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55章 突然的自我

   唐逸又是一笑,说了句:“自由是自由,但是我不敢高攀呀。”

  说着,唐逸话锋一转:“好了,我们还是不说这个了吧。反正我跟你姐姐是没有那种关系的。”

  听着唐逸这话,胡斯怡不由得偷偷地瞄了他一眼,暗自一喜,心说,既然他不是我姐姐的男朋友,那我是不是……可以……和他……嘻嘻……待进了电梯后,胡斯怡又是偷偷地瞄了唐逸一眼,莫名的,她羞红了双颊,抿嘴窃喜着……

  唐逸也没有太在意胡斯怡的表情,只是他忽然觉得,当他解释清楚跟胡斯淇的关系后,好似轻松了一些,但心里又有着一种莫名的纠结,那就是他觉得还是跟胡斯淇有点儿什么关系的好……

  这种内心复杂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

  不过,唐逸心里很清楚,等他回到西苑乡后,城市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只是浮云,真切存在的,他就是乌溪村的一个小农民罢了。

  相对而言,他还是觉得廖珍丽医生的存在要真实一些,毕竟那是感觉得到,也触摸得着的……

  待唐逸和胡斯怡乘坐电梯上楼后,等进到了他的房间,他瞧着胡斯怡那丫头跟着乐呵呵地进来了,他不由得皱眉一怔,心想,娘西皮的,胡斯怡这丫头啥意思呀?她怎么还……

  胡斯怡那丫头天生活泼,进到房间后,她笑微微地走到电视前,就给打开了电视。

  完了之后,她退步在床尾前坐了下来。

  唐逸瞧着她坐在那张床上,于是他也就在这边这张床前扭身坐了下来。

  电视虽然打开了,但是胡斯怡也无心瞧什么电视,而是扭头看了看唐逸,呵呵地一乐:“呵,唐逸哥哥,你能跟我说说你吗?”

  “我?”唐逸皱眉一怔。

  “对呀。”

  “说我啥呀?”唐逸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比方说……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呀?”胡斯怡笑嘻嘻地问着,面上略带几分羞涩。

  唐逸本来想说你姐那样的,但是他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说的好,于是他就笑嘿嘿地说了句:“漂亮的我都喜欢呀。”

  “那……”胡斯怡莫名娇羞地涨红了脸颊,“我这样的……你喜欢吗?嘻。”

  “喜欢呀。”

  “呵……”胡斯怡不由得开心地一乐,“真的呀?”

  “嗯。”唐逸点了点头。

  胡斯怡又是莫名娇羞地涨红了脸:“那你……为什么……不挨着我坐呀?”

  忽听胡斯怡这么地说着,闹得唐逸有些尴尬了,只觉两颊有些发烫了似的,囧囧地愣了愣,然后说了句:“这样不是挺好吗?”

  见得唐逸红脸,胡斯怡嬉笑了一句:“唐逸哥哥,你脸红了哦。”

  “你不是也脸红了么?”

  “嘻……”胡斯怡娇羞地一笑,然后鬼主意地说了句,“唐逸哥哥,你过来一下嘛,我有话和你说。”

  忽见胡斯怡那丫头如此,唐逸愣了愣眼神,不由得心说,你还真以为老子害羞呀?

  于是,他这货也就站起了身来,扭身朝胡斯怡跟前走了过去……

  胡斯怡见得他过来了,便是娇羞地笑嘻嘻地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坐。”

  唐逸见得她如此,又是心说,我草,你还真以为老子不敢呀?

  于是他扭身就在胡斯怡身旁坐了下来。

  待在胡斯怡身旁坐下后,嗅着她身上那股女孩的清香的味道,不由得,唐逸忽然回想了起他上午帮胡斯怡检查的时候,瞧见她那儿的样子来……

  正在他回想起那一幕来时,忽然,胡斯怡那丫头竟是扭头在他的脸颊上偷偷地亲了一口:啵……

  感觉着脸颊被亲了后,唐逸不由得整个人都木然了似的。

  胡斯怡羞涩地笑嘻嘻地扭头瞧着他那样子,又是偷笑了两声,忽然问了句:“什么感觉呀?”

  忽听胡斯怡这么地问着,唐逸忍不住心想,娘西皮的,这丫头这不是挑逗老子么?

  事实上,像胡斯怡这样官二代的小千金,玩的就是一个心跳,寻的就是一个刺激。

  她可是跟她姐姐胡斯淇在性格上截然不同。

  第一次唐逸来江阳市,之所以胡斯怡不怎么待见唐逸,那是因为她还没有发现唐逸有什么好玩的。

  这一次不同,打自她亲眼目睹了唐逸给她开药方,尤其是当她亲眼目睹了唐逸在神王山收拾了那几个混混小子后,她可是打心里地喜欢上了唐逸。

  因为她看到了唐逸有她想象不到的本领。

  再说,下午在神王山的时候,那几个混混小子就是冲着她胡斯怡来的,也是她这丫头惹下的仇人,要不是当时唐逸在场将那几个混混小子给收拾了的话,恐怕她胡斯怡下午就遭殃了?

  像胡斯怡这样古灵精怪的官二代的小千金,让她喜欢的或者是瞧得上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比她爸官位高的官二代的******,一种就是让她觉得好玩的或者是有本事的能为她去打架的。

  正好,唐逸属于第二种,所以他入得了胡斯怡的法眼。

  像胡斯怡这样的丫头,要是真疯起来的话,那是连她自己都害怕的。

  胡斯怡见得她问了唐逸后,他一直没有回答,于是她又是趁着唐逸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凑上去,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啵……

  尽管她自己倍感娇羞,但是她觉得这个好玩,很刺激。

  又被胡斯怡这么地亲了一口之后,没等她问什么,唐逸这货终于来一句:“有胆你就亲这儿。”

  他用手指了指自个的嘴……

  “呵……”胡斯怡娇羞地一乐,“哼,你以为我不敢呀?”

