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3章 如何帮余文婷

   可是他唐逸在西苑乡这一带啥也不是,到时候不但事情没有办成,自己还被暴露了,那么这结果就太难堪了,搞得他自己也是没法下台阶了。

  所以这种他妈傻事,唐逸才不会干呢。

  当然了,如果能想出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的话,他小子还是会尽量余文婷的。一会儿,当唐逸和胡斯淇坐上去往平江县的中巴车后,胡斯淇忽然扭头好奇地冲唐逸问了句:“你之前在船上说……你们村里真有个人骗了个老婆回来呀?”

  忽见胡斯淇对这事好像感兴趣了,唐逸愣了一下,然后忙是点头道:“对呀。”

  “那你就帮她去报警呗。”胡斯淇热心肠道。

  唐逸忍不住冷笑道:“报警?报警有个屁用呀?就我打了那个什么平江县财政局局长的儿子那事,平江县公安局不是都进了两趟村了么,结果有蛋用呀?”

  听得唐逸这么地说着,胡斯淇不由得皱了皱眉宇,然后冲唐逸问了句:“那……要怎么样才可以帮到她呢?”

  唐逸皱眉想了想,然后回道:“反正不太好办。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大家都不知情的情况下领着她出村。可是咱们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孙老头那条破船,但是孙老头是不会载她出村的。虽然我知道你是胡书记家的大千金,但是你爸肯定不会因为那样一个女的而兴师动众的。”

  胡斯淇一边听着,一边打量着唐逸,欢喜的心说,嘻,他这木头人还是蛮聪明的嘛……

  随后,胡斯淇又是皱着眉宇想了想,忽然惊喜道:“有了!找我同学刘永帮忙!”

  “啥?”唐逸猛地一怔,“你说的就是……平江县那个财政局局长的儿子?”

  “对呀,就是被你打了那个家伙呀!”

  唐逸万般郁闷地皱了皱眉头:“要找还是你去找他吧,反正我是不会找他的,我只想揍他!”

  瞧着唐逸那皱眉头的样子,胡斯淇忍不住欢喜地一乐:“呵……你别这样好不?其实,我跟你说哦,刘永那人其实还蛮不错的啦。只是你不了解他而已。”

  “就他那动不动就装b的样子还不错?”

  “不是啦。”胡斯淇又忙是解释道,“是这样的,他是挺傲的,但是当你和他真正地交往了,你会发现,他真的挺不错的,挺讲义气的啦。”

  见得胡斯淇为刘永这么地辩护着,唐逸有些不爽地翻了个白眼,然后问了句:“是他喜欢你吧?”

  谁料,胡斯淇则是故作得意道:“喜欢我的人多着呢,何止他呀?”

  听着这话,唐逸心说,麻痹的,老子还是别自作多情了吧,还是别以为这位市委书记家的大千金主动找过老子几回,就是对老子有意思了吧……

  喜欢她的人都是他妈官二代或者是富二代,要是排队的话,估计老子得排到咱们乌溪村顶后边的牛王寨了?

  光瞧着他们捞腥了,老子是连汤都喝不着呀。

  胡斯淇忽然伸手在唐逸眼前一晃:“喂,你怎么啦?怎么不说话了呀?”

  唐逸愣过神来,扭头瞧了胡斯淇一眼:“我没怎么呀。”

  “那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呀?”

  “嗯?”唐逸皱了一下眉头,“没啥好说的了呗。”

  “你不是想帮那个女孩吗?”

  “想是想,但是……我帮不上呀。”

  “可以的呀。”胡斯淇忙道,“我刚刚不是说了么?找刘永帮忙呀,他能弄到快艇呀。到时候我们联系好,要他开着快艇去乌溪村,然后我们将那个女孩带出来,不就直接坐快艇出来了么?”

  唐逸皱了皱眉头:“可是我不想见刘永那个傻X。”

  “哎呀,没事啦。我去找他还不行吗?”

  “那……”唐逸想了想,“那好吧。”

  “既然好,那就这样吧,一会儿我们到了平江县就不走了,就去找刘永吧?正好把这事定下来。”

  “要去你去,反正我不去见那个傻X。”

  “哎呀,成了。我去还不行吗?到时候你在宾馆等着我吧。”

  “那……好吧。”待一会儿到了平江县时,天已经黑了,县城早已是灯红酒绿的夜景景象了。

  从平江汽车站出来后,胡斯淇扭头冲唐逸说了句:“我们打车过去吧。”

  “嗯。”唐逸点了点头。

  于是,到了车站前面的道边上,胡斯淇招手要了一辆的士。

  瞧着的士在跟前停下了,唐逸上前一步,拽开车后座的门,坐了进去。

  胡斯淇则是坐在了车前座,也就是副驾座位上。

  待胡斯淇在车内坐好,扭头冲司机说了句:“到平江县县委家属大院。”

  “好嘞。”司机应了一声,也就驱车前行了。在县委家属大院的门口下了车后,胡斯淇忙是冲唐逸说道:“这样吧,我们先去对面的宾馆要房间吧,然后你在宾馆等着我,我去找刘永。”

  唐逸听着,心里有些不爽地瞧了胡斯淇一眼,问了句:“那你今晚上是不是不住宾馆呀,去刘永那儿住呀?”

  忽听唐逸这么地问着,胡斯淇气呼呼地白了他一眼:“你胡说八道什么呀?我跟刘永只是同学关系好不?人家还没有男朋友呢!”

