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7章 三位美女

   趁机,方乐乐忙是说道:“你们家刘永本来就不让人省心好不好呀?刚刚人家唐逸救了我们,我们也看到了,唐逸可不是爱欺负人的人哦。”

  忽听这话,刘晓静乐呵呵地打趣道:“不是吧?你个丫头这就帮唐逸说话了呀?不会这就爱上他了吧?”

  这话说得方乐乐的小脸噌的一下就红透了,慌是娇羞地白了刘晓静一眼:“人家哪有嘛?人家这是在说公道话好不好呀?”

  胡斯淇有些醋意地瞄了方乐乐一眼:“我看你好像……也有点儿喜欢唐逸哦?”

  “没有好不好呀?”方乐乐急得嚷嚷道,羞得是脸红脖子粗的。

  见得方乐乐都这样了,刘晓静忙是微笑道:“好啦好啦,不拿你个丫头开玩笑啦。”

  “哼!”方乐乐又是白了刘晓静一眼,“是你自己爱上了他吧?”

  刘晓静略微有些娇羞地一乐,然后大胆地乐道:“是啊,我是一点儿爱上他了呀。我可是没有你个丫头那么虚伪哦。我就是觉得以后跟他在一起,肯定会特安全,因为他功夫超棒,呵。这么优秀的男孩子,我不爱那不是犯傻吗?”

  虽然这话算是玩笑,但是胡斯淇听着,心里特别不得劲似的,所以她选择了沉默。待回到了平江宾馆,进了大堂后,刘晓静回身冲唐逸和胡斯淇乐道:“对啦,你们俩都住在8楼是吧?”

  “对呀。”胡斯淇应了一声。

  “那……”刘晓静笑微微地皱着眉宇,想了一下,“咦?你们俩不会是……住一个房间吧?”

  胡斯淇的小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没有啦。晓静姐,你胡说什么嘛?我怎么可能和他住一个房间嘛?”

  “真没有?”

  “没有啦。”

  “呵呵……”刘晓静乐了乐,“那就好,我一会儿半夜去敲他的门,至于会做什么……嘻嘻……此处略去一万字。”

  方乐乐忙是白了她一眼:“你个色女!”

  趁机,胡斯淇也是白了刘晓静一眼:“我看晓静姐也像是个色女?”

  “随你们俩怎么说,我就走我色女的路,让你们俩意淫去吧。”刘晓静一边乐呵呵地说着,一边瞧了瞧唐逸,“来,帅哥医生,我们俩抱一下吧,一会儿我们就分开了。”

  忽见刘晓静这样,闹得唐逸囧住了,心说,不会吧?这姐们还真直白哦?

  见得唐逸微微红脸,刘晓静乐道:“咦?不会吧?帅哥医生,你害羞了呀?脸红了耶?”

  胡斯淇忙是趁机说了句:“人家可是纯洁的好不?”

  “就是!”方乐乐也忙道,“哪像你刘晓静那么色呀?”

  见得她们两个丫头这么地说着,又见得唐逸有些害羞的样子,刘晓静一声偷笑,干脆冲唐逸上前去,一把拥抱着唐逸,还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啵……

  唐逸有些木然了,只感觉被亲的地方麻麻的似的。

  拥抱过后,刘晓静说了句:“谢谢你今晚救了我和方乐乐!”

  瞧着刘晓静那样,胡斯淇心里这个气呀,心说,她真是好不要脸哦!哼,气死我啦!居然还亲他,哎哟……

  方乐乐见得刘晓静那拥抱和亲他原来是为了感谢他,于是她也羞答答上前一步,在唐逸左边脸颊上亲了一口:啵……

  这忽然一下亲的,唐逸再次木然了……

  “我也谢谢你今晚上救了我和刘晓静!”方乐乐致谢道。

  胡斯淇瞧着,心里这个着急呀,心说,我晕啦!她怎么也去亲他呀?搞什么呀?他不是大众情人好不好呀?他是喜欢我的,才不会喜欢你们俩呢,哼!

  在胡斯淇郁闷时,刘晓静说道:“好啦,我们上楼吧。”于是,他们也就一同朝电梯走去了。

  待进了电梯后,唐逸站在她们三个女孩子中间,嗅着她们身上不同的芳香,不由得心想,这感觉真好!

  忽然,方乐乐忙是问了句:“对了,你们明天几点回江阳市呀?”

  “一早。”

  “那我们一起吧。”方乐乐忙道。

  待她的这话落音,电梯也到了三楼了,‘叮’的一声……

  方乐乐见得电梯到三楼了,她又是急忙道:“对了,我和刘晓静住在三楼,我们得下电梯了,那个什么……唐逸、斯淇,我们明早在大堂等哈!”

  “……”

  第二天早上,当唐逸和胡斯淇乘坐电梯下楼来的时候,发现刘晓静和方乐乐已经早早地坐在大堂的沙发前等着他俩了。

  刘晓静看起来比他们几个都大两岁似的,所以她稍显成熟一些,不过这丫头的性格开朗。

  她见得唐逸和胡斯淇下楼了,就忙是笑嘻嘻地站起身来,迎上去冲唐逸乐道:“帅哥医生。”

  唐逸瞧着她那略带点儿玩味的笑意,只是微微地笑了笑,心说,这个婆娘不会是对老子有意思吧?不过这倒是合适了,刘永那个傻X不是爱装b么,那么老子就草了他姐……

  想到这儿,唐逸这货自个在心里偷乐了一声。

  方乐乐那丫头上前,冲唐逸和胡斯淇中规中矩地一笑:“嘻……走吧,我们一起去吃早餐吧。”

  “好呀。”胡斯淇忙是应了一声。

  刘晓静忙是乐呵地说了句:“我请客哦,谁也别跟我抢哦。”

  方乐乐白了她一眼:“谁有病跟你抢着请客呀?”

