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49章 未开战

   见得胡斯淇那么惊奇,唐逸回了句:“怎么,农民就买不起传呼了呀?”

  “那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你的传呼号呀?”胡斯淇嗔怪道。

  “你也没问不是么?”

  “哼!”胡斯淇被气得一声冷哼,“你真不够意思!我认识你那么久了,你也不告诉我你的传呼号,才认识晓静姐一天不到你就告诉了她你的传呼号!”

  唐逸则是回道:“那你也顺便记一下吧。”

  这时候,方乐乐忙是欢喜地一笑,说道:“我已经记住了,嘻嘻!怎么样,我记忆力超级好吧?”

  “……”

  就此事说了一番之后,唐逸和胡斯淇,还有方乐乐也就一同上大巴车了。

  刘晓静忙是上车冲他们三个挥手告别,完了之后,她也就扭身,下了车。待大巴车开出了车站后,方乐乐扭头冲同座的胡斯淇问了句:“呃,斯淇,你和唐逸是怎么认识的呀?”

  “哦。”胡斯淇应了一声,然后回道,“是这样的啦,我是老师啦,在唐逸他们村里教书,所以也就认识他了咯。”

  方乐乐听着,若有所思地皱了皱眉宇,然后又是欢喜道:“呃,对啦,斯淇呀,那唐逸他们那个村好玩不?”

  “还行吧。他们村就在西苑湖边上。”

  “啊?”方乐乐更是欢喜了,“西苑湖?呵呵,那我以后去那儿找你们玩哈?”

  “好呀。”

  听得胡斯淇说好,方乐乐又是欢喜地扭头看了看后座上的唐逸,问了句:“喂,唐逸,你欢迎我去你们村玩不?”

  “欢迎呀。”唐逸忙是回了句。

  “那我去你们村玩的时候,就住你家吧,好不好呀?”

  “好呀。”

  听得唐逸说好,方乐乐心里这个美呀,乐坏了……

  见得方乐乐那么高兴,胡斯淇说了句:“他们家就两间卧房,他爷爷一间,他一间,你要是去他家住的话,就得跟他一个屋哦。”

  “啊?”方乐乐猛地一怔,羞红了双颊……

  一个小时后,唐逸和胡斯淇、方乐乐他们三个刚在江阳市汽车站下车,唐逸的身上的传呼就响了起来:“哔哔……”

  唐逸这货还愣了一下呢,心说,咦?哪儿响了来着?

  方乐乐忙是笑微微地扭头冲唐逸说了句:“你传呼响了。”

  “啊?”唐逸又愣了一下,“我传呼……”

  待他这货掏出传呼一看,只见上面显示一行字:“请速回电至6568XXX,刘晓静。”

  瞧着这行字,唐逸又是一愣,心说,麻痹的,这玩意还是不如大哥大方便哦,还得他妈去找公用电话……

  想着,他冲胡斯淇问了句:“胡老师,这儿……哪儿有公用电话呀?”

  胡斯淇猜着了是刘晓静打来的传呼,所以她心里很是不痛快,一阵醋意翻腾,很不爽地白了唐逸一眼:“我怎么知道呀?”

  “呃?你不就是这江阳市的么?”

  “我是江阳市的,但也不一定就知道哪儿有公用电话呀!”

  唐逸瞧着胡斯淇那样子,忍不住皱眉打量了她一眼:“你怎么了,胡老师?怎么气呼呼的呀?”

  “心情不好,别惹我!”胡斯淇白眼一翻。

  “咦?胡老师,不会是赶上你这个月月事了吧?”唐逸这货瞎猜测道。

  闹得胡斯淇的小脸噌的一下就红透了:“你才月事来了呢!”

  “我男人。”

  方乐乐忍不住扑呲一乐:“哈!好啦好啦,唐逸,你就别瞎猜了,女孩子嘛,总会有那么几天会莫名的心情不好的啦。走吧,我知道哪儿有公用电话。出了车站门口那儿就有啦。”

  “……”三个一同出了车站,到了车站门口,唐逸见得旁边果真有公用电话,于是他忙是冲胡斯淇和方乐乐说道:“你们俩等我一会儿哈,我去回个电话。”

  说着,他就扭身朝公用电话那儿走去了。

  胡斯淇扭头瞟了唐逸一眼,心里骂道,哼,死猪!早知道人家才不会带你认识什么刘晓静呢!

  方乐乐则是笑微微地望着唐逸的背影,心说,呵,他连走路的样子都那么帅,我真幸福!

  唐逸来到公用电话前,冲老板说了句:“我打电话。”

  老板有点儿爱答不理地瞟了唐逸一眼,用手指着电话:“打呗。”

  瞧着店老板那态度,唐逸心里这个不爽呀,心说,麻痹的,不会是瞧不起咱们农村人吧?农村人怎么了,你不就是他妈一个开破店吗,老子到你这儿就是顾客,顾客就是你的衣食父母懂吗?对你老爸我都不孝顺,看来你这破店离关门不远了!

  心里一边骂着,一边抄起电话来,一手掏出他的那个BP机来,照着上面的电话给回了过去。

  当电话接通后,只听见刘晓静在那端欢喜地乐着:“呵呵……是唐逸吗?”

  “是呀。你找我啥事呀?”唐逸回道。

  “没事呀。我就问你们到江阳市没有呀。”

  “到了呀。刚到。”

  “那你什么时候回平江呀?”

