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8章 三个女孩子一台戏

   店老板见得刘晓静来了,那个客气呀,上前就是点头哈腰地嘿嘿一笑,问了句:“刘大小姐,几位呀?”

  “……”

  一会儿早餐后,唐逸和胡斯淇她们三个丫头正围坐在桌前聊天的时候,忽然,一个不开眼的哥们笑嘿嘿地上前来,冲她们三个丫头招呼道:“嗨!美女!”

  刘晓静听着,很不爽地扭头瞧了那哥们一眼,见他那副猥琐的样子,没搭理他。

  那哥们见得刘晓静那样子,有些不爽了:“喂,我说,美女,你什么意思呀?”

  刘晓静听这话,生气了,瞪了那哥们一眼:“滚!!!”

  没想到刘晓静这声震怒惹事了,忽地一下,只见邻近的这几张桌子前的哥们都齐刷刷地站起了身来……

  忽见他们有十好几个人,吓得刘晓静一下囧住了,没敢吱声了。

  那哥们见得他的人都起身了,这气势震住了刘晓静,于是他又是猥琐地乐道:“美女,你刚刚说什么呢?”

  刘晓静不甘地瞧着他那样儿,但也没敢吱声。

  对面坐着的唐逸见得刘晓静怕了,胡斯淇和方乐乐也都缩起了脖子来,他已经感觉到了气势之嚣张。

  这时候,唐逸漫不经心地站起了身来,转过身,扫了一眼那十来个弟兄,然后瞧着那哥们:“呃,我说,哥们,你这是……怎么个意思呀?”

  谁料,那哥们不屑地瞟了唐逸一眼,张嘴就是一句:“麻痹的,你滚一边去!”

  唐逸忽听这话,心里这个气呀,皱眉一瞪眼:“你麻痹的!滚你妈呀?你他妈滚!”

  忽见唐逸一下火气大了,那哥们的弟兄们就一个个地都围了上来……

  那哥们借着这气势,质问了唐逸一句:“你小子是不是活腻了呀?”

  唐逸听着,也不吱声了,冷不丁一下,忽地抄起他刚刚坐的那把椅子来,抡起就朝哥们狠砸了下去:“麻痹的,老子让你嚣张!让你人多势众!”

  这一下直接就将那哥们给放倒了,砸得他躺在地上,额角溢出了鲜红血迹来……

  就这么一下,那十来个哥们都被吓傻了,一个个地愣怔怔地瞧着唐逸,然后又愣怔怔地低头瞧了瞧那被砸得直接躺下去的哥们……

  唐逸可是不管他们发愣不发愣的,将手头的椅子直接朝他们丢过去,然后伸手拽过边上的一个哥们过来,反手一拧,‘咔啪’一声,弄得那哥们就脱臼了……

  “啊——呜——”疼得那哥们这惨叫呀,疼得只蹦跶。

  跟着,唐逸震怒道:“麻痹的,要打就放马过来,别他妈畏手畏脚的!!!”

  这气势吓得有后边有两个哥们就扭身偷偷开溜了……

  有两个哥们感觉有人开溜了,扭头刚想说那个谁真没义气,可是转念一想,他没义气我也没义气一回吧,还是赶紧溜吧,那傻哥们的战斗力太强悍了,这么一想,他们也溜了屁的。

  这一见有好几个开溜了,然后他们也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悄悄地溜完了……

  最后,也就剩下被砸得躺在地上的那哥们了,他很尴尬地躺在那儿,囧得一脸无语的糗态。

  唐逸瞪着那哥们:“草!麻痹的!就你这等货色也敢在老子面前犯狠?真是不自量力!你真以为人多就能势众了么?”

  这会儿,那哥们连声都不敢吭一声了。

  唐逸忽地又是一阵气恼,怒要上前踹他几脚,那哥们瞧着势头不对了,吓得他慌是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起身来,扭身就跑了……

  这时候,刘晓静欢喜地来到了唐逸的身边,凑上去,搂着唐逸的脖子就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啵……

  “我爱死你啦!你太帅啦!”刘晓静欢喜道。

  闹得唐逸愣了愣,有些羞涩地抬手摸了一下脸颊,心说,爱就爱嘛,非要涂得老子一脸口水干吗呀?

  右边脸颊刚刚亲完,忽然,方乐乐又是欢喜地在他左边脸颊上亲了一口:啵……

  “嘻嘻!你真霸气!”方乐乐欢心道。

  唐逸有些木然了,心说,不是吧?还左右开工呀?涂得老子哪儿都是口水呀?

  胡斯淇可不乐意了,自个生着闷气地依旧坐在桌子前,扭头白了刘晓静和方乐乐一眼,嘟嚷着嘴,心说,哼!她们真是不嫌害臊哦!动不动就亲他,还真是明骚暗贱哦!

  正在胡斯淇郁闷时,方乐乐扭头冲她说了句:“好啦,斯淇,我们走啦!”一会儿,当唐逸和胡斯淇、刘晓静、方乐乐他们几个刚从留园小吃街出来的时候,莫名的,就只见迎面浩浩荡荡地来了四五十人,最前方开路还是十来个身着制服的警察。

  领头的那个警察好似有些面熟?

  唐逸仔细一瞧,只见他正是那个什么平江县公安局副局长廖晓军。

  看来,还真是他妈冤家路窄呀?

