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4章 江阳的夜景

   她妈又是极为不爽地瞥了她一眼:“你不承认也没有关系,总之,你下周别去西苑乡教书了!”

  “为什么呀?”

  “不为什么,妈不让你去了,你就不许去了就是!”

  “可是……”胡斯淇苦闷地皱了皱眉宇,“妈,那可是我现在的工作!”

  她妈立马回道:“你就是不工作,也能养活你。”

  “妈,您这是怎么啦?”

  “你就别问是为什么了吧。”

  “那也得有理由不是吗?”

  她妈回了句:“朱青快要从美国回来了。”

  忽听这句话,胡斯淇愣住了……

  因为她知道,她妈一直希望她跟朱青好,这样的话,也就跟省委书记朱延平攀上了关系,那么她爸想从市委书记往前迈一步就有望了。

  目前,她爸也瞄上了省常委书记、副组长这个位置,这可是省委的第三把手的位置,竞争可是相当激烈的。

  明年就该轮到省委换届了,所以她爸也是希望能在明年进入省委,要不然的话,那么又得等上4年了。

  刚刚说到朱青,他也就是省委书记朱延平的儿子。

  要是胡斯淇跟朱青结为了良缘的话,那么他们胡家跟朱家也就是亲家关系了,凭着这关系,朱延平也得帮上胡国华一把不是么?

  而且朱延平是一位很有威望和前景的省委书记,传言说,他在下一届可能会进入中央?

  但是,就算他在下一届不能进入中央,那他也会稳坐目前省委书记的位置的,那可是省委的大佬呀,所以只要他肯相助,那么胡国华铁定能进入省委的。

  一会儿,胡斯怡和唐逸在香满楼吃完晚饭后,她忙是冲笑微微地瞧着对面坐着的唐逸,乐道:“要不要我带你去阳江看夜景呀?”

  阳江的夜景,可是很有名的,那也是江阳市的一大标志性景象了。

  听得胡斯怡那么地说着,唐逸不由得打量了她一眼……

  通过这顿晚餐后,唐逸对胡斯怡这丫头也算是多多少少有了些了解,其实这丫头心眼并不坏,还蛮可爱的。

  毕竟她是市委书记家的小千金,所以在第一次见到唐逸这个农村小子的时候,她所表现的那种不屑也是正常的。

  经过今晚的单独相处后,唐逸对这小丫头还是颇有好感的。

  见得胡斯怡那可爱、活泼的样子,唐逸不由得笑微微地回了句:“好呀。”

  “呵……”胡斯怡开心地一乐,“那好吧,你等我一下哈,我去结账,然后我们就去阳江看夜景,呵!”

  唐逸忙道:“算了,还是我去结吧。”

  “不要啦!要是我姐姐知道了是你结的账,她还不得骂死我呀?”胡斯怡一边乐呵呵地说着,一边起身就朝餐厅前台走去了……

  唐逸见得小丫头动作那么地麻利,他也就没有跟她抢着去结账了,反正他心想,也是你姐姐请我来江阳市的,所以吃你一点是应该的。待胡斯怡结账回来后,就忙是冲唐逸说了句:“好啦,唐逸哥哥,我们走吧。”

  于是,唐逸也就忙是站起了身来。

  出了香满楼后,胡斯怡忙是笑微微地扭头冲唐逸问道:“唐逸哥哥,你说……我们是走路去好呢,还是打车去好呢?”

  “远吗?”唐逸问了句。

  “不算很远吧,走路过去大约半小时吧?”

  “那就走路吧。”

  “呵!”胡斯怡开心地一乐,“也好,正好可以让你看看街头的夜景,哈!”

  于是,唐逸也就和胡斯怡沿着灯光通明的街道溜达了起来……

  江阳市毕竟是省会城市,所以这街头的景象就是热闹,繁华。

  唐逸一边跟胡斯怡漫步着,一边漫不经心地来回瞅着这灯红酒绿的景象……

  胡斯怡就这样跟唐逸不远不近地走着,时不时地扭头看了看唐逸,每次在她偷看唐逸的时候,她都会略显娇羞地偷笑一下。

  往前走了一会儿后,胡斯怡暗自一怔,皱了皱眉宇,然后扭头冲唐逸歉意地一笑:“嘻……唐逸哥哥,第一次你来江阳市的时候,我没有好好地待你,对不起哦!”

  忽听胡斯怡这丫头竟是主动向他致歉了,唐逸不由得扭头瞧了她一眼,然后淡笑道:“没事了。那事我早就忘记了。”

  “呵呵,唐逸哥哥,你真好!”

  唐逸听着,也就那么一笑,然后问了句:“对了,你还在读书是吧?”

  “对呀。”胡斯怡乐呵呵地回道,“不过已经是大二了,还有两年就毕业了,哈。”

  “……”

  两人就这么地聊着,不知不觉地,也就来到了阳江。

  忽然,唐逸放眼望去,只见江面的波浪在灯光中亮闪闪的……

  一阵夜风袭来,使得唐逸闻着了一股浓郁的江水腥味。

  江的对岸,是一排排高楼大厦,在灯光的点缀下,是那般的美轮美奂,令人遐想无限……

  阳江的夜景,美就在这灯光的效果中。

  望着在夜空下波光闪闪的江面,可是使得你瞬间陷入一种美妙的遐想中……

  胡斯怡欢喜地扭头瞧着唐逸:“唐逸哥哥,这儿美吧?”

