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8章 李薇的匆忙表白

   晚上没事的时候,唐逸都会到隔壁吴婶家瞧会儿电视的。

  可就在他从堂屋门槛跨步出来后,莫名的,只见得一个人影趁着月色朝他家门口走来了。

  唐逸来到台阶上,扭头仔细地一瞧,见得来人是廖珍丽医生,于是他忙是问了句:“呃,廖姐,怎么是你呀?”

  廖珍丽快步来到他的跟前,忙是小声道:“嘘——别那么大声。”

  “啥事呀?”唐逸也就压低了声音。

  “一会儿,你个家伙去村卫生站找我吧。我先回去了。”

  唐逸有些懵怔地愣了愣:“为啥要我一会儿去找你呀?”

  “笨呀,你?叫你一会儿去找我你就去呗!”

  “哦,好吧。”可是唐逸又忙是问了句,“郭大夫不是在么?”

  “她回去了。”

  “哦。”

  “那好啦,我先走了。记得,晚点儿来哦,别被你们村里人瞧见了哦。”

  “……”到了晚上10点那会儿,唐逸从隔壁吴婶家瞧完电视回来,回屋去,进爷爷那屋看了看,见得爷爷好像没啥事,正在沉睡着,于是他也就扭身出来了。

  虽然唐逸这家伙巴不得爷爷早点儿死了,他好自由,但其实,他心里还是担心爷爷死去的。

  要是他真盼着爷爷死的话,也不会这么乖的守护在爷爷身边的。

  时不时的,他都要进爷爷那屋看看的。

  现在老爷子卧病在床,屎尿啥的,都是他给倒。

  每餐他都是伺候在爷爷的床边,伺候他老人家吃好了,他才能安心地离开。

  要不是爷爷拖累着,估计他这家伙早就不在乌溪村了。

  从爷爷那屋出来后,他进他那屋去拿上了一个手电,然后也就出来,将堂屋门轻轻地带上,便扭身要下台阶了。

  正在他要下台阶的时候,忽然蹿出了一个人影来,吓得他小子一个激灵,惶急打开手电,将手电光投向了那个人影……

  “怎么是你?”唐逸忽地震惊道。

  “唐逸哥哥,你快把手电关了吧!”李薇急忙道。

  见得李薇那般的胆颤,于是唐逸也就忙是关了手电。

  待他关了手电后,李薇小声地问了句:“唐逸哥哥,你这是要去哪里呀?”

  唐逸愣了一下,慌是谎言道:“不去哪里呀,去上茅房呀。”

  随即他话锋一转:“对了,你怎么……”

  李薇急忙回道:“我也是趁着上茅房的工夫溜出来的。对啦,唐逸哥哥,我就是想来告诉你一声,我明天就会去广东了。”

  “这么急?”唐逸猛地一怔。

  “对呀,我表姐在广东把身份证搞丢了,正好她回来补办身份证,所以我也明天也就跟她一起去广东了。”

  听得李薇这么地说着,唐逸有些不知所措地皱了皱眉头,忽觉心里闹哄哄的似的,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他没想到李薇这么快就要去广东了。

  李薇见得他也不说话了,她则是急忙道:“那好了,唐逸哥哥,我得回去了。要是一会儿被我爸妈发现了的话,又得闹起来。”

  听得李薇语气很急,唐逸也只好忙是回了句:“那好吧。”

  李薇听唐逸说好了,可是她还是有些难以离去似的,不由得,忽地一下,李薇上前一步,就在唐逸的嘴上亲了一下:啵……

  “唐逸哥哥,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李薇终于表白道,“不管我爸妈如何,我将来都会嫁给你的!你……可得等着我哦!过年的时候,我会回来的!然后,明年……你就跟着我一起去广东吧,到了那边,我们俩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忽听李薇的这番表白,唐逸有些发愣了……

  因为李薇从未如此表白过,他也不知道她对他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李薇表白完了之后,也不管唐逸是个什么样的感受,她只顾惶急地又在唐逸的嘴上亲了一下:啵……

  完了之后,她扭身就走了……

  唐逸只听她惶急地说了句:“唐逸哥哥,我走了哦!”

  就这样,唐逸看着李薇很快就下了他家门前的台阶,沿着村道走远了,身影在月色下越来越朦胧……

  此时此刻,唐逸好像也听不见田间的蛙鸣声了,只是愣愣地在想,他跟李薇到底算个什么样的关系?

  那天晚上在江阳市遇见,他也只是那样莫名其妙的就要了她的初次,并没有想太多。

  可是刚刚听着李薇的表白,唐逸好像隐约明白了,那天晚上在江阳市她为什么会将她的初次给他……

  再回想着李薇刚刚给他的那两个吻,他更是愈加清晰的明白了,可能李薇一直都喜欢着他的,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一会儿,待唐逸来到村卫生站的时候,见得卫生站大厅的大门已经关上了,于是他愣了愣,心想廖珍丽医生应该这会儿在她的那间卧房里,于是他也就朝屋后绕去了。

  到了屋后,他这才敢打亮手电,照亮着屋后这条小窄道,朝廖珍丽医生那屋的后门走去了。

  这时候已经夜里11点了,村落在月夜下显得一片寂静。

  夜风轻轻地吹拂着,田间的水稻在夜风中沙沙作响,山间的柴草树叶也是夜风中沙沙作响的。

  柔和的夜风中,有草木的腥味、水稻的清香、西苑湖水面上的水腥味,闻着令人感觉到了一种夏日的凉爽。

  田间偶尔传来的几声蛙鸣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是那般的清脆、响彻。

  正当唐逸来到了廖珍丽医生这屋的后门前时,忽然,村里传来了一阵狗吠声:“汪、汪汪……”

  忽听这狗吠声,吓得唐逸赶忙关掉了手电,像是生怕村里人瞧见了他来廖珍丽医生这儿了。

  毕竟唐逸这小子也知道这事要是传出去了,名声不大好。

  过了一阵,听得村里的狗不吠了,于是,唐逸这才轻轻地敲了敲屋后的这扇木门:“咚咚咚……”

  随后,在门后响起了廖珍丽医生警惕的声音:“谁?”

