应声道,“那您去吧。”

  于是,郭振花大夫也就真扭身朝她卧房的方向走去了,可是她走着走着,忽然皱眉一怔,心说,这……廖珍丽不会是在这乌溪村跟哪个汉子勾搭上了吧?怎么我这一说回去,她就满口答应了呢?是不是晚上好在卫生站跟那汉子勾搭着呀……事实上,还真是这样。

  打自那天在西苑湖边上的树林里跟唐逸那小子有了一次那事后,这廖珍丽对那事的渴望也是有点儿像是决堤洪水般泛滥了。

  多年来,为了她老公,她都坚守住了她的那阵地,可是打自那天跟唐逸有了初次后,她这就再也难以坚守了。

  她想着郭振花大夫一会儿回去了,她正好可以去找唐逸来卫生站陪她。

  不过也能理解,毕竟都是人嘛,再说像廖珍丽这等年纪,岂能不会渴望呢?这天晚上,唐逸吃过晚饭,又伺候好爷爷吃过晚饭后,也就去厨房后头的澡堂子里冲了个澡,然后也就打算去隔壁吴婶家瞧电视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