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1章 披着羊皮的狼

   瞧着那片东东,唐逸这货心里这个闹心呀,跟那猫挠似的难受。

  要是跟方乐乐很熟了的话,没准这货扭身就出了洗手间,就将方乐乐给推在了床上去了?过了一会儿,当唐逸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方乐乐正坐在床尾那儿瞧着电视。

  方乐乐见唐逸出来了,她扭头笑微微地瞧了唐逸一眼,不由得微皱了一下眉宇:“咦?你怎么啦?怎么脸红了呀?”

  唐逸囧得愣了一下,然后忙是囧笑地问了句:“我脸红了吗?”

  “呵……”方乐乐粲然一乐,“反正红得跟猴子p股似的。”

  唐逸这货又是囧了一下,然后忙是扭头瞧向了电视:“呃,这会儿电视蛮好看的哦。”

  忽见他这般惊讶,方乐乐忙是扭头瞧向了电视……

  谁料,电视里正在广告,一个女孩坐一片大大的那个垫垫上,那垫垫上标着‘安尔乐’三字,那女孩在独白道:“每个月的那几天,我都不敢出门,因为担心渗漏出来,会很尴尬,自从有了安尔乐,我再也不用担心了……”

  方乐乐一瞧是这么一则广告,羞得她两颊通红,像是自己的那月事秘密被唐逸知道了似的……

  唐逸那货瞧着是这么一则广告,他再次囧住了。

  方乐乐有点儿怀疑他是故意的,所以闹得她心里有些生气地心说,哼,我看他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看似挺可爱的,其实他真坏!

  不过,方乐乐天生是个开朗、活泼、快乐的女孩子,她倒是也没有跟唐逸计较那么多。

  唐逸瞧着方乐乐坐在那边床上,于是他也就这边床上坐了下来。

  这是个标间,里面有两张单人床。

  方乐乐扭头瞧着唐逸坐下后,她若有所思地愣了愣眼神,然后呵呵地一乐,没话找话道:“唐逸,你们村好玩吗?”

  唐逸这货则是回了句:“看你要玩什么了?”

  “嗯?”方乐乐皱了一下眉宇,“比方说……西苑湖有什么好玩的呀?”

  “可以钓鱼和游泳呀。”

  “游泳?”方乐乐不由得欢心地一乐,“呵,你会游泳?”

  “会呀。”

  “那你教我呀?”

  “好呀。不过……”唐逸这货故意拉长着音,“我们在西苑湖游泳可是什么都不穿的哦。”

  “啊?”方乐乐一脸惊愕,同时也涨红了双颊,“不会吧?就那么光着呀?”

  “对呀。”

  “我晕死!那还是算了吧!”

  唐逸扭头瞧着方乐乐那两颊羞红的羞红的样子,这回,她问了句:“呃,你脸怎么红了呀?”

  方乐乐白了他一眼:“废话,你说什么都不穿,人家女孩子能不脸红吗?”

  “……”

  他们俩正聊得起劲时,忽然,房门被敲响了:“咚咚咚……”

  听得房门被敲响了,唐逸也就站起了身来,扭身朝门前走去了……当唐逸伸手‘咔’的一声打开门后,只见胡斯淇和她妹妹胡斯怡站在门口。

  由于那回来江阳市的时候,胡斯怡没有给唐逸好脸色看,所以这回唐逸也对她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尽管这回胡斯怡一瞧见就乐了。

  唐逸直接就无视了胡斯怡,冲胡斯淇问了句:“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

  胡斯淇听着他这么地问着,她有些疑心地瞄了房内的方乐乐一眼,心说,哼,要是我不快点儿来,指不定你和她就会发生什么呢,哼!

  胡斯怡见得唐逸无视了,她心里这个气呀,心说,哼,你个死乡里人!

  唐逸继续无视胡斯怡,冲胡斯淇说道:“那进来吧。”

  方乐乐瞧着胡斯淇来了,她忙是乐道:“呵呵,斯淇呀,你还真快哦。”

  待胡斯淇和胡斯怡进了房间后,唐逸也就关上了门。

  当转身回房内时,胡斯淇冲唐逸说了句:“帮我妹妹看她的病吧。”

  唐逸听着,这才打量了胡斯怡一眼:“你有病呀?”

  胡斯怡愣了又愣的,总觉得他这话好像很别扭似的,于是只见她嘴巴一撅,气呼呼地白了唐逸一眼:“你才有病呢!”

  “我靠!刚刚你姐都说你有病好不好呀?”

  “你……”气得胡斯怡一阵气喘。

  唐逸这货故作一本正经道:“我说,你这丫头怎么这样呀?我是医生,问你有病怎么了?不对吗?你要是没病就医做什么呀?你就是有病嘛。”

  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可是唐逸那货说得一本正经的,闹得这胡斯怡也是没辙了,只好那么生着闷气地白了他一眼,嘟了嘟嘴:“好好好,我有病行了吧?”

  “瞧!这回你自己承认了不是?你就是有病不是?”

  胡斯怡还是觉得他这话不对味似的,气得她没辙地气恼道:“好啦好啦,我是有病,现在你就帮我瞧病吧,成了不?”

  “那好,说吧,你哪儿有病?”

  胡斯怡莫名地羞红了脸颊,撇了撇嘴:“哼,你上回不是已经说出来吗?”

  唐逸这货故意为难道:“不好意思哈,我这人记性不大好。呃,对了,上回你吃了那药后,你的‘血爪’好了没?”

