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0章 再说一句乡巴佬试试

   ‘啪!’

  反手又是一个大嘴巴子……

  ‘啪!’

  两巴掌完事后,唐逸瞪着那店老板:“再说一句乡巴佬试试?”

  只见那店老板捂着脸颊,囧得快要哭了,心说,麻痹的,他竟然敢打我?在车站这一块儿谁不给我几分面子呀?他个死乡巴佬居然敢打我?

  就这时候,只见四五名身着制服的警察兴师动众地赶来了……

  领导那个正是车站派出所所长江万成,他也就是店老板的姐夫。

  这店老板就是仗着他姐夫这点儿关系在这儿混得风起水生的,弄了个门脸房,卖小吃饮料什么的,外加公用电话。

  但是在这家店买过东西都知道,这就是他妈一家黑店。曾经有不少顾客因为跟店老板较真,被狠揍过,还有打断胳膊腿的。

  江万成上前来,瞪了唐逸一眼,就是一声令下:“给铐起来!”

  刚下这令,方乐乐忙是走了过来:“哟,江叔,原来是您呀?”

  江万成跟方乐乐他爸方清平很熟,都是以前的老同学了,所以见得是方乐乐,他忙是问了句:“乐乐,你怎么在这儿呀?”

  方乐乐忙是指了指唐逸:“江叔,他是我朋友啦。”

  江万成愣住了,不由得打量了唐逸一眼:“他……是你的朋友?”

  “对呀。”方乐乐笑微微地回道。

  这一下,江万成囧住了,有些骑虎难下了,因为既然方乐乐出面了,那么这个面子不得不给不是?要是方乐乐回去跟他爸方清平说他江万成如何如何,这不好看,也不好办,毕竟是老同学了。

  虽然方清平只是江阳市卫生局局长,管不着他江万成,但是论级别的话,人家方清平可是副处级干部了,在江阳市也是有着一定的影响力的,他江万成还巴结着他这位老同学呢。

  江万成囧了好一会儿后,忙是一笑,说道:“既然大家都认识,那就没事了。误会误会。”

  说着,江万成忙是给了他小舅子一个眼色:“那个谁……小阳,算了吧。这是我侄女呢。”

  可是店老板,也就是江万成的小舅子不干呀,忙是冲他姐夫说道:“他刚刚还打了我两巴掌呢。”

  江万成听着,忙是给他一个眼色:“你还没完了是吧?这争争吵吵的,哪有不动手呀?你就敢说你没动手?这也没啥大伤什么的,还闹什么呀?去去去,回去做买卖吧!”

  见得姐夫不帮着他了,还训他,他心里这个郁闷呀,心说,哼!一会儿我就跟我姐姐说,说你胳膊肘往外拐,我就让你今晚上跪搓衣板,哼!

  瞧着小舅子回店了,于是江万成又忙是回头冲身后的干警们说了句:“没事了,你们都回去吧。”

  于是,那几名干警也就扭身回去了。

  胡斯淇在一旁瞧着解围了,她也就不打算过来了,因为她一向都很低调,不想让太多人知道她是市委书记胡国华的女儿。

  江万成见得都散了,然后又忙是冲方乐乐乐道:“乐乐呀,要不要和你朋友去叔叔那儿坐会儿呀?”

  方乐乐呵呵地一乐,打趣道:“没事我们可不敢上派出所去坐哦。”

  江万成嘿嘿地一乐,说道:“你这丫头说话就是好玩。”

  “那好啦,江叔,您有事您就忙去吧,谢谢您了哈!”

  “……”这事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待江万成走了之后,方乐乐扭头冲唐逸微笑道:“好啦,没事了,我们走吧。”

  当唐逸和方乐乐回到胡斯淇跟前时,胡斯淇好奇地冲唐逸问了句:“刚刚打电话要你多少钱呀?”

  “20。”唐逸回了句。

  “啊?”方乐乐诧异地一怔,“那么多呀?太黑啦!还真是一家黑店哦!”

  唐逸则是说了句:“他黑他的,我就是不给钱。”

  胡斯淇听着,欢喜一声偷笑,然后却是故作娇嗔地白了唐逸一眼:“你就是个野蛮、蛮狠的家伙,见谁不顺眼就揍谁。”

  “……”

  一会儿到了汽车站前面的公交车站时,方乐乐扭头冲胡斯淇问了句:“斯淇,你们往哪方走呀?”

  “我们回雨花路。”胡斯淇回道。

  “啊?”方乐乐有些失落地吐了吐舌头,“不顺路了呀?那我们反方向啦,我家住在和平路。”

  胡斯淇听着,顺口说了句:“那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去玩吧?”

  忽听这句话,方乐乐心里一喜,忙是回道:“好呀!反正……我回去也没有什么事啦。”

  可是胡斯淇心里囧了,心说,我这不是傻么?干吗要跟她这么说呀?哼,郁闷!她不会……也是看上了唐逸吧?我就想不明白了,唐逸他家伙有什么好的?为什么她们才见他一次,就……

  想到这儿,胡斯淇转念一想,咦?我自己不是也对唐逸他个家伙有好感么?干吗说她们呀?可是……

  想着,胡斯淇有些纳闷地扭头瞟了一眼身旁站着的唐逸,见得他那副憨实但又不畏惧一切的神态,胡斯淇心里欢喜地一笑,心说,这家伙沉默的样子都这么可爱,还真是挺招人喜欢的哦……

  这时候,方乐乐见得公交车还没来,她扭头笑微微地冲唐逸说道:“唐逸,要不我们打的吧?”