  “明天吧。”

  “那是明天上午还是下午呀?”

  “不知道。”

  “我晕!你怎么什么也不知道呀?”说着,刘晓静话锋一转,“好啦,不跟你说这个啦。等明天到平江后,记得要来找我哦。”

  “去找你?”

  “对呀。”

  “找你干吗呀?”唐逸问道。

  “不干吗呀,就是一起玩呗。”

  “玩啥呀?”

  “你想玩什么就玩什么呗?”

  唐逸这货来了一句:“我想玩你。”

  “讨厌,你!你不要那么直白好不好嘛?”

  唐逸愣了一下,心说,我草她呢,这婆娘这话啥意思呀?是不是老子玩她也可以呀,哈哈……

  唐逸这货乐了乐之后,便是说了句:“那好,那我明天到了平江再找你吧。”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冲店老板问了句:“多少钱呀?”

  店老板一副家里死人的相,瞧了瞧电话时间,回了句:“20。”

  “多、多少?”唐逸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20!”店老板有些不大耐烦了,“你耳背呀?”

  唐逸也是有些不爽地打量了那店老板一眼:“你这什么电话呀,怎么贵呀?”

  “什么就贵了呀?你这死乡巴佬是不是没打过电话呀?”店老板也急了,实际上,他自个也是个乡巴佬,只是来城里看了几年店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听着这话,唐逸自然是不干了,甚是郁闷地瞪了店老板一眼:“什么就乡巴佬的呀?你瞧你那草行,回去问问你爸你妈你是哪儿出来的吧!”

  “喂!我说,你到底是给钱还是不给钱呀?别搁这儿骂骂咧咧的,影响我做买卖!你要是不想给钱就痛痛快快地说一声,我好让你早点儿死这儿!”

  “被你妈个蛋呀?”唐逸也是真急眼了,“什么玩意你就要老子20块呀?”

  “不给是吧?”

  “废你妈话!”说完,唐逸扭身就要走……

  见得唐逸扭身要走了,店老板愤怒地抄起一瓶矿泉水就朝唐逸的后脑勺砸了过来,一边大叫一声:“保安,过来!!!”

  唐逸已经感觉到了后面有不明物体砸来,所以他很机敏地闪身一躲,那瓶砸来的矿泉水从他的肩上飞了过去,‘蓬’的一声,落在了他跟前不远处的地面上。

  这时候,两名保安也朝他迎面抄了上来,右手边那名保安上前就瞪着唐逸:“小子,还想跑呀?麻痹的,打电话你不给钱呀?”

  唐逸则是不惧地也瞪了那保安一眼:“你麻痹的!他要价不合理,老子凭什么给呀?”

  “我草!你这小子别跟我扯那淡!赶紧给钱吧!”

  “要是你爷爷我今日个就不给钱呢?”

  那保安愣住了,心说,我草,见过嚣张的,但也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吧?他是不是不知道这是哪儿呀?看来还真是他妈初出牛犊不怕虎呀?

  这时候,左边的那个保安上前一步,直瞪眼瞅着唐逸:“小子呀,我看你真是欠揍型的!”

  唐逸也是直瞪眼瞅着他:“麻痹的,你又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秃驴呀?”

  左边的那个保安一听唐逸那话,真急了,挥起手中的警棍就朝横着狠砸向了唐逸左胳膊……

  谁料,就那警棍即将要跟唐逸的左胳膊亲密接触时,唐逸抬腿就是一脚将他给踹飞了……

  撅着个p股,就像是荡秋千似的,飞出了十来米远,然后‘噗’的一声,一个大屁墩子坐在了对面的马路牙子上,溅起了一地的灰尘来……

  右边那个保安瞧着,傻了,瞬间就是胆怯地、愣怔怔地瞧着唐逸,然后扭头向后,怔怔地瞧了瞧对面马路牙子上的同事,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像是摔着的是他自己似的。

  店老板瞧着这一幕,也是傻眼了,愣了愣之后,他立马抄起电话,就给他那在车站派出所当所长的姐夫去了个电话。

  唐逸则是一脸愤怒地瞧着右边的那个保安:“麻痹的,你还想怎么着呀?”

  吓得那保安慌是赔笑道:“大、大哥,有话好好说!”

  “还说你妈个蛋呀?”

  “不是,大、大哥,咱们现在是文明社会,这打了公用电话就得给钱不是?”

  “文明你妈个蛋呀?你说你他妈文明了吗?你这只是怕了吧?既然要说文明社会,那这胡乱要价也是文明吗?麻痹的,打个电话就要20,这就是文明么?”

  这时候,那店老板给他姐夫去了电话,也就牛气地来到了唐逸身旁,扭头回话道:“我要你20还多呀?你怎么不说你打了几分钟呀?”

  “草!”唐逸扭头瞪了那店老板一眼,“你麻痹的,你还来这儿磨叽呢?别以为老子刚刚没看时间,也就你妈3分28秒,老子记着的呢!”

  “我看你真是个乡巴佬!别搁这儿骂骂咧咧的了!一会儿警察就来了!”

  “警察来了又能把老子怎么样呀?你以为警察就是为你们家开的呀?告诉你:你要是真闹得老子不爽了,信不信老子直接下令拆了你店呀?”

  “你这乡巴佬也有那个能耐?”

  再听这句乡巴佬,唐逸扭身就直接给了那店老板一个大嘴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