  与廖晓军并肩前来的,正是之前被椅子砸了的那个哥们。

  唐逸瞧着,不由得心想,呃?我草他呢,真是日他仙人个板板的,看来刚刚那小子也是大有来头呀?居然也能请来廖晓军那色货呀……

  不过嘛……娘西皮的,老子怕个球呀?老子身边一个是江阳市市委书记的女儿,一个是平江县财政局局长的女儿,一个江阳市卫生局局长的女儿,老子怕他个毛线呀?

  待廖晓军和那小子领着队伍浩浩荡荡地迎面走近时,只见廖晓军猛地一怔,被吓得是愣在那儿,没敢动步了。

  那小子扭头瞧着廖晓军好像有些畏缩了,他愣了愣:“廖局,怎么了?”

  廖晓军扭头在那小子耳畔回了句:“还是算了吧,咱们赶紧散了吧。”

  “我草,为啥呀?怕啥呀?”

  “周皓呀,我知道你爸是平江县县委副书记、县长,可是你知道那三个女孩的来头么?你要是不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一个是江阳市市委书记的女儿,一个江阳市卫生局局长的女儿,一个是平江县财政局局长的女儿。”

  原来那小子叫周皓,是平江县县长周长青的儿子。

  周皓忽听廖晓军那么地说了之后,他也愣住了,感觉太棘手了,没想到竟然都是大有来头的,不说别的,就江阳市市委书记的女儿要是急眼了的话,就够他受的了……

  尽管如此棘手,但是周皓那小子还是不甘心,在廖晓军的耳畔问了句:“就那小子,他有什么来头呀?”

  廖晓军瞄了唐逸一眼,在周皓的耳畔回道:“那小子叫唐逸,他就是乌溪村的一个破他妈小农民,啥来头也没有。可问题是,他们几个在一起,怎么弄呀?周皓呀,我劝你还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吧。因为你我都招惹不起呀。要是因为这事,你爸被潜规则了的话,还不得抽你呀?”

  听得廖晓军的这话,周皓不甘地瞪了唐逸,然后在廖晓军的耳畔说了句:“那行,咱们就散了吧。等以后有机会了,单独收拾唐逸那个b小子!”

  两人商议好了之后,回身一佛手,那四五人都明白咋回事了,也就机灵地默默散了……

  刘晓静她认识廖晓军,毕竟廖晓军那货一直在追求她,所以她见得廖晓军就此疏散了队伍,她心里还美着呢,以为这是因为她,所以廖晓军才就此罢休了,所以她也就暗自心说,瞧你那德行,姑奶奶我也不会跟你好的,不知道姑奶奶我那儿是镶金边的么?

  只有唐逸和胡斯淇心里明白廖晓军为啥一下子就散了队伍,但是他俩都没有吱声。

  方乐乐则是一直没有看明白这是咋回事?

  可是廖晓军毕竟是打心里喜欢刘晓静的,所以这队伍是散了,但是碰着了面,总得招呼一声吧?

  所以廖晓军回身冲刘晓静巴结地一笑:“嘿……晓静。”

  刘晓静则是没有给他好脸色看,瞥了他一眼:“廖副局长,刚刚这是怎么回事呀?怎么突然散了呀?”

  廖晓军面色一囧,忙是囧笑道:“没啥事,晓静。”

  “切!就你是个啥货色,姑奶奶我会不知道?”

  这话说得廖晓军的脸红一块紫一块的,囧得无语了,不知道说啥是好了,于是他也只好借口道:“那个啥……晓静,我还有事,先走了哈。”

  说完,他那傻X扭身就灰之溜溜了。

  周皓早就悄然地溜走了。

  这时候,方乐乐扭头冲刘晓静问了句:“刚刚这是……他们什么意思呀?”

  “瞧你笨的,跟熊似的!这还没看出来呀?他们刚刚是想要来报复我们的,明白了吗?之前,唐逸不是那早餐店里打了他们吗?”

  “那他们怎么又……不报复了呀?”

  “这个跟你个丫头解释不清。”刘晓静回道,“好啦,走吧,我们打车去汽车站吧。你这丫头和斯淇,还有唐逸不是要回江阳市了么?”

  “……”随后,他们四个也就打的奔向了汽车站。

  胡斯淇坐在前面副驾座位上,唐逸则是跟刘晓静和方乐乐三个一起挤在车后座。

  刘晓静那丫头欺负人家唐逸,将他给挤在了中间,这样一来,正好,唐逸也算是左拥右抱的。

  一路上,刘晓静那丫头一直在偷笑地使坏,老是趁着唐逸不注意,就伸手他身上乱掐,掐得唐逸直往方乐乐的怀里躲,老是不经意地就蹭到了方乐乐粉颈下那对丰硕鼓荡的咪咪,闹得方乐乐是羞得两颊绯红绯红的。

  最后,刘晓静那丫头干脆偷偷地将手伸到了唐逸的裤兜里,一阵乱掐,忽然不经意地抓着了一根硬棒棒的东东,她囧了,两颊立马就红透了。

  闹得唐逸那货也是尴尬了,只觉两颊烫烫的,心说,你个死婆娘瞎摸什么呀?不知道老子的那个家伙情不自禁了么?

  一会儿到了车站,只有唐逸和刘晓静俩心里明白之前在出租车上发生了什么。

  刘晓静则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大大方方地冲唐逸问了句:“对啦,帅哥医生,我以后怎么联系你呀?”

  没想到唐逸回了句:“我的传呼号是XXXXX,你可以呼我。”

  胡斯淇猛地一怔,瞪圆双眼,瞧着唐逸:“你有传呼?”

  因为只有胡斯淇知道唐逸的家境,在那破乌溪村里,破房子,破木家具什么的,可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有传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