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0章 反被收拾

   见得胡斯淇这般气势,廖晓军那还敢放屁呀,声都没敢吱一声。

  这时候,一名较为机灵的干警忙是上前在廖晓军的耳畔说了句:“廖局,赶紧撤了吧,惹不起呀!”

  廖晓军囧在这儿,忽听那名干警那么地出主意了,于是他小声地说了句:“你叫他们都撤了吧。”

  那名干警听令后,忙是一个扭身,冲后方的干警们扬了扬手……

  于是,他们都明白怎么回事了,一个个地开始转身,打道回府,其中不乏有人犯嘀咕道,心说,麻痹的,廖晓军呀廖晓军,这回你装b装大了吧?还他妈号召我们白他妈跑了一趟,真是的!就你廖晓军这色货要是不贪念人家刘永的姐姐刘晓静的话,你也不会装b装到这程度上不是?你也不会为了刘永那色货跑来这村里装蛋不是?这回这蛋装的,装到母鸡窝了吧?

  唐逸瞧着廖晓军已经号召他的队伍撤离了,他晃晃悠悠地上前两步,冲廖晓军说了句:“别他妈以为你是个副局长就牛XX的,比你这副局长官大的有的是。”

  廖晓军也只好囧囧地瞄了唐逸一眼,啥话也不敢说,然后扭身准备撤离了……

  就在廖晓军转过身去时,唐逸抬手就是一个大巴掌拍打在他的后脑勺上,‘啪’的一声。

  待廖晓军气恼地回头一瞧,牛大成则是一口粘痰啐去:“噗!”

  这一口粘痰正好啐在了廖晓军的鼻梁上,闹得甚是无奈地皱了皱眉,不甘地白了牛大成一眼,但也没敢吱声。

  廖晓军像是已经感觉到了还将有不妙的事情发生,于是他惶急转过头去,呲溜一声就跑了……

  村民们瞧着廖晓军那等慌乱逃离的糗态,一个个的都嘿嘿地乐了,牛大成乐嘿嘿地说了句:“就这草行也是副局长呀,真是他妈白扯。”

  村民们瞧着这等滑稽的场面倒是乐得开花了,可是村长却是沉闷了,心里沉沉地瞄着胡斯淇老师,暗自心说,这下完了,这……唉……这咋他妈弄呀?得,我还是今日个去一趟西苑乡吧,跟乡教委说说胡老师的情况吧,人家可是他妈市委书记的女儿,这可不能再怠慢了呀……

  唐逸瞧着进村来的那群傻b都他妈灰溜溜的跑完了,于是他扭头瞧了胡斯淇一眼,若有所思地愣了一下,然后说了句:“胡老师,谢谢你了哈!”

  忽听唐逸在身旁说话了,胡斯淇这才扭头看了看唐逸,她也是若有所思地打量了唐逸一眼,想着前几天他跟村里那个女孩在市里一起回村的事情来,不由得胡斯淇有些生气撇了撇嘴,说了句:“得了吧,你还是别谢我了吧。”

  听得胡斯淇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唐逸愣了愣,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所以他也只好一脸不解地瞅着她……

  正在这时候,赶巧似的,胡斯淇兜里的BP机响了起来。

  听得BP机响,胡斯淇忙是掏出BP机来,瞧了瞧显示屏,只见是她妹妹打来的传呼:“姐,麻烦你再请那个山村的小神医来江阳市来一趟吧,胡斯怡。”

  忽然瞧着这条信息,胡斯淇有些郁闷地皱了皱眉宇,心说,哼!死丫头,你不是瞧不起人家么,怎么又要姐请人家去江阳市了呀?真是郁闷!你个死丫头不知道上回怠慢了人家,人家不高兴了么?这回,你让姐怎么跟人家说呀?

  正在胡斯淇感觉郁闷的时候,村长上前来了,忙是笑微微地说道:“那个……胡老师。”

  忽听村长在耳畔称呼着,胡斯淇扭头看了看村长:“怎么啦,李村长?您有事找我呀?”

  “嗯。”李村长忙是笑嘿嘿地点了点头。

  这会儿,村民们瞧着村长跟胡老师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他们一个个的都愣了愣。

  有的瞧着廖晓军那群人落荒而逃之后,就扭身回去了,可还有一部分人留在这儿没走。

  没走的那部分村民们瞧着胡斯淇,一个个的不由得心想,我草,没想到这胡老师原来还是市委书记的女儿呀?这也……太他妈不可思议了吧?没想到原来还是个大千金窝在咱们这乌溪村……

  胡斯淇似笑非笑地打量了村长一眼:“李村长,您有啥事就说吧?”

  “就是……”村长又是赔笑道,“关于你……你要是真不想在我们乌溪村教书了的话,那么我今日个就去乡教委跟他们说一声吧。”

  胡斯淇愣了一下,忽见李村长这态度,她恍然大悟,急忙说道:“李村长呀,您千万不要去乡教委揭示了我的身份。因为……我不想他们知道。还有,我们不是好了吗?我教完这一学期呀。”

  听得胡斯淇这么地说着,村长这心里总算不那么胆颤了,忙是笑嘿嘿地说道:“那……胡老师,这可是委屈你了哦。”

  “嘻……”胡斯淇粲然一笑,“李村长,您是不是知道了我的身份,您害怕了什么了呀?放心吧,我知道您是个好村长,我不会为难您的啦!再说了,我们说好了,教完这一学期,我肯定会教完这一学期的啦!”