  “已经好啦。”说着,胡斯怡又是闷气地白了他一眼,“要是没好,我才不会又叫你来给我看病呢,哼!”

  这时候,胡斯淇终于看不过眼了,忙是冲胡斯怡说道:“你这丫头能不能改改脾气呀?现在你是病人,人家是医生,你是求人家看病,知道吗?就你这态度,要是我是医生,我都会胡乱给你开药的!”

  忽然被姐姐这么一训,胡斯怡稍稍老实地看了唐逸一眼,说了句:“对不起啦!”

  见得胡斯怡终于肯低头说了句对不起,唐逸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就你这小丫头也敢瞧不起老子,真是的,别忘了你是病人,我是医生,你要是不老实的话,老子不为难死你才怪呢!

  胡斯怡见得唐逸好像还不太高兴似的,于是她又是脸涩涩的说了句:“对不起啦,现在可以帮我看病吧?”

  唐逸这货仍是不怎么爽地瞟了胡斯怡一眼,然后言道:“说吧,你哪儿有病吧?”

  胡斯怡又是羞红两颊,不大好意思地撇嘴道:“就是……上回你说的那个病呀。”

  “哦……”唐逸故意拖长着音,然后大声道,“就是月事前小腹会痛是吧?”

  忽听唐逸这么地大声地说着,胡斯怡慌是羞涩地瞄了瞄一旁坐着的方乐乐,见得有一个陌生女孩子在,羞得胡斯怡恨不得找个地方躲起来,心说,你有病吧?那么大声说出来干吗呀?

  “嗯。”胡斯怡低声地应了一声。

  “这个……”唐逸这货故作一本正经地愣了一下,“我还得检查一下。”

  “啊?”胡斯怡惊愕得满脸涨红,“检查?”

  “对呀。”

  “怎么检查呀?”

  “你说呢?”

  “啊……不会……是……要看我的那儿吧?”

  “嗯。”唐逸应了一声,“病因在什么地方就看什么地方咯。”

  “那……”胡斯怡的小脸已经好似火烧一般,“还是算了吧,我不看了。”

  “随便你。我会尊重病人的意见的。”

  见得唐逸那一本正经的样子,这时候,胡斯淇忙是小声地冲她妹妹胡斯怡说道:“没事啦,你就去洗手间让他检查一下吧。”

  方乐乐也是忙道:“没事的。在医生心里,只有学术,没有那俗念的。”

  “可是……”胡斯怡有些气闷地瞟了方乐乐和胡斯淇一眼,心说,又不检查你们俩的,你们俩当然不着急啦,可是……要我脱去裤子让他……

  胡斯淇见得妹妹犹豫不决的,她又是小声地说道:“人家可是好不容易才进城的哦。再说了,他的医术你也知道了,你的‘血爪’也是吃了他给你开的药后,就彻底根治了不是么?”

  又听了姐姐这么地说,胡斯怡皱了皱眉宇,咬了咬牙,也豁出去了,忽然极为小声地说了句:“那好吧,去洗手间吧。”其实,唐逸这货就是故意刁难胡斯怡的,因为压根就不用检查,他已经知道该开什么药了。

  这主要是胡斯怡上回没有给他好脸色看,瞧不起他是个农村人,所以他才要故意刁难胡斯怡。

  唐逸心说,麻痹的,这回你个丫头总算是落在了老子的手里。

  胡斯怡也是因为上回唐逸给了她药方后,她按照他给的那个药方去抓药吃,结果她的顽疾,也就‘血爪’病还真的神奇般的好了。

  到了洗手间后,胡斯怡忙是羞涩地唐逸说了句:“你把门关上吧。”

  唐逸听着,扭身关上了洗手间的门。

  然后,胡斯怡瞧着唐逸扭身过来,面向了她,她再次羞得两颊涨红,冲唐逸说了句:“你先转过身吧。”

  见得她那样,唐逸也就转过身,背向了她。

  胡斯怡见得唐逸背向了她,她娇羞无比地咬了咬牙,皱紧眉宇,然后也就默默都伸手弄开了皮带扣,动作迟缓地打开了皮带,随之拉下了她的牛仔裤拉链……

  就这样,她稍稍地猫下腰,动作相当迟缓地将裤头往下一点点地放了下去。

  过了得有三分七秒七七的样子,胡斯怡才极为小声地说了句:“好啦。”

  忽听好了,唐逸慌是一个转身,直接低头朝她的那个位置瞅去……

  待瞅清那一片领地后,唐逸这货整个木然了一般,不由得朝那个位置猫下腰去,近距离地观察着,这货居然还用扒弄了两下,愣怔怔地瞧着那溪谷地带。

  胡斯怡心里这个羞呀,真恨不得找着地缝钻去藏起来,心说,还没有那个男孩子看过人家的那儿呢,哼,羞死哒!

  见得唐逸还猫着腰搁那儿瞅来瞅去的,胡斯怡忍不住催促了一声:“还没好呀?”

  谁料,唐逸那货说出来的那句话差点儿没把胡斯怡气晕。

  他这货竟是说了句:“咦,你这儿的毛怎么是黄的呀?”

  气得胡斯怡噌的一下就扯上了裤子来,恼羞成怒瞪着唐逸:“你无耻!!!”

  唐逸这货则是故作无辜地说了句:“我怎么就无耻了呀?”

  “哼!!!你自己知道!!!”

  “得得得!”唐逸忙道,“我不跟你这丫头说了!”

  说完,他就忙是一个扭身,伸手拽开了洗手间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