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4章 你,滚吧

   说着,唐逸拍了拍两手……

  瞧着唐逸这一系列动作,胡斯淇像是一个小女孩崇拜自己的偶像那样看着他,两眼连眼都不带眨一下的,心说,他真是太神了,嘻,好帅哦!

  陆青试着活动了一下胳膊,呃,感觉真的不疼了,没事了,于是他忙是致谢道:“谢谢谢谢!”

  一边欢喜地站起身来,他一边从兜里掏出了钱包来:“大、大哥,多少钱?”

  “我不是说了,你看着办么?”唐逸回道。

  听着这话,陆青就感觉慎得慌,因为给少了他怕又会给弄得脱臼,可是给多了吧,他有心疼……

  他自个掂量着,瞧着钱包里也就只有一千五六的样子,于是他自个留了一百,将那一沓钱全部掏出来,递向了唐逸:“大、大哥,这数……成不?”

  唐逸瞧着他自己只留了一百,觉得也够意思了,于是他伸手拿过钱来,说了句:“成了,就这样吧。你……”

  “啊,大哥,你说!”陆青眼巴巴地瞧着唐逸。

  唐逸用手指了指门外的大街:“滚吧!”

  吓得陆青一愣,慌是扭身就跑了,可心里还是郁闷,心说,麻痹的,我不会放过你小子的!胡斯淇扭头瞧着陆青跑远了,她不由得笑微微地瞧了唐逸一眼,然后却又是白眼道:“你真坏!”

  唐逸那货则是乐嘿嘿地亲了一下手头的钱:“啵!真xing感!哈哈,我要是不坏,今晚上咱俩住宾馆哪有钱呀?”

  “哼!那也没有你这么坏的好不?”

  “咦?不是吧?”唐逸故作模样地打量了胡斯淇一眼,“你不会是心疼他了吧?他刚刚可是骂你是小婊子哦?”

  “你才是呢!”

  “我靠,他骂的,又不是我骂的。”

  胡斯淇又是白了唐逸一眼:“好啦!走了,去前台办理入住手续啦!”到了宾馆前台,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那前台接待员竟是有点儿结巴,冲唐逸问道:“先、先、先生,您是、是、是住一、一间,还是两、两间呢?”

  唐逸愣了一下,扭头瞧了胡斯淇一眼,然后冲那接待员问了一句:“这个……可以住一间吗?”

  “可、可、可……”

  还没等那接待员说完,胡斯淇就立马说道:“不可以。要两间房。”

  忽听胡斯淇这么地说着,唐逸不由得扭头瞧了瞧她……

  胡斯淇立马瞪了他一眼:“哼!你想什么呢?”

  “我没有想什么呀。”唐逸感觉有些无辜地回道。

  “那你为什么说要一间房呀?”

  “我这不问他可不可以嘛?”

  “晕!你问他做什么呀?这你得问我!我跟你住,又不是他跟你住,哼!”

  见得胡斯淇那气急的样子,唐逸挠了挠后脑勺:“那好吧,那就两间吧。”

  胡斯淇又是白了他一眼:“你再胡思乱想的话,我就敲你脑袋!”

  “我没胡思乱想呀。”

  “哼,还狡辩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没辙了,唐逸只好问了句:“胡老师,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凶了呀?”

  忽听唐逸那般无辜地问着,胡斯淇忽然感觉自己也是有点儿失态了似的,转念一想,咦……我为什么怕跟他住一间房呀?是不是……

  想着,她偷偷地瞄了唐逸一眼,暗自道,才不是呢,我才不会喜欢上他呢,我只是对他有好感而已吧?

  唐逸领了两把房间钥匙后,忙是递了一把给胡斯淇:“给。”

  忽见钥匙递来了,胡斯淇忙是伸手接过钥匙,又是莫名瞄了唐逸一眼……随后,唐逸也就跟胡斯淇一同朝电梯口走去了。

  进了电梯后,唐逸扭头打量了一眼身旁站着的胡斯淇,见得她莫名的羞红了脸颊,唐逸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呃?胡老师,你怎么脸红了呀?”

  “人家哪有脸红嘛?”胡斯淇明显娇羞地回道……

  事实上,也是她多想了,她一想着自己跟一个男孩子来宾馆住,好像就将会发生什么似的,一想到这儿,她就觉得自己不是个好女孩子了似的……

  待乘坐电梯上到了8楼,出了电梯,唐逸和胡斯淇一起沿着走廊找了找各自的房间号。

  待找到后,发现他们俩正好是门对门的,胡斯淇欢喜一笑:“嘻!咱俩是对着门的,真好!”

  可是唐逸那货竟是笑嘿嘿地说了句:“要是一间的话,那就更好了。”

  气得胡斯淇立马扭头白了他一眼:“无耻!”

  唐逸那货则是没皮没脸地一乐,说了句:“得,我进房间了。”

  一边说着,唐逸一边扭身面向房门,拿起钥匙来,准备打开门……

  胡斯淇忙是扭身冲他说了句:“那好啦,那我这就去找刘永去了,完了之后我再来找你一起去吃晚饭。”

  听得胡斯淇这么地说,唐逸想着她一会儿就回来找他吃晚饭,于是他也就回了句:“好吧。”之后,唐逸也就自个呆在房间里瞧着电视。

  正在他躺在床上无聊地瞧着电视的时候,莫名奇妙的,他忽然侧耳细听,只听见他这间房房门的锁孔发出了一阵响动来,好像有人在开门,但是没有打开……

  听着这动静,唐逸皱眉一怔,不由得心说,我草,妈的,老子不会住了一家黑店吧?

