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2章 我还得检查一下

   胡斯淇见得唐逸出来了,忙是问道:“怎么样?我妹妹的病你能给治好吗?”

  “应该没问题。”唐逸回道,然后问了句,“这儿有纸笔吗?”

  “你要做什么呀?”

  “写药方给你妹妹呀。”

  方乐乐忙是说道:“我包包里有。”随后,待唐逸伏在床头柜那儿写药方的时候,她们三个丫头都好奇地趴在他身后瞅着……

  只见唐逸那货的笔锋走若龙蛇,在纸上写着:赤芍10g、延胡索10g、蒲黄10g、五灵脂10g、泽兰各10g……

  胡斯淇也看不懂这药方,只是被那刚毅有力的字体所深深地吸引住了,忍不住问了句:“咦,你是不是练过庞中华字帖呀?”

  方乐乐趁机惊赞道:“哇哦!他的字真的好帅哦!好炫哦!”

  胡斯怡也是为之叹为观止,心说,哼,没想到这个无耻的家伙还能写出这么一手漂亮的字来?

  待药方写得了后,唐逸扭身将那药方递给了胡斯怡:“好了,你就照着这上面的药方去抓药吧。抓7付药,连服7天。记住,每付药煎2次,第一次煎30分钟,第二次煎50到60分钟。”

  听得唐逸说得这么仔细,方乐乐甚是崇拜地瞧着他,心说,哇……原来他还真有一身的本领呀?他连讲解药方的神态都那么地帅,我真幸福,嘻嘻……

  胡斯淇也是为此崇拜地瞧着唐逸,心说,他这家伙还真是神医哦,什么病到了他这儿都能给治好……

  中午,唐逸和她们三个丫头一起去香满楼吃过午饭后,正从香满楼往出走,不赶巧似的,正好碰见了上回的李俊和安华那个小子领着几个哥们朝香满楼走来。

  在安华那b小子一眼瞧见了唐逸的时候,他心里直发毛,因为上次的教训害得被李俊骂了一整天,还损失了1500大洋,他这个心痛呀,所以他可是不想再招惹唐逸了。

  李俊瞧见唐逸后,心里也是犯憷,直打寒颤,因为上次脱臼的痛可是令他刻骨铭心。

  但是,李俊这b小子毕竟是长山区公安局局长,所以他还是心不甘的,心说,麻痹的,你个b小子总有日子会落在老子手里,哪天要是你个b小子闯去了我们长山区的话,老子指定让你有去无回,哼!

  在于他们在门口擦肩而过的时候,安华那b小子冲唐逸似笑非笑地点了一下头。

  李俊那b人则是低头往餐厅内走去了。

  唐逸也没有搭理他们,只是心说,娘西皮的,你们这几个龟儿子的,这回咋就不牛了呢?出了香满楼后,方乐乐扭头冲唐逸和胡斯淇,还有胡斯怡建议道:“我们下午去爬神王山吧?”

  胡斯怡忙是活跃道:“好呀!”

  胡斯淇愣了一下眼神,然后说道:“那我们打车吧,坐公家车太慢了。”

  唐逸没有吱声,反正他是随她们三个丫头安排。

  随后,他们四个也就打车去了神王山。

  胡斯淇怕唐逸坐在车后座又被方乐乐或者是她妹妹占便宜,于是她也就安排了唐逸坐在了副驾座位上,她们三个丫头挤在车后座。神王山是江阳市有名的景区之一,那儿主要以神王庙而闻名。

  反正江阳市的市民们都说,去神王庙请神是最灵的。

  到了神王山,在山脚下下车后,唐逸和她们三个丫头正朝山上走去呢,忽然,莫名其妙的,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了一伙人来,大约得有七八个吧,朝他们四个迎面围堵了上来……

  唐逸瞧着他们那七八个青年好像就是冲着他们而来的,于是他心说,麻痹的,老子头一次上这儿来呀,没有得罪过谁呀?

  瞧着那七八个人围堵了上来,胡斯怡明显地胆怯了,不敢动步了……

  原来就是胡斯怡这丫头惹下的仇人。

  胡斯怡这丫头可不像她姐姐胡斯淇那么安分、文静,这丫头仗着她老爸是市委书记,也是爱到处惹事的,出言不逊的。

  但是她也没有想到,今天来这神王山既然碰见了仇敌,真是郁闷!

  那七八个家伙迎面围上来后,其中一个长毛伸手指着胡斯怡就是怒道:“麻痹的!看你这死妞今天往哪儿躲?”

  方乐乐忽见他们阵势不对,于是她忙是质问道:“你们想干嘛呀?”

  那长毛则是怒斥道:“没你个小婊子的事,滚一边去!要不然连你一块儿给收拾了!”

  见得那长毛那么嚣张,指着方乐乐的鼻子骂着,唐逸不由得心说,娘西皮的,你们这几个b小子是不是不将老子当爷们呀?没瞧见老子陪在她们身边么?你还敢那么嚣张跋扈的?

  那长毛瞧见唐逸像是不怎么爽了,他又是伸手指着唐逸的鼻子:“告诉你:你,最好死一边去!老子可不管她是不是你马子,今天就得教训她!”

  唐逸本来就不爽了,那长毛还欺负到了他头上去了,这能有他长毛好日子过么?

  唐逸也不跟他骂,冷不丁地瞧了那长毛一眼,然后一个弓步上前,照着那个长毛的太阳穴上,就是猛地一拳袭去……

  ‘嗵!’