  唐逸则是就那样地扭头瞧着她,看她这丫头到底敢不敢?

  见得唐逸盯着自个看,胡斯怡两颊虽然涨红,但是她却是乐呵呵的、笑嘻嘻的……

  忽然,胡斯怡这丫头真豁出去了,微微地一闭眼,真朝唐逸凑了过去,只见她那娇红的薄唇轻轻地挨上了唐逸的唇……

  唐逸已经感觉到了她那两片薄唇的柔软和湿润,还有着香甜的味道,尤其是从她嘴里呼吸出来的那股气味甚是好闻……

  感受着,忽地一下,唐逸这货情不自禁地一把搂紧胡斯怡的脖子,就是一阵狂啃了起来,霸道地用舌头抵开了胡斯怡的唇齿,与她的那薄薄的香香的柔腻的舌尖碰在了一起……

  当胡斯怡感觉自个的舌尖跟唐逸的舌头碰在了一起的那一刹那,她忽然屏住了呼吸,只觉浑身一阵酥麻的奇妙之感,貌似有千万只蚂蚁在她身体里涌动似的,那种感觉使得她不由自主地投入到了其中,享受着这奇妙的刺激感。

  就这样,相互拥吻着,不知不觉地,唐逸就将胡斯怡给推躺在了床上,他则是伏在了她那清香的娇躯之上,彼此的唇舌依旧缠绕在一起,忽然,胡斯怡忍不住发出‘氨’的一声娇呼,完全是来自于一种原始的本能的反应……

  唐逸的一只手也是本能地伸到了胡斯怡牛仔裤内,触到了一片热湿的滑腻……

  胡斯怡感觉到时,忍不住‘啊’的一声……

  唐逸也更是痴狂了,顺着她那洁白的颈部渐渐地往下,一阵疯狂的啃呀咬的,闹得胡斯怡浑身犹如火烧一般的难受着,一阵阵粗声的喘息呼出……

  然而就在即将一步步推向主题时,忽然,胡斯怡的BP机发出了响声来:“哔哔……”

  忽听BP机响了,胡斯怡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惶急一把推开了唐逸。

  当唐逸忽然被推开后,他不由得感觉到了一阵尴尬,但内心那股原始的意念早已被推向了巅峰,一时间闹得他也甚是郁闷地扭头看了看胡斯怡。

  只见胡斯怡惶急从床上仰身坐起,两颊涨红涨红的,慌乱地下了床,然后忙是掏出了BP机出来,瞧了瞧:“请速回,我是你妈。”

  瞧着这一行字,胡斯怡这丫头的那叛逆心理更是强烈了,心说,我就不回去,看你能怎么样呀?哼!

  此刻,唐逸则是郁闷地躺在床上,没有吱声,闷闷不乐地仰望着天花板,心说,娘西皮的,真是你妈个草蛋,闹得老子这会儿的心跟猫挠似的难受,你这丫头不成就赶紧走吧,老子好打电话叫个女人来解决一下。

  胡斯怡两颊涨红地扭头看了看唐逸,见得他在郁闷地看着天花板,她不由得感觉到了一丝歉疚似的。

  与此同时,她的心里也是跟那猫挠似的难受,总感觉有啥事没有做完似的,一时还舍不得离去。

  尤其是,她的心里更是难受。

  唐逸一直郁闷得没有看她,像是在生她的气似的。

  实际上,唐逸这会儿是在盼着胡斯怡赶紧走,然后他好给宾馆的洗浴部去电话,叫个女的来。

  因为他知道,事情发展到了这等尴尬的地步,估计也难以继续了。

  可是他这会儿难受呀,总得解决一下吧,要是不解决了,估计他这一整晚都睡不着?

  胡斯怡虽然叛逆,但是心里还是有几分害怕她妈,所以想着她妈刚刚来的那个传呼,她这心里真是难受,走不是,不走也不是?

  忽然,只见胡斯怡那丫头莫名地嘟了嘟嘴,皱了皱眉宇,心说,哼,我这会儿就不回去,看你个管家婆又能把我怎么样嘛?你把姐姐看得那么紧,难道你也想把我看得那么紧呀?哼,我才没有姐姐那么乖呢,我才不会受你的控制呢!我已经成年了,我是大人了好不?我有我自己的思想了好不?不回去,就是不回去……

  想着想着,胡斯怡这丫头也估计不得那么多了,忽然扭身过去,就朝唐逸扑了上去,埋头就对着他的嘴给亲了上去……

  忽见事情发生了峰回路转之势,唐逸心里一喜,忽然一个侧身,掀翻了胡斯怡,随即他就换到了上方来了。

  又是一番激切的前戏过后,不知不觉地,只见两人的衣衫早已掉在床前的地面上了。

  此时此刻,彼此也不知道什么是羞涩了,只顾着急忙活地迫不及待地切入了主题。

  尽管胡斯怡这丫头还未曾经历过此时,但她也知道本能地分开了腿。

  当唐逸这货顺着那热湿滑腻之地忽然入侵时,只见胡斯怡那丫头慌乱地仰起头来,一口就叨住了唐逸的肩膀,死死地咬着,眼泪随之下来……