  “嗯。”唐逸忙是点了点头,“挺好看的。”

  “那你以前和我姐姐来过这儿没有呀?”

  “没有。”唐逸摇了摇头。

  “那……”胡斯怡想了想,“那你和我姐姐认识多久了呀?”

  忽听胡斯怡那么地问着,唐逸愣了一下,不由得回想了起之前因为她妈打来的传呼,胡斯淇焦虑离去的情景来……

  想到这儿,唐逸在心里一声冷笑,心说,还是算球了吧,老子还是不要他妈幻想了吧,因为老子就是他妈一个小农民,显然跟胡斯淇在一起是不可能的,她爸妈也不会同意的……

  胡斯怡见得唐逸忽然莫名地愣神了,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宇来,伸手在唐逸眼前一晃:“喂,唐逸哥哥,你怎么啦?”

  唐逸忽然愣过神来,有些囧色地扭头看了胡斯怡一眼,然后淡淡地一笑,说了句:“没事。”

  “可是……”胡斯怡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唐逸,“我觉得……唐逸哥哥,你好像有什么心事?”

  “嘿……”唐逸又是淡淡地一笑,说道,“没有呀。”

  说着,唐逸愣了一下眼神,然后忽然说道:“对了,我想回如家宾馆了。”

  因为唐逸忽然想,搁如家宾馆睡一晚,明天一早就走人得了屁。他也不想给胡斯淇或者是胡斯怡添麻烦了。

  尽管他不知道她妈都跟她们姐妹俩说了啥,但是他知道她妈指定是不许她们两个丫头跟他在一起的。

  毕竟,唐逸也不是什么傻子,这点儿事情,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忽听唐逸想要回如家宾馆了,胡斯怡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打量了他一眼:“唐逸哥哥,你怎么啦?怎么……才来这儿,你就想要回去了呀?是不是下午爬山累了呀?”

  顺着胡斯怡的话茬,唐逸回了句:“对,下午爬山累了。”

  听得唐逸这么地回答着,胡斯怡忙道:“那好吧。那,唐逸哥哥,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唐逸忙道,“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了。”

  听着这话,瞧着唐逸那神情,胡斯怡总觉得他好像有些不大对劲似的,闹得胡斯怡又是皱了皱眉宇,想了想,完了之后,胡斯怡忙是笑微微地说道:“不行啦。我就得送你回去啦。否则的话,明天我姐姐非得骂死我不可。”

  见得胡斯怡如此,唐逸也不想跟她礼让了,因为他只想早点儿回到如家宾馆,于是他也就说了句:“那好吧。”随后,胡斯怡扭身领着唐逸往回走了一会儿,来到了阳江大道上,然后胡斯怡也就招手要了一辆的士。

  待上车后,胡斯怡冲司机说了句:“雨花路的如家宾馆。”

  “好嘞。”司机应了一声,也就驱车前行了。

  当的士车穿越在这灯火纷呈的城市中时,唐逸一直扭头在望着这城市迷离的夜景……

  在他看来,城市的一切虽然繁华,但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可能是他突然有些感伤吧?

  想着之前胡斯淇因为她妈的一个传呼而焦虑的离去,他就觉得这好像是一个伤心的城市似的?

  从客观的因素上来说,唐逸是最怕别人看不起他的。

  因为打小就没有了父母,缺乏关爱,所以他比谁都渴望着关爱。

  一当受到了冷落,就会莫名触动他那伤感的心弦。

  只要是人,都会有他脆弱的一面。

  唐逸如此,我亦如此,相信大家都是如此。一会儿,当的士车在如家宾馆门前停下来后,唐逸也没有去理会胡斯怡了,只顾推开车门就下了车。

  胡斯怡急忙给了司机钱,然后赶忙下了车。

  胡斯怡像是已经看出了唐逸的心情不怎么好,于是她忙是跟上:“唐逸哥哥,等等我啦。”

  唐逸在大堂门口回头瞧了胡斯怡一眼:“你……不回去吗?”

  胡斯怡忙是乐呵道:“俗话不是说嘛,送佛要送到西嘛,所以我怎么也得送唐逸哥哥上楼去不是吗?呵。”

  见得胡斯怡那丫头这般的可爱,唐逸的心情不由得有些好转了,微微地一笑,然后也没有说什么。

  待进了宾馆大堂后,胡斯怡一边跟唐逸并行着,一边扭头打量他,忽然猜疑道:“唐逸哥哥,你是不是……因为我姐姐今晚突然被我妈叫回去了,你心里有什么想法呀?”

  听着胡斯怡如此猜疑着,唐逸的心里不由得一怔,因为她的确是触到了他的心弦,不过唐逸表面上还算镇定,微微地一笑,然后解释道:“我怎么会有什么想法呢?因为我跟你姐姐,不是你想的那样了。我跟你姐姐也不是很熟。我跟你姐姐认识,就是因为她有一次昏迷不醒,是我救醒了她。完了之后,你姐姐见我医术不错,也就请我到江阳市来给你治那‘血爪’病,就这么简单呀。”

  听得唐逸这解释,胡斯怡愣了愣,皱了皱眉宇:“也就是说……你不是我姐姐的男朋友,不是我未来的姐夫呗?”

  “嘿。”唐逸有些苦涩地一笑,只说了一句,“我就是乌溪村的一个小农民,哪能有那想法呀?”

  “我晕!小农民又怎么啦?现在不是恋爱自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