  唐逸愣了一下,扭头看了看胡斯淇,问了句:“胡老师,她说打的,好不好呀?”

  胡斯淇愣过神来,想了一下,然后决定道:“那就打的吧。”

  于是方乐乐忙是上前一步,招了招手……

  随即,一辆的士过来了,贴边停稳。

  方乐乐上前,一边拽开车后座的门,一边欢喜道:“唐逸,上车啦。”

  胡斯淇忙是愣了一下眼神,见得方乐乐要坐车后座,于是她忙是冲唐逸说道:“唐逸,你做前面吧,我们两个女孩子坐后面。”

  唐逸也不知道胡斯淇在耍小心眼,听得她那么地说,于是他也就坐在了副驾的位置上。待车到了雨花路,贴近如家宾馆前停稳后,待胡斯淇付过钱,唐逸他们三个也就下了车。

  由于方乐乐在车上跟胡斯淇聊了一路,两个丫头也愈加熟悉了,所以方乐乐也就好奇地冲胡斯淇问了句:“斯淇呀,你为什么不带着唐逸去你家呀?”

  胡斯淇面色微囧,忙是囧笑地解释道:“我爸妈不许我随便带男孩子回家的啦。”

  “晕哦!你爸妈也太封建了吧?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呀?我爸妈才不会管我那么多呢!不就是交朋友嘛,又没有什么呀?”

  其实,唐逸心里知道,胡斯淇为什么不带着他回家,所以这一次他也就没有啥意见了。

  胡斯淇听得方乐乐那么地说着,她笑了笑,然后转移了话题说道:“好啦,我们先去宾馆要一间房吧。”

  “……”胡斯淇这丫头特别的讲究,因为是她请唐逸来江阳市的,所以她出钱在宾馆前台办理了入住手续。

  领了房间钥匙后,胡斯淇看了一眼房号,默记在心里,然后将房间钥匙交给了唐逸,冲方乐乐说道:“乐乐呀,你先陪着唐逸去房间里玩会儿吧。我回去叫我妹妹来。因为我妹妹要他给看病的。所以你先帮我陪着唐逸哈。”

  “好呀。”方乐乐忙是欢喜地回道。待胡斯淇扭身离去,出了宾馆大堂后,方乐乐扭头冲唐逸一笑,说道:“好啦,唐逸,我们上楼吧。”

  于是唐逸趁机扭头打量了方乐乐一眼,这丫头长得比较喜庆,性格也开朗,怪不得名字也取得这么好,叫方乐乐。

  方乐乐见得唐逸在打量着她,她有些娇羞地羞红了脸,忙是微笑地说了句:“好啦,走呀。”

  “嗯。好。”唐逸回道。

  于是他俩也就朝电梯口走去了。

  进了电梯后,在电梯里,王木生嗅着方乐乐身上那股芳香,忍不住有些邪念地瞄了一眼方乐乐的胸口……

  由于她的领口比较低,所以一眼就能瞧见上面两半拉浑圆白嫩的鼓荡之物,尤其是中间的那道沟,更是富有内涵……

  方乐乐像是察觉到了唐逸在看的胸,但她又不好意思表现得太明显,那样会更加的尴尬,所以她娇羞地嬉笑道:“对啦,唐逸,你跟斯淇是不是认识很久了呀?”

  “也没有很久呀。”唐逸忙是回道。

  “那……”方乐乐若有所思地想了想,趁机问了句,“那你喜欢她不?”

  唐逸皱了一下眉头:“胡老师人很好呀,我喜欢她呀。”

  “不是啦,我说的是那种喜欢啦。”

  “哪一种呀?”

  “爱的那种呀。”

  “嘿。”唐逸一声冷笑,“就算我喜欢她,她也不会喜欢我呀?”

  “你怎么知道她不会呢?”

  “因为她太漂亮了呀。又是城里女孩子。还是老师。我就是个小农民呀。”

  “我晕哦!农民怎么啦呀?爱又不分城里和农村的呀!”

  “说是那么说,但是城里女孩还是不会跟农村人好的呀。”

  方乐乐听着,她莫名地羞红了双颊,说道:“要是我喜欢的话,我才不会管他是哪里人呢。”

  唐逸听着,不由得打量了方乐乐一眼,见她莫名地羞红了脸,忍不住问了句:“呃,你怎么脸红了呀?”

  “没有呀。”说着,方乐乐话锋一转,“好啦,电梯到了。”出了电梯后,然后方乐乐忙是冲唐逸问道:“几号房间呀?”

  “603。”

  “那我们一起找找吧。这儿是620,那间是619,应该在那边啦。”

  “嗯。我想也是在那边。”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顺着走廊找到了603,唐逸上前去,打开了房门。

  待进了房间后,方乐乐娇羞地一笑,说了句:“我先去洗手间。”

  “嗯。”唐逸应了一声。

  一会儿待方乐乐从洗手间出来后,唐逸这货慌是羞涩地猫着腰溜进了洗手间去,生怕方乐乐发现了他的秘密。

  在洗手间呆了好一会儿,他的那顶帐篷才下去。

  顺便,他也就去方便了一下。

  在方便的时候,他这货忽然瞅着纸篓里一片那个女孩用过的垫垫,他不由得又是浮想联翩了……

  很显然那就是方乐乐刚刚换下来的垫垫,中间有着少量乌红的一条,看来是月事快要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