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39章 又来找茬了

   回想着昨晚李薇偷偷跑来告诉他,说她要去广东了,唐逸这心里更是倍感不得劲似的。由于这几天也不用放牛了,所以唐逸也就整天没啥事可做了。

  上午,他本想去钓鱼,可是在他刚要出门的时候,忽然,只见村长急急忙忙地朝他家跑来了……

  村长瞧着唐逸拿着两根竹钓竿,拎着个铁桶,正要去钓鱼,他急忙道:“赶紧的,别去钓鱼了!快跑吧!跑去山里躲起来!”

  忽听村长这么焦急地说着,气都喘不上来的样子,唐逸甚是不解地皱眉一怔:“怎么了?我为啥要去躲起来呀?”

  村长口干地咽了一口口水,又是焦急道:“反正你这家伙听我的就是了!那个什么……这次……浩浩荡荡的,来了得有几十个警察,都带着装备来的,估计……还是上次那档子事情?就是上次,你这小子不是在西苑湖惹事了么,打了县财政局局长刘福宽的儿子么?就上次,不是已经有几个警察来村里找过你小子的麻烦了么?我估计还是那档子事情?”

  听得村长这么地说着,唐逸心里这个郁闷呀:“我草!不是吧?麻痹的,还真他妈没完了呀?”

  “哎呀!”村长万般焦急,“你这小子怎么回事呀?赶紧的,去躲起来呀!还愣在这儿干啥呀?就咱们这村里,你去山里猫起来,他们又能咋样呀?我就不信他们能找着你!你小子还是赶紧去躲起来吧!这回人家浩浩荡荡的,几十号警察,我们村的人能对付不了呀!”

  瞧着村长这般着急上火的,唐逸就算想跟他们那帮人较量一回,可是也得卖村长几分面子不是?

  于是,唐逸也就忙是一个转身,将钓竿和铁桶给扔回堂屋。

  完了之后,唐逸从堂屋扭身出来,就匆忙下了台阶,转身朝村小学的方向跑去了。

  村长扭身瞧着唐逸那小子跑远了,他这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一口郁气呼出:“呼……”唐逸跑后,不一会儿功夫,果真见得一群身着制服的警察,浩浩荡荡地朝唐逸他家的方向涌来了。

  大致扫一眼,那一群人在村道上排成了一条长龙似的,至少得有三四十号人。

  不过,好像也不全是警察,后边跟着的好像是武警兵,他们的服装颜色不大一样。

  领头的,就是上回那个县公安局副局长廖晓军。

  瞧着他那一副盛气凌人的神态,可见这次还真是有备而来。

  就西苑湖边上的快艇都停满了,挨着湖岸边排成了一溜。

  村长李厚生显得一副沉静的样子,默默地站在唐逸他家堂屋门口的台阶上,正扭头瞧着他们那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来。

  廖晓军走近唐逸他家门前的台阶下,抬头瞧了一眼台阶上的村长,他有些犯憷地愣了一下,也没说话。

  村长则是目光锐利地打量着廖晓军,见得他那副鸟样,村长也没有吱声。

  廖晓军再次瞧了村长一眼,忽然一声令下:“把那村长给铐起来!”

  “我草!!!”村长一声震怒,吓得他们那队人马都怔了一下……

  “谁他妈敢铐老子?”村长又是一声呵斥。

  廖晓军身后的西苑乡乡派出所所长郭有年赶忙上前一步来,扭头冲身旁的廖晓军说道:“廖局长,这村长可是没犯啥错哦!这事还是不要闹得太大了!”

  廖晓军扭头凶了郭有年一眼:“你算个球呀?你跟我说他妈什么东西呀?”

  正在廖晓军这话刚落音的时候,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蓬!’

  待他们反应过来后,才忽然发现,原来是这村里的村民们浩浩荡荡地赶来了,其中一个朝天空放了一响自家制的土枪……

  乌溪村的村民们是从来不怕事的,也胆子大。

  他们自发地组成一队人马匆匆赶来,其中那个胡子拉茬的大黑脸手握一管自制的土枪,往前迈一步:“麻痹的,老子倒是要看看谁能将我们村长怎么样?就你们这等货色,老子又不是没有见识过!!!妈的,老子也他妈当过兵!!!”

  廖晓军见得这村里人又是浩浩荡荡的来了几十人,他也有点儿胆怯了。

  因为要真跟村民们动起手来的话,他也怕,一是怕自己没好果子吃,二是怕这事闹大了,他这副局长的职位就不保了。

  于是,廖晓军提醒自己清醒一点儿,他真正要对付的人不是村长,而是唐逸那小子。

  待分清主次后,廖晓军冲村长说了句:“我可以不动你村长,但是今日个必须得将唐逸交给我带走!”

  村长听了这话后,则是说了句:“那你们看到人了就带他走呗。”

  “那好,那你们就都退了吧,任我们搜吧。”廖晓军忙道。

  “嘿。”村长一声冷笑,“任你们搜?你们以为是鬼子进村呀?是不是还要抢他妈花姑娘呀?”

  “村长,你什么意思呀?”廖晓军不爽了。

  “廖副局长是吧?”村长回话道,“我告诉你,记住了,你会为你行为付出代价的!你别真他妈以为我们农民拿你没有办法!你也别他妈领着这浩浩荡荡的人马来欺压我们百姓!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

  “就你们这村的刁民,也说我欺负你们?”