  胡斯淇则是微微地一笑,什么都没说。

  显然,看起来,胡斯淇的性格像是跟她们两个丫头格格不入似的。

  唐逸没有吱声,只是心说,麻痹的,你爸是县财政局局长,谁能比你家有钱呀?你爱请客就请呗。

  随即,方乐乐笑微微地张罗道:“好啦,那我们这就走吧。”

  胡斯淇忙是说了句:“等一下哈,我和唐逸还没去退房呢。”等唐逸和胡斯淇去前台退了房后,他们也就一同出了宾馆大堂。

  待跟随着刘晓静朝早餐店走去时,方乐乐扭头冲胡斯淇问了句:“对了,斯淇,昨天晚上你好像没有做自我介绍吧?”

  胡斯淇听着,忙是一笑,回道:“我叫胡斯淇。”

  “胡斯淇?”方乐乐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宇,“我怎么听着这个名字好熟呀?”

  这时候,刘晓静忙道:“不就是我弟弟刘永提起过吗?他的同学。”

  “啊?原来斯淇是刘永的同学呀?”

  “对呀。你个丫头什么记性吗?”

  方乐乐听着,若有所思地微皱了一下眉宇:“呃,对了,斯淇,你也是江阳市人呀?”

  “对呀。”

  “那你怎么跟刘永是同学了呀?”

  “哦。”胡斯淇忙是解释道,“以前我爸妈在平江县,后来去了江阳市。”

  “那你爸妈是做什么的呀?”

  “做买卖的呀。”胡斯淇敷衍道。

  唐逸听着,不由得心想,呃?为啥胡老师会这么低调呢?人家都说她爸是什么什么官,胡老师为啥就不说她爸是市委书记呢?

  想着,唐逸不由得扭头打量了胡斯淇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刘晓静和方乐乐……

  总得来说,她们这三个丫头都是个顶个的漂亮,但是在唐逸看来,还是胡斯淇要更漂亮一些。

  正在唐逸在默默地评价她们三个丫头的时候,忽然,方乐乐扭头看了看唐逸,略带娇羞地一笑:“嘻……唐逸,你怎么不说话呀?”

  唐逸有些郁闷地皱了皱眉头:“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你们三个都在叽叽喳喳的,我不知道说啥好?”

  “呵!”方乐乐扑呲一乐,“你不说话是不说话,一说话还真逗哦!”

  刘晓静忽然乐呵道:“乐乐,这你就不懂了吧?人家唐逸是闷骚型的。”

  趁机,胡斯淇问了句:“那,晓静姐,你是什么型的呀?”

  “哈!”刘晓静略有些羞涩地一乐,回道,“我是明骚暗贱型的。”

  忽听这话,唐逸不由得瞄了她一眼,心说,呃?这婆娘有意思哦?明骚暗贱,是不是可以随便睡的那种婆娘呀?

  方乐乐白了刘晓静一眼:“你不会是……真的对唐逸有图谋不轨的想法吧?”

  “就是有呀,怎么啦?”刘晓静笑呵呵地回道,“不知道我昨晚上偷偷地跑去敲唐逸的门了么?然后还……嘻……得,还是不说了,此处略去一万字吧,因为少儿不宜。”

  胡斯淇听着,感觉就像是真的似的,她心里这个难受呀,气闷地偷偷地白了唐逸一眼,心说,哼!你无耻!你流氓!昨晚上居然跟她……那个……

  唐逸不干了,忙是说道:“喂,你不要无中生有好不好呀?我昨晚上可是没有和你发生什么关系哦!你这样胡说八道,我以后娶不到婆娘怎么办呀?”

  方乐乐忽见唐逸这么地说着,瞧着他那有些憨实的样子,觉得他真是蛮可爱的,她忍不住一声偷笑:“呵!”

  然后忙是扭头冲刘晓静说道:“你个死丫头不要玷污人家唐逸的清白好不好呀?他要是真的娶不到老婆了,你嫁给他呀?”

  刘晓静忙是回道:“只要他娶我,我就嫁给他呀。”

  “你这丫头真是不嫌害臊哦!”方乐乐替她害臊地皱了皱眉宇。

  胡斯淇表面上很平静,但是心里急了,心说,以后我绝对不会带着唐逸来见她们两个丫头的,哼!大家伙一路嬉闹着,不知不觉地也就到了留园小吃街。

  所谓的留园小吃街,那就是从早到晚都有。

  这儿,也就是平江县最有名的吃货街了。说白了,在平江县一说到吃的,就是留园小吃街。

  当然,还有一个地,那就是金来顺。

  不过金来顺是一家正规的高档饭店,面向的都是腐败市场,就是那种西装革履拿着公款去消费地。

  一般的百姓,很少有到那地方去了。

  像唐逸、胡斯淇、刘晓静、方乐乐他们这样的年青人也是不大喜欢去那里消费,主要是那气氛太严肃了一些。

  相对来说,他们还是喜欢留园小吃街。

  反正这儿,是甭管你是有钱人还是没钱人,都可以来的。大众消费之场所。要说留园小吃街的早餐店,最有名的还是老汉小笼包,这算是平江县的一家老店了,大家都爱吃他们家的小笼包子,那真叫一个地道,味道也鲜美。

  刘晓静也就选择了这家店,领着他们几个一起进了老汉小笼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