  见得胡斯淇这么地说着,村长这才欢喜地乐了乐,说了句:“有胡老师你这话,我也就放心了。”

  胡斯淇又是粲然一笑,说道:“好啦,李村长呀,您忙去吧,没事啦。”

  “那成。”村长忙是点了点头。

  说完,村长一个扭身,见得还有一部分村民们守在这儿没走,于是他忙是驱赶道:“走走走!你们这帮家伙还搁在这儿干啥呀?都散了吧!”

  忽听村长这么地说着,唐逸忙是扭身冲大家伙说道:“今日个都谢谢你们了哈!”

  牛大成冲唐逸嘿嘿地一笑,说了句:“谢啥呀,回头你这瓜娃子要是能将胡老师给拿下的话,记得请我们吃喜酒就是了,哈。”

  村长忙是瞪了牛大成一眼:“你搁这儿瞎说啥呀?赶紧走!”

  牛大成反而更是来劲了,笑嘿嘿地说道:“村长,你怕啥呀?市委书记的女儿也是姑娘家不是么?也得需要个男人,也得嫁人不是?”

  胡斯淇听着这玩笑的话,小脸早已羞红……

  唐逸则是偷偷地打量了她一眼……

  村长忙是伸手将牛大成那家伙给拽走了:“走走走,别跟这儿瞎说八道了,有这工夫,还是回去跟你家婆娘整一回吧。”过了一会儿,胡斯淇扭头来回瞅了瞅,见得村民们都散了,于是她扭头瞧了瞧唐逸,说了句:“你为什么还不走呀?”

  唐逸皱眉一怔:“咦?这儿……好像是在我家门口吧?”

  听唐逸这么地回答着,胡斯淇微微地羞红了脸颊,然后白了他一眼:“这次为什么要去叫我帮你呀,你不是有那个李薇吗?”

  唐逸听着,皱眉愣了一下,也不知道人家胡斯淇这是吃醋的表现,所以他也就回了句:“什么李薇呀?”

  “还有什么李薇呀?不就是你们村的那个李薇咯!”

  “她……今日个不是去广东了么?你不知道呀?”

  “我怎么会知道呀?”胡斯淇又是白了唐逸一眼,“我管她会去哪里呢!”

  见得胡斯淇这样,唐逸愣怔怔地打量了她一眼:“胡老师,你怎么了呀?怎么……感觉你好像气呼呼的呀?”

  胡斯淇两颊羞红地冲唐逸翻了个白眼:“我哪有气呼呼的嘛?”

  “得得得。”唐逸忽然烦心道,“我不跟你矫情了,我钓鱼去了。你也赶紧回学校吧。对了,今日个这事……谢谢你了哈,胡老师!”

  见得唐逸这家伙说着就要扭身朝堂屋走去了,气得胡斯淇自个生闷气地瞪了一眼他的后脑勺,跺了一脚……

  看来唐逸这货也是太不解风情了?

  其实也不是唐逸这货不解风情,而是在他得知胡斯淇是市委书记的女儿后,他就对她断了想念。

  没有办法,这乌溪村的人都是这么实在,唐逸也不列外。

  用唐逸这小子自个的话说,龙配龙、凤配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所以老子还是别去惦念人家胡老师了吧,就老子这副小村民德行,她胡斯淇也不会看上老子的,虽说老子算是乌溪村最帅的了,但是要是去市区晃荡一圈,也会发现自己帅得不怎么明显,所以这位市委书记家的大千金也是不会瞎了眼的跟老子跟前凑的。可是令唐逸没有想到的是,当他进堂屋拿着钓竿和铁桶出来后,发现胡斯淇还没走,还搁在他家门前的台阶下站着。

  胡斯淇抬头瞟了他一眼,便是说了句:“这周五再跟我一起回一趟江阳市吧,行不行呀?”

  “啊?”唐逸有些意外地一怔,“你说什么呀?”

  “你耳聋呀?”胡斯淇白了他一眼。

  “不是。只是刚刚……我没太注意你在说什么?”

  “我说,要你这周五再跟我一起回一趟江阳市,这回听清了吧?”

  唐逸再次倍感意外地愣了一下,心说,我草,我没有听错吧?这胡老师又叫我陪着她一起回江阳市?

  想着,唐逸则是回了句:“等周五的时候再说吧,行吗?”

  胡斯淇郁闷地撇了撇嘴:“反正我今天帮了你这么一个忙,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胡斯淇扭身就朝村小学的方向走去了……

  唐逸又是愣了愣,然后扭头瞧着胡斯淇远去的背影,心想,格老子的,这小婆娘的究竟什么个意思呀?老子怎么有点儿……搞不懂呀?

  难道……莫非……

  这小婆娘的还真对老子有那么点儿意思?

  这天下午,唐逸正坐在西苑湖南岸的位置钓鱼,忽然,莫名其妙的,只见余文婷从南岸边上的树林里钻了出来……

  余文婷也就是牛家的儿子牛成福从广东骗回来的那个小媳妇。

  余文婷从树林里偷偷地贼贼地钻出来后,慌是扭头朝四野瞄了又瞄的,待确定四野毫无他人的时候,于是她冲着南岸边坐着的唐逸尽量小声地嚷了一声:“喂——”

  忽听这声音,吓得唐逸不由得浑身一颤,然后才扭头朝树林那边望去……

  忽见是余文婷贼溜溜地站在树林边上那儿,唐逸愣了愣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