  “我,唐逸。”唐逸小声地回道。

  门后的廖珍丽医生听清是谁后,便是抬手扒开了门闩,然后吱呀一声打开了门。

  随即,唐逸那货也就溜进了廖珍丽医生的房内。

  待廖珍丽医生闩好后门后,扭身朝唐逸瞧去时,只见他小子已经自觉地在她的床前坐下了。

  屋内也没有开灯,趁着月光从窗户透进来,朦朦胧胧的,可见彼此的身影。

  廖珍丽医生走近床前,扭身挨着唐逸坐了下来。

  忽然,唐逸那家伙伸手‘咔’的一声,拉一下床头电灯的拉线,随之屋内也就亮堂了起来……

  廖珍丽医生感觉甚是刺眼地眯了眯眼睛,忙是娇羞地嗔怒道:“你个死家伙开灯做什么呀?”

  “好看得见呀。”唐逸扭头冲她回了一句。

  “看什么呀?快关了吧,上床睡觉了。”廖珍丽医生娇羞道。

  “那……”唐逸那家伙愣了愣,“啥也看不见。”

  廖珍丽医生嗔怒地瞪了他一眼:“叫你关灯你就关灯吧!你个死家伙哪有那么多废话呀?不知道对面山头上住着一户人家的呀?”

  见得廖珍丽医生这样,没辙,唐逸郁闷地皱了皱眉头,也只好伸手过去拉了一下电灯的拉线,‘咔’的一声,屋内一片漆黑。

  待过了一会儿后,唐逸才依稀看见有朦胧的月光。

  这会儿,廖珍丽医生已经躺在被窝里了。

  廖珍丽医生见得他小子还傻坐在床边,于是便冲他说了句:“赶紧睡呀。”

  “哦。”唐逸应了一声,然后也就忙是除去了衣衫,接着给褪去了裤子,将衣衫和裤子在床头旁边的椅子放好。

  不知不觉地,两人在被窝内相互痴缠得是愈来愈激烈、热切……

  反正黑灯瞎火的,所以这廖珍丽医生在被窝内也是相当的放得开,所以自然是激烈。

  待要进入主题后,估计是唐逸那货太着急了,忽然只听见廖珍丽医生说了句:“你这死家伙往哪儿弄呢,那儿是肚脐眼。”

  这句话差点儿就闹得唐逸那货痿了。

  一阵阵翻云覆雨过后,最终终于累得唐逸那货‘呼’的一声倒下去了。

  此时此刻,廖珍丽医生是对他这小子是爱之入骨的,意犹未尽地一把抱紧他,在他耳畔一声声地余喘着、娇呼着,心说,这个家伙真带劲,真给力,哇,好舒服呀。

  过了一会儿后,廖珍丽医生在唐逸的耳畔说道:“过几天我会回西苑乡一趟,到时候我跟西苑乡医院院长招呼一声,看能不能帮你这家伙先弄进医院去上班,然后再考证?”

  忽听廖珍丽医生说了这么一句,唐逸忙道:“不用这么急吧?”

  “怎么啦?你这家伙别告诉我,你还没想好哦?”

  “不是。”唐逸忙是解释道,“我现在还得在村里照顾我爷爷呢。”

  “你木呀?西苑乡又不远,过了西苑湖就是了,怎么就不能照顾你爷爷了呀?早晚不是都船么?再说了,我还在村里呢,我能帮你照看一下你爷爷呀。”

  听得廖珍丽医生这么地说着,唐逸不由得问了句:“廖姐,你为啥会对我这么的好呀?”

  忽听唐逸这么地问着,廖珍丽医生愣了一下,然后回道:“对你小子好也要理由吗?”

  “嘿……”唐逸忙是一乐,“也可以不要吧?”

  “那你小子还问什么呀?”说着,廖珍丽医生忽然小声地说了一句,“好啦,下来睡觉了。”

  然而唐逸这货则是忽然莫名地问了句:“廖姐呀,你说我将来能当医院院长不?”

  “晕!这个问题我怎么知道呀?将来你能不能当院长,还不是看你小子自己的呀?反正我也只能帮你弄进医院上班就不错了。”

  听得廖珍丽这么地说着,唐逸这货傻乐了一声:“嘿!算球了吧,还是先不想当院长的事了吧,因为我还是编外人员呢,连他妈医院都没进呢!”

  “……”

  第二天上午,当唐逸听隔壁的吴婶说,说村里的李薇也不读书了,也去了广东,他这心里不由得感觉一阵空落落的似的。

  原本,唐逸还打算这天找个机会去送送李薇呢,可是没想到李薇一早就走了。

  这是唐逸第一次,因为听说了村里的谁走了,感到一阵莫名的空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