  这话出来后,那个手握土枪的胡子拉茬的大黑脸不干了,冲廖晓军急眼道:“麻痹的!!!你说他妈什么东西呢?谁是刁民了呀?就咱们这乌溪村谁是刁民了呀?这话,你他妈给说清楚了!!!”

  廖晓军见得那个大黑脸急眼的样儿,他竟是说了句:“怎么,你想咬我呀?”

  手握土墙的那个胡子拉茬的大黑脸叫牛大成,是乌溪村出了名的大力士,体魄也魁梧,就村里的那块大石磨,他能给一下给抱起来。

  牛大成以前当过三年兵,退伍回来后,娶个了婆娘,就一直守在这村里没出去过。

  牛大成忽听廖晓军那么地说着,说是不是想咬他,牛大成心里的这个气也就上来了,忽地冲廖晓军迈步过去:“麻痹的!!!”

  廖晓军忽见牛大成鲁莽地冲闯过来,吓得他惶急拔出了手枪来:“站住!!!”

  牛大成忽见廖晓军拔枪指着他,他丝毫不畏惧地上前去,将头顶在枪口上:“开枪呀!!!麻痹的,你个龟孙子今日个要是不敢开枪的话,你就是我家重孙子!!!”

  实际上,这廖晓军也没啥能耐,除了佩戴有一把破手枪外,其它的要说打的话,这村里随便一个村民就能掀翻他。

  他身旁的郭有年瞧着又是陷入了僵局,他心里这个乐呀,心说,你姥姥的,你廖晓军这色货也真不怕嫌寒碜,你说你没事老是要往这村里跑干蛋呀?不知道这乌溪村的村民不好惹吗?

  身后的几名干警见得陷入了僵局,于是他们忙是上前来劝阻道:“这位大哥呀,您还是冷静冷静吧!我们不是针对您来的,我们是来抓唐逸的!”

  牛大成伸手推开那几名干警,依旧将头顶在廖晓军的枪口上:“麻痹的,你倒是开枪呀!!!孙子呀!!!”

  廖晓军彻底囧了,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孙子,开枪吧!!!”牛大成又是嚷嚷道。

  没辙了,廖晓军也只好囧囧地将枪收回了枪套内,白了牛大成一眼:“不跟你一般见识!”

  牛大成见得廖晓军也就这点儿能耐,他更是气盛了,质问了一句:“刚刚谁说我们是刁民来着?”

  “你想怎么样呀?”廖晓军心里有些胆怯地问了句。

  “草!你说呢?”牛大成反问道。

  “你就他妈刁民!”廖晓军忽地气恼道。

  这话刚落音,牛大成抬腿就是一脚踹去:“刁你妈个蛋呀!!!”

  踹得廖晓军猛地往后退了数步,然后仰身向后,一个屁墩子坐倒在地……

  忽见牛大成将副局长廖晓军给踹倒了,忽然一下,后方的干警们一涌而上……

  其他村民们瞧着他们干警们一圈人涌向了牛大成,于是他们没敢怠慢,也是一涌而上,迎了上去……

  这架势就要群殴了。

  就在这时候,唐逸返回来了,大喊了一声:“别他妈打了,老子在这儿呢!”

  村长忽见唐逸那死小子返回来,急得忙是瞧着唐逸:“不是叫你跑了吗?”

  有几个村民们也是急忙扭头瞧了唐逸一眼,焦急道:“唐逸,你回来干嘛呀?”

  随即,跟在唐逸身后的胡斯淇老师大声道:“没事,姑奶奶我倒是要看看今天谁有能耐将唐逸带走?”

  由于唐逸忽然出现,这场群殴也就打起来,大家伙都散开了。

  这时候,廖晓军也从地上站起了身来。

  胡斯淇老师从人群中穿过来,直接来到了廖晓军的跟前,恼怒地瞪他一眼:“平江县公安局副局长廖晓军是吧?现在,姑奶奶我告诉你:你这个副局长到头了!”

  廖晓军见这回这丫头又出现了,他心里这个气呀,凶了胡斯淇一眼:“你是谁呀?”

  “我是谁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爸是谁就好了。我想,你应该认识江阳市市委书记胡国华吧?”

  这话一出,不单单是廖晓军被吓得愣住了,在场所有的人都怔住了……

  一双双眼珠子都盯向了胡斯淇。

  村长心里也是咯咚了一声,被吓得愣怔怔地瞧着胡斯淇,心说,这姑娘怎么不早说呀?这……乡教委完了,这次欺负人家是个新来的大学生,给派来我们村教书,肯定是玩完了?

  就胡斯淇的那么几句话,彻底制服了廖晓军,此时此刻,廖晓军囧在那儿是不上不下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胡斯淇瞧着廖晓军那囧样,又是言道:“作为平江县公安局副局长,你利用自己的那点儿职权,三番五次的带着公安人员来乌溪村欺压村民,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你是不是真以为这村里就没有治得了你了呀?你是不是真以为你爸是平江县常委书记就能罩得住你呀?你是不是真以为平江县就唯你独大了呀?只要你今天说出抓捕唐逸的理由来,注意,是成立的理由,不成立的理由,你就别废话了,你将这成立的理由说出来,兴许姑奶奶我还能放你一马,否则的话,连你爸一块儿给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