  就这么一拳,直接将长毛打得身体猛地歪斜而去,‘噗’的一声,一个侧屁墩子坐在了地上,溅起了一地的吹会儿尘土……

  那六七个家伙见得唐逸直接就出手了,他们慌是一窝蜂而上……

  唐逸丝毫没敢怠慢,麻利地伸手拽过一个小子的胳膊,就是反手一拧,‘咔吧’一声,脱臼了……

  “啊——哟——”那小子痛得是直蹦跶……

  随即,唐逸那手掐着一个哥们的腮帮子,‘咔吧’一声,下了那哥们的下巴……

  痛得那哥们都喊不出声来了,直转悠着身体。

  剩下的那三四个家伙被吓得不敢动了,一个个胆颤颤地伫立在原地,想上又怕断腿断胳膊的,想逃又怕同伴说他们没有义气,所以也只好就那么胆颤颤地僵持不动身……

  唐逸瞧着他们也不敢动身了,便是震怒道:“草!麻痹的!就你们这群臭鸟蛋烂番薯,也敢指着老子的鼻子说话?老子看你们还真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从来就只有我唐逸欺负人的,还没有人敢欺负我唐逸的!”

  说着,唐逸冲那三四个家伙做了一个假动作,忽然一抬手,这下终于吓得那三四个家伙扭身就跑了,而唐逸那货则是抬手弄了弄头发……

  瞧着唐逸这一动作就吓得他们跑了,胡斯怡忍不住扑呲一乐:“哈……”

  方乐乐也是忍不住扑呲一乐:“哈……”

  胡斯淇则是用手捂嘴偷笑:“呵……”

  然后,只见唐逸那货慢慢悠悠地在那长毛的跟前顿了下去,冲躺在地上的长毛质问道:“你开始跟老子说啥来着?”

  吓得那长毛颤颤巍巍地往后躲闪着身体:“大、大、大哥!小弟我、我、我错了!请、请、请大哥您……饶、饶、饶了我吧!”

  “饶了你?”唐逸目光锐利地盯着那长毛。

  “对、对!请、请大哥您……饶、饶、饶了我!”

  “草!你嚣张耍狠的时候,就有想过饶了我吗?麻痹的,现在你说要老子饶了你呀?”

  说着,唐逸也不再废话了,伸手拽过长毛刚刚指着他的那根食指,‘咔啪’一声,就给撅折了……

  “啊——”长毛一声凄厉的惨叫!

  撅折那根手指后,唐逸才说道:“以后记住了:别他妈动不动就用手指着老子我了!”

  说完这句后,唐逸也就站起了身来,回头冲她们三个丫头说了声:“好了,没事了,咱们走吧。”

  听唐逸说走,胡斯怡还在愣怔怔地瞧着他,心说,不会吧?原来他……这么牛呀?今天幸好有他个家伙在,否则就惨了……

  他……真是太霸气凛然了!

  胡斯淇忽然伸手在她妹妹眼前一晃:“喂,你这丫头傻了呀?”

  胡斯怡这才愣过神来,不由得仰慕地冲唐逸一笑,然后忙是在她姐姐耳畔道:“姐,他怎么会那么厉害呀?”

  胡斯淇忙是在她妹妹耳畔说了句:“你这丫头一开始不是瞧不起人家吗?”

  “嘻……”胡斯怡囧囧地一笑,然后不好意思地说了句,“好啦,姐,你就别说啦,那都是误会不是吗?”之后,唐逸跟她们三个丫头走远后,方乐乐忍不住扭头冲唐逸笑微微地说了句:“你刚刚还霸气哦!”

  听得方乐乐这么地一说,胡斯怡扭头又是仰慕地看了看唐逸,忍不住欢喜地一笑:“嘻……唐逸哥哥,你刚刚真是太霸道了,太帅了,哈!”

  胡斯淇忙是说道:“好啦,你们俩个丫头就别拍唐逸的马屁了吧。”

  “……”说是来神王山玩,其实也没怎么玩,唐逸也就是跟着她们三个丫头围着山脚下瞎转悠了一圈,也没有上山去。

  转悠一圈后,天色也不早了,于是方乐乐就张罗道:“好了吧,我们回去了吧?”

  胡斯怡忙是接话道:“好。那我们就回去吧,好累哦。”

  胡斯淇不由得白了她们两个丫头一眼,说道:“说来神王山也是你们俩的主意,说回去也是你们的主意,咱们来这儿那是爬山了呀?”

  胡斯怡忙是说道:“那你自个爬去吧,我们和唐逸哥哥回去啦。”

  听得她妹妹这么地说,胡斯淇心里微微一怔,有些郁闷地瞟了她妹妹一眼,心说,不是吧?斯怡这丫头不会也……喜欢上了唐逸吧?哼,死丫头,不知道他是姐姐的吗?真是的!

  心里这么地想着,忽然,胡斯淇说了句:“唐逸才不会跟着你们回去呢!”

  说着,胡斯淇又是故作得意地冲唐逸问了句:“唐逸,你不会跟他们回去的哈?”

  唐逸愣了一下眼神,然后才回道:“我还是跟着胡老师吧。”

  “呵……”胡斯淇开心地一乐,“你们两个丫头听见没有,人家唐逸只跟我玩。”

  见得胡斯淇那丫头高兴成了那样,方乐乐的心里有点儿郁闷了,心说,哼,早知道我就不来跟他们一起玩了,真没劲!下回,我单独约唐逸一起玩好啦!

  胡斯怡则是白了她姐姐一眼:“哼,你高兴什么呀?人家唐逸只是目前跟熟一点儿而已,所以才说跟你一起玩的好不好呀?要是他跟我熟了的话,也会跟我一起玩好不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