  见得胡斯淇生气了,唐逸忙道:“好了好了好了,那就去对面的宾馆吧。”当唐逸和胡斯淇到了对面的平江宾馆,进宾馆大堂的时候,在门口无意中,唐逸跟一个正出来的哥们相互蹭了一下胳膊,唐逸还踩了一下他的皮鞋。

  那哥们立马就不干了,伸手就推了唐逸一把:“你妈!你长眼睛没?”

  这一把推得,唐逸退后两步,愣了一下,然后抬头打量了一眼那哥们,只见那哥们捯饬得油光锃亮的,人五人六的,像是公务员或者是机关干部一类的人物,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吧。

  推了唐逸一把之后,他立马低头瞧了瞧他那双擦得锃亮的大头皮鞋,见得右脚那只皮鞋的鞋头被唐逸一脚给踩扁了,气得他又是骂了一句:“真是你麻痹的!”

  胡斯淇瞧着那哥们满嘴的脏话,她有些恼火了:“喂,我说,先生呀,大家都是无心之失,你能不能不骂脏话呀?”

  那哥们听着,抬头就是气恼地瞪了胡斯淇一眼:“你个小婊子说个蛋呀?我骂你了吗?”

  唐逸很是不爽地皱了皱眉头:“喂,我说,哥们呀,你是吃他妈粪便长大的呀?”

  “我草!你说他妈什么呢?再说一遍!”

  唐逸听着,显得一脸不惧的样子:“我说,你是吃他妈粪便长大的呀?”

  “我草!!!”那哥们一声震怒,怒眼一瞪,眉头一皱,挥拳就朝唐逸的太阳穴袭来了……

  唐逸抬手一把攥紧那哥们的拳头,反手一拧,‘咔吧’一声,直接就给弄得脱臼了……

  疼得那哥们是一声哀嚎:“啊——”

  当唐逸撒开他的拳头,就只见他那只右胳膊耷拉了下去……

  忽然脱臼的那种钻心的疼痛感,闹得那哥们是咬牙切齿的,眉头紧皱,不一会儿就只见他汗如雨下,满脑袋的汗珠子,忍不住又是一声哀鸣:“哟——”

  瞧着他一时痛苦的样子,唐逸则是瞪了他一眼:“麻痹的,就你这等货色也敢在老子面前犯狠呀?那这就算是给你一点儿教训,让你尝尝苦头吧!”

  “你……”那哥们不甘地皱眉瞪着唐逸,“你知道我是谁不?我是他妈县检察院副院长陆青!”

  唐逸则是伸手指了指胡斯淇,冲那哥们问道:“你知道她是谁不?”

  “谁呀?”那哥们还犯着狠呢。

  “江阳市市委书记胡国华的女儿胡斯淇!”

  这话一出,吓得那个自称是检察院副院长陆青那哥们的心砰然一跳,囧住了,傻眼了……

  这时候,唐逸冷冷的一笑,说道:“平江县检察院副院长陆青是吧?我记住了。谢谢你自报家门哈。”

  说完之后,唐逸扭头冲胡斯淇说道:“好了,胡大千金,我们走吧,别搁这儿耽误时间了吧。”

  待唐逸的话一落音,他正要跟胡斯淇扭身朝宾馆前台走去时,忽然只见那哥们‘噗通’的一声,双膝跪在了唐逸和胡斯淇的跟前:“请等等!”

  忽见那哥们竟是跪地求饶了,唐逸则是冷笑道:“你不是很牛吗?你不是平江县检察院副院长么?你这跪着是干啥呀?”

  “我……”自称是平江县检察院副院长陆青那哥们一脸苦相,苦闷着脸,冲唐逸说了一句,“我这胳膊……真他妈疼呀!”

  忽听这句话,胡斯淇忍不住忙是捂嘴一声窃笑:“哈……”

  唐逸见得胡斯淇那偷笑的样儿,他也是忍不住一笑,然后故作严肃地冲陆青那哥们说道:“你胳膊疼管我蛋事呀?”

  “那那那……”没辙了,陆青也只好认祟了,疼得他满头大汗地结巴道,“大、大哥!刚刚……确实是我不对!我、我、我态度是有问题!对、对、对不起了!大、大、大哥,你大、大人不计小人过!”

  说着,陆青又慌是冲胡斯淇致歉道:“胡、胡、胡大小姐,对、对、对不起了!请你饶、饶、饶了我吧!”

  女孩子嘛,天生怜悯心。

  所以胡斯淇见得陆青那痛苦的样儿,心里有些同情,见他这会儿态度也还算可以,于是她也就扭头在唐逸的耳畔说了句:“好了吧,算了吧,别跟他计较了吧。”

  听着胡斯淇开口饶恕了,陆青忙是拜谢道:“谢谢谢谢、谢谢!”

  唐逸听了胡斯淇那么地说,见得陆青这会儿这态度也还算好,于是他便是问道:“你是想……要我帮你这胳膊归位么?”

  “对对对!谢谢你了,大、大哥!”

  唐逸则是来了一句:“归位可以,不过嘛……我也确实是个医生。”

  忽听这话,陆青立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忙道:“我给、给、给医药费!多、多、多少?”

  “既然你愿意给,那就好吧。我先给你归位了吧,多少你看着办吧。不成的话,我又再给弄脱臼呗。”

  一边说着,唐逸一边猫下腰去,伸手攥起陆青的右胳膊,用力一拉,然后往回一推,‘咔吧’一声,随后一掌拍在他的肩膀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