  正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门口有个女孩子说了一声:“郁闷,这门怎么打不开呀?”

  另一个女孩子回了句:“我晕!你是不是看错房间号了呀?”

  “没有呀。”

  “你确定没有吗?那就叫服务员来吧。”

  “……”

  听着门口的说话声,唐逸皱眉怔了怔,然后他也就仰身坐了起来,起身,下床,朝门前走去了。

  到了门前,唐逸伸手‘咔’的一声拽开门,吓得门口那两个女孩子都愣住了……

  随即,其中一个女孩子忙是冲唐逸问道:“你怎么在我的房间里呀?”

  唐逸愣了一下,回道:“你怎么在我的房门口呀?”

  “喂,这间明明是我的好不好呀!”那女孩子死认这间房就是她的。

  闹得唐逸心里没底挠了挠后脑勺:“是你的吗?”

  “废话!明明就是我的!”

  “可是我怎么用钥匙打开了这间房的门呀?”

  “那我怎么知道呀?”

  唐逸又是挠了挠后脑勺:“那你给我看看你的房间号。”

  “凭什么给你看呀?你是谁呀?”

  唐逸有些郁闷地打量了一眼跟前的这个女孩子,只见这女孩子穿着打扮还蛮时尚的,典型的城里女孩子,长得也不赖,天生丽质的……

  那女孩子见得唐逸在打量着她,她忙是白了他一眼:“看什么看呀?色狼!”

  这时候,她身后的那女孩子忙是说了句:“晓静,你还是再看看吧,看是不是我们真的走错了?”

  被称作晓静的这名女孩子扭头冲她说了句:“你叫服务员过来吧。”

  唐逸皱了皱眉头:“肯定是你们走错房间了。”

  “你怎么就知道呀?”那名叫晓静的女孩子不爽地白了他一眼。

  “我说,姐,你干吗就非认为我这间房子是你的呢?”

  “你叫谁姐呢?谁是你姐了呀?你眼瞎呀,人家还女孩子好不?”

  “那……妹。”

  “谁是你妹了呀?”

  “得得得,我不跟你说了成不?”唐逸无奈地皱了皱眉头。

  这时候,服务员走来了:“您好,请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那名叫晓静的女孩子扭头就服务员说道:“这人住了我的房间,你们宾馆是怎么搞的呀?”

  唐逸忙道:“这明明就是我的房间好不?”

  服务员上前微笑道:“那,小姐,请问您可以将房间钥匙给我看看么?”

  “你妈才是小姐呢!”那名叫晓静的女孩子张嘴就气愤地骂道。

  骂得那服务员猛然囧住了,愣了好一会儿,才囧笑道:“对不起,女士!请您给我房间钥匙看看吧,好吗?”

  那名叫晓静的女孩子这才肯将房间钥匙递给了服务员……

  那服务员拿着钥匙在手里,皱着眉头看了又看,然后说道:“小……哦不,女士,您……可能真的走错了房间,因为这是8楼,您的房间在3楼。”

  “你们家3字写得跟8字似的呀?你以为我眼瞎呀?”

  “对不起,女士,这……3字,不知道谁在这边上给画了一笔,所以看起来跟8字似的。”

  气得那名叫晓静的女孩子忽然面色灰灰的,郁闷道:“你们这是什么破宾馆呀?房间号乱写!知道我今晚上招待这位女孩子是谁不?信不信我封了你们宾馆呀?”

  那服务员忙是一个劲地点头赔笑,致歉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唐逸瞧着他们扭身要离去了,他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麻痹的,老子就说你们走错房间了嘛,还他妈不信,非得跟老子跟前较劲似的……

  那名叫晓静的女孩子郁闷地回头瞧了一眼,见得唐逸还站在门口看她的笑话似的,于是她便是说了句:“你还看什么看呀?”

  忽听这话,唐逸有些不乐意了:“我说,姑娘,你没被狗咬过吧?”

  这话气得那名叫晓静的女孩子立马一个回身,就气冲冲地奔唐逸而来了:“你说什么呀?”

  忽见她这样,唐逸甚是郁闷道:“得得得!你还是走吧!我不跟你吵!”

  那名女孩子忙是回身过来,一把拽着晓静的胳膊:“好啦,晓静,别闹了!是咱们走错了房间,人家也没有说什么不是吗?”

  说着,那女孩子又忙是冲唐逸致歉道:“对不起哦!”

  唐逸瞧着那名女孩子也是个美人胚子,他忙是回了句:“没事。”

  晓静见得那女孩子过来拉着了她,劝阻着,她仍是有些不爽地白了唐逸一眼:“告诉你:少惹姑奶奶我!姑奶奶我今天正郁闷着呢!”

  唐逸倍感无辜地皱了皱眉头:“要说郁闷,我比谁都郁闷,无缘无故的,我走对了房间,还得挨你骂,你说我这满腔郁闷向谁说呀?”

  那名女孩子听着,瞧着唐逸那无辜样子,她忍不住扑呲一乐:“哈!”

  见得同伴忍不住乐了,那名叫晓静的女孩子不由得打量了唐逸一眼,见得他那无辜的憋屈样,回想着他刚刚说的话,她也忍不住扑呲乐了:“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