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1章 余文婷又来找了

   余文婷远远瞅着唐逸在发愣,于是她有些焦急地冲唐逸招了招手,意思是示意他快过去。

  唐逸明白她的意思后,忙是扭头向后看了看,见得这会儿好像没有人在,他这才站起身来。

  起身后,唐逸又是朝四野看了看,见得四野确实是没有人影,于是他小子也就快速地朝树林那方溜去了。

  余文婷见得唐逸溜了过来,她也就扭身回树林里了。

  待唐逸溜进树林后,甚是不解地瞧了余文婷一眼:“你怎么会在这儿呀?”

  余文婷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他一眼,然后回道:“我从后边的山里绕过来的,没有人看见我。”

  说着,余文婷有几分担心道:“我们再往里走走吧?”

  “嗯。”唐逸点了点头。

  于是,他俩也就扭身往树林深处走去了……

  林中树木苍生,草儿翠绿,屋后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星星点点地撒在林中的草地上。

  空气中弥漫着草儿的腥味,还有落叶枯烂的味道。

  唐逸和余文婷走至树林深处的一片空草地中后,余文婷朝一棵树下挪了挪步,然后扭身在那棵树下坐了下来,背靠着树干。

  唐逸朝她迈了两步,在她对面的草地上坐了下来,跟她面对面地坐着。

  余文婷瞧着唐逸坐下了,她打量了他一眼,然后问了句:“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带我出村呀?”

  “嗯?”唐逸皱眉愣了一下,然后瞄了余文婷一眼,“你也看到了,湖面这么大,我自己又没有船,我怎么带你出去呀?”

  “喂!”余文婷急忙道,“你不是答应过我了吗?难道你又想反悔了呀?”

  唐逸难为情地皱眉道:“我答应是答应你了,但是我这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不是么?”

  “那你到底有没有帮我想办法嘛?我看你天天在村里晃荡着,好像压根就不为我着急似的?”

  “你这不废话嘛,老子是这村的人,不在这村晃荡,那还去哪儿晃荡呀?”

  “哎呀,人家不是那意思啦!人家就是说你根本不为我着急!”

  唐逸听着,心里有些不爽地瞧了余文婷一眼,心说,你又不是我唐逸什么人,我凭啥替你着急呀?再说了,你个死婆娘上回给我睡,还没睡成呢……

  想到这儿,他小子不由得有些邪念地瞄了瞄余文婷粉颈下那对鼓荡之物。

  邪念地瞄了瞄之后,唐逸说了句:“你来找我,就是想跟我说这些呀?”

  忽听唐逸这么地说着,余文婷莫名娇羞地羞红了两颊,羞涩地瞄了他一眼,然后低头小声地说了句:“你上回……不就是……想要我吗,所以我今天就……”

  忽然见得余文婷这么地说着,唐逸这家伙不由得精神了起来,忽地一下坐直了身来。

  余文婷见得他像是要朝她扑来了,于是她惶急道:“先说好,我可以这就给你,但是你也一定要带我出村。”

  “嗯。”唐逸应了一声。

  余文婷又有些顾虑地瞧了他一眼:“要是我给你了,你不带我出村的话,我可就会跟牛家说你强奸了我哦!”

  忽听这么一句,唐逸的心砰然一跳,怔怔地瞧着余文婷,他也犹豫了,忽然说了句:“那还是算了吧,我不要了。”

  余文婷忽听他这么地说了,见得他害怕了,她一下也陷入了僵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因为他若是不想睡她了,那么也就证明他不会为她去想办法带她出村了,换句话说,她的希望和幻想在这一刻被瓦解了……

  显然,唐逸是不会为此冒险了,因为他现在也睡过几回女人了,知道了那是啥滋味了,所以能不能睡余文婷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要是余文婷这婆娘真在村里闹开了,说唐逸强奸了她的话,那么唐逸在乌溪村也就名声扫地了,所以这等傻事,他不会干的。

  此刻,唐逸心说,麻痹的,老子不睡你了成不?

  这僵局持续了好一会儿后,余文婷忽然稍稍地抬起头来,若有所思地瞧了唐逸一眼,问了句:“你……真的不想要了?”

  “嗯。”唐逸闷闷不乐的点了点头。

  “你……怕了?”

  又听得余文婷这么地问着,唐逸有些恼火地瞅了她一眼:“废话,谁不怕呀?”

  “那……那你……那你是不是不想带我出村了呀?”

  “你出不出村,管我鸟事呀?”唐逸这么地回了她一句。

  “可是……”余文婷的心再次凉透了,可怜巴巴地瞧着唐逸,“可是你……好吧,我求你了,行不行呀?”

  “操!”唐逸更是恼火地瞧了她一眼,“求我有你这么求的吗?”

  “可是……”余文婷急得眼泪就下来了,“可是我那不是担心你……担心你骗我跟你睡,睡完了,你也不管我了么?”

  听着这话,唐逸愈加郁闷了:“我草,我又不是他妈睡不到女人,真是的。你以为你真就是一朵花了呀?”

  这话将余文婷也气得够呛,囧囧的、可怜巴巴的瞧着唐逸,然后软话道:“好吧,我相信你吧。你要是想……那就……随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见得余文婷这样了,唐逸又有些于心不忍地打量了她一眼,说了句:“算了吧,没心情了。”

  “那……”

  “那你还是给5000块钱吧。”唐逸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可……可是……要等你带我出村了,我才能给你的呀。”

  “我知道呀。”唐逸回道。

  “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能带我出村就带我出村,不能带我出村,你也不想要那5000块钱了呀?”

  “随你怎么想吧。反正我他妈又没有欠你什么不是?”

  “那……那我……”余文婷尴尬了,“那你还是……还是睡我吧。我求你了,来吧。”

  说着,余文婷也豁出去了,也不犹豫了,抬手就解开了领口第一粒纽扣……

  瞧着余文婷真解扣子了,唐逸不由得愣了愣眼神,整个人有些木木地瞧着她羞答答的一粒一粒地解去了衬衣的纽扣,随之展现的是一只粉色的杯罩托着一对白哗哗的鼓荡家伙,随着她的动作在微微颤动着……

  然而,就在余文婷羞涩的反手到背后,正要打开杯罩的挂扣时,忽然传来了一声:“文婷——”

  忽听是牛成福在叫喊着,吓得唐逸一个激灵,潜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余文婷稍显镇定了愣了一下,侧耳细听了一下动静,然后慌是将杯罩的挂扣给挂回去,伸手抄起一旁的衬衣就惶急给穿上了……

  这时候,在树林外又是响起了一声:“文婷——”

  余文婷听着,一边慌乱地扣上衬衣纽扣,一边冲唐逸极为小声地说了句:“一会儿你就说你没有看见我就好了,我从后山绕走了。”

  说着,余文婷已经站起了身来,扭身就朝后山的方向溜去了……

  唐逸扭头瞧着余文婷一溜烟的工夫就没影了,消失在了远处的树后,他这才敢呼吸一口气:“呼……”

  于是,他也就站起了身来,扭身朝西苑湖南岸的方向望去,见得树林里还没有牛成福的身影,他趁机又是平定了一下自个的内心,然后也就迈步朝南岸的方向走去了。

  此刻,唐逸心里甚是郁闷,心说,麻痹的,看来余文婷这个龟婆娘的不能睡呀,每次一当要睡了,就发生他妈意外了……当唐逸从树林出来后,正好,赶巧似的,一眼就瞧见了牛成福沿着南岸朝他这方走来了。

  牛成福见得唐逸从树林里出来了,他不由得愣了愣眼神,然后若有所思地打量了唐逸一眼,疑惑地问了句:“唐公子呀,你瞧见我家余文婷没?”

  唐逸装作一副啥也不知道的样子,回了句:“没有。”

  “那你……刚刚在这树林里干吗来着呀?”

  “我草!老子上树林里干吗,还得向你牛成福汇报呀?”

  “我不是那意思,我就问问不行吗?”牛成福忙道。

  唐逸故意没事找事道:“你问他妈什么东西呀?合着你那话的意思,好像我唐逸在树林跟你家余文婷怎么着似的?”

  见得唐逸这样,牛成福有些恼火地瞪了他一眼:“唐逸,你小子别说那没用的成不?”

  “啥就他妈有用,啥就没用呀?”

  “得得得!我懒得跟你小子说!不说了,成不?”

  听得牛成福这么地说了,唐逸也就没有吱声了。

  牛成福有些气恼地白了他一眼,然后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往树林里走去了:“文婷——”

  唐逸回头瞧了一眼,瞧着牛成福朝树林里走去了,他愣了一下眼神,然后转过头来,朝南岸走去了。待唐逸回到他钓鱼的位置,便是扭身又在岸上的草地上坐了下去。

  坐下后,他收起一根钓竿来看了看,见得鱼钩上的蚯蚓没了,于是他给上了一条蚯蚓,又将钓甩入了湖水中。

  过了一会儿,牛成福从树林里出来后,见得唐逸坐在南岸边钓鱼,打这儿经过往回走时,牛成福又是忍不住冲唐逸问了句:“你真没瞧见我家余文婷呀?”

  “没有。”唐逸摇了摇头。

  牛成福皱了一下眉头,灵机一动,使诈道:“我他们说……余文婷来西苑湖了呀?”

  唐逸张嘴就回道:“我草!西苑湖他妈大着呢,她要是往北岸走了,我上哪儿他妈见她去呀?再说了,老子搁这儿钓鱼呢,哪有他妈工夫看她呀?”

  牛成福听着,皱眉琢磨了一下,然后又是问了句:“你真没看见她呀?”

  “都说他妈没有了,你咋还问呀?没看见老子搁这儿钓鱼么?”

  见得唐逸不耐烦了,牛成福也只好自找没趣道:“得得得!成了,你钓鱼吧!我走了!”

  说完,牛福成也就扭身走了。

  唐逸扭头瞧了一眼,见得牛成福走远了,他便是心说,麻痹的,你牛成福个龟儿子的跟村里的其他人犯狠还成,但是跟老子这儿,你还差点儿,老子可不管你舅舅是不是啥乡政府办公室主任……

  之后,唐逸一时无聊,也就回想了一下余文婷三番五次来找他、求他的情形来,想着她刚刚都低三下四到了那个地步,他的恻隐之心连连泛起,不由得皱眉心想,格老子的,余文婷这个婆娘也是怪可怜的,要不……老子还是想办法帮帮她吧?俗话不是说,人生在世总得做两件好事不是么?虽然我唐逸算不上什么